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运之子的炮灰师兄(穿书)》杯影藏身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3-02 13:47:2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养崽崽 ...

  •   
      宋凝清什么时候有的这本书,已不太记得。
      
      好像是他某天修行时,听到扑通一声,那本书就从头上掉了下来。
      
      看着封面写的是《天机观想》,打开一看,里边写的是:
      
      【三叶年九月初三,宋凝清,两岁,入桃花落。】
      【升龙年七月初二,宋凝清,三岁,学引气入体。】
      【素风年五月十五,宋凝清,四岁,习斩风剑法。】
      ……
      
      呀!这本书怎么知道我那时候在做什么?
      
      宋凝清当时还小,看到这个突然掉出来的东西,不觉得害怕,反而有点兴奋。小孩有了什么新鲜事物,第一反应是向人炫耀,宋凝清也不例外。
      
      宋凝清捧着书啪嗒啪嗒跑去找白老祖,谁知刚跑到白老祖面前,那本书就凭空消失了。
      
      白老祖还以为宋凝清肚子饿了,笑呵呵地把桌上的点心分给他吃。
      
      “我不饿啊。”宋凝清捧着点心,一脸困惑。
      
      “我觉得你饿就是饿了。”
      
      白老祖不罗嗦,给宋凝清塞了一肚子点心,直到宋凝清肚子圆鼓鼓,他才反应过来要说什么。
      
      “有本书!扑通!嗨呀!这样掉下来!”
      
      宋凝清挺着小肚子表演一遍,白老祖依然笑眯眯地,拿着桌上的一杯酒水。
      
      食指和拇指合起,在酒杯里沾了酒,往空中弹指两次,先敬天,再敬地,随后沾着酒水的食指点在宋凝清额头上。
      
      “让我瞧瞧,是好东西咱就收下,坏东西……师父就烧了它。”
      
      随后宋凝清只觉神识中有什么冰凉的东西窜来窜去,随后又缓缓撤了出去。
      
      白老祖摸摸下巴的胡子,难得有些困惑。
      
      “好像……就是个没什么用的东西。”
      
      “昂?”
      
      宋凝清看着师父拿出一本脏脏破破的本子,往桌上一摊,随手打开一页。
      
      【青卯年,老子在村口白捡一徒弟,哎哟哟好乖哦!】
      
      “呐,这就是日记,记载以前发生过的事。”
      
      宋凝清下巴磕在石桌上,懵懵懂懂地点点头。
      
      “你那本书,跟这东西差不多,我还以为天降机缘,给了你什么厉害的法宝呢。这个,这个书嘛,大概……是为了让你不忘事吧。”
      
      白老祖勉强解释,宋凝清却依然高高兴兴。
      
      “好的呀!”
      
      “修士一人只能有一件法宝!有了这本日记本,就没别的了哦!”白老祖提醒。
      
      “好的呀!”
      
      宋凝清这一好,就好到了十八岁。他已是金丹,手中有剑,有这本不让他忘事的书,一切尽够了。
      
      这本《天机观想》,如今又记载了萧恒的事,是除了宋凝清外,唯二记载在书上的人。想来……是因为萧恒跟他离得近吧,宋凝清这么想。
      
      宋凝清成就金丹后,已有段时间不用休眠,于是晚上便能边看经书,边看着萧恒,以防他踢被子掉床底下。
      
      第二日萧恒醒来,宋凝清已在桌上放了一碗滚烫的粟米粥,一木碗白豆浆,一碟切好的油条,和宋凝清自己腌制的酱瓜。
      
      萧恒摸上一旁的脸盆,里边的水还是温热的。他自己洗了脸,漱了口,嫌弃地擦了那盒的香膏,免得宋凝清担心他被风吹裂了脸。
      
      你才裂脸呢!萧恒气呼呼地坐在凳子上,吃起早饭。粥熬得软糯入口,豆浆醇香,油条酥脆,酱瓜也鲜爽入味。
      
      一不留神……又全吃了。
      
      萧恒吃了饭,便往门外看去,一眼就看到了在院中坐在石墩上,长衫垂地的宋凝清。
      
      宋凝清今日一大早就对着两只坐在树墩上的小山雀精讲经。
      
      桃花落的伙食很好,山雀精原本以灵巧纤瘦为美,这两只日日在宋凝清这吃点心,把个身体吃的圆滚滚,毛毛又密又厚,头颈相连,看起来就像两只小细爪撑着个绿灰色的大毛团子。
      
      两个毛团在树墩上迈着小细爪,随着宋凝清念经的声音,颠着肥肚子不住点头。宋凝清瞧着可爱,两根手指轻轻点在它们头顶。
      
      “听懂了吗?”宋凝清笑问。
      
      “叽喳叽喳,叽叽!”两小山雀精挥起小翅膀,看架势像是要和宋凝清辩经。
      
      宋凝清笑出声,露出上下两排大白牙,挑起一旁竹篮的遮布,要拿白糖糕给它们吃。
      
      “像是懂了。”
      
      宋凝清手一顿,像脑后长了眼睛,转而把拿到手的那块白糖糕,递给了来到身后的萧恒。
      
      “吃吧,厨房刚蒸好的。”
      
      “……哼。”
      
      萧恒接过白糖糕,他确实没吃饱。
      
      山雀精们不甘寂寞,在一旁叽叽喳喳,宋凝清又撕了一些白糖糕撒在树墩上,两只山雀精瞬间化作啄木鸟,对着树墩上的点心渣一顿猛啄!
      
      “不是都给我的吗?”萧恒嘟起嘴,来到桃花落后,这位小仙童着实长胖了不少。
      
      “你哪吃得下那么多,”宋凝清点点萧恒的肚子,“都鼓起来罗。”
      
      萧恒恼羞成怒,嗨呀一下跳起来,谁知谁都没吓到,宋凝清撑着下巴看他,山雀精只顾埋头吃点心。
      
      小仙童一时抹不开脸,气哼哼地转头就走。
      
      “我走啦!再也不回来了!”
      
      宋凝清并没有看出萧恒在生气,突然想起厨房师傅的嘱咐,便对着萧恒的背影叫道。
      
      “中午吃八宝鸭。”
      
      萧恒停顿了一会,随后头也不转,一脸硬气叫道。
      
      “都是我的!”
      
      只是到了中午,宋凝清把八宝鸭带回,像吸引猎物一般,把鸭子切开,鸭肉已经烂熟,轻轻一碰,骨肉便散了架,露出里边软糯的糯米板栗,和闷得滴油的火腿。
      
      令人口舌生涎的肉香扑鼻而来,两只小山雀精鼓成两个小气球,在旁边叽喳个不停,想要讨点糯米吃。
      
      宋凝清用空着的碟子把八宝鸭盖起来,用指头揉揉小山雀的额头。
      
      “人怎么还没回来?饭点他可准了。”
      
      宋凝清坐在一边守了一会,又按捺不住他那颗焦急的心,总担忧着萧恒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小番薯,胖土豆,拜托你们,帮我一起找好吗?”
      
      “叽叽叽!”
      
      名叫小番薯和胖土豆的小山雀挥着翅膀拍胸脯,用力过猛差点把自己拍倒。
      
      宋凝清将它们抱起,往空中抛去,便见这两只胖胖的小山雀,呼啦一下飞的老远,一下便失了踪影。
      
      宋凝清也急忙抬步走去,半途那本《天机观想》竟突然自己跳了出来,落到宋凝清掌心,打开了一页。
      
      雪白的纸业上缓缓浮现字迹:
      
      【花序年八月初十,萧恒于桃花落后山,摘桃吃!】
      【谁知竟遇偷桃猴,把桃偷了!萧恒大怒,竟!】
      
      这墨迹突然停下,同说书先生一样,开始营造气氛。宋凝清也屏气凝神,不由紧张起来。
      
      纸上墨迹再现:
      
      【与那偷桃猴大战三十回合!】
      【在萧恒弯腰捡石头时,被偷桃猴狠狠一推!】
      【摔了个狗吃屎!】
      
      墨迹到此终止,宋凝清此时心情怪异,不知说什么好。
      
      这书会记录以前发生过的事,所以萧恒现在是……狗吃屎的状态吗?
      
      呀,可怪心疼的。
      
      宋凝清这么想,可又觉着,萧恒明明也是炼气期圆满的修士,打架居然输给猴子,也……有点丢脸啊。
      
      超·丢脸的萧恒坐在山腰处的大石头上,身上全是脏泥巴,怒瞪着躲在树丛草丛里偷窥他的各路兔子精仓鼠精。
      
      偷桃猴早就跑了,萧恒的肚子发出咕咕的响声。
      
      日正当空,已是饭点,他想回去吃饭,腿脚又没有力气。
      
      万念俱灰的萧恒晒着烈日,呆呆望天,直到一把青翠的莲叶遮盖到他头上。
      
      宋凝清举着荷叶,在一旁探出头来,朝萧恒笑着。
      
      “你在这啊。”
      
      萧恒立时跳起,拍打着身上的脏污,又想找个地方躲起来,可是尘土越拍越多,最后萧恒恼羞成怒。
      
      “你怎么才来哇!”
      
      “是是是,是我错了。”
      
      宋凝清好脾气地让萧恒在石头上坐下,他也放下食盒。从食盒里取出还热着的八宝鸭,冬瓜汤,粳米饭。
      
      萧恒饿得不行,正想吃,可看见自己的手也脏脏的。
      
      宋凝清又从袖兜里拿出帕子,他四处看着有没有水,便有小兔精捧着装了水的叶子跳了过来。
      
      小兔精挥着毛爪爪,指着萧恒,发出几声短促的尖叫。
      
      “啊,你想送水给萧恒,因为他太凶,有点害怕是吗?”
      
      宋凝清像是听懂了小兔精在说什么,朝它道谢,小兔精便蹦蹦跳跳地跑走了。
      
      帕子沾了水,宋凝清给萧恒擦手擦脸,外衣太脏便脱下来,萧恒总算能呼啦啦吃饭啦。
      
      看萧恒吃得香,宋凝清也松了口气,好像……并没有被偷桃猴欺负得太厉害。
      
      等吃完了饭,萧恒又站起身,在里衣的袖兜里掏出了一个桃子。
      
      “给你,我摘的。”
      
      这还是萧恒第一次给宋凝清送东西,宋凝清大为感动。
      
      “你自己不吃?”
      
      “哼,早就吃腻了!”
      
      看过《天机观想》,知道萧恒撒谎的宋凝清,心照不宣地笑了。
      
      “笑什么!难看!”
      
      萧恒耳朵通红,气呼呼地往前走,路边再看到那只送水的兔子精时,宋凝清将他拉住。
      
      萧恒这段时间被好好教养了,此时虽然不耐,但也知道朝那小兔招招手。
      
      “谢谢。”
      
      听着萧恒道谢,小兔精高兴地拍着两只小短手,啾咪啾咪地跑掉了。
      
      等回到宋凝清的院落里,宋凝清烧水,让萧恒洗澡。萧恒自诩是大孩子,并不让宋凝清给他洗澡,宋凝清只好坐在澡房外,时刻注意萧恒的动静。
      
      这时那本《天机观想》又跳了出来,徐徐展开书页。
      
      【花序年八月初十,萧恒有生以来第一次自己洗澡!】
      【他自恃聪颖!然而……并不会洗!】
      
      “……”
      
      把书合上的宋凝清站起身,思量着好几个说法,最后对着澡房内喊。
      
      “萧师弟,师兄一个人不敢洗澡,你能和我一起洗吗?”
      
      良久,澡房内才传来趾高气昂的声音。
      
      “行吧,你笨的不行,总得人照顾。”
      
      好赖宋凝清反应慢,不太明白这反讽的意思,只想着今天照顾的任务总算要结束了。
      
      好好泡了个热水澡后,萧恒一出门,就又是那个白白嫩嫩仙气飘飘的小仙童了。
      
      晚上宋凝清与萧恒念了一遍《太上忘情经》,直念得萧恒睡着,宋凝清才止了声。
      
      夜晚风凉,宋凝清下床到窗边关窗,却见一道赤色流星自南边划过,于夜空中拖出一道不详的红痕。
      
      身后本已熟睡的萧恒,在睡梦中突然发出凄厉的叫喊,眉间赤色仙印鲜红似血。小小孩童深陷梦魇,即使宋凝清将他抱住,默念《静心经》,萧恒也只知挣扎吼叫着。
      
      “父亲!父亲!”
      
      微光亮起,《天机观想》再次从虚空中现世,缓缓掀开一页。
      

  • 作者有话要说:  萧恒:想爸爸。
    回家的时候,能顺路把笨师兄也打包走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