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自从十年前曹昂遇袭身亡,曹丕就自觉地进入长兄角色。
      
      即便对曹操前两天那句话耿耿于怀,曹丕还是展现了兄长应有的宽宏与信任,亲自躺下给弟弟当练手工具人。
      
      直至曹冲开始动手,曹丕才意识到自己大错特错了。
      
      曹冲是真的信心满满。
      
      他都练了好几次,怎么可能没学会?
      
      曹冲一脸庄严地看着曹丕的脑袋,回忆着张医曹说的那些个穴位在哪里。
      
      这可是魏文帝的脑壳,多么珍贵!
      
      面对张医曹白发苍苍的脑袋,他不敢太用力,可是他二哥现在才二十岁,正是身强体壮的年纪,应该予以加倍的照顾!
      
      展现他真正实力的时候到了!
      
      按摩,不用力怎么行!
      
      他必须全力以赴!
      
      曹冲搓了搓手,搓到手心发热,终于觉得自己热身完毕,迈步上前使出吃奶的力气开始给曹丕按摩脑壳!
      
      很快地,守在外面的仆从都听到曹丕屋里传来一声惨叫。
      
      仆从们面面相觑。
      
      这,是兄弟反目成仇,直接上手互殴了?
      
      许五和许六也一阵担心,昨天他们公子醒来时,二公子表情可是不大好,难道二公子对他们公子下手了?
      
      曹冲意识到自己用力过头了,连忙把手收了回去,脸上满是歉意:“哥哥我这手劲是不是太重了?”
      
      曹丕坐了起来,目光落到曹冲稚气犹存的脸庞上。见曹冲一脸闯了祸的忐忑,他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说道:“没事,你才刚学,下手没轻没重也很正常。”
      
      曹冲高兴地说道:“你不生我气就好。”
      
      曹丕被曹冲蹂/躏过的脑壳还隐隐作痛,无奈地说道:“这手劲要是用到父亲脑壳上兴许真有点用处,毕竟你按一下比父亲的头疾都痛,说不准真能让父亲暂时忽略掉头疾。”
      
      曹冲自知理亏,乖乖接受批评。
      
      两人说话间已到了饭点,曹丕倒是不好赶人了,索性留曹冲下来吃饭。
      
      曹丕已经成年,不好再和母亲卞夫人住一起,因此拥有了单独的院子。
      
      同母兄弟曹彰、曹植也搬过来与他同吃同住,吃饭时多曹冲一个也不麻烦。
      
      曹植两人见到曹冲却挺惊讶,因为昨天曹冲还病得奄奄一息,今天竟能到处跑了!
      
      见着了人,关心还是要的,两人对曹冲一通关怀,才问起曹冲怎么跑曹丕这边来。
      
      曹冲深刻反省自己刚才的失败演示,表示吃饭后可以再战江湖,一会他们哥几个可以一起探讨、相互学习!
      
      曹丕表情一言难尽。
      
      曹彰闻言摇头:“还是舞刀弄枪适合我,我在旁边看看就好,动手就免了。”
      
      他自幼习武,勇武过人,力气也大,使尽全力的话说不准连脑袋都可以捏爆,这种精细的活儿不适合他!
      
      曹植倒是挺有兴趣,欣然答应了曹冲的邀请。
      
      这时代的饭菜乏善可陈,要么把青菜和肉类放进开水里烫熟,要么放蒸笼里蒸熟,剩下的就是各种烤肉了。
      
      曹冲大病初愈,碰不得荤腥,曹丕叫人给他送了碗粥,自个儿带着曹植他们在旁边大口吃肉。
      
      这是人干的事吗!
      
      曹冲气闷不已地解决了自己的清粥,又坐着与三个兄长闲聊消食。
      
      直至月上枝头,他才去给曹植传授自己刚学会的按摩秘法。
      
      有了刚刚前车之鉴,他这次选择让皮厚肉糙的曹彰当工具人,在曹彰脑壳上给曹植、曹丕演示起穴位分布。
      
      整个展示过程他都没敢太使劲,都是随手按几下就完事!
      
      曹丕见曹冲讲得头头是道,对这个弟弟刚才蹂/躏他脑壳的事也不怎么在意了。
      
      他与曹植轮流在曹彰脑壳上练习起来。
      
      曹冲有板有眼地在旁边开口指导,时而对曹丕两人说“不对不对,左边一点”“偏了偏了,上面一点”,时而询问曹彰有没有很爽很舒服的感觉。
      
      等曹冲这个“严师”点头表示两个哥哥成功出师,曹彰已经被轮番按了三轮,脑壳都有点麻了。
      
      天色不早,曹冲拜别三位兄长,踏着月色走回环夫人所住的院子。
      
      环夫人一直点着灯等曹冲回来,见他囫囵着进门,连忙起身问:“怎么去那么久?在你二哥那边可有吃饱?你怎么跑你二哥哪里去了?”
      
      曹冲一听就知道环夫人担心了大半天。
      
      他心情有些复杂。
      
      如果他只是十二三岁的曹冲,应该很享受环夫人的关心,也会格外照顾环夫人的感受。
      
      可是他还拥有另一份记忆。
      
      对他来说,他可以轻松自在地与曹丕他们相处,因为他很清楚曹丕他们待他未必有多真心。
      
      成年人之间的往来,大家都希望面子上能过得去。
      
      事实上也只需要面子上过得去就够了。
      
      可像环夫人这样一心牵挂着他的亲人,是他过去从未拥有过的。
      
      “二哥特意叫人给我做了粥。”曹冲在环夫人身旁坐下,娓娓与环夫人说起遇到曹丕的事。
      
      他的声音不急不缓,与过去的“曹冲”别无二致。
      
      唯有曹冲自己知道,那个“曹冲”已经不在了,他虽拥有“曹冲”的记忆,本质上却不是个十二岁的孩子。他没办法真正让“曹冲”活过来,他能做的只有好好以这个身份活下去,代替“曹冲”照顾好他的家人们。
      
      环夫人听着儿子一如既往地与自己说话,一颗心总算放回原处。
      
      儿子醒了她自然高兴,只是这两天她总觉得儿子和自己隔了一重,如今听着儿子坐在近前说话,她才感觉儿子又回来了。
      
      环夫人耐心听完曹冲的话,也不好明着劝他要提防着上面三个哥哥。她们身边的人都是曹操派来的,要是曹操知晓她这样离间儿子的手足情谊,肯定会大发雷霆。
      
      环夫人只得说道:“你要与哥哥们好好相处。”
      
      曹冲点头。
      
      曹冲休息了一天,第二日被曹操喊了过去。
      
      他到曹操那边一看,曹丕三兄弟都在。
      
      曹操笑问道:“听说你们几个昨天学了套按头的法子?”
      
      曹彰听了,马上说道:“我脑袋被他们轮流按了几遍!”
      
      曹丕如实回答:“是仓舒去与张医曹学了一手,我们觉得兴许能帮父亲缓解头疾,昨儿都跟着仓舒学了。”
      
      曹操听完非常欣慰。
      
      倒不是他真觉得几个儿子随便学上一学,就能帮他缓解头疾之苦。
      
      他主要是为他们兄弟几人的融洽相处而高兴。
      
      前两天曹操伤心之下说了责难曹丕他们的话,后来想起来就有些后悔,怕他们兄弟之间因此生出嫌隙。
      
      当初曹昂是因为自己的失误才早早亡故,曹操心里十分愧疚,因此分外希望剩下的儿子们能好好地长大成人。
      
      他们兄弟之间理应同气连枝,齐心协力地把曹家撑起来,而不是盘子还没做大就你争我斗!
      
      “你们有心了。”曹操朗笑说完,往旁边一躺,招呼曹冲上前,“仓舒你过来,让我看看你是不是真学会了。”
      
      曹冲觉得以自己绝佳的动手能力,遇上事也就适合动动嘴。他毫不犹豫地把曹植推了出去:“孩儿学得不好,把握不好轻重,还是四哥练得最好,不如先让四哥试试!”
      
      曹植刚才一直没找到插话的时机,听曹冲把表现的机会让给自己,心里觉得这个弟弟还挺不错。
      
      曹植二话不说接腔:“父亲,我来试试!”
      
      曹操很享受被儿子们轮流献殷勤的感觉,他这几个儿子各有所长,曹丕稳重,曹彰勇武,曹植文采过人,曹冲伶俐机敏,个个都让他满意得很。
      
      曹操颔首说道:“也好,你来吧。”
      
      曹植上前认认真真地给他爹按起头来。
      
      曹冲动手能力虽然不强,嘴巴却是闲不住的,又积极地凑上去给曹植指导起来,哪怕曹植没按错他也要现学现卖地给曹操科普这是什么穴位。
      
      这家伙用的还是运动会广播腔,说得特别起劲:“父亲,现在马上要给您按的是头维穴,它位于我们两鬓偏上一点的位置,我们顺着揉按十下,眼痛马上不见了;逆着揉按十下,头痛马上也飞走了!”
      
      曹操头疾本来还没犯的,差点被曹冲给叨叨出来了!
      
      也幸亏曹植手稳得很,要不肯定被干扰得按不下去!
      
      算了算了,谁叫这小子是自己儿子/弟弟?
      
      最后几兄弟都从亲爹这边得了不少好东西。
      
      曹冲抱着亲爹给的奖赏,开开心心地回去向环夫人献宝。
      
      环夫人也很高兴。
      
      她取出两盒张医曹派学徒送来的膏药,说道:“这是张医曹那边送来的,你看看是不是你要的?”
      
      曹冲一听,把手头的宝贝都塞给许五拿着,凑过去拿起一盒膏药验收起来。
      
      里头的膏体还真做得有模有样,虽不如后世的牙膏水润,却也比曹冲想象中要好上许多。
      
      不愧是这时代首屈一指的医官!
      
      曹冲把膏药凑近鼻端闻了闻,气味也颇为清新,有着药草独特的芬芳。
      
      环夫人见曹冲又看又闻,忍不住追问:“仓舒,这是拿来做什么的?”
      
      曹冲神秘一笑:“等我让人做出另一样东西再用给您看。”
      
      环夫人关切地问:“不是你哪儿受了伤吧?”
      
      曹冲连连摇头:“当然不是,这东西另有用处,吃过午饭您就知道了!”
      
      环夫人闻言不再多问。
      
      曹冲兴致勃勃地出了门,叫许五给自己找个巧手的匠人,让对方帮忙做几个牙刷。
      
      原始的牙刷好做,削竹子做柄,取软猪鬃做刷头,剩下的只要想办法把猪鬃固定在刷柄上就好。
      
      邺城能工巧匠不少,这点工艺问题对他们而言完全不是事儿。
      
      许五带着曹冲的要求出去跑了一趟,晌午便带着十把纯手工制作的牙刷回来了。
      
      比起后世那些手工UP主,这时代的匠人可是真正靠手艺吃饭的,成品不可谓不精致。
      
      曹冲拿到成品后颇为赞叹。
      
      等吃过午饭,他便给环夫人演示牙刷的用法。
      
      也不知是不是张医曹他们当真加了皂角,这原始的中草药牙膏居然真的能擦出点泡泡来!
      
      泡沫足够多的牙膏,刷起牙来才有仪式感!
      
      有权有势感觉真好,谁会不喜欢有权有势!
      
      要不是生在老曹家,他这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现代人怕是连饭都吃不上,哪能考虑这些小事!
      
      曹冲刷完牙漱了口,对环夫人和两个弟弟亮出一口白牙:“您看,就是这样用的,可以清洁牙齿!”
      
      环夫人恍然点头:“原来是这个用处。”
      
      两个弟弟一直在旁边巴巴地看着,越看眼睛越亮。
      
      他们哥哥,什么都懂!
      
      如果每天早上见面时哥哥别问他们有没有熟练掌握勾股定理就更好了。
      
      算术,真的太难了!
      

  • 作者有话要说:  
    老曹:儿子们都很爱我!
    曹小冲:dei!
    曹小丕:dei!
    曹小植:dei!
    曹小彰:俺也一样!
    *
    突然发现,咱曹小冲的营养液五千了,马上要月底了,有一波营养液会清零,快过期的营养液可以浇灌给曹小冲!(卷土重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