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运之子的炮灰师兄(穿书)》杯影藏身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3-02 13:57:5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渡劫 ...

  •   
      【花序年八月初十,百川君萧磊云洞府,天劫至。】
      
      宋凝清收起《天机观想》,再看萧恒的情状,便什么都知道了。
      
      宋凝清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好将萧恒抱在怀里,轻拍他的背。
      
      “不怕,不怕啊……”
      
      萧恒做了一夜噩梦,只觉被人扔入不见天日的海底,又冰又寒,在他快喘不过气时,有人将他拉起,放入温暖柔软的被褥中。有洋洋盈耳之声响起,念诵着“观空亦空,空无所空;既无其无,无无亦无”。
      
      那清亮的声音护佑着他,直至天光大亮。
      
      萧恒醒来时,周身汗湿的衣物已被换过,周身干爽,嘴里有着清爽甘甜的药味,额前的高热也退去了。宋凝清握着他的手,见萧恒终于醒来,不由露出个笑来。
      
      “饿不饿?”
      
      萧恒捂着额前还有些发热的仙印,先是摇摇头,最后又点了点头。
      
      宋凝清怕萧恒吃不动,便用勺子喂他喝粥,萧恒也乖乖地吃了。等吃完后,宋凝清看他连眨几次眼,看来是又困了,便让萧恒躺下。
      
      宋凝清收拾碗筷起身,身后一滞,宋凝清转头看去,是萧恒伸手拉住了他的衣摆。
      
      “怎么了?”
      
      萧恒把脸埋到被子里轻声道。
      
      “谢谢。”
      “哎。”
      
      听到宋凝清的回应,萧恒便把手缩到被子里,不再吭声。
      
      宋凝清刷了碗,刚走到院子里,院门外便见白老祖带着一个青衣小道童走了进来。
      
      “师父?”
      
      白老祖往宋凝清身后看去,见着没什么动静,才点头回应。
      
      “昨晚闹腾吗?”
      
      “晚上起烧,说了会胡话,换了衣服擦身,喂了点药就好了。”
      
      白老祖沉吟一会,看向南方。远处依然积蓄着大片赤色如血的火烧云,云层间隐见金紫闪雷交加,不绝于耳。
      
      “这劫什么时候能渡过去?”宋凝清问。
      
      “渡劫,”白老祖摸着自己的白胡子,“看人,看天,看命。谁说得准呢?”
      
      白老祖看了一眼青衣小童,小童子举起手中托盘,托盘上放着一只黄铜香炉,炉身上刻着一支桃花。
      
      “晚上要是他再睡不好,就给他点静心香吧。可怜这娃娃,来这几月都瘦罗。”
      
      宋凝清接过香炉,等白老祖一摇三晃地走了,才想起要回句话。
      
      “没瘦啊,胖着呢?”
      
      有了静心香的帮助,萧恒晚上睡得好些了。只是他这几天都不肯再看书习字,只坐在院子中,静静看着南边的天空。
      
      宋凝清也不知说什么好,便申请了不去上早课,能多陪着萧恒一些。
      
      院子里常来听宋凝清讲经的小山雀精小番薯和胖土豆,也像是知道这新来的胖娃娃心情不好。时常叼了树上的小花,地上的蚂蚱,有一次还抓了只仓鼠精来解闷。
      
      仓鼠抱着葵花籽瑟瑟发抖,让萧恒终于露出了点笑模样。
      
      三日后,宋凝清外出上厨房,想取些蜜枣糖糕,好哄着近来食欲不振的萧恒多吃点。谁知刚拿了食盒,就听到空中传来一阵吓人的惊雷声。
      
      宋凝清急急往回赶,刚走入自己的院中,便见到今天大好的日光,被浓浓黑云遮掩,突起狂风后,四方天都被这仿佛无边无际的黑云覆盖,似要将这天地劈开的赤红巨雷不断从云间落下,片刻后更下起暴雨来。
      
      萧恒一个人静静站在院子里,动也不动。
      
      雨势骤大,宋凝清赶紧上前牵萧恒的手要回屋,萧恒却落地生根般,死死站在原地。
      
      宋凝清愣了愣,急急取了把伞,替萧恒挡住冰冷的雨水。
      
      厚重的钟声响起,桃花落山顶的大钟被人敲了十下,下一刻,无数飞剑载着人凌空而起,朝着落雷之处飞去。
      
      宋凝清抬起那画着淡粉桃花的纸伞,看了片刻才喃喃道:“劫难过了。”
      
      宋凝清突然觉得左手有点疼,低下头看去,才发现萧恒狠狠捏着他的手,那双漂亮的眼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氤氲出了一点水汽,额上仙印此刻真的流下一滴血来。
      
      “我要见我父亲。”
      
      见着萧恒的泪,宋凝清立刻把萧恒抱起来,招来飞剑追了上去。
      
      “别哭,马上就到了。”
      
      宋凝清到的时候,落雷声已经停了,劫云散去,天光落下。渡劫处的山峰上,除了桃花落的人,还有许多其他门派的弟子,白老祖和一众师兄弟们站在其中一处山坡上,烈烈狂风吹着他们身上的青衣广袖,没人发出声音。
      
      萧恒一步一步走上前,白老祖让开身,把手放在萧恒背后推了推,萧恒看见山坡下盘腿坐着一个白发垂地的俊美男子,他抬头看着萧恒,笑了笑。往常光华内敛的漂亮凤目虚虚落在萧恒身上,眼睛显然已坏了。
      
      萧恒从坡上跑下去,他跑得太快,一下滚倒在地,宋凝清仿若没听到白老祖的叫喊,也追着萧恒下去,将他抱起来放到萧磊云面前。
      
      萧磊云抬手摸着萧恒柔软的脸颊,再摸了摸头顶,他的喉头动了动,脖子上的青筋暴起,牙齿磕磕作响,唇舌颤抖着张开,勉强从嘴里挤出一句话。
      
      “长高了。”
      
      宋凝清红了眼,萧恒却直直看着萧磊云,神色不动,不敢眨眼。
      
      萧磊云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冰冷的手指在萧恒手心画了画,但连这点微末的动作,他也无力做完。
      
      萧恒像是懂了他未竟的话,用力握了握萧磊云的手。
      
      “你放心,父亲。”
      
      萧磊云终于露出了满足的笑容,那根写画的手指突然一滞,就在萧恒小小的掌心中,化作沙砾散了。
      
      宋凝清将萧恒紧紧抱在怀里,却不敢蒙他的眼。
      
      萧恒与宋凝清就这样看着萧磊云的身体,在温暖的天光下,一寸一寸,化为飞灰散去。
      
      宋凝清扶着萧恒跪下,道:“磕头。”
      
      萧恒头抵着地,结结实实磕了三下,再抬起时,发现宋凝清也跪在一旁头抵着地,磕了三下。
      
      “我照顾他。”宋凝清直起身,看着那烂漫天光轻声道。
      
      桃花落的师兄弟们,跟着白老祖一起作揖,神色肃穆,长袖捶地。
      
      百川君是修真界闻名的君子,谁家没受过他的恩惠?
      
      大德大善,可惜。
      
      一声叹息响起,宋凝清刚拉着萧恒起身,就见几个身着白衣的和尚走来。走在当先的那一个,姿容极美,肤色白皙,五官高鼻深目,双眸若水,他还留着发,但并不束起就这样垂在身后,白色僧鞋踏在地上,让人见了都怕那泥脏了他的脚。
      
      宋凝清正想这是什么人,那漂亮和尚就突然开口,声音如春水般温柔。
      
      “小恒。”
      
      宋凝清望去,不知该不该让萧恒和他说话,便见萧恒朝那名和尚恭敬道:“大师……”
      
      “若是在桃花落住不惯,便到我这来。”
      
      和尚又说,萧恒听了摇摇头,抱紧宋凝清的脖子。
      
      “我要跟着师兄。”
      
      和尚便不多言语,点点头带着其他人,对萧磊云渡劫之处,念诵起往生咒来。
      
      宋凝清带着萧恒走到白老祖身边,才低声问那些和尚的来历。
      
      白老祖摸摸下巴的胡子,看着那些和尚拈指结往生印:“神戒莲峰,招提上师。”
      
      修真界的佛修,唯莲峰独尊。
      
      锻体修心,普度众生,曾有莲峰佛修以大功德白日飞升,成为修真界千年传说。
      
      这位招提大师,年纪不过两千来岁,已是佛修里数一数二的强者。平日绝不下莲峰,这次为了百川君渡劫,竟肯亲来。
      
      “招提上师也是磊云的好友,怕是不想自己的儿子当和尚,还是送到咱们这来了。”白老祖叹息。
      
      萧恒抱着宋凝清的脖子,他从刚才到现在,一滴泪都没流。宋凝清知他许是伤得厉害,哭也哭不出来。在周围人说着“可怜的娃娃”时,宋凝清在萧恒耳边低声说“还有师兄呐”。
      
      宋凝清拍拍他的背,桃花落众人与周围的门派告辞后,齐齐登上飞剑离开。
      
      悠长悦耳的佛音响彻天地,宋凝清往回望,见神戒莲峰的和尚们,虔诚地求告天地,大风吹起他们白色的僧衣,那位姿容出众的招提大师手握念珠静立其中,结往生印。
      
      “我要找到那个害死父亲的人。”
      
      “父亲让我好好的,莫管其他,可我……怎能不管呢!”
      
      萧恒抬起头,双手紧紧扣在宋凝清颈后,在宋凝清耳边低语,凤目里渐渐漫上红色的血丝,瞧着神情有些可怖。
      
      直到一双温软的手盖在他的眼上,给他揉了揉。
      
      “嗯,师兄帮你。”
      
      萧恒听到宋凝清肯定的答复,闻着宋凝清身上的体香,干净,清冽,像雨后清凉的空气,他想起宋凝清之前说的那句“我照顾他”,语调和平时一样温柔,有力。
      
      他终于忍不住大声哭起来,眼泪全漏在宋凝清的指缝里,像是他人生的苦闷和憎恨,终于找到了出口。
      
      宋凝清以为萧恒又想起了爹,不免抱他抱得更紧了些,轻声安慰。
      
      “回去给你吃糖糕。”
      
      只是回去的时候,宋凝清刚把萧恒送进屋子,便见《天机观想》徐徐现身,雪白书页随即展开。
      
      【萧磊云之子萧恒,其父过世后,心性混沌,三百年后,成灭世妖邪。】
      
      【飘渺剑尊宋凝清,灭之。】
      
      宋凝清看着这本书,膝盖一软,立刻抄起放在院子墙边的柴火。
      
      手一扬点起火,竟是要烧书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天机观想:书生第一次的生命危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