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事实上,曹操不是第一次派人去请华佗了,几次派人去请华佗都推说自家老妻生病走不开。
      
      曹操这次命人过去谯县请人,没让人直接去请,而是让人先观察观察:要是华佗老妻真生病了,就宽限他一段时日,再给他放放假;要是华佗撒了谎,纯粹是不想来给他治病,那就叫人把他逮到监狱里待着去!
      
      这些事曹操没跟环夫人以及曹冲说。
      
      等头痛缓过去之后,曹操草草吃了点东西,便离开了环夫人住处。
      
      曹冲不太习惯跟人太亲密,与环夫人聊了几句就回房去。
      
      他舒舒服服地睡了一觉,第二天早起感觉自己快满血了。
      
      可见这具身体体质还不错!
      
      既然身体恢复了,曹冲就开始在自己住的院子里瞎溜达。
      
      他还没成年,与环夫人住在一起。
      
      环夫人跟曹操的时间比较早,又生了三个儿子,待遇比较好,在邺城这边拥有单独的院落。
      
      这两天曹冲要静养,环夫人让人把两个弟弟带得远远的,绝不叫他们来闹曹冲。
      
      曹冲踏着清晨的阳光在院子里转了一圈,很快察觉有两道目光在暗处窥探着自己。
      
      是两个半大小子。
      
      瞧着那年纪和衣着打扮,这两半大小子应该是他的同母弟弟。
      
      曹冲对两个弟弟没什么兴趣,毕竟他过去有那么多兄弟姐妹,处得来的没几个,他不擅长和这种便宜弟弟相处。
      
      可那两颗时不时冒出来的小脑袋着实让人难以忽略。
      
      “出来。”曹冲朝他们招手。
      
      两个小子从柱子后面跑了出来,一个约莫十岁,一个约莫八岁,都是挺讨人嫌的年纪。
      
      曹冲抬手往两个小子脑袋上薅了一把,只觉手感还不错。他随手折了根树枝,轻松随意地在他们面前晃了晃,笑眯眯地说道:“我来考考你们,你们能写出对方的名字吗?”
      
      两个小子气鼓鼓地说道:“我们会的字可多了!”
      
      这么简单的题目,是瞧不起他们吗?
      
      年纪稍长的最先接过树枝,二话不说在地上写出了“曹宇”两字,小的那个也不甘落后地写出“曹据”两字。
      
      曹冲笑眯眯地说道:“你们字写得不错,那我再考考你们。”
      
      两个半大小孩懵懵懂懂地说道:“考!”
      
      曹冲摸着下巴想了想,微微挑起唇角朝他们笑得不怀好意:“听说过割圆术吗?”
      
      东汉不少数学家已经通过各种方式计算出π=3.15、π=3.16、π=3.17等等非常接近圆周率的数字,后来有位叫刘徽的数学家发明了一种割圆术,就是先把圆分割成6边形,再割成12边形,再割、再割、再割……一直割到192边形!
      
      刘徽觉着这样整体看起来就很接近圆了,所以通过这个非常像圆的192边形来推算,得出π≈3.1416的结论!
      
      刘徽这个结果,准确得让人不可思议!
      
      很难想象,依靠一千多年前的数学基础,居然可以计算出这么精准的圆周率!
      
      既然两个弟弟看起来如此聪明伶俐,不如做做数学题吧!
      
      曹据和曹宇年纪尚小,压根不懂得世间险恶,还傻乎乎地积极追问:“什么是割圆术?”
      
      曹冲如此这般如此这般地给两个弟弟讲了讲需要用到的基本原理,让他们回去好好算,仔细算。
      
      数学是一门相当美妙的学问!
      
      俗语有云,一杯茶,一包烟,一道大题算一天!
      
      曹冲一脸期许地看着两个弟弟:“你们这么聪明,一定可以学会的吧?”
      
      曹冲平日里最得曹操喜爱,环夫人平时也都用“学学你们哥哥”来教育曹据两人,因此他们心里对这个哥哥都非常崇拜。
      
      现在曹冲悉心给他们讲解了这么新鲜的学问,他们自然是如获至宝,牢牢记下曹冲教授的割圆术理论,准备回去开始算圆周率!
      
      先从,学会熟练运用勾股定理开始。
      
      光是这个勾股定律,听起来就好难。
      
      曹据和曹宇回到房中,都看见对方眼底的忧愁。
      
      可一想到曹冲讲起这些定理和计算方法时的轻松模样,两个半大小子眼底又燃起了熊熊斗志。
      
      他们一定不能辜负哥哥的期望!
      
      曹冲忽悠完弟弟,心情很不错,随意地在院子里转了两圈,彻底摸清了自己的地方。
      
      到午饭的时候,曹冲询问环夫人可知道张医曹他们平日里在哪当值,他想去找张医曹。
      
      环夫人闻言心中一紧,当即关心地追问:“可是又有那儿不舒坦?”
      
      “不是,我好些天没出过门了,想出去走走。”曹冲说道,“前些天我病得那么重,张医曹他们因为我挨了不少骂,我去跟他们道个谢,顺便问问爹的头疾可有什么缓解之法。”
      
      环夫人听了曹冲这孝心十足的话,自然没有反对的理由。她点点头说道:“也好,小五就知道他们在哪,你让小五给你领路。你才刚好,走不动就让小六背你,免得又病倒了。”
      
      曹冲身边跟着两小厮,都姓许,名字起得很朴实,一个叫许五,一个叫许六。
      
      他们乃是关内侯许褚收养的众多孤儿之一,从小在军中长大,许五为人机灵,平日里负责伺候曹冲的日常起居;许六年纪稍小,块头却很大,曹冲身边有什么杂活都是他一手包办,有时要渡水或者地上泥泞多,他还负责背着曹冲行走。
      
      两个人都非常可靠。
      
      曹冲精神奕奕地说:“我已经好全了。”
      
      环夫人见儿子面色红润,瞧着全无大病之后的憔悴,才放心地送他出门。
      
      许五在曹冲前头领路,许六则默不作声地跟在曹冲后头,主从三人没走多久就来到张医曹他们当值的地方。
      
      张医曹见曹冲来了,眉心直跳,不由自主地想起曹操昨天发飙的情形。那种事,经历过一次,就再也不想经历第二次!
      
      张医曹忙起身说道:“公子,有什么事您叫人来传唤一声就好,不必亲自走一趟。”
      
      要是曹冲路上出了什么事,曹操真的会扒了他们的皮!
      
      曹冲笑了,先给张医曹道了谢,又把跟环夫人讲的理由搬出来讲了一遍。
      
      提到曹操的头疾,张医曹面色一僵。
      
      曹操这病他们要是有办法的话,早就给治了,也不至于让曹操对华佗三催四请。
      
      缓解的办法倒是有,而且还有两个。
      
      一个是扎针,这个只有华佗敢扎,他们这些医官没人敢下针。
      
      还有一个就是按摩,这法子在《黄帝内经》里面就有记载,比扎针稳妥,不容易出问题,可惜这法子不一定有效,即便有效也收效甚微,每次大伙都是死马当活马医,没抱太大指望!
      
      张医曹把两种法子给曹冲讲了,暗示曹冲有心的话可以学学后一种。
      
      曹冲收到暗示,麻溜地让张医曹给他示范示范,回头他可以在曹操面前表现一番。
      
      反正,成功了是他孝心可嘉,没成功是他年纪还小,小孩子怎么会有错呢!
      
      经过张医曹的一番示范教学,曹冲信心满满地表示自己完全学会了,还让张医曹躺下当工具人给他试试看。
      
      结果很残酷,脑子说它学会了,手说它还不会!
      
      张医曹只得又给曹冲讲了两次。
      
      等曹冲勉强学会整套按摩手法,张医曹比他还累,忍不住抬袖擦了把汗。
      
      瞅见张医曹一下子苍老了好几岁的脸庞,曹冲觉得吧,专业的事情还是得专业人士来,他不该凑这个热闹。
      
      不过学按摩手法不是他的主要目的。
      
      曹冲好奇宝宝一样开口发问:“张医曹,你们是不是能做膏药,怎么做的?”
      
      张医曹心里打了个突。
      
      不是吧,他们这位公子不会还想学做膏药吧?
      
      张医曹当机立断地揽活:“公子想做什么只管吩咐,我们做好就给您送去。”
      
      曹冲两眼一亮。
      
      张医曹,人真好啊!
      
      作为一个游手好闲了二十几年的富二代,他最大的特点就是动手能力奇差,一天到晚只知道吃喝玩乐。
      
      现实里的蛋炒饭怎么做他不知道,可要说游戏里的烹饪技能,他每个游戏都非常精通!
      
      所以,能不用动手当然是不动手!
      
      曹冲给张医曹讲了讲自己的需求。
      
      他希望能把皂角、青盐、薄荷等等材料磨成粉做成膏状,质地要柔软一点,取用要方便一点,主要功效是清洁牙齿,保持口腔清新。
      
      要是有条件的话,希望它摩擦摩擦能生出泡泡来,实在不行也没办法!
      
      但是,味道一定要好点,不能让人感到不适,毕竟一不小心可能尝到味儿!
      
      简单来说,曹冲想要牙膏,口味清爽的牙膏。
      
      张医曹听得一愣一愣。
      
      没听说过膏药还要味道好的啊!
      
      曹冲见张医曹一脸“我没见过世面你不要诓我”的表情,又给他讲了讲用法,说他希望这个膏药有清洁效果,要添加药粉进行调味的话可以加田七甘草丁香留兰香绿茶之类的。
      
      曹冲不太懂这个,不过后世偶尔会看到牙膏厂商拿这些中草药打广告,加进去兴许会有那么一点清热去火的效果!
      
      曹冲提到的这些材料,有部分是张医曹没听说过的。
      
      张医曹虚心求教:“何为绿茶?”
      
      曹冲眨巴一下眼。
      
      说到绿茶,要科普的可就多了!
      
      值得一提的是,汉代茶叶没怎么普及,像唐宋那样靠茶叶买卖征收一大笔茶税增加财政收入的情况是不存在的。
      
      只有少数达官贵人可以接触到茶饮,用的大多是自茶陵那边得来的茶饼,很多人不怎么喝得惯,绿茶什么的更是根本没人喝过!
      
      曹冲回忆了一下三国地图,江浙属于孙吴,巴蜀属于蜀汉,两广还没开发,比较大的茶叶产地都在别人手上。不过真想种茶的话,黄河长江夹在中间的大部分地区还是种得活的!
      
      曹冲没想着给张医曹讲这些,只一脸无辜地说道:“我也不知道,我偶然听人提起的。”他一脸殷切地望着张医曹,追问张医曹能不能帮自己做出牙膏来。
      
      曹冲可是曹操十分喜爱的儿子,他都开口了,张医曹只得应下:“我们一定尽力帮公子做出来。”
      
      曹冲心满意足地从张医曹处离开。
      
      他领着许五、许六没走到门口,正好撞上从另一边归来的曹丕。
      
      曹冲头一次在清醒状态下见到这位二哥,不由好奇地打量起来。
      
      曹丕明显长着张写满“我不高兴”的脸,不笑的时候尤其严肃。
      
      这才二十出头,瞧着就很有点威仪了。
      
      “哥哥,你去忙什么啊?”曹冲麻溜喊人。
      
      “忙父亲交待的事。”曹丕一本正经地答完,又皱着眉问,“你刚病了一场,怎么才好点就往外跑?”
      
      曹冲又把自己编好的说辞给曹丕讲了一遍,还信誓旦旦地表示自己已经学会全套按摩手法了,积极询问曹丕愿不愿意给他练练手!
      
      听说可以缓解曹操的头疾,曹丕顿时来了兴趣,点头说道:“行,你也顺便教教我。”
      
      

  • 作者有话要说:  
    曹小冲:兄友弟恭!
    曹弟弟:我信了你的邪!(x2)
    曹小丕:我信了你的邪!
    *
    第三章来啦~昨天忘了说,我的微博是,晋江-春溪笛晓
    天天刷屏,宛如日记.jpg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