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后一夜暴富》令哲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2-12 20:31:3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江春水到了医院先去先挂了号,等她给自己赖以生存的脸蛋上了药之后,拎着一大袋子消炎药,就往外婆的病房走去。
      
      她的外婆已经失去意识很长一段时间了,她躺在加护病房里,浑身插满了各种管子,依靠着现代的先进医学设备,勉强维持着一口气。
      
      病房查得很严,江春水能进去的机会并不多,大部分的时间都是趴在门外,透过玻璃看着病床上尚有一丝气息的外婆。
      
      就在这时,江春水的手机突然响了。
      
      她快速躲进卫生间,才接起了电话。
      
      沈令融暴躁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江春水!你这个叛徒!”
      
      说起沈令融,江春水就忍不住咂嘴。
      
      这人,就是个装备满级的沙雕。明明是个跟女生面对面说话都会脸红的人设,还非要集齐早恋、逃课、打架、泡吧、抽烟、喝酒、烫头这七颗龙珠召唤神龙……啊不是,是成为一个优秀的不良少年。
      
      别的龙珠他都可以自己集齐,但是早恋这事儿,总得有人配合才行。于是他就盯上了缺钱的江春水。
      
      江春水别的都不用做,只要是有人问她“你男朋友是谁”这个问题的时候,她回答出“沈令融”三个字就OK了。这样,外婆的医药费就有了着落。
      
      说实话,跟沈令融这样的沙雕合作,江春水还是很开心的。但是,再开心也不如一夜暴富来得实在。
      
      富家少爷和富家太太的区别,从出手的大方程度上,就彰显得淋漓尽致。
      
      所以,江春水毫不犹豫地抛弃了她的“爱情”,卷着一千万巨款跑路了。
      
      她把自己的良心挖出来,扔进了洗手间里,顺便用水直接冲走,然后一本正经地跟沈令融说:“对,我就是叛徒,关键是你妈开出来的条件太诱人了,不答应的话简直不是人!”
      
      沈令融问她:“什么条件?难道老子给你的钱不够多吗?!”
      
      江春水回答道:“阿姨给了我一千万,还不用我装着跟她谈恋爱,比跟你交易划算多了。”
      
      沈令融:……
      
      沈令融气得直接挂断了电话。
      
      江春水收好手机,又揉了揉自己被震得发麻的耳朵,最后看了一眼病房里的外婆,拎着一袋子消炎药,离开了医院。
      
      回到家后,江春水按时开了直播。她解释了一下自己今天的特殊情况,所以直接把摄像头压了下去,直播屏幕里就看不到她的脸了。
      
      她的直播间里人气尚可,只不过非娱乐区的直播间普遍人气低迷,所以她才成了这个区域里的第一。
      
      高考已经结束好多天了,但是为了生计,江春水还是继续保持着直播的习惯。
      
      没了高考的压力之后,江春水在直播时跟观众互动的频率,也会更高一些,对直播效果来说也是个好事。
      
      直播刚一开,她的直播间里就刷过了一片流星雨的特效。
      
      流星雨是星典TV的直播间里价格最贵的礼物,价值五位数。
      
      江春水的死忠粉里,有一个特别土豪。虽然现在不经常来了,但是只要一来她的直播间,肯定会刷一个流星雨来昭示自己的存在感。
      
      江春水特意调了摄像头,露出没受伤的那半张脸,笑了一声,然后说:“谢谢燃哥的流星雨!”说完,她还顺便卖了个乖,“本来我今天跟男朋友分手了,又遇到了一大堆烦心事儿,看到燃哥的流星雨瞬间就开心了起来~”
      
      这个粉丝的ID叫做“社会你燃哥”。江春水平时就直接叫他“燃哥”,听这名字挺社会的,像是个不良少年,但是燃哥平时的做派却是十足十的老干部风格。
      
      比如现在,一条缀满了星星特效的弹幕,从江春水的直播间上方飘了过去。
      
      ——好好学习,早恋不好。
      
      “噗,”江春水忍不住笑出了声,她扭开摄像头,然后继续说,“知道啦知道啦~我开始好好学习啦~”
      
      一边说着,她一边从书包里拿出了一本《大学英语四级真题全解》,还有一大堆的笔记。
      
      做完了两道选择题之后,江春水突然想起来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她翻出手机,登陆了星典TV的APP,然后在直播间的粉丝群后台找到了“社会你燃哥”这个人,点开了私聊的按钮,发了条消息过去。
      
      大河向东流:燃哥燃哥~有个事儿跟您说一下~
      
      很快,对面就回了一个“?”过来。
      
      江春水噼里啪啦地按着输入法,删删减减了好多次,才发出了一条消息。
      
      大河向东流:其实我想说,你以后不用再送我这么贵的礼物了,我今天突然暴富,最近几年应该都没事了,我知道您特别特别特别有钱,但是被您照顾了这么久,我挺不好意思的。
      
      江春水开始直播的契机非常简单,就是因为不在学校的时候学习效率太低。有一天她因为兼职出了些岔子,开直播晚了半个多小时。她自己都没当回事,因为直播间里平时也没几个人,但是却有一个粉丝问她怎么了。
      
      她就是随口说了一句“缺钱去兼职了”,结果这个大仙当场给她刷了十万块钱的礼物。
      
      江春水瞬间吓得从椅子上掉了下来。
      
      她艰难地爬起来,看着屏幕上金光闪闪的流星雨,紧张地吞了吞口水,颤抖着声音说了声“谢谢”。
      
      这时,直播间最上面就飘过来了一条弹幕。
      
      ——好好学习,按时直播。
      
      江春水已经好久没见过这么多钱了,差点一个腿软跪下去高呼“是的爸爸!好的爸爸!”
      
      从这以后,江春水再也没有去做那些时薪很低的兼职,而是一心一意地直播学习。
      
      后来,她和燃哥混得比较熟了,就会在私信里插科打诨问他,为什么总有时间看自己直播。
      
      燃哥似乎都是在加班的时候看她直播。
      
      最开始的时候,燃哥好像很忙,每天都要加班到很晚,好几次江春水都要睡了,燃哥还说有很多工作没有弄完。
      
      后来,燃哥的工作似乎走入了正轨,不再每天都泡在办公室里,多了很多出差的工作,刷给她的礼物也越来越多,但是来直播间的次数却越来越少了。算起来,江春水也快半个月没见到燃哥上线了。
      
      江春水等了半天,也没见对方回复自己,以为对方有些生气。
      
      她看了看自己发出去的消息,好像炫富的意图也没有很明显吧……再说了,她是真的不想总让人家破费。
      
      于是,江春水想了想,又编辑了一条私信发了过去。
      
      大河向东流:燃哥,你别生气啊,我真的特别感谢你也特别尊敬你,这么久了我虽然一只都叫你哥,但是在我心里你就跟爹的存在差不多了,我是真的不好意思让你再为我破费了。
      
      发完,她还委屈兮兮地补了一个“大哭”的表情来卖惨。
      
      她不知道燃哥的年纪多大,但是既然对方这么有钱,工作又那么忙,想必在公司里至少是个主管级别的人物,一般这种职位的人,年纪都不会太小。
      
      再加上对方素日里就是一种老干部般的作风,这种长辈一样的感觉就越发浓郁了起来。
      
      沈令燃刚交代完关延一件很重要的事,再将视线移回电脑屏幕上时,就在聊天窗口里看到了那个“爹”字。
      
      英挺的剑眉忍不住抽了一下,沈令燃的心情突然变得有点复杂。
      
      而江春水的心情也没好到哪里去,自从回到家,她就一直都害怕于明给自己打电话。
      
      虽然当时在车上沈令燃没有直接说赔偿的事情,但是既然对方知道自己是星典的签约主播,那肯定是老板报仇——跑得了和尚也跑不了庙,他当然不用着急了。
      
      江春水突然察觉到燃哥好像正在忙,而对于自己在现实生活中的烦恼,对方大概也帮不上什么忙,所以就切出了聊天窗口,继续学习去了。
      
      她提心吊胆地等到了第二天,该来的还是要来。
      
      接到了于明的电话之后,就听着对方在手机里给她劈头盖脸一顿臭骂。
      
      江春水知道自己闯了大祸,所以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静静地挨着骂,然后直接坐地铁去了星典的大楼。
      
      星典TV的执行长和于明都在大楼门口等着她。刚一出地铁口,江春水就被于明揪着耳朵拎上了私家车。
      
      “我的小祖宗啊!”于明都快急疯了,“你说你随手拎个砖头拍哪儿不好?非要砸大老板的车?!”
      
      执行长也皱着眉,一脸严肃的表情,并说:“都别吵了,小江,你一会儿去了起锐嘴巴甜一点,要是能不连累星典……算了我觉得好像没啥可能。”
      
      于明:“那就真没办法了?”
      
      执行长想了想,然后说:“反正星典也是起锐子公司里的吊车尾,车已经砸了,还能有更坏的状况出现么?”
      
      江春水弱弱地举手问道:“执行长……于哥……老板真的很生气吗?这么严重吗?我昨天——”
      
      昨天在车里瞧着好像也没有大爆发的迹象啊。江春水这样想着。
      
      执行长冷笑一声,对她说:“点名要你亲自去起锐,你说严重不?”
      
      江春水瞬间闭嘴。
      
      她一路忐忑地到了起锐,关延似乎已经在门口等候多时了。
      
      等到了总裁办公室的门口,执行长和于明不约而同地正了正衣服,调整了一下仪表,然后准备进去。
      
      但是,却被关延拦下了。
      
      关延说:“你们两个先在这儿喝点茶。”
      
      执行长一头雾水,指着江春水反问道:“那她呢?”
      
      关延笑了笑,然后说:“她自己进去。”
      
      闻言,江春水不着痕迹地往后退了一步。
      
      说实话,她现在真的很想拔腿就跑。
      
      但是关延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他不着痕迹地把江春水往办公室的门口推,然后敲了敲门,隔着门说了一声:“沈总,人来了。”
      
      然后,他直接打开门把江春水推了进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