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二月雨 ...

  •   06
      
      电话那头是什么人?高瑞高特助,不是一般的特助,是一家资产万亿级上市集团的总裁特助。
      
      这么个背景摆在那儿,有必要对这井井有条,层层递进,面面俱到的三个问题感到意外吗?
      那真是一点必要也没有。
      干惯了大事的人,就该这么雷厉风行。
      
      杜康告诉自己镇定,以免显得太没见过世面,给学校丢脸,心里悄悄思忖——当初高特助把徐冽送来,说这孩子是兰臣集团程总的弟弟,起先他还以为一个姓程,一个姓徐,可能是不打紧的远房弟弟,现在瞧这不差钱的手笔,就算是远房,估摸着也胜似亲手足。
      
      杜康清清嗓子,跟电话那头说:“连嘴都不爱动的斯文孩子,怎么会动手打人呢?您放心,徐冽同学只是跟那些人讲了点道理。而且对方是携带棍械擅闯学校的人,就算遭到正当防卫,哪敢反过来索赔?”
      
      “那就好,之后如果有什么需要善后料理的,您尽管说。”
      
      杜康又被这“文雅之中带了一丝社会”的气场镇住,看了眼一旁笑着瞧好戏的心理老师,对他指指辅导室的隔间。
      
      周叙让杜康自便。
      
      杜康转身走进隔间,关上房门:“需要善后料理的事倒暂时没有,不过我确实有个问题想跟高特助请教。”
      “杜老师请说。”
      
      “徐冽同学身上有很多淤伤,这事你们知情吗?”
      “知情,他前阵子在美国没人照看,自己一个人打工生活,吃了点社会上的苦头。”
      
      作为阅读理解能力合格的语文老师,杜康一下就听出了这话背后的深意。
      什么样的境况,会让一个未满十八周岁的孩子失去监护人的庇护,流落在异国他乡打工为生?难道徐冽的父母……
      
      “您可以把这件事理解为——”高瑞斟酌两秒,“孩子青春期叛逆离家出走。”
      “……”
      
      杜康心里的酸楚还没泛滥就先干涸了。
      
      高瑞继续解释:“前几天程总带他去医院做了全身检查,医生说这些伤已经过了最佳用药时机,用和不用都没差别了。不过也没大碍,年轻人身体底子硬,也没动着筋骨,养养就能回去。”
      
      “那就好,”杜康自顾自点点头,“不过我瞧着真是触目惊心,也不知道今天那点磕碰会不会加重了伤势,虽然孩子一直说没事……”
      
      “他说没事,应该是心里有数,不过以防万一,要不麻烦您领他去趟医务室,给他拿点药。”
      “哎,好。”
      “那杜老师您这边还有什么疑问吗?”
      
      杜康想了想说:“这孩子吧,话是真少,当然话少是其次,主要看他一点融入新环境的心思也没有,状态有点游离,我就担心……他以前在家也这样吗?”
      
      高瑞沉吟了会儿:“以前倒不这样,话比现在多,也有少爷脾气,不过人总有低潮期……”
      
      这说法听着比较委婉,但杜康大致理解了:徐冽应该是在美国经历了一些事,才转变了性格。
      
      不过或许是不希望把那些事弄得人尽皆知,高瑞没具体展开讲。杜康猜测,刚刚那个“孩子青春期叛逆离家出走”的说法,可能也不完全是真相。
      
      “我明白了,”杜康不再追问,“没事,他脱离校园小半年,难免缓不过来。我们班上氛围不错,我给他安排的同桌也是热闹的性格,应该能带动他,慢慢找回跟同龄人相处的热情。”
      *
      
      这边杜康絮絮叨叨讲着电话,隔间外,周叙靠着办公椅椅背,双手交叠在脑后,跟对面人无趣地大眼瞪着小眼。
      
      周叙在南中的老师当中相对年轻,刚满三十,为人也算风趣,跟学生挺容易处到一块。
      不过对面这位学生有点油盐不进,普通的风趣打动不了他。
      
      刚才杜康进来检查徐冽伤势之前,周叙正在热身,说了段单口相声想跟徐冽亲近亲近,结果人家像看傻逼一样看着他。
      
      其实徐冽教养不错,即使对他的发言丝毫不感兴趣,起码也给了尊重的目光。
      而且周叙也发现——虽然只要不被提问,徐冽都不搭腔,可一旦被提问,他又有着“有问就答”的基本涵养。
      
      所以也不能说人家不礼貌。
      只是他单方面被少年的内敛老成衬托得有点傻逼而已。
      
      于是周叙放弃了这场谈话。
      
      他推了推鼻梁上那副银边眼镜,压低声说:“小孩,其实刚才你一进门我就看出来了,你才不是没故事的男同学,压根不需要心理疏导,那对你都是小场面,”为了避免冷场,他添加了一个疑问词,“是吧?”
      
      “还好。”
      有答似没答的一句。
      
      周叙又指指隔间方向,叹了口气:“就你们班主任事多,我才给你走个流程,等会儿你就说,我们已经谈完话了,怎么样?”
      “嗯。”
      
      “那这就算我俩的秘密了,你别往外说,不然我这半吊子心理老师又挨批。”
      徐冽点点头,看一眼辅导室的门:“所以我可以走了吗?”
      
      “这可能不行,我估计你们老班还要把你抓去医务室。”周叙啧啧摇头,“我看你是个懒得说话的性子,与其跟他掰扯半天说不肯去,不如乖乖走一趟来得快。给你一个入学忠告:南中有两个老师,千万不要轻易跟他们争论,一个是你们老班杜康,一个是政教主任崔华,因为这两人的废话,实在太多了。”
      *
      
      周叙这话说得不假。苏好就被崔华训了足足小半个钟头,训到耳朵嗡嗡响才脱身。
      崔华还亲自把她押回了教室。
      
      她心想错过了时机,估计也没墙角可听了,干脆回到正在上自习课的教室,坐在位子上干等。
      
      结果这一等,却等到班长传话,说大家到点就放学吧,老班有点事,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不跟大家讲本周总结了,晚点和大家在班级群见。
      
      苏好最近困得犯浑,这才记起本周有点特殊。开学报道那天是周三,周四周五考了两天试,这一周已经结束,可以放假回家了。
      
      周末放学前不用听杜康的魔鬼总结约等于捡回半条命,周围一圈人欢呼着,一溜烟抓起早就整好的书包就跑。
      
      苏好却有点心事重重。
      杜康不会带徐冽去医院了吧?
      
      苏好逮住班长,问老班干什么去了。
      班长说不知道,是隔壁班老师替老班传的话。
      
      大概见她难得问班委话,以为出了大事,班长又问她找老班做什么,要不要帮她去打听打听。
      苏好摆手说不用了。
      
      校方关照了她和徐冽,为免引起校内恐慌,凌晨那事必须秘而不宣。学校封小巷的公开说法,也只是说施工队那边工程即将结束,可以恢复原路了。
      
      苏好本来就觉得这事不光彩,传出去指不定惹一身骚,叫人议论她把社会青年引到学校,这会儿也就不想跟无关人士提起。
      
      七班人陆陆续续散了,一个个出笼鸟似的扑腾得飞快,教室里很快只留下值日的一男一女。
      女生刚巧是苏好的舍友桑绵绵。
      
      见苏好眉头深锁地捏着手机,桑绵绵走过来问:“苏好,你不回家吗?”
      “哦,”苏好随意掀了掀眼皮,“等人。”
      
      桑绵绵两手握着扫把,指指地上:“那你小心点,我们扫地会扬灰的。”
      
      苏好打个手势表示知道了,走出教室,改趴在栏杆上刷手机,有看没看地瞄了几眼朋友圈,忽然被人从后边拍了一下右肩。
      
      她照惯例把头转向左边,熟悉的男声却从右边响起:“真诚点行不行?我从右边拍你,肯定就站在你右边啊。”
      
      苏好翻了个“莫挨老子”的白眼。
      
      陈星风脸皮厚,直接无视她的不欢迎,勾起书包往肩上一撂:“不回家干吗呢?刚在楼下看你苦大仇深半天了,谁又招你了?昨天考场上那事还没消化啊?”
      
      “你一次哔哔那么多话是要我答哪句?”
      “这么多年感情,换不来你回答我仨问题?”
      
      “一会儿就回,没人招我,考场那事……”苏好不带感情地机械吐字,说到这里一顿,“本来是消化了。”
      
      本来杜康已经答应下周升旗仪式给她交代,虽然还不知道纸条到底经谁之手到了秦韵那边,但她心情勉强算开朗了。
      只是偏偏又出了凌晨那档子事。
      
      秦韵前脚诬陷她作弊失败,后脚她就遭遇一群打手,她直觉这不是巧合。
      
      而且,她是睡不着临时起意去教室,那些混混又不会未卜先知,没道理大半夜在那儿蹲点,肯定是听了谁通风报信才过来。
      
      这说明杜康的提醒没错:她们班上有个秦韵的“内应”。
      
      “本来?”陈星风搔搔下巴,隐约听出她的弦外之音。
      但苏好这会儿没心情解释,刚想说点什么堵住他问东问西的嘴,忽然看见一胖一瘦两道人影从教学楼楼下走过。
      
      她竖起手掌,打住陈星风,趴出二楼栏杆往下望。
      真是杜康和徐冽。
      
      看这方向,杜康好像打算把徐冽送回宿舍楼,手里拿了个长方体的盒子,正指着那东西叮嘱他什么。
      
      苏好穷极目力也看不清那是什么玩意儿,眼看人就要走到死角,赶紧跑到视野开阔的地方,拿起手机打开相机,变焦三十倍,对准杜康的手咔擦一张。
      
      陈星风跟过来的时候,楼下两人已经没影,只看到她手机屏幕上的手部特写照:“谁啊这?”
      
      “我们老班。”苏好划着食指和拇指放大照片,“你看他手里这什么?”
      “云南白药吧。”陈星风莫名其妙,“你偷拍你们老班干吗?”
      
      “哦,果然挨揍了。”苏好叹了口气。
      “你们老班挨揍了?那你这一脸奔丧样是干吗?”
      
      “陈星风,”苏好不答反问,“要是有天你挨了人一顿胖揍,会不会打死都不肯告诉别人?”
      陈星风一愣:“笑话!老子还可能挨人揍?”
      
      苏好点点头:“连假设性问题都无法面对,真要发生了,你们男生肯定拉不下脸承认。”
      “不是,你问这干吗?”
      
      “真到了那种时候,我是不是不该揭穿你?装作不知道,好像比较保护你自尊心?”
      “……”陈星风挠挠头,“你什么时候这么善解人意了。”
      
      “我最烦欠人人情。”苏好烦躁地拧起眉,对着虚空碎碎念。
      “什么意思,你们老班给你扛揍了啊?”
      
      “可他又不缺钱。”苏好接着旁若无人地念。
      “你们老班好像没什么钱吧,不是住教职工公寓吗?”
      
      “有钱就什么都有了,那还能缺什么。”
      “小同学,你这思想不太对啊?钱能买到爱情吗?”
      
      “但他也不打算找女朋友。”
      “那废话,你们老班不早结婚了吗……”
      
      结束这段鸡同鸭讲的对话,苏好忽然记起一件事。
      
      她记得杜康在班上呼吁过,说徐冽在北城用的教材跟这里不一样,而且落了半个学期课程,希望大家帮他尽快赶上学习进度。
      
      苏好转头看着陈星风:“我知道了,还有一样东西,是钱买不到的。”
      “什么?”
      
      “学习成绩,”苏好点点头,越发肯定了这个想法,“不然你就不会家财万贯,却考全年级倒数第一了。”
      “……”
      
      苏好响指一打,走进教室,朝桑绵绵招了招手:“来来,你过来。”
      桑绵绵搁下扫把走过来。
      
      “语数英物化生,课堂笔记来一套有没有?”
      “有的。”
      “借我用几天。”苏好勾勾手指。
      *
      
      借笔记容易,送笔记难。
      徐冽被杜康送回了宿舍,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苏好又不好直接杀进男寝,打算周末见机行事,实在不行就周一再说。
      
      倒是没想到,意外和明天,意外先来了。
      
      苏好在离校前去了趟艺术馆画室,辗转来去,出校时已经接近饭点,坐上回家的公交车后,看到微信里的班群有了动静——
      
      “杜老师”邀请“X”加入了群聊。
      “X”与群里其他人都不是微信朋友关系,请注意隐私安全。
      
      杜老师:「来,大家出来欢迎一下徐冽同学!@全体成员」
      
      X同学什么都没说,底下倒是炸开了二十几条欢迎词,还有一堆乱七八糟的表情包。
      人气还挺高。
      
      苏好顺手点开X的微信号瞄了眼。
      个性签名空。朋友圈空。
      
      刚切回来,群里又弹出一条杜康的消息:「落下的课程不急,周末先好好调节时差休息,下周再问同学借笔记补课。对了,周末学校食堂不开,别去便利店买不健康的零食,不回家可以出校吃饭。不过学校门口那条街专做你们学生生意,很多店周末不营业,可能要走远点,转角那家面馆应该开着,一会儿可以去吃个晚饭,这边生活条件不如你原先家里,将就着点。」
      
      是杜康的风格,一条消息讲满半个屏幕。只是苏好刚一目十行地扫完,消息却唰地消失了——
      杜老师撤回了一条消息。
      
      哦,是私发给徐冽的,错发到了班群。
      
      苏好回忆着消息提到的讯息,突然有了主意,起身按了公交车上的铃。
      *
      
      小半个钟头后,夜幕初降。
      苏好重新返回学校,拎着装了笔记本的书包,朝“七点面馆”走去。
      
      制造一场完美的偶遇,顺手把笔记本给徐冽,如此清新不做作的方式,既能还人情,又能继续装作不知道人家挨揍的事,保护大少爷骄傲的自尊心。
      
      苏好设想得十分完美,脚步轻快地推开了面馆的单扇玻璃门。
      下一秒,她嘴角满意的笑容滞住——
      
      灯火通明的店里,一片熟悉的面孔映入眼帘。一群七班女生换下校服,穿着漂亮裙子,花枝招展地打扮了自己。
      
      此刻,她们正分散在不同桌位,彼此之间隐隐透着一股尴尬,看到苏好进来,那种尴尬里又添了几分紧张,以及一种“老铁你也来了啊”的震惊。
      
      这他妈还能想到一块去?
      苏好一脚刹停,还没作出反应,忽然听见身后的门再次“咣”地被推开。
      
      一众心情复杂的女生齐齐偏过头去,看见徐冽面无表情地站在门边,缓缓眨了眨眼。
      
      苏好疯狂头脑风暴起来:一个人过来,可以装成偶遇,一群人过来,谁还信你的屁话?
      
      站在这里的她,无疑跟这些爱慕转学生的女同学成了同类。
      下周一,学校就会传开一个大新闻——南中一姐在追转学生。
      
      那一姐的脸面往哪搁?
      苏好在心里摇了摇头。她必须和这些人不一样。
      
      现在徐冽的想法已经是次要了,重点是,不能让围观群众误会她在当舔狗。
      
      于是三秒过后,苏好朝徐冽扬扬下巴,给了他一个“不配合我你就死定了”的眼神,凶悍地说:“怎么来这么晚?磨叽死你算了。”
      
      众女生:“?!”
      徐冽:“……”

  • 作者有话要说:  苏姐真飒,现在多飒飒,谁知道以后还飒不飒得起来。
    *
    本章二十四小时内所有评论发红包。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