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暴躁养父育儿史 ...

  •   “你是不是有毛病?我给你做饭?你神经病吧你!”安离不敢置信的用手指着自己,“我不做!饿死你算了!”
      
      “呵。”秦惑冷笑,他早就知道安离不会听话,爱吃不吃。
      
      然后安离就眼睁睁的看着秦惑从一堆菜袋子里拿出了一个黑色的塑料袋,塑料袋被密封着,口子扎得很紧,里面鼓鼓囊囊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秦惑的手指慢慢的打开塑料袋的口子,塑料袋里面被包裹的香味一下子释放在了空气中,安离眼睛都瞪大了。
      
      “肯……肯德基?”安离惊讶的张大了嘴,唾液不自觉的分泌在口腔里,肯德基可是个好东西啊,他那个同学家里那么有钱,也只能一学期去吃一次,那个香味儿每次想起来他都流口水,没想到今天这个变态竟然有钱买这个。
      
      察觉到秦惑似笑非笑的视线,他连忙把头一撇,吞了吞口水,“算你还有良心,知道给我带东西回来吃。”
      
      “谁说是给你吃的?”秦惑把袋子提到餐桌上,用手指轻轻撕开薄膜纸袋,纸袋清脆展开的声音格外的悦耳,配合着空气里的香味,更是让安离都直了眼。
      
      以前他们两个连香味儿都没机会闻,今天可算是见着实物了。
      
      安离眼睁睁的看着秦惑一个人张口就吃了起来,一口就去掉了一半,连刚才秦惑的话都没听到,瞬间大怒,“你有什么资格吃!快给我吃!”
      
      秦惑眼皮子都没抬,一个人三两下就吃完了,拿起纸巾擦擦嘴,这才抬起头,“你说什么?”
      
      “你!你都吃完了?!”安离急忙扑过去,手掌在几个空袋子里按了几下,手掌拍在木板上,发出巨大的声响,“你真的吃完了?你为什么不给我留?!”
      
      “我刚才说了,谁说是给你吃的?这是给我自己吃的。”秦惑扔掉纸巾,把桌子上收拾干净就准备去房间里。
      
      “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这东西是我花自己的钱买的,我凭什么给你吃?”秦惑顿了顿,“而且,你之前已经说过了,你不认我这个父亲,你现在又是以谁的名义来命令我?”
      
      “你!你!”安离气的浑身发抖,转身就抄起旁边的家具向秦惑砸去,“你怎么还不去死!”
      
      秦惑淡定的往旁边挪了一下,“要不是看在你现在还未满十八岁,我早就把你扫地出门了。菜都在厨房,你爱做不做,爱吃不吃。”
      
      说完他就脚步一转回了自己房间,外面那个人烦的他心情都不好了,更何况现在大厅又乱七八糟了,看的也心烦。
      
      他可不会像原主那么纵容安离,把安离养的完全以自我为中心。
      
      房间里摆放的挺整齐,归根结底也就是房里根本没有什么东西,除了必备的床铺以外,就一根绳子挂在墙两侧,充当晾衣架。
      其次就是一些日常生活用品,这些本应该放在洗手间的,但是既然现在放在自己房间,用脚指头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把刚才赢得钱拿出来数了数,安离的学费马上又要交了,那个班主任肯定又会从中作梗,毕竟多交也不是一次两次。
      
      秦惑住不惯这样的房子,还打算重新装饰一下,买一些新的东西回来,还有生活费什么杂七杂八的费用,手上这点钱省省也顶多只够用一个月的。
      
      他也不能老是去赌,今天是迫不得已,赌钱不是一个正当的经济来源,他还得去找个正经工作。
      
      说起工作,就得改变原身的形象,绳子上挂的五件衣服里面有四件都是女装,女装是原主的爱好,秦惑可不爱。
      
      把所有女装通通都拿了下来,塞进一个袋子里,再塞到床铺下面,眼不见心不烦。
      看着墙上稀疏的两三件裤装,还都是偏女士款,秦惑深深的叹了口气,他明天还得去买衣服。
      
      把房里所有关于女性的物品通通扫.荡了一遍,整间屋子瞬间耳目一新,因为现在已经跟毛坯房差不多了。
      
      对了,这钱也不能一直拿在手里,明天去银行办张银行卡,把钱存进去自己贴身存放,原主以前都放现金,不被安离偷才怪。
      
      等他把房间里清的干干净净以后,插着腰直起身板伸了个懒腰,顺便还打了个哈欠,一看窗户外面天色已经黑了,又打开老人机一看,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都快七点了。
      
      秦惑以前可是个夜猫族,今天实在是太累了,而且原主的身体素质太差,一旦放松一来,疲累的感觉就一股脑涌了上来。
      
      又打了个哈欠,捶捶自己的腰,往木板床.上一躺就睡了。
      当然,睡之前他可没忘记锁门。
      
      要说家里最值钱的是什么,那就是原主的门锁了,那可是专门为防盗设计的。
      
      夏转秋的夜里,气温骤降,昼夜温差大,秦惑是被硬生生冷醒的,他翻来覆去的扯了好几下身上薄薄的布料,想起来原主以前买过一床被子,可是那床被子在安离的房间!
      
      原主以前就是睡了被冻醒,醒了又逼着自己睡里循环,秦惑哆哆嗦嗦的坐起来,睡毛睡,冷死人了!
      
      紧接着,沉寂的夜里传来了嘻嘻索索的声音,听这声音,似乎是在门外大厅里,秦惑瞬间瞌睡虫都飞了,该不会是偷东西的吧?
      可是家里没什么值钱的偷啊。
      
      眯着眼睛打开老人机,手机亮光一下子刺的他眼睛瑟缩了一下,上面的时间是,凌晨一点。
      
      紧接着,他又听到了门外有小声的敲门声,那声音很微弱,似乎是在试探什么。
      他没动,那声音似乎是放心了,没有再敲,脚步声往大厅走了。
      
      片刻后,似乎是厨房的方向,传来了小声而细微的厨具相碰的声音。
      
      秦惑恍然大悟,原来是那个小崽子受不了饿,又怕被他知道半夜起来做菜,才特地过来试探自己睡没睡着。
      
      他没出去,要是出去了,那小崽子恼羞成怒把锅给砸了怎么办?
      
      秦惑房间是一点声响都没有,安离在厨房就气的要死。
      
      他还不得不轻手轻脚的做,不然到时候被那个狠心的变态看到还不知道怎么嘲笑他。
      
      按照以前他看变态做菜的方法,快速弄了两个菜,连饭都没敢煮,主要也是煮饭时间太长,他快饿死了。
      
      早在那变态吃肯德基的时候他就饿了,可是为了不让那变态看出来,硬是忍着装自己不饿。
      结果一天没吃饭,还被变态打了一顿,半夜实在是受不了才爬起来自己做。
      
      菜刚出锅,安离就迫不及待的用手抓了一下,顾不得烫就往嘴里塞,“呸呸呸!”
      
      太咸了!怎么会这么咸!以前他明明是看变态这么做的,太难吃了!
      
      肚子不识时务的咕咕叫了起来,他咬咬牙,也顾不得难吃,狼吞虎咽的就爬完了,好歹也垫了一点肚子。
      
      因为实在是太咸,他在客厅死命的灌水,等到嘴巴里的味道淡了才停下。
      
      客厅里没有开灯,只有厨房的一盏小小的灯绽放着暖黄色的光晕,厨房里被他弄的一片狼藉。
      
      偌大的客厅,黑不溜秋的就坐着安离一个人,他突然感到有一股强烈的寂寞感席卷而来。
      
      以前,他不管多晚回家,变态都会把温热的饭菜摆在饭桌上,而且都是他喜欢吃的,变态也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对自己这么冷漠,似乎,他根本不认识自己还很厌恶自己。
      
      有什么好吃的好喝的好玩的,变态都会第一时间留下来,变态再想吃想喝都舍不得,都会把最好的留给自己。
      
      为什么今天变态变了,难道他真的就因为自己不是他亲生儿子所以才变得吗?
      
      安离的腿弯曲在沙发上,双手环在腿侧,像一个虾米一样弓着身体,下巴放在膝盖上,眼睛无神的盯着厨房,心里只剩下了寂寞。
      
      等下!自己为什么要怀念以前,现在变态变了他不是应该开心吗?以后再也没人罗里吧嗦的管自己,也不会有人烦死人的念叨自己,多好!
      
      安离深吸一口气,把刚才的多愁善感都抛出去,他得把厨房打扫一遍,他才不想让变态知道他半夜起来做饭……
      
      【熊孩子悔恨值监测中,目前悔恨值:2/100】
      
      房间里的秦惑正在努力的让自己暖和起来,所以把刚才收的衣服又都翻了出来当床垫,他刚弄好,眼前的屏幕就突然出现了。
      
      看了一眼现在的悔恨值,秦惑啧啧称奇,没想到熊孩子的心这么硬,竟然真的对原主一点都没有悔恨心。
      
      算了,慢慢来,他才到这个世界一天,一天一点的话一百天也够了。
      
      秦惑想起之前自己刚刚创造了财富推翻那些只手遮天的家族就死了,还真是心有不甘啊。
      
      门外的水声渐渐没了,随后就是一声很轻的关门声,这应该是小崽子回去睡觉的声音。
      
      既然小崽子睡了,他也铺的差不多了,该睡了。
      
      结果头才刚躺在柔软的衣服堆里,外面又传来了一阵奇怪的声音。
      似乎是铁器和门锁相碰的声音。
      
      秦惑一下子坐了起来,小崽子已经回去睡觉了,那么现在是有人在撬他们家的锁?
      
      坏了,小崽子刚回房,这时候肯定还没睡,到时候和外面的人动手就不好了。
      
      他这么一想,连忙随便穿了一件衣服,趁门锁还没被完全撬开的时候去敲了小崽子的门。
      
      “你……唔!”安离也是被外面的声音吵到才没睡,正准备开门看看就被秦惑敲了门。
      
      秦惑一只手捂住安离的嘴巴让他不要发出声音,然后身体快速闪进安离的房间,落锁。
      
      安离瞪大眼睛,正准备开口叫他滚出去,就听到外面的门锁“啪”的一声被人撬开了。
      
      再看秦惑的耳朵贴在门上,他还是知道轻重的,闭上嘴屏住呼吸也不说话了。
      
      外面陆陆续续的进来了几个人,脚步声非常嘈杂,而且脚步也重,估计是几个壮汉。
      
      秦惑就两个感慨,一是为什么小崽子的房间这么暖和,自己那间房冷的要死。
      二是为什么有人会看上他家?
      
      正想着,外面几个人就公然低声讨论了起来。
      
      “听人说这里住着一个喜欢穿女装的变态,长的也不错,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儿,哈哈哈哈哈哈……”这个声音里充满了猥琐。
      
      “什么滋味儿?我们今天试试不就知道了?”
      
      “你们还玩儿男人?有什么好玩儿的,我可恶心这东西。”
      
      “你懂什么!反正玩男人又不犯法,比娘们儿省心多了,而且这家的既不是男人也不是女人,玩起来肯定爽!”
      
      “嘿嘿嘿……也对,那今天我就试试不男不女人的滋味……”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