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强娶》丹青手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3-21 20: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4章 ...

  •   一行人行了大半日的路,至夜色黑沉才寻到官道旁的一家客栈,众人都是身心疲惫,现下不用夜宿荒郊野外皆是安心不少。
      
      锦瑟一路走来,没喊过一句累,多少引了葛画禀的好感,一路走来对她诸多照顾,到了客栈外头已然熟悉起来,“这一路走下来姑娘家恐怕吃不消,锦瑟姑娘到了屋子里,可以打一盆热水泡脚,免得第二日起来脚疼。”
      
      锦瑟转头看向他,看了眼一旁不作声的沈甫亭,笑眼弯弯,“多谢公子提醒。”
      
      同行的双儿已经醒了,虽说是从马上摔下来,但到底没伤着要害,也不敢耽搁什么,强忍着身上的伤跟着两个婆子一道照顾纪姝,唯恐惹了不得用的印象。
      
      本就心头苦涩,现下见葛画禀这般体贴锦瑟,哪里是个滋味?
      
      葛公子白日里那般危险却屡次要救她,哪个女儿家不心慕英雄男儿,心中自然起了涟漪。
      
      在她看来,锦瑟不过是一个下等的绣娘,又哪里比得上她,她虽是丫鬟出身,但自小在世家长大,衣食住行比寻常人家中的小姐还好,长得也不赖,自有几分傲气。
      
      可偏偏葛公子每每与她说话,言辞颇有照顾,叫她如何服气?
      
      一时心中懊恼非常,自家小姐分明就是救了一只白眼狼,还是带骚狐狸性儿的,连那穷凶极恶的山匪都愿意下嘴,实在是个不挑的,可惜葛公子没瞧见她在山匪怀里的模样,不知晓她的为人 !
      
      她想着忍不住看了眼葛画禀,想要开口却又心知不和时宜,只能忍住。
      
      分神间,前头婆子已经背着纪姝进了客栈,她只得离了这处跟上。
      
      纪姝被婆子背进屋便睁了眼,她早就醒了,只是周身狼狈,索性装晕到底,现下好不容易到了歇脚的地方,便觉浑身发痒,连忙站起身褪衣。
      
      双儿吩咐婆子备热水,忙上前替纪姝褪衣,所幸里头隔了一层小衣,否则这身娇养的细嫩皮肉必要遭罪。
      
      纪姝褪了酸臭衣裳,身上还是一股味道,一时心情越发不好,想起白日里那血腥场面又是遍体生寒,她久在大宅也不是没有见过不干净的场面,这一幕却实在叫她受不住,也不知那些人究竟中了什么邪?
      
      双儿没瞧见那场面,心中自然没有疙瘩,满心想得都是锦瑟那招人的恶心模样,“小姐,您可不知那个锦瑟刚头一路上明里暗里地向人公子抛媚眼,一看就不是个安分的,那两位公子也不知会不会误会她是我们纪家的人,叫那不正经的做派白白落了我们纪家的脸面。”
      
      纪姝闻言不语,想起今日遇到的两位公子,一看便是世家大族养出来的,那箭术极佳的公子虽然低调内敛,但言行举止还是掩不住的帝王家的风度,一看杀伐决断惯了的,那出身必然是世家大族再上推,决计不可小觑。
      
      “我瞧着锦瑟就是只白眼狼,您晕倒的时候,她竟来看你一眼都不曾有,完全没将您的救命之恩放在眼里,我瞧她跟着您就是别有用心,小姐,您何必留她?”
      
      几句话间,外头的婆子已经提了热水来。
      
      纪姝久在后宅,锦瑟这种人见多了,不过就是想借着美色谋一辈子富贵路,如今骤然出现这么两个人中龙凤,又怎么可能不眼红?
      
      不过她倒没放在心上,毕竟没有可比性,锦瑟这种出身根本不可能让她有威胁感,“不必说了,她为人如何我都看在眼里,不过是个可怜人,有些小心机便罢了,随她去罢。”
      
      “可是小姐,她心思不纯,摆明就是要勾引人,您不知,她今日还……还抢了您的风头,再不赶走也不知要闹出什么事来。”
      
      纪姝一笑,言辞之间满是贵家女的自信,“你以为旁人公子是傻的?以他们那样的人家,这样往上爬的,恐怕不知遇到了多少,人家只是看破不说破罢了,由着她来罢,早晚有出丑的时候,这样的人好掌控,留着也不全是坏处……”
      
      红花总要绿叶衬,不然哪能在春好时脱颖而出呢?
      
      双儿跟了纪姝这么久,闻言瞬间了然,“双儿愚钝,还是小姐聪明,这人就是心太高,既有这个攀龙附凤的心,也不想想自己有没有这样的命?”她嘴上讽刺,拿起破衣裳便扔了出去,眼中满是不屑。
      
      花开两头,各表一枝。
      
      锦瑟这边刚进了屋里,屋里头就已经蹲守着几只小妖怪,见她进来连忙殷勤上前替揉肩按腿,脸上满是讨好。
      
      小猴妖端着一盆热水摇摇晃晃走来,很是吃力放在她面前,“姑娘您累了罢,小妖给你备了热水净面。”
      
      锦瑟显然很满意,伸手拿过净布浸入铜盆里头,清澄干净的水漫过她细白的柔荑,温度适中,不冰不烫正正好。
      
      小猴妖见她心情还好,连忙蹲在一旁做起了阿谀奉承的老营生,“姑娘今日可真威武,将那些个凡人撕得别有一番味道,真真叫小妖们钦佩不已!”
      
      “就是就是~”一众小妖很是崇拜,排排蹲着冒星星眼。
      
      锦瑟听多了便也没了趣,随手拧干净布,盖在细腻的粉面上,身子一倒躺在了靠榻上,布上的热气起了白雾,慢悠悠往上腾去,蒸得脸很是舒服。
      
      小猴妖见她没什么兴趣,连忙绞尽脑汁地想了一圈,想到今日姑娘看了那凡人好几眼,显然是对那凡人玩意儿感兴趣,它连忙凑上前讨巧道:“这纸糊一般脆弱的凡人不想也能生得这般好看,那张面皮真真是巧夺天工,与姑娘很是相衬~”
      
      这语调沙哑阴森,说得再真情实意,听着也不像是夸赞,不过还是引起了小妖怪们一番感慨,有些后怕。
      
      它们喜好在凡间窜,见识的也不少,这样的极品却是少见。
      
      所谓人无完人,面皮生得讨巧的,气度总差这么些许;气度不错的,又未必能使一手好箭术,就拿今日这几支箭来说,搁它们身上也未必能逃得脱,叫它们怎么可能不怕乎乎?
      
      锦瑟闻言拿下面上盖着的净布,随手扔在铜盆中,布砸在水面上溅出了些许水珠,惹得几只小妖怪身板微微一抖。
      
      她看了一眼屋里蹲着的小妖怪们,慢悠悠问道:“你们喜欢那个凡人的皮囊?”
      
      小妖怪们妖眸中泛出了光亮,以为她要去剥来送给它们,一时很是兴奋,“喜欢!妖界可从来没有这样好看的,好喜欢~”
      
      锦瑟细白干净的面皮露出一丝无邪的残忍笑意,“想要也无妨,可惜凡人皮囊不好保存,剥下来恐怕没几日就腐烂了,不如神仙的好,想来只能穿上一两日,烂在身上可就不好清理了,只怕要剥掉自己的皮才能弄干净。”
      
      这般认真思索的神情吓得几只毛茸小妖毛发一抖,颤巍巍地挤成一团,“姑娘,还是神仙的皮囊好~这凡人的皮囊太麻烦了,小的们不想要了~”
      
      锦瑟闻言轻笑出声,倒没再逗玩小妖怪们,靠会榻上似陷入了思索。
      
      一个凡人哪有这般敏锐的感觉,与她相比都不遑多让呢……
      
      她忽而笑眼微弯,似觉很有意思。
      
      一夜休整过后,所有人都起了一个大早,不过大多都没有休息好,毕竟昨日那般哪能不做噩梦,有的甚至彻夜难眠,一大早起来也没什么精神气,却都不想在此多停留。
      
      锦瑟昨日被小妖怪伺候地舒舒服服,香甜睡了一觉,起身后心情颇为爽利。
      
      葛画禀寻了掌柜娘子来唤她们,想来是打算与她们一道行路。
      
      锦瑟才刚打开门,对面的门便也开了,双儿站在对面眼神不屑地看了她一眼,才转身扶着纪姝出来。
      
      纪姝一出来颇有眼前一亮的感觉,她本就生得颜色极好,精心梳扮过后,罗裙碧簪,步步生姿,更是叫人移不开眼。
      
      纪姝看向她微微一笑,点头会意过后与她一道往客栈大堂走去,这客栈不大,不过几步就到了外头。
      
      葛画禀已然坐在大堂里头吃着白面馒头,对面正坐着沈甫亭。
      
      他嘴上吃着,见这处有动静便看了过来,见着纪姝视线猛地顿住,似有些没反应过来。
      
      实在是美人颜色太好,再加之昨日那般狼狈形容,反差太大,本就是美貌佳人,一时间又添了三分惊艳绝伦,瞬间拔了头筹,一旁锦瑟少了这三分新鲜,自然没落进人眼里。
      
      纪姝似浑然不觉,依旧往前行去。
      
      锦瑟倒没在意这些,一进大堂便眼含探究看向了沈甫亭,他坐得端正,一看就是斯文的贵家公子,即便是背影也叫人忽略不了。
      
      也不知是因为周围人的视线皆投向她们这里,还是因为锦瑟的视线太过强烈,沈甫亭似有所觉般转头看向这处。
      
      一眼望来,视线却没有对上锦瑟,而是落在了前头精心装扮的纪姝身上,而她这处,连眼风都未曾扫过。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