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后一夜暴富》令哲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2-12 20:31:1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江春水砸车之前只是想着,大不了赔钱而已,反正她现在也有钱了。但是她从来没想过,她这一砖头居然砸了大老板的车。
      
      北方人普遍上学晚一些,所以她高三没毕业时,就已经年满十八周岁了。前阵子刚刚跟一家名为星典的直播平台签了约,成为了一名透明小主播。
      
      说是主播,其实也就是星典TV为了响应上头的政策号召,所以必须签一批非娱乐性的主播,来达成某种刚性需要罢了。
      
      江春水为了参加艺考,很少在学校里复习,为了提高自己的复习效率,所以就一边直播一边学习,有了观众就像是有了班主任的监督,就算是她一个人坐在空屋子里也能专心复习。
      
      作为一个年轻且优秀的“花瓶”,江春水有一张漂亮到让人嫉妒的脸。柳眉杏目,雪肤红唇,十八岁的娇嫩年纪,哪怕刚开始直播时都不知道开美颜滤镜,屏幕里素颜的江春水都比颜值区90%的女主播更漂亮。
      
      算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吧,也可能是因为她的颜值非常能打,所以她也养出来了几个死忠粉丝,而且还阴差阳错地成为了星典TV的签约主播。
      
      星典TV背后的大东家是娱乐圈里名号响亮的起锐公司,江春水也算是提前找到了一个大靠山。
      
      作为非娱乐区里流量最高的主播,江春水在年前有幸成为星典TV的主播代表之一,去参加了起锐的年会,也是在那时,她与沈令燃有过一面之缘。
      
      年会那天,江春水的补习班刚刚下课,她就逃命般地冲向年会的会场,幸好没有迟到,但距离开场也就只剩下几分钟了。
      
      她没瞧见自己的经纪人,也没看到星典TV的其他人,想想也是,像她这样的小主播,她的经纪人手底下捏了一大串,怎么可能把她放在心上。于是,江春水只能在会场大厅里看着指路标识,自己找位置。
      
      等到了门口,她就看到一个好看得过分的男人。
      
      起锐旗下的艺人多如过江之鲫,能来年会的艺人都是娱乐圈里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不是影帝影后就是歌王天后,全都是屏幕里的熟面孔。
      
      而这个人,她却从来都没见过,估摸也是星典TV的主播。一般来讲,网红的知名度比起大多数的艺人还是要低一些的。
      
      她眼尖地看到对方就要推开前场的安全门进去,连忙出声制止道:“喂!不是那个门!”
      
      男人闻声侧过头,看了她一眼,但是门把手却已经按了下去。
      
      星典TV作为起锐旗下众多子公司里的吊车尾担当,所以,她的位置理应被分在了最后一排,而起锐的高层管理者自然是坐在第一排。
      
      江春水生怕他真的进去,得罪了起锐的高层,直接就被雪藏了,于是连想都没想,迅速冲过去扯住了他的袖子,并对他说:“你跟我走,是这边的门。”
      
      接下来的事情可想而知,江春水一整场年会都觉得自己的脸特别疼。
      
      因为,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起锐的董事长兼CEO沈令燃,居然这么年轻。
      
      江春水亲眼看着那个男人不着痕迹地拿开她的手,然后一步一步地从会场的最后面,走到了第一排,坐在了最中间的位置上。
      
      她灰溜溜地回到自己的位置坐好,心中无比忐忑,年会结束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江春水都非常担心自己因为这次的事情被大老板雪藏。
      
      万幸的是,大老板贵人多忘事,可能把她给忘了。
      
      她的经纪人于明从来都没跟她提过这档子事,直播还是正常直播,推荐还是正常推荐,粉丝还是那些粉丝,一切都很正常。
      
      但是,经过今天这件事,江春水突然觉得,她可能马上就要被雪藏了。
      
      她急得眼眶红了一圈儿,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自己该说些什么,才能避免被雪藏的后果。
      
      就在她站在车前,半天都憋不出一个字的时候,警察就来到了事发现场。
      
      她把自己的联系方式留给了司机,并表示自己一定会照价赔偿,然后就跟着刚刚到场的警.察上了警.车,去警局做笔录了。
      
      司机悄咪咪看了一眼看不出喜怒的沈令燃,小心翼翼地询问道:“沈总,咱们现在去哪儿?”
      这时,沈令燃发话了:“去警局等。”
      
      司机问:“可是沈总,我看那小姑娘应该赔不起——”
      
      沈令燃没说什么,反倒是坐在副驾位上的助理关延,给了他一个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眼神,然后司机就迅速闭上了嘴。
      
      他没再说话,转而专心开车了。
      
      因为刚才的事故,整条路都堵得水泄不通,十分钟的路程活生生开了五十分钟。
      
      司机从车镜里小心翼翼地观察着沈令燃的表情,开车时也越发小心了,生怕哪个急刹车搞得自家老板不开心,一怒之下把他炒了。
      
      五十分钟之后,车子终于安安稳稳地停在了警局的门口。
      
      江春水做完了笔录,走出警局,就看到了那辆被她砸出一个大坑的保时捷。她有些头疼地皱了皱眉,但在看到车前的大坑,也知道自己不得不面对这个凄惨的事实。
      
      她走到驾驶位旁边,轻轻地敲了敲玻璃,不一会儿,车窗就被摇下来了。
      
      江春水对司机说:“先生,我们来谈谈保险和赔偿问题?您的车应该上保险了吧?”
      
      如果上了保险,那她应该还能少赔点。
      
      司机沉默了几秒钟,没敢说话。
      
      紧接着,后座的车窗再一次被摇了下来,不过这一次,江春水没有看到沈令燃。
      
      没看到大老板那张高冷得极具压迫感的英俊面孔,江春水瞬间松了口气。
      
      但是下一秒,江春水就听见司机对她说:“小姑娘,上车吧。”
      
      江春水:……
      
      江春水:“……啊?”
      
      司机用手指点了点自己的右脸,然后对她说:“你脸上有伤,今天不好好处理了,明天肿得更厉害,这里交通不是很方便,顺路送你去医院吧。”
      
      她皮肤白,肤质又嫩,刚才被那个人贩子扇了一巴掌之后,半张脸都有些肿,看着就让人觉得心疼。
      
      江春水犹豫了一下,有点不敢答应。
      
      她在不久之前刚砸了老板的车,现在还让老板开车送她去医院,怎么想都觉得这事情的发展有种作死的节奏。
      
      耽搁了这么久,天色已经有些晚了。江春水着急回家,就婉拒了司机的提议。
      
      但是,司机一侧的窗户摇上去了之后,保时捷后座的窗子还是开着的。她刚想提醒对方没关窗子,就听到了一个清冷低沉的男声,对她说道:“上车。”
      
      大、大老板的声音……
      
      江春水莫名有一种要去赴鸿门宴的感觉。
      
      但是既然老板已经放话了,她要是再不上车,就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于是,江春水暗暗地握紧拳头,给自己加油打气,然后心一横就拉开车门,钻进了车里。
      车里开了空调,是和蒸得人头晕的闷热截然不同的凉爽。
      
      江春水心虚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尖,一直都低着头,不敢看坐在自己身边的那个男人。
      
      距离实在是太近了,和年会时远远望过去的感觉截然不同,特别是她还因为砸了车而心虚,以至于这个男人现在给她的压迫感是前所未有的高。
      
      “谢谢老——”
      
      “板”字还没说出来,一个拿着冰袋的手就出现在她的视线中。
      
      手指修长,骨骼分明,因为伸直胳膊的缘故,腕上的西装和衬衫微微上移了几分,露出一截白皙精致的手腕和一款价值不菲的皇家橡树计时码表。
      
      江春水突然就觉得眼眶一热,自从外婆住院之后,这还是她第一次在现实生活中,感受到来自于人类的善意。
      
      她有些委屈地吸了吸鼻子,然后双手接过男人递过来的冰袋,小声地补完了刚才的那句话:“谢谢老板。”
      
      江春水一边用冰袋敷脸,一边暗想:这可真是个“以德报怨”的好人,不仅没提让她赔修理费的事情,而且还愿意送她去医院。
      
      她忍不住侧过头,像一只慢慢从窝里探出头的小仓鼠,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坐在自己身边的男人:他穿着一身纯黑色的西装,高鼻薄唇,眉目如画,一双精致的桃花眼正侧眸望着她,明明是一副很冷淡的表情,却莫名让人觉得有些心酥。
      
      江春水刚想说些什么,却不料司机突然就是一个急刹车。
      
      她没坐稳,整个人就扑了过去,直接撞进了男人的怀里。她一只手抓着冰袋,另一只手扯着男人的西装,双臂环着他的腰,鼻尖撞在了对方的胸肌上,疼得她一瞬间就红了眼眶。
      
      “呜……好疼。”江春水忍不住嘀咕了一声。
      
      沈令燃顺手扶了她一下,女孩纤瘦柔软的手腕触手生温,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两个人贴得极近,空气中的气氛瞬间就变得暧昧了起来。
      
      她隔着衬衫和西装外套,单手摸着男人精瘦的腰身,将对方当成一个支力点,想快点爬起来,但是紧随其后又是一个急刹车,让她再一次倒了回去。
      
      这一次,她整张脸都埋进对方的胸口,淡淡的冷松味儿萦绕在鼻息之间,是一种禁欲又矜贵的味道。
      
      “沈总……猫……”司机战战兢兢地回过头解释,但是在看到后座上姿势暧昧的两个人之后,瞬间扭回头。
      
      助理关延压根就没敢吱声,更没敢回头。
      
      等到车子在医院的停车场停稳之后,江春水才从男人的身上爬起来。
      
      她有些不好意思,连耳朵都红了。
      
      男人身上精壮的胸肌和腹肌,就算是隔着西装,摸起来也相当舒服。
      
      江春水握着冰袋,重新贴在自己的右脸上,然后挺直上半身,侧过头小心翼翼地盯着他看。
      
      “对不起……”她闷声闷气地道歉着说,“我不是故意占您便宜的。”
      
      她没受伤的那半张脸也红了个彻底。
      
      江春水抬头看了一眼沈令燃,然后打开车门,留下一句“谢谢您我先进医院了”之后,就像只兔子一样,飞快地跑下了车。
      
      沈令燃放下车窗,盯着那个渐渐走远的背影,漂亮的桃花眼微眯,似乎在想着某些重要的事情。
      
      

  • 作者有话要说:  开坑第二更~
    感谢1397的地雷
    感谢施氏试食石狮的地雷
    爱你萌呦(づ ̄ 3 ̄)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