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二月雨 ...

  •   05
      
      两人被叫进保安室问话,出来时,天边一弯残月透过云翳散发着微弱的光,天色依然一片昏暗。
      
      保安把两人送回教室。六盏日光灯啪嗒啪嗒先后亮起,徐冽先进去,苏好压慢了脚步跟在后边,因为心里在想事。
      
      刚刚保安已经把她想问的话都问过了。
      徐冽会出现在那条小巷里,原因跟她一样,因为生物钟半夜睡不着。他没教室钥匙,原本打算去门卫取,半路正好看到她往教学楼方向走,就没费事,直接跟了上来。
      
      这些都没问题,苏好想不通的是:徐冽说,他跟对方讲了点道理,人家就走了。
      
      现在连流氓都讲道理了吗?
      苏好有阵子没跑出去浑了,也不认识那几个人,但从前跟着陈星风走街串巷,对这种人的脾气再清楚不过。
      
      他们会主动走,只有两种可能,要么见了棺材,要么捞了好处。
      
      那几个混子明显冲着她来,具体想做什么不知道,但看着不像跟她有私仇,而像受人之托收钱办事。既然这样,也只能是为钱而走。
      
      所以苏好猜,徐冽是不是破财消了灾。
      就像电视上演的那种阔少爷,跟对面说——他们给你多少钱,我出双倍。
      
      虽然说起来有点杰克苏,但确实是最符合她同桌身份,也最符合常理的解释。
      
      不然难道徐冽嘴里的“两分钟”,是指他能够赤手空拳,在两分钟内打趴三个浑身腱子肉,还带了铁棍的壮汉打手吗?
      
      陈星风这种从小打架到大的人,体格瞧着也比徐冽结实多了,都不可能有这能耐。
      
      可苏好刚才问了徐冽两遍到底怎么回事,一遍当着保安面,第二遍背着保安,徐冽却始终是一样的答案。
      事发地点在监控死角,真相无法还原,他不肯说,她也就不自讨没趣地打破砂锅了。
      
      见徐冽已经没事人似的回到座位开始看书,把那瓶没用过的防狼喷雾原封不动地还到了她桌上,苏好也跟过去坐了下来。
      
      来回折腾出一身汗,她拉下卫衣拉链,脱掉搭在椅背上,又把焐人的长发往上梳,徒手打理被风吹打结的发梢。
      
      拧成一股后,她左手抓着头发,右手去笔袋里摸索皮筋,摸了半天没摸着,敲了敲徐冽的桌板:“哎我皮筋是不是落你那儿了?”
      
      徐冽扭过头来。
      
      没了长发的遮挡,少女修长的脖颈暴露在冷光灯下,明晃晃的白,耳骨上两颗金属色耳钉莹莹发亮,衬出瘦薄的耳廓。
      往下,因为抬手的动作,校服衬衫下摆掩着的腰肢将露未露,好像下一眼就会现出雪色一线。
      
      徐冽默了默:“什么?”
      “我说,”苏好奇怪地看他一眼,把话放慢了说,“你找找你课桌里是不是有我皮筋。”
      
      徐冽把课本挪到一边,翻开桌盖,低头找起来。
      
      “算了算了……”苏好等了会儿,没了耐心,随手攥起一支铅笔,斜斜插进绾好的发髻。
      
      舒坦了。
      苏好吁出一口气,终于记起自己赶早来教室是为了什么,翻开课桌板去掏手机,结果拿出来一看,手机没电自动关机了。
      
      她又低头去翻课桌里堆得毫无章法的杂物,发现自己这不爱收拾的臭毛病真让她要什么找不到什么。
      
      “充电器有没有?”苏好晃了晃手里的手机,问徐冽。
      徐冽看了眼她手机型号:“没有。”
      
      苏好把手机丢进课桌,重重叹一口气,百无聊赖地托起腮来,看看寂寥的窗外,看看干净的黑板,看看……
      
      她的目光忽然在徐冽的衬衫上顿住。
      刚刚没注意,他的衬衫看起来皱巴巴的,手肘那块还沾了点脏污,像灰又像泥。
      
      昨天刚领的校服,一小时前才穿上,弄成这样?
      
      苏好眼睛微眯,在徐冽似有所觉地转过头来之前,倏地收回视线。
      *
      
      徐冽挨揍了,多半是挨揍了,衬衫的褶皱和脏污就是证据,而且,这也就解释了他为什么绝口不提事发经过,看上去异常淡定——豪门人家的天之骄子,自尊心肯定特别强,这种时候当然会装得若无其事。
      
      这个念头在苏好脑海里盘桓了一整天,直接导致她这天三门考试都没答完卷。
      虽然她本来也从不答完。
      
      苏好在考虑要不要把自己的怀疑跟老班说。
      
      她原本一向看不起因为芝麻绿豆点大事跟老师打小报告的行为,但这事因她而起,人家平白无故扛了一顿揍,又不知道到底伤了哪,不及时医治,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先不说她良心上过不过得去,经济上可能就过不下去。
      
      照她同桌那个家世背景,家里人知道宝贝儿子因为她出事了,没准就记恨上了她。
      她爸妈还在北城做生意呢,人家地头蛇,捏她爸妈说不定跟捏蚂蚁似的。
      *
      
      考试结束后,苏好和徐冽又被杜康叫去谈话。
      杜康听说凌晨的事以后,一早就想找两人,但考试时间安排紧张,这就拖到了四点多考完。
      
      苏好跟徐冽到了语文组办公室隔壁的小谈话间,听杜康说,校领导高度重视这起事件,已经报了案,也封了那条存在安全隐患的小巷,跟施工方重新磋商了通行问题,还说要给两位当事学生心理疏导。
      
      苏好心说屁大点事,有什么好疏导,一口拒绝心灵鸡汤。
      也许看她大大咧咧确实没往心里去,而且真正跟那几个混混打交道的不是她,是徐冽,所以杜康勉强放过了她,把徐冽推进了办公楼的心理辅导室。
      
      徐冽进去以后,苏好就琢磨着得启发启发他们老班。
      
      她神秘兮兮地把杜康叫到走廊尽头,压低声说:“老师,听过本末倒置这个词吗?”
      杜康把手倒背在身后:“苏好同学,你提出这个问题,是在看不起我这个语文老师吗?”
      
      “听过啊?”苏好哎地一声叹,“那学校预防PTSD的意识挺超前,怎么不关心学生有没有缺胳膊少腿?”
      
      杜康一愣,赶紧上下打量苏好:“不是说人没事吗?”
      “我是没事啊。”苏好诚恳地眨眨眼。
      
      杜康脑筋一转弯,指指心理辅导室的方向:“你意思是,徐冽同学说没受伤是假话?”
      “那我可不知道。”苏好摊手,“不过青春期男生嘛,打落了牙和血吞的多了去。”
      
      杜康右手握成拳,往左掌心一击,暗恨自己大意了,一溜小跑着往心理辅导室去。
      
      徐冽走进辅导室后,门口就挂起了一块粉蓝色的牌子,上写“唠嗑中”——有关心理方面的谈话毕竟比较敏感,一般学生都有些抗拒,所以校方用了这种不会给人施加太多压力的字眼。
      
      杜康在门外报了姓名,片刻后,有人来开了门。
      苏好刚跟过去,门又被“砰”一声无情阖上。
      
      大概是心理辅导室的特殊,这房间的隔音效果比宿舍楼好千万倍。苏好把耳朵凑近门板,只隐约听见低低的,断续的男声,却分辨不清里边到底在说什么。
      
      直到屋里传来一阵椅子挪动的声响,静了会儿,她听到杜康差点破音的惊呼:“怎么伤成这样!”
      
      “……”苏好灵魂都震颤了一下。
      
      可接下来,里边说话声又听不清了。
      她扒着门,耳朵使劲往门上贴,还没听到有用的讯息,胳膊忽然被人朝后大力一拽。
      
      下一秒,政教主任那张写着“哦我的老天怎么会有这种道德品质败坏的学生”的脸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苏好反应过来,辅导室门口挂着牌,而她刚刚的样子,像在偷听人家私密的心理谈话。
      
      崔华一看是她,也不给她开口的机会,直接把她拉到走廊尽头开训。
      苏好为了赶紧回去听墙角,也没多费口舌解释,“是是是”地敷衍一通。
      
      然而崔华果然从不辜负他“辣手崔(摧)华(花)”的名号,对女学生一点额外的颜面也不留,训过她窃听隐私的事,又继续发散思维,指着她说:“你看看你,成天蓬头散发,伥鬼似的招摇过市,我就不懂你们这些小姑娘了嘿,这不梳头发有什么好看,到底有什么好看?”
      
      苏好叹了口气,将碎发别到耳后,指着耳钉给他看:“那我要是不蓬头散发挡着点,您又要说我把自己‘扎得千疮百孔,这花里胡哨有什么好看,到底有什么好看’了是不是?反正两样事总得违纪一样,您看着挑吧,您说哪一样?我马上照办。”
      
      “……”
      *
      
      心理辅导室里,徐冽站在办公桌前,将解开的衬衫纽扣从上往下一颗颗扣实。
      
      杜康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木讷了会儿,又拦住他,仔细打量他身上这些青青紫紫的淤伤。
      
      “你说,这些淤青都是旧伤,不是今天弄的?”杜康抬起他的手肘,“今早就这手肘和肩上蹭破了点皮?”
      徐冽点点头,继续扣纽扣。
      
      “老师也瞧不出这些淤青多久了,你可别骗老师啊?”杜康怀疑地看着他。
      徐冽穿好校服,朝他摊开左手,给他看虎口附近那道暗红的痂:“这也是旧伤。”
      
      这痂结在左手掌不太显眼的位置,一般留意不到。
      不过徐冽的意思,杜康听懂了。不懂医不好分辨淤青时间长短,这种外伤就好判断了,没个几天肯定结不了痂。
      
      徐冽在拿这道痂证明,自己来学校之前就遭遇过一些不好的事。
      
      杜康还在将信将疑,一旁心理老师下了结论,指指徐冽:“鉴定了一下微表情,没说谎。”
      
      “哦,那你这些伤都是怎么来的?”杜康又问,“家里人知道吗?”
      “知道。”徐冽直接忽略了前一问。
      
      见他不肯多说,杜康越发不放心,从裤袋拿出手机:“不行,我还是得跟你家里人打个招呼。”
      
      “欸,”一旁心理老师阻止道,“杜老师,这你可就不守信用了。刚不是你说,只要人家脱掉校服给你检查伤在哪里,你就不通知家长,孩子才答应的吗?”
      
      “那是没想到有这么多其他的伤啊!你瞧这孩子,斯斯文文,安安静静的,一看就容易给人欺负,我得把这事好好弄清楚!”杜康坚持拨这通电话,联系上了送徐冽来的那位高特助,跟对方深切表达了学校失职的歉意,把事情经过讲了一遍。
      
      “实在没想到,您刚把孩子送来,就发生了这样的意外,幸好孩子没大碍……”最后,杜康自责地说。
      
      “啊?”电话那头炸出一个忧心忡忡的男声,“那对方人没事吧?伤残鉴定做了吗?需要程总给汇赔偿金不?”
      
      杜康:“……”
      徐冽:“……”

  • 作者有话要说:  高特助,你这流程,好像很是轻车熟路?
    高特助:这就不得不提到上本书里,我陪徐小公子进局子的事了,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天昏地暗,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硝烟味……
    徐冽:闭嘴。
    *
    各位仙女节日快乐!本章二十四小时内所有评论发红包。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