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暴躁养父育儿史 ...

  •   “回,还是不回?”秦惑慢悠悠的再次吐出几个字。
      
      头顶上方的男人向来肩膀瑟缩,安离以前从来都把男人当做是恶心的代名词,他出去就是丢人现眼。
      以前只知道一味讨好自己,对自己伏低做小的人突然变了个样,安离不禁怀疑头顶的这个男人和自己之前认识的男人是不是一个人。
      
      “唔!”头顶的手指猛的收紧,安离痛苦的蹙起眉头闷哼出声,识时务者为俊杰,安离咬咬牙,“……回,我回。”
      
      “呵。”秦惑松开手指一把推开安离的头,安离只觉得自己已经感觉不到头皮的存在了,他狠狠地看了一眼秦惑,从地上爬起来率先走了出去。
      
      “等等。”秦惑叫住他。
      
      安离本来不想理他,但是对刚才的一幕还心有余悸,脚步不自觉的停下,嘴边冲口而出的脏话又硬生生吞了回去,“……你还有什么事?”
      
      秦惑一脚把自己前面的书包踢到安离的面前,“书包别忘了,我可不会帮你背。”
      
      手指紧紧握拳,安离心里的怒火奔腾,可又碍于刚才没打过秦惑而强压下去,僵硬着身体捡起地上的书包,随后就像背后有洪水猛兽般快速离开了学校。
      
      在他走后不久,学校的钟声定时响了起来,学校里寂静的环境被打破,学生们的欢声笑语渐渐充斥了整个校园,门卫大爷也慢悠悠的打开了学校的铁门。
      
      原来已经到了中午的放学时间,自己差点忘了,秦惑现在也没心情去学校,他还要追着安离好好教训一下。
      
      走到主干街道上,安离已经没了影子,秦惑早就预料到安离不会搭理自己更不会等自己。
      
      摸了摸身上的布兜,镇上的公交车没有统一价,都是按路程收费,回忆了一下学校到家里的路程,也就收个起步价三块。
      兜里的三块还是原主本来想吃中午饭的钱,现在工作丢了不说,连中午饭都没得吃,还是回去看看家里有什么吧。
      
      秦惑拿好布袋子,眼尖看到公交车从远处晃晃悠悠的开了过来,连忙伸手招停,中午也人也很多,可是比早上又好不少,至少还有个落脚的地。
      
      窗外的景色一闪而过,很快就到了家门口,秦惑下了车,转进小道,就看到家门前安离怒气冲冲的站在门口瞪着他。
      
      秦惑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安离吼道,“你是不是故意羞辱我?!”
      
      秦惑,“???”
      
      安离看他不说话,以为是默认,更加生气,“你明明知道我没家里钥匙,你还叫我回来,你说!你是不是故意的!”
      
      秦惑想了想,还真的想起来家里的钥匙一直都是原主自己拿着的,因为以前安离有过盗窃的记录,所以原主干脆就收了所有的钥匙,每天都赶在安离放学之前回家。
      
      可是安离从来没有准时回过家,基本上都是和一群小混混出去混,原主想管都管不了,再加上原主身体不好,被安离打那是常有的事。
      
      秦惑盯着眼睛通红的安离,突然就笑了,“你是不是蠢?明明知道你没钥匙,为什么不等我一起回来?”
      
      安离被噎了一下,他怎么会等秦惑,他只觉得跟秦惑呼吸同一片空气都会让他难受的要死。
      
      秦惑也不管他,一把推开他拿出钥匙就开了门。
      
      这里严格来说也不算农村,只能说是城中村,但是因为距离真正发达的城市还有很远的距离,所以没有受到过很严重的破坏,环境也还可以。
      
      两人的房子虽然不大,但也不小,家里收拾的仅仅有条,东西归类整齐放置的都一目了然,原主是个会过日子的人,可惜就是一颗好心被喂了狗。
      
      安离的拳头紧了紧,跟在秦惑身后也进了门,一脚踢飞脚下的鞋,鞋子伴随着一个优美的抛物线落在了秦惑的脚边,书包也被安离随意扔在地上,里面的东西冲破拉链就随意的撒在地上。
      
      进门就是客厅,厅里摆放着一个很大很柔软的沙发,沙发前面有个小茶几,摆放着几个透明杯具。
      
      安离甩飞自己的鞋以后,大跨步走到沙发前面一屁股坐了上去,双手撑开搭在沙发后背上,两腿交叠放在茶几上,还嫌弃茶几上的杯具碍眼,一脚踢飞了杯具,杯具落在地上应声而碎,清脆的响起伴随着飞溅在脚边的碎片,秦惑只感觉自己脑内有根神经,“啪”的断了。
      
      安离的一系列动作熟练而迅速,这就是他在家的日常了。
      
      安离坐了一下才想起来秦惑还站在边上,他现在在自己家里,在这里他就是王,之前在外面肯定是因为自己一时大意才被这个变态吓到而马失前蹄,现在可不一样,这是他家!
      
      这个变态即将为他刚才的粗鲁付出惨重的代价!
      
      “神经病!还不赶快把地上的玻璃捡起来,记住!我要你一片片的捡起来!”
      
      安离的语气是那么的理所当然,如果一片片的捡,秦惑的手肯定会被废。
      
      秦惑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安离以为他终于怕了,内心更是膨胀,这个神经病也不过如此嘛!还是一样的没用!
      
      “你……”安离张口,才蹦出一个字,脸颊上猝不及防的传来一阵刺痛,火辣辣的痛伴随清脆的耳光声传到他的感知神经。
      
      秦惑眯起眼睛居高临下的站在安离的身前,给一脸懵逼的安离又甩了一个耳光。
      
      他轻飘飘的说,“只有一边脸被打不太对称,果然还是这样看着舒服多了。”
      
      “你他妈是不是有病?你凭什么打我!”安离懵逼过后反应过来大声吼道,甚至还想站起身来还手。
      
      秦惑曲起腿一下子撞在安离的腿上,安离只感觉到自己的腿突然麻木失去了知觉,随后他的身体支撑不住立刻倒了下去。
      
      秦惑缓缓说,“这是我家,你把我家弄成这个样子,你就该打。”
      
      安离瞪大眼睛,“你神经病啊!这是我家!你给我滚!滚出去!”
      
      秦惑冷哼,“房产证上写的是你的名字?你不过是我的养子,又不是我的亲生孩子,我凭什么把房子给你?相反,我含辛茹苦把你养大,结果你回馈给我的就是恩将仇报,我当初就不该把你这头白眼狼给捡回来。”
      
      安离瞳孔猛的缩小,他以前不知道自己是秦惑的孩子,虽然父亲喜欢女装他也从来没有埋怨过,可是后来他亲耳听到父亲说自己不是他的孩子,自己是被他偶然捡到的。
      
      他那时候就想,如果自己被别人捡走就好了,为什么上天他对这么不公平,为什么捡走他是的这个不男不女的变态,如果当初他被有钱人家捡走,离开这个让他感到屈辱的镇子就好了。
      
      一天天的,仇恨在他的心里生根发芽,看到同样是被遗弃的同学的出手阔绰大方,时时刻刻围绕在同学身边的小团体,对比自己处处被冷落排挤受欺负,他就好恨,恨秦惑当初为什么要捡走他!
      
      如果当初他不捡走自己,那么被有钱人家捡走的会不会是自己?
      
      可是刚才听到秦惑的质问的时候,安离已经被仇恨冲昏了的头脑突然就清醒了一瞬。
      
      他突然想起以前自己还很小的时候,变态没钱,没有办法带自己去游乐园,自己经常看着过山车看,变态后来亲手给自己做了一个秋千,那个秋千能荡很高,变态总是在背后推,自己就坐在秋千上笑的很开心。
      
      可是自从变态的事情一一被揭开以后,那个秋千就被自己砍掉了,变态就躲在一边,眼睛里噙着泪水一动不动的看着……
      
      【熊孩子悔恨值监测开始,目前悔恨值:1/100】
      
      在说完那些话以后,安离突然就沉默了下来,同时,秦惑的眼前也出现了一个透明屏幕,这说明他刚才的话有了一丝效果。
      
      秦惑退后几步,“你把家里清理干净,如果你不想不清理,也可以……”
      安离眼里闪过一丝得意,果然,这个变态还是从前那个软弱样,自己为什么要回忆以前的日子?
      
      “……如果不打扫,你现在就可以出去,以后也不用再回来了。”秦惑接着说,然后看着安离得意的脸猛的垮下来。
      
      安离不可置信的问道,“你是不是疯了?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我为什么不能这么对你?”秦惑反问,“我现在要出去一趟,回来之前你必须给我恢复原状!”
      
      秦惑转身大步离开,其实他有轻微的洁癖和强迫症,本来家里很舒服,所以被安离破坏以后他才大发雷霆。
      
      前世他家里都不允许有人进去,家里的卫生都是他自己亲手打扫的,刚刚他差点就自己去收拾了,可是他不能收,所以强迫安离收拾,也算给他一个小小的教训。
      
      他不怕安离不听话,就怕安离听话,听话了自己还怎么好教训?
      
      至于悔恨值这种东西,安离只有彻底的把现在所有固有的认知推翻才能够获得,而最快的方法也是最残忍的办法,也是秦惑最擅长的办法。
      
      他出门一是因为家里太乱,二是因为家里现在穷的揭不开锅了,实在是没钱。
      
      本来想回去吃个饭,结果被安离搞得一点心情都没有,他看了一眼厨房,才刚起厨房里面什么都没有,对了,也不算什么都没有,还有个前天买的干馒头,这是原主今天的晚餐。
      
      秦惑可不想吃干馒头,所以他得想个来钱快的办法,上班的话又要文凭,不要文凭的也要时间,日结的当天也找不到。
      
      片刻后,他站在一家紧闭的农场门口,里面隐隐约约传来一些嘈杂的声音。
      
      这是一间赌场,也是原主最憎恶的地方,原主的父亲就是因此而死,他的悲剧也同样是因此开始。
      
      可是现在没钱,这是最快的办法。秦惑抬起脚,缓缓推门走了进去。
      
      时间没过多久,秦惑就低着头匆匆离开了,他每场下注都很少,而且都很分散,所以也没怎么引起注意,拿到足够的钱也不恋战马上离开。
      
      这个技能同样也是以前他没饭吃的时候偶然跟一个乞丐学的,后来他才知道那个乞丐竟然是曾经的赌王,只是后来金盆洗手又捐了所有的钱才会变成之后这个样子。
      
      他吃不惯快餐,干脆就在菜市场买了一些新鲜菜带回去,直到两只手都提不下。
      
      回到家,家里已经被安离打扫的干干净净,安离讽刺的看了他一眼,“你还知道回来?”
      
      就知道这个人不会变,还不是乖乖的去买菜给他做饭了?
      
      谁知道秦惑把手里的菜往厨房一扔,指着他的鼻子说,“你,给我做饭去。”
      
      安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