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哒哒哒,牛车停在鸿胪寺大门前,燕洵从牛车上跳下来,笑道:“劳烦大哥。”
      
      “嘿嘿。”孙元宝不好意思,“大人是我们村的恩人,村长族老叮嘱俺,叫俺一定听您的话。”
      
      “把这些袋子放到门口就成。”燕洵也没坚持,不过摸出几个铜钱塞孙元宝手里,“拿着,买些酒吃。可别不要,我这以后还得叫你帮忙哩。”
      
      孙元宝一听,不敢推辞,拿了铜钱,帮着卸了车,这才美滋滋的走了。
      
      这回燕洵特地出城,正巧去了孙家村,买了整整一车豆子,往后还得继续买,乐得整个孙家村的农户都美滋滋的,更是特地叫孙元宝撵着牛车把豆子送进城。
      
      鸿胪寺大门敞开,燕洵一袋一袋搬进去。
      
      大门一关,镜枫夜和幼崽们立刻跑出来,都围着这堆袋子,眼巴巴地看燕洵。
      
      “陶罐都洗刷干净了?”燕洵笑眯眯得问,见着幼崽们乖乖点头,这才继续说,“很好,现在把这些豆子摊开挑拣一下,坏的、瘪的都不要,放到水里泡。”
      
      蛇身幼崽立刻鼓起腮帮子,蛇身一股一股的,开始憋气。
      
      浑身黑色长毛的幼崽穿着小背心、小短裤,有些笨拙的抱着陶罐过来,蛇身幼崽立刻‘哇’地吐了口气,陶罐中立刻出现清澈的水。
      
      清洗干净的豆子放进去一部分,剩下的用别的陶罐装。
      
      镜枫夜干得最快,忙完自己那部分,走到燕洵面前,双手捧着他的手,低声道:“受伤了。”说着,低头舔了下。
      
      舌.尖温热,有种很酥麻的感觉,燕洵手一抖,再看就发现小伤口已经消失了。
      
      “没啥事。”燕洵说着,就看到正在忙活的幼崽们都看过来,心中一动,就改了口,“倒是确实有件小事儿。”
      
      今天刚出城没多久,燕洵就发现自己被跟踪了。
      
      他是鸿胪寺丞,虽然没几个人知道,但这些日子肥皂生意风生水起,燕洵手里头有钱,没少出去买这买那的,也有人跟踪,但这回直接跟着出城,怕是不同寻常。
      
      好在直到进了村,燕洵跟村长和族老谈妥,也没出什么事。
      
      等燕洵准备回来,这才发现那些跟踪燕洵的人都让孙家村的壮丁给抓起来了。
      
      “这些人鬼祟的紧,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我等预备送去衙门。”族老眼中闪烁着智辉的光,“大人尽管放心,往后您尽管来,我们村绝对安全。”
      
      燕洵当然从善如流的点了头。
      
      “豆子不挑田地,荒地都能种。孙家村穷苦人家多,种豆子的也多,是要当口粮的。”燕洵给小幼崽们解释,“我去买了豆子,他们心中感激,自然愿意帮忙对付那些人,更何况那些人看着就不像好人。”
      
      “容易有危险,我们帮不上忙。”小幼崽们都很懵懂,镜枫夜却皱眉,担忧地看着燕洵。
      
      鸿胪寺变成现在这样,完全是燕洵一个人的功劳,他想帮着做点什么,却做不到。
      
      小幼崽们听懂了,一个个小脑袋都耷拉下来。
      
      燕洵却神秘一笑,道:“谁说你们帮不上忙的?这件事要多谢谢你哦。”燕洵指了指浑身长毛,总是湿漉漉的幼崽,“要不是你给了我好气运,我定然不会那么顺利。”
      
      如果孙家村的人胆小怕事,不敢帮燕洵,那今天燕洵恐怕就要凶多吉少了。好在此事没有如果,不管是不是长毛幼崽的功劳,燕洵都觉得是。
      
      长毛幼崽立刻挺起胸膛,黑乎乎带着长毛的脸仰起来,露出一双黑白分明的明亮大眼睛。
      
      “如果不是你们,我肯定不会这么顺利。”燕洵笑道,“所以我买了一些糖葫芦,谁先干完活就可以先挑选糖葫芦!”
      
      话音一落,小幼崽们立刻加快速度。
      
      看着这些干劲十足的幼崽们,燕洵笑了笑,进屋在沙地上写下今天要教的字。地上还有幼崽们练习时写的比划,一撇一纳,横平竖直。
      
      “肥皂配方是不是还能放别的东西?”镜枫夜蹲在旁边,看燕洵写完,心中默默记下这些字的模样。
      
      “恩,现有的步骤可以进行细分。碱基和皂基并不一定非要用草木灰和猪板油制作,另外添加的东西可以是花瓣精油、水果汁等等。”燕洵笑道,“你想摸索?”
      
      镜枫夜专注地看着燕洵,轻声道:“我想试试。”
      
      妖怪并不一定只需要自身变强就可以衣食无忧,动用智慧也可以,甚至创造出来的东西会更加惊人。
      
      再次见到燕洵,杜芹生差点哭了。
      
      他爹派人暗中跟着燕洵,想要捉了他要肥皂方子,结果不知道怎么搞得,那么多身手都不错的人竟然都给送衙门去了,还是杜玄风的贴身小厮去把人领出来。
      
      这件事好巧不巧又让刚正不阿的谢长亭看到,正好他讨厌杜玄风,就给嚷嚷的全京城的人都知道这件事了。
      
      这几天杜芹生都没敢出来露面,生怕被那些个闲着无聊的世家子瞧见,奚落他爹胆子大,竟然敢欺压百姓。
      
      “我要几块大石头,最好是这种模样的。”燕洵画了图,给杜芹生看了看就把图收了回来。
      
      “你要石头做什么?”杜芹生很不想帮忙,但现在京城的世家子,大大小小的主子只知道找他要肥皂,他又不敢说肥皂是鸿胪寺出来的。
      
      还有那个裴钰儿,非让他把矮胖蛇身幼崽模样的肥皂全都留下来卖给他,简直不讲理。
      
      “你不用问那么多。”燕洵淡淡地看着杜芹生,那双眼睛仿佛要看透他心中的秘密似的。
      
      杜芹生顿时心虚,不但不敢问了,还立马派出家丁找符合模样的石头。
      
      石头放在鸿胪寺大门口,燕洵拿出粗细一样的小木棍摆在地上,又竖着放了几块粗壮的木棍,石头搬上去,便一个人推着石头进了鸿胪寺大门。
      
      一进去,幼崽们赶忙围上来,都好奇地看着大石头。
      
      “这件事得你来。”燕洵看向爪子锋利,削铁如泥,模样丑陋如同恶鬼一样凶神恶煞的幼崽,“切一点点石头我看看,行不行。”
      
      利爪幼崽仰着小脑袋,在其他幼崽们的羡慕中走出来,锋利地指甲钢刃一样弹出来,轻轻松松切下一块石头,切口十分平整。
      
      燕洵看了看小幼崽的利爪,又看了看石头,点头道:“我在上面画出模样,你就切成这种样子。”
      
      “恩!”利爪幼崽重重地点头。
      
      总共两块大石头,一块中间是一个圆柱子,周围一圈凹槽,还有一个开口,上面只是一个圆柱子,刚好跟下面的圆柱子契合,最中心都用木棍作为轴承连接。
      
      上面的圆柱子侧面有两个洞,木棍镶进去,露出一部分,顶端一个大一点的穿透的洞,底层还有一个漏斗形状的斜切面。
      
      最下面用碎石支撑,再用趁手的长木棍作为杆,支撑着上面圆柱子的木棍,用结实的绳子连接。
      
      这就是完整的石磨。
      
      放入泡好的豆子和水,推着石磨转圈,就有细腻的豆子糊糊挤出来。
      
      幼崽们个头都很小,力气也不够大,推磨的就是燕洵和镜枫夜。两个人迈开大长腿绕着石磨转圈,燕洵时不时添豆子,一抬头,正好看到镜枫夜正专注地看着他,下意识笑了笑。
      
      镜枫夜的耳尖有点红,却没有挪开视线。
      
      豆子糊糊过滤,豆汁煮开锅就可以喝。
      
      燕洵拿小木碗给每个幼崽舀了小半碗,“尝尝好喝不好喝。”
      
      浓郁的豆子香味有种淡淡的奶味,一点豆腥味都没有,入喉顺滑,所有的幼崽都是眼睛一亮。蛇身幼崽小心翼翼的用尾巴尖卷着自己的小木碗,小口小口地抿着。
      
      他的小木碗是燕洵重新给做的,外面有一圈凹槽,刚好可以用尾巴牢牢卷起来,还不会被烫到。
      
      长毛幼崽憋了一口气,弄了点棕色的水在陶碗中,很担忧地看着燕洵。
      
      镜枫夜也很担忧,“他妖力不强,弄出来的水很少,但是有du。只有大妖怪才不惧怕,妖力弱小的妖怪喝了也会中du。”
      
      妖怪普遍比人类体质强一些,如果是人类喝的话,哪怕是青壮年,恐怕也凶多吉少。
      
      “我知道。”燕洵点了点头。
      
      盛出一些热乎乎的豆汁,燕洵舀了一点长毛幼崽弄得水,轻轻在陶罐里转了一圈。
      
      看着浅黄的豆浆开始析出,燕洵松了口气,他猜测的果然没有错。就是卤水,还是很干净的那种。
      
      加卤水变成豆花,挤压出豆浆就是豆腐。
      
      镜枫夜一直守在燕洵身边,看着他一双手轻巧的点几下,那些豆子就变了模样,甚至连长毛幼崽弄的水都用上了。
      
      清甜的豆浆比长毛幼崽弄出来的水颜色要淡,却一点du性都没有,长毛幼崽自个儿抱着小木碗足足喝了三碗,眼睛一直亮晶晶的。
      
      “比例都记住了吗?”燕洵问镜枫夜。
      
      豆腐制作过程比较麻烦,幼崽们还要进屋识字,只有镜枫夜跟着燕洵看了全程。
      
      重重地点头,“记住了。”镜枫夜道。
      
      “那就好,以后早晨要是我还没来,你们不用等我吃饭,先煮一锅豆浆喝。”燕洵想了想道,“多休息一下,晚上熬夜对眼睛不好。”
      
      前些日子,幼崽们白天学习,晚上做肥皂,那时候缺钱 ,现在燕洵算了算,手头银钱暂时不缺了,也就没必要那么拼命。
      
      “恩。”镜枫夜点头,晚上果然让幼崽们歇息,他自个儿却蹲在外面做肥皂,预备尝试额外加入花瓣和水果汁。
      
      做好的豆腐嫩嫩的,泡在豆浆里面,拿出来沉甸甸软绵绵,滴着水。
      
      杜芹生看到豆腐,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燕、燕燕洵,这又是什么?”
      
      “吃的,价钱跟肥皂一样。”燕洵把豆腐放回水桶,“这里有两个菜谱,随豆腐送。”
      
      “我不想……”杜芹生天天卖肥皂就心惊胆战的,这回又来了豆腐。
      
      “你没有拒绝的选择。”燕洵淡淡道,“放心,你爹会帮你兜着的。”
      
      杜芹生无话可说,带着豆腐回府,找了厨子单独在自己院子里尝试了一下,还别说,豆腐鲜美嫩滑,尤其是烧鱼,那味道,杜芹生的爷爷,杜家老天爷牙口本来就不好,吃了豆腐差点把舌头给咽下去,还多吃了两碗饭。
      
      当爹的也吃了豆腐,连忙把杜芹生叫到书房,“又是鸿胪寺?”
      
      “爹啊,我也没法子。不过豆腐当真好吃,我买了不少……”杜芹生苦着脸道,“都是燕洵……”
      
      杜玄风也是老脸一红,他这阵子还没死心,想派人去捉燕洵来着,但不是派出去的人倒霉,就是他自己喝茶给呛着,给耽误了下来。
      
      这一耽搁不要紧,鸿胪寺竟然弄出新的幺蛾子。
      
      想着燕洵说的反正老子爹会给兜着,杜芹生便试探性地说:“爹,这生意……要是到了别家手上,咱们可得少赚不少银钱。”
      
      “行行行,为父知道。”杜玄风还能不知道杜芹生怎么想的,况且他也舍不得这样的大生意,只得想办法兜着。
      
      杜玄风是皇帝宠臣,干得也就是帮皇帝排忧解难,采买点小玩意的差事,小小的鸿胪寺……他暂时还能兜得住。
      
      趁着进宫的机会,杜玄风道:“鸿胪寺丞又搞.起了豆子,做出一些吃食。”
      
      豆子腥味重,只有穷苦人家才会出,宫里拿来喂牲畜还差不多。
      
      “给那些……吃豆子。”皇帝笑了笑,显得有些高兴。
      
      虎妖王送来十头幼崽和一头成年妖怪,皇帝戒备地紧,自然知道妖怪能力千变万化,必须得圈在小小的鸿胪寺中。
      
      给那些幼崽吃豆子,彷如牲畜,皇帝自然高兴,觉得燕洵果然识趣。
      
      “倒是近些日子,我观朝中数位爱卿都面白不少,只是不知为何。”皇帝忽然又到。
      
      杜玄风脑门上的冷汗立刻冒出来了,还能为何,自然是因为用了鸿胪寺出来的肥皂,鸿胪寺丞弄的不登大雅之堂的玩意儿。
      
      但这话杜玄风自然不能说,“这个……微臣亦不知。”
      
      从皇宫出来,杜玄风差点愁白了头。
      
      大街上,两个世家小哥儿正在针锋相对。
      
      “叫大家都来我家赏花,我兄长得了不少豆腐。”裴钰儿单手叉腰,特别神气。
      
      “何为豆腐?”王真儿好奇,他就是看裴钰儿不顺眼才特地抢他的好友。
      
      “自然是天上地下难寻的美味。”裴钰儿仰着小脸,叫下人给王真儿一个请帖,得意洋洋的走了。
      
      周围的人听到的人有不少好奇,便私底下问:豆腐是何物?自然有知道的小声回:“一种吃食,我大表哥姑姑的孙子在裴府当差,有幸见过一次,那物如白玉,却软如水,入口即化,鲜美无比。”
      
      杜玄风刚好在马车里听到,顿时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打尖还是住店?”店小二声音清脆,“住店的话天字号上等房送一块肥皂,洗手洗脸格外清爽。”
      
      燕洵刚好路过听到,就问:“我听说肥皂不便宜啊。”
      
      “哎,咱们自个儿是不讲究,可主子们讲究的紧,我们掌柜的托关系也才得了几块。”店小二嘴上这么说,却一脸自豪,“不是我吹,主子们要是住店,还是得住我们酒楼这样的,干净。”
      
      “也是。”燕洵一想,可不是这么回事。
      
      肥皂洗手洗衣服干净清爽,跟普通浆洗的衣物有些许不同。
      
      回了鸿胪寺,燕洵说起这个事,笑道:“今天我打听了,这回是你的肥皂卖的最好。”燕洵指了指利爪幼崽,“很多人都说好看哩。”
      
      利爪幼崽眼睛亮晶晶的,没有躲在最后面,主动走到前面靠近燕洵。
      
      单看利爪幼崽凶神恶煞,但小幼崽不干活的时候很少露出爪子,脸上虽然看着可怖,但其实他胆子很小,生怕燕洵不高兴,总是想把自己的脸藏起来。
      
      不过肥皂模具中,利爪幼崽矮胖矮胖的,穿着衣服,爪子上还带着一个小小的手套,不但不害怕,还很好看,难怪外面的人喜欢。
      
      给幼崽们讲解今天的字,燕洵没看到镜枫夜在身边,好奇地出来。
      
      本来已经不再使用的方方正正的木块模具又摆了出来,里面是一些跟以前不太一样的肥皂。
      
      燕洵蹲下看了看,发现有个肥皂是透明的,里面还有一朵栩栩如生的花。
      
      “这是什么花?”燕洵记得自己好像没见过。
      
      “是幼崽身上的花。”镜枫夜有点不好意思地把模具拿开,藏在身后。这么多尝试的肥皂,只有这一个成功了。
      
      “还有幼崽会开花?”燕洵微微瞪大眼睛,他没看到过。
      
      镜枫夜轻轻点头,“他只会开这种小花,没什么用。”
      
      在来鸿胪寺之前,幼崽们和镜枫夜都觉得没什么用,是来了鸿胪寺之后,燕洵亲口说过,“看你们穿衣服很好看呀。”
      
      幼崽们不需要穿衣服,因为不冷,但是因为好看,所以他们穿了。
      
      只是因为好看而已,幼崽们就高高兴兴的穿着衣服,还特别宝贝。
      
      那么花,也不是没有用,因为好看。
      

  •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字数比较多5k大章,所以暂时隔日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