《公子强娶》丹青手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3-22 19: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5章 ...

  •   沈甫亭看过一眼便收回了视线,既没有看太久显得唐突,也没有漠视不见,显得冷漠,有礼有节不失半分风度。
      
      锦瑟眼眸微转,笑眼弯弯,看着他似笑非笑。
      
      见所有人都看来,纪姝也有了往日的一贯自信,她莲步轻移走近二人,欠身施了一礼,“昨日有劳两位公子相救,一路护送至此,待我回去,纪家必然涌泉相报。”
      
      葛画禀这才回过神来,“可是京都纪家?”
      
      “正是。”纪姝笑答。
      
      他乡遇故知,自然是欣喜非常,葛画禀面露惊喜起身还礼,“原是世交,在下京都葛家长子,葛画禀,见过纪家妹妹。”见锦瑟走来,自然要熟络一些,“锦瑟姑娘这边坐,说来也是巧,我和沈兄本是打算先护送你们一路归家去,不想我们竟是世交,这般顺路。”
      
      这一番话倒是将二人都当成了纪家的小姐,双儿忙笑着开口,“葛公子您弄错了,这位姑娘是我家小姐路过荒郊救下的,她那时恐是遇着了什么事,有些想不开,我家小姐怕留她一人做了傻事,便一路带着她……”
      
      葛画禀笑容一顿,闻言诧异,坐下的锦瑟却仿佛一个局外人般,完全不在意。
      
      沈甫亭难得看了眼锦瑟,不过也只是一眼便收回了视线,似对此事没有兴趣。
      
      大堂中瞬间一静,堂中有好事者看来,神情探究揣测,一个面皮这般讨巧的姑娘家,独自在荒郊野外已是奇怪,且还要自尽,如何不叫人想岔了去?
      
      纪姝神情肃然,“双儿,我不是说了,不许再提这事。”
      
      双儿连忙闭了嘴,这般一打断更是欲盖弥彰,越发叫人浮想联翩。
      
      葛画禀有心想问,可又知此事万一问不好,必然有损姑娘家清誉,一时也不好多言。
      
      刚头和煦的气氛被打散了干净,徒留几分尴尬。
      
      纪姝抱歉一笑,看向葛画禀继续接了前头的话,“原来是葛家兄长,往日常听家中哥哥提起,葛公子骁勇善战,自小便是在马背上长大的,往后京都少不得出一位少将军。”
      
      葛画禀听闻此言很是不好意思,开口连连推辞,“不敢当不敢当,这是万万不敢当的,我全是闹着玩的,我祖父常说我淘气,不服管教,外人倒不知晓,这好名声实在愧不敢当。”
      
      这话倒是不好接,若是再做夸奖便有些过于套近乎,可若是随便回一句,又显敷衍,大家都不相熟,场面很容易僵住。
      
      纪姝久在内宅,这点场面游刃有余,既接得了话也不会让气氛冷下来,“葛兄长过谦了,昨日若不是你,双儿恐怕难逃……”她说着似又想起了昨日的可怕场面,粉面煞白。
      
      双儿闻言连忙施了一礼,“双儿多谢公子救命之恩。”
      
      葛画禀可不好全揽下功劳,“我不过是出点力气,若是没有沈兄那高超的箭术,断没有那么及时能将人救回来。”
      
      话题如纪姝所愿,自然而然转到了沈甫亭身上。
      
      纪姝微微起身,郑重其事对他欠身行大礼,“多谢沈公子援手相救,待回京都之后,姝儿必让家中兄长上门拜谢。”
      
      这般大礼自然受不得,沈甫亭微抬她的手肘,将她的礼生生一挡,“姑娘不必多礼,那样的情况无论是谁都会出手相救,在下也不过是略尽绵薄之力,不足挂齿。”
      
      锦瑟见他们文绉绉来文绉绉去,乏味无趣至极,她面露嗤意,伸手拿过了前头的白面馒头,咬了一口又觉寡淡,随手一扔,白面馒头便咕噜噜滚到了沈甫亭面前,堪堪就要掉落在地。
      
      沈甫亭下意识伸手,皙白修长的手指截住了险些掉落在地的馒头,指腹碰到了馒头上的小缺口,沾着微微湿意,可想而知是何处来的。
      
      沈甫亭眉梢微不可见一扬,眼帘微抬看来。
      
      锦瑟笑眯眯对上他的眼,“公子这般厉害的箭法,为人倒是谦虚,这若是绵薄之力,那想必还有更过人的本事罢?”
      
      沈甫亭倒没再收回视线,看着她坦然一笑,他模样生得好,笑起来自然惑心,可在她看来,也不过是表相的端方温和。
      
      沈甫亭将馒头放回她面前,回手拢在袖间,指腹在衣袖上轻轻一抹,擦去了那指腹不舒服的湿意,“姑娘谬赞,在下略通医术,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纪姝闻言一怔,似意外非常。
      
      “原是个瞧病的大夫。”锦瑟身子一倾,以手托腮靠在桌案上,似笑非笑看着他,分明就是不信他的鬼话。
      
      沈甫亭似完全不觉,微微颔首,淡笑不语。
      
      葛画禀见气氛莫名有些古怪,连忙开口为他多言了一句,“白山医门可是名不虚传,山中人世代为医,沈兄确实是谦虚了。我先头在外游历染了大病,也是机缘巧合遇上了沈兄,托他妙手回春,生生将我从鬼门关中拉了回来,那医术可不是寻常大夫能比的!”
      
      纪姝听到这处心中掩饰不住失落,不过她依旧笑而接话,“原是如此,沈公子医术高明,又有一手好箭法,确是不可多得的人才,锦瑟姑娘可不要小看了大夫,白山医门的医术可是千金难求。”
      
      她端庄之间又含几分俏皮,打趣说笑间将锦瑟形象生生拉低了不少,叫人真以为她是瞧不起旁人的家世,锦瑟若是较真,反倒成了斤斤计较之人。
      
      锦瑟闻言依旧笑眼和善,看着她笑了一笑,轻飘飘讽道:“你倒是知晓我的心思……”
      
      沈甫亭闻言仿佛没听见,似一个局外人般事不关己。
      
      这么一来倒是成了纪姝胡乱揣测,多少有失刚头的知书达礼的好印象,纪姝神色一顿,一笑了之,自不愿与她一般见识。
      
      气氛僵得冻手,葛画禀拿着手中的馒头放也不是,吃也不是,只得开口玩笑道:“说来也是巧,沈兄表字华年,与锦瑟姑娘的名字合在一处,正巧是一句诗。”
      
      话一出口,场子便是一静,纪姝有些讶异,沈甫亭也抬眼看向了他。
      
      葛画禀有心缓和气氛也没顾得这么许多,说出口才觉这话极为暧昧,多多少少唐突了姑娘家,他连忙开口挽回,“锦瑟姑娘,我口无遮拦惯了,并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觉得巧合,我……我这里给你赔个不是,你莫要放在心上。”
      
      “你没有说错,确实很巧。”锦瑟看了眼沈甫亭,笑眼微弯。
      
      一顿早上饭吃得气氛古里古怪,饭饱之后众人便各自回房,收拾行李准备启程。
      
      纪姝回了房间,若有所思靠着窗外,楼下不远处正站着葛画禀与沈甫亭,似在商量离开的路线。
      
      远处重岩叠嶂凛冽纵横,重重叠叠的淡绿浓青,林下叶晃,似闻风气,日光清辉松松散散落下,映出山间隐蔽的惊心动魄之美。
      
      二人谈笑间,沈甫亭的手时而轻抚马脖子,时而一笑,忽而,他似有所觉,抬头往这处看来,眉眼还染着未曾淡去的笑,身姿如玉,长身玉立于日光下,一眼看来,轻易便叫这山间风光黯然失色。
      
      纪姝心神一晃,慌乱伸手“啪”地一声关上窗子,反应过来自己的举动又觉懊恼不已。
      
      双儿正理着行李,见状不由一愣,“小姐,您可是身子还有什么不舒,正巧沈公子在,也可以让他替您看一看?”
      
      纪姝摇了摇头,等了许久才微微推开窗,透过缝隙看去,二人已经不知去了何处,她一时心口空落,忍不住失落,“你说这样一个人,怎么会是寻常大夫出身呢?”
      
      白山医家搁在寻常人眼里确是好人家,可在他们世家贵族面前却是不够看的,没有爵位官身,往后能有什么大体面?
      
      双儿闻言自然知晓说得是谁,沈公子气度不凡,瞧着就是那种叫人不敢生心思的身份,却不想竟是个大夫出身。
      
      双儿对位高者自有一番恐惧,如今知晓了他的身份倒少了些许怕意,见自家小姐有意,忙开口劝道:“沈公子的家世确实可惜,倒是葛公子没有辜负他身上的气度,小姐您遇到了葛家公子,未尝不是一条好出路,总好过往后嫁给连面都没见过的陌生人。”
      
      纪姝自然也知晓个中利弊,终身大事总要谨慎一些,于她来说,葛兄长确实是个好选择。
      
      她虽是纪家的女儿,可终究是庶出,没有长姐得家中喜欢,若是如今还在京都,断然是没有机会接触到葛画禀这样的世家贵公子,说来也算是送上门来的姻缘了。
      
      她暗暗思量一番,终是撇开了刚头的惊鸿一瞥,下了决断。
      
      

  • 作者有话要说:  沈甫亭拿出缺口馒头:“在勾引我?”
    锦瑟:“……说什么骚话?”
    丹青手:“卡!瑟胚,你能不能有点激情,你这样叫大家看什么,小剧场就是要刺激,来,重新来!”
    锦瑟:“……公子喜欢吃馒头?”
    沈甫亭:“喜欢,和你生崽子。”
    锦瑟:“………………”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