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3、表小姐,动不得 ...

  •   裴明榛手指有点麻——
      
      被阮苓苓‘亲’过的那根手指。
      
      少女唇瓣的柔软,根本不可能被忽略,那一处小小的濡湿,就像着了火,一路随血液蔓延,烫到了心里。
      
      “求你了,帮帮我好不好?”
      
      小姑娘抬着眼睛看他,笑容甜甜,声音软软,还敢拽他的袖子——
      
      就像吃饱喝足,踩着主人挨挨蹭蹭撒娇的奶猫,尾巴扬的高高的,给点阳光就灿烂。
      
      裴明榛手握成拳,声线并没有柔软,一如既往的不客气:“胆子倒是大了。”
      
      阮苓苓杏眼湿漉漉:“那你帮不帮么。”
      
      裴明榛视线滑过拉着袖角的白生生小手,到底没扯开:“你都说了只有最厉害的人才能帮忙,我若不做,岂不成了无用的男人?”
      
      阮苓苓:……
      
      行叭,怼人你最在行。
      
      “表哥最棒了!”她颇敷衍的哄了哄。
      
      裴明榛嗯了一声,潇洒转身:“等着。”
      
      看起来帅极了,俊极了,似乎男性的虚荣心炫耀感多的压抑不住,溢了满天满地。
      
      阮苓苓内心十分惊悚。
      
      真是万万没想到……大佬你竟然好这口!
      
      果然撒娇女人最好命么?
      
      阮苓苓低头,认真审视了自己的硬件。
      
      圆圆脸,有肉,对A,发育不全,吵架怼人完全能上手,琴棋书画一窍不通,风情这条路完全走不通……
      
      这不是擅长撒娇的人设。
      
      死心吧。
      
      瞎猫不是总能碰上死耗子的,乖乖做自己,别跑偏了最后啥都落不着。
      
      “莲莲,走,我们回去!”
      
      心头大事尽去,阮苓苓很乖,让南莲收拾了东西,跑回自己院子等着了。
      
      ……
      
      傍晚,裴明榛坐在前院书房,等了约莫两刻钟,二老爷裴文信回来了。
      
      似乎没看到裴明榛,裴文信放下一部卷宗就要往外走。
      
      “二叔留步,”裴明榛开口,“若您此去要处置表妹,侄儿劝您慎重。”
      
      裴文信皱眉:“你怎么会在这里?”转而有些火气,“长辈的事,你最好少过问。”
      
      裴明榛丝毫不介意裴文信的语气,扬眉道:“看来二叔这些天是没忙够。”
      
      嗯?
      
      裴文信脚步顿住。
      
      锣鼓听音,说话听声,官场上都是聪明人,话音重点不同都能猜度个一二三出来,何况裴明榛这语气明显带着故意的意思。
      
      “是你做的?”
      
      裴文信从怀疑到笃定,只隔着几个眼神。
      
      这些天他忙得脚不沾地,公务上麻烦一大堆,倒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麻烦,只是绊住了他的脚让他无暇它顾,今日回来,是终于没有新麻烦了。
      
      此前他从未怀疑过侄儿,可裴明榛这么一说,太明显了。
      
      “你竟敢插手我的公务,坏我的事!”
      
      裴明榛微笑:“只是想请二叔冷静冷静,想想清楚。”
      
      裴文信眯了眼。
      
      他从未看轻过这个侄儿,料到有一天裴明榛可能会出息,他有过嫉妒讨厌羡慕种种情绪,也有过抢了所有家产的想法,但最后放弃了。
      
      大哥去的早,但从小对他不薄,也聪明绝顶,手腕厉害,睚眦必报。大哥没什么对不起他的,他也不愿意,或者不敢对不起大哥,这个侄儿……是大哥的种。
      
      裴文信最初想的是,顺其自然,他不做坏事,让老天爷决定,可没想到,这个侄儿在那种环境下都能长起来,没人教也能自己看书成才,如今不过初入翰林,竟连他的公务都能插手左右了。
      
      反观自己的两个儿子……
      
      纵使他发了狠,把家业抢过来,两个儿子谁能保住?
      
      裴家要靠谁,才能更上一层楼?
      
      裴文信心情很复杂。
      
      “听说你给你表妹买了烟霞锦做衣服,”裴文信沉默片刻,脚步转回来,坐到裴明榛对面,“家里的两个妹妹没有,不大合适吧。”
      
      裴明榛面色平静:“表妹给我做了荷包,别的妹妹却没有,二叔觉得合不合适?”
      
      裴文信:“你同妹妹计较这个?”
      
      “我并没有计较,”裴明榛微笑,“只是觉得,不能让对我不错的人寒了心。”
      
      裴文信叹息拍桌:“可你这就是在让二叔寒心!你那表妹心术不端,挟私欲害昕哥儿前程,今日她能害昕哥儿,明日就能害你,她不能再留在裴家! ”
      
      裴明榛眼梢微垂:“是二叔自己这么想的,还是有人让二叔这么想?”
      
      裴文信:“什么意思?”
      
      “孤女无靠,裴家接过来照顾,不足三月便送走,出尔反尔,德行有亏,此其一,”裴明榛并没有直接回答裴文信的话,声音不急不徐从容论述,“裴明昕自己德不配位,不为徐阁老接纳,不反思自己,反倒迁怒女子,有失裴家风骨气量,此其二。二叔有没有想过,阮苓苓一介孤女,被赶出门出事了怎么办?您的政敌抓住机会,或者干脆蓄意陷害,表妹离开裴家但凡出一点事,朝上一本本参上去,二叔您的官位仕途,准备怎么办?您出了事,弟弟们谈何前程?”
      
      “最后,表妹为何同徐阁老孙女交好,你只知表妹救了她免于落水,可知为何会有落水一事?侄儿猜,有些人并没同你讲过。”
      
      裴文信眼神暗下去:“此事莫非有内情?”
      
      裴明榛没说是,也没说不是,只道:“河里就算多了块小石头,水势都会有变化,何况家里多了个人?二叔整日在外忙碌,很难事事清楚,侄儿认为,最要紧的问题是,为什么要把这变化变成坏的,不利的,不变成好的,对我们有利的?表妹照顾的好,它处锦上添花,难道不是二叔您的功绩,您的德行,裴家的名声?为什么表妹同徐阁老孙女交好,竟然是裴家必须解决的麻烦?把表妹赶出去,到底对谁有利?”
      
      裴明榛很聪明,余姨娘那一动作,他就知道了,当下就动了手。方氏只是绊了裴文信一下,他的动作,足足让裴文信碌数日不能归家,回不来,自然动不了阮苓苓。
      
      下意识空出时间逗表妹来求是其一,更重要的是,他需要这段时间让裴文信冷静。冷静下来,才不会被暴躁情绪左右,才能做出正确决定。
      
      他没有力主为阮苓苓开脱辩护,为她诉冤说她做的对,也没有指责裴芄兰和余姨娘。执着于对错,必然要撕出一个结果,反倒给了别人拿证据的机会,不如跳出圈子,放眼更高更远的地方。
      
      裴明榛知道裴文信最在乎什么,不是儿子的前程,不是小妾的温存,而是——他自己的官身,仕途地位。
      
      所以事实真相于他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
      
      只要裴文信头脑清楚,余姨娘所有准备的一切全部都会是无用功。
      
      裴文信沉思片刻,脸色果然变化:“所以你给表妹送衣服,同他亲近,打好关系?”为了阁老的弟子名额?
      
      “有些事总要有人做,别人不愿意,我只好来了。”裴明榛并没有否认,对裴文信这样的人来说,解释成别的他反而不信。
      
      裴文信深呼一口气。
      
      自己的儿子就差在这里啊!
      
      你说你跟一个孤女杠什么,无父无母的小姑娘最好哄,你给一点温情,给一点关心,她不就帮你说话了?
      
      他倒不觉得余姨娘有意骗他,只是觉得一个女人,尤其还没长开的小姑娘,再坏能坏到哪去?再刁蛮也是为了撒娇,让人疼爱。
      
      他只恨儿子不争气,又让裴明榛抢了先,你说这点道理,余姨娘一个女人不懂,你裴明榛一个读了那么多年书的大小伙子会不懂!
      
      “回头我去看看那孩子,宽宽小姑娘的心。”裴文信倒是没想赶阮苓苓走了,但这个人,他得亲自见一见说说话,看能不能哄的亲近裴家,才好定以后怎么应对,还有一些事的内情,最好也要问一问,查一查。
      
      “你这次做的很好。”
      
      裴明榛拱手:“谢二叔夸奖。”
      
      ……
      
      方氏院子,周妈妈给主子换了盏热茶:“……大少爷在书房坐了多半个时辰才出来,老爷没什么动作,看起来不生气了,还叫人拿了几匹好布并新制好的珠花,给表小姐送了过去……”
      
      方氏听完,捧着茶幽幽叹了口气:“咱们家这大少爷,可是位痴情种呢。”
      
      周妈妈瞧不出主子情绪,但凡遇到‘情’之相关的东西,主子情绪都会有些微妙,她便转了话题:“也是表小姐性子好,乖巧听话。”
      
      方氏看着远方天凄凄寥寥的星子,唇角微微上扬,声音轻浅似这夜色风声:“要一直这么乖巧听话……才好啊。”
      

  • 作者有话要说:  裴明榛(我的女人,谁都不能欺负):怎么样,你哥帅不帅?▼_▼
    阮苓苓:说,说实话吗?≥﹏≤
    长随向英:请用最质朴最诚实的语言,大胆的夸,大胆的赞!我们大少爷受得住!(づ ̄ 3 ̄)づ
    阮苓苓:其实我没看见。<( ̄▽ ̄)>
    方氏:大少爷可是位痴情种。 <(^-^)>
    裴明榛:……不,我不承认。╭(╯^╰)╮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