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不登大雅之堂的小玩意。”因着燕洵是杜玄风举荐,这从鸿胪寺拿出来的肥皂,他自然是第一个知道的,而且还第一个跑到宫里跟皇帝说了。
      
      如此一来,皇帝放心了,“随他去。”小小的鸿卢寺丞,皇帝不会放在心上,要不是杜玄风跑来说,皇帝都把燕洵忘了。
      
      这是时候,燕洵却单独找上杜芹生,“这些个肥皂用来洗手、洗澡、洗衣都可,一块最少一百文,你帮我卖出去。”他说的理所当然,好像杜芹生是下属。
      
      “燕洵,你别太过分!”杜芹生跟被踩了尾巴的猫似的,炸毛道,“我已经帮了你一回,咱们两清了。鸿胪寺弄出来的东西,可别想叫我接手!”
      
      桌子上放着用油纸包裹好的一个个方块,都是镜枫夜和小幼崽们不眠不休包好,每一个折痕都一模一样,平平整整,没有一丝多余的折痕。
      
      这是幼崽们的心血。
      
      燕洵眼神一暗,又往前推了推,淡定道:“我不是在跟你商量,是在威胁你。卖之前,你可以自己先试试,知道效果如何也好卖。”
      
      杜芹生什么都不怕,但是就怕这个威胁,他敢怒不敢言,闭着嘴河蚌似的,捏着鼻子拿了这些个小方块走。
      
      他心底里很排斥鸿胪寺,但燕洵的威胁更厉害,回到家中,杜芹生壮士断腕一样拆开一个小方块洗手,顿时,搓下不少黑泥一样的灰……
      
      他傻眼了,赶忙弄热水洗了澡,顺带着把衣服也洗了一遍。衣裳晒干后特别干净,身上更干净,杜芹生穿着用肥皂洗的衣裳只觉得十分舒爽,身上也很轻松,他很干脆的自己拿银子把所有的肥皂都买了下来。
      
      他再见燕洵,便没有那么排斥了。
      
      鸿卢寺中,给幼崽们字母全部教完,燕洵给杜芹生的肥皂也越来越多。
      
      手头肥皂多了,杜芹生终于舍得开始往外卖。
      
      只有几天功夫,京城大大小小的家族就都知道了肥皂这么个物事,甚至还有些个讲究的哥儿、少爷,不穿着用肥皂洗的衣服,都不肯出门。
      
      杜玄风约莫是最后知道肥皂如此受欢迎的,连忙找到杜芹生问,“那肥皂可是鸿胪寺出来的?”
      
      “是啊,爹,肥皂可真的好。”杜芹生庆幸道,“我可是赚了不少银钱。”
      
      “那我问你,京城之人可知道肥皂是鸿胪寺出来的?”见着杜芹生一脸茫然,杜玄风顿时明白过来,他叹气道,“若是鸿胪寺不往外拿肥皂,到时候你可怎么办?”
      
      京城之人都知道肥皂是杜芹生卖的,却不知道还跟鸿胪寺有关系。到时候万一出事,杜芹生会首当其冲的被连累。不过燕洵威胁杜芹生更有效,他随时都能让杜芹生出事。对此杜玄风只能扼腕。
      
      肥皂制作并不难,镜枫夜和幼崽们都已经掌握,燕洵不在的时候,只要有足够的材料,他们就都能做成肥皂。
      
      一个个木块有着方形的凹槽,都是小幼崽用爪子刨出来的。
      
      这天燕洵算了算手里的银钱,道:“好了。不用每天都做肥皂,你们可以自己选择雕刻凹槽形状,咱们做不一样的肥皂。”
      
      “哦哦哦。”幼崽们立刻欢呼,各自抱着木块跑到一旁,开始设计自己想要的模样。
      
      镜枫夜也拿了一个木块,蹲在旁边小心翼翼地雕刻。
      
      燕洵同样拿着刻刀设计凹槽模样,他先是刻了自己教的字母,再是小幼崽们的模样,不过刻出来的模样比较滚圆,像是搓圆了的幼崽。
      
      蛇身幼崽就是一张圆滚滚的脸蛋和小小的短粗身体,其他幼崽也都是弄得圆滚滚的,总共十头幼崽,十个凹槽。
      
      看了眼镜枫夜,燕洵刻了一整片鳞片。
      
      肥皂配方又经过简单调整,做出来质地更细腻,雕刻的纹路也更清晰。
      
      蛇身小幼崽眼巴巴的用尾巴卷着自己刻的木块,把凝固好的肥皂倒出来。是有点歪歪扭扭的字母,不过能辨认出来。
      
      “很好看。”燕洵由衷道,“这是一棵树?很像。”
      
      “哇哇哇……”小幼崽看到燕洵面前的肥皂,眼睛瞪大了。
      
      一个个栩栩如生,但是又特别滚圆的小幼崽出现在肥皂上,还有工整的字母们。
      
      小幼崽们都看呆了,“跟我们一模一样哎。”
      
      “恩,以后就用这些模具做肥皂。”燕洵道。
      
      连续好些日子,燕洵一边教这些幼崽学拼音,一边铆足了劲制作肥皂。
      
      外面杜芹生急的热锅上蚂蚁似的,肥皂一块一块很小,用的时候尤其快,尤其是那些大家族的主子,习惯用肥皂洗手后,每天不用肥皂就跟少了什么似的,自然都找上杜芹生了。
      
      可燕洵突然好几天没露面,杜芹生又不敢来鸿胪寺找人,只能在外面转圈。
      
      这回好容易见到燕洵,也得了肥皂,杜芹生却又犹豫。
      
      不是因为别的,正是因为这次肥皂都有花纹,不再方方正正,只是花纹都有些特别,看着也不丑,但这到底是什么?
      
      “鸿胪寺守卫都让我带出来,说明这东西没危险,你还有什么犹豫的,卖就是了。”燕洵淡淡道。
      
      “行!”杜芹生咬牙。为了钱,他不能怂。
      
      带花纹的肥皂很好看,有些个能看出来应当是某种古怪的动物形状,但因为好看,还有些小姐、哥儿专门买这种花纹好看的,还宁愿多花钱。
      
      裴钰儿就特别喜欢蛇身幼崽的矮胖模样的肥皂,别的肥皂都不喜欢用。因为他虽然已经十五岁了,但脸还是胖乎乎有不少肉,一点都不英挺,蛇身幼崽矮胖模样的肥皂很合适他用,他特别喜欢。
      
      每次杜芹生开始卖肥皂,裴钰儿都要急哄哄过去,挑选自己喜欢的。
      
      可这回裴钰儿运气不太好。
      
      “矮胖的卖完了,只剩下这些古怪的。”杜芹生不好意思道。
      
      “都叫谁买了去?”裴钰儿问。
      
      “王真儿。”杜芹生赶忙说。这些个出身富贵的小哥儿、小姐儿的,哪怕他爹是皇上宠臣,他也不敢触霉头。
      
      裴钰儿一跺脚,买了不少古怪花纹的肥皂去找王真儿。
      
      燕洵当时正好看到这一幕,回了鸿胪寺笑着说给镜枫夜听,“那些个哥儿不知道有多喜欢,尤其是幼崽们模样的,比字母花纹的更受欢迎。”
      
      不过燕洵亲自雕刻的鳞片花纹并没有拿出去卖,第一块做出来的肥皂和模具本来都放在屋里,现在却不知道哪里去了,燕洵也没太在意。
      
      倒是镜枫夜每次看到燕洵都有点心虚,那块模具让他藏起来了,肥皂也包裹地好好地没舍得用。
      
      燕洵琢磨着鸿卢寺再需要别的什么,趁着出去的功夫,又买来不少东西。
      
      鸿胪寺外面的守卫都得了燕洵给的肥皂,从那以后检查的时候基本都是走走过场,反而每次看到燕洵带来东西都有些好奇,觉得他又要折腾什么了。
      
      一袋子沉甸甸的,燕洵刚进了院子,身后鸿胪寺大门关上。
      
      镜枫夜立刻走出来,单手轻松拎起沉甸甸的袋子,另外一只手从怀里摸出一个帕子,帮燕洵擦了下脸上的汗水。
      
      帕子原本是燕洵的,后来给了镜枫夜,他拿针线在上面绣了‘燕洵’两个字,很少舍得用。
      
      小幼崽灵活的用尾巴折油纸,把肥皂包起来,这才游走过来围观。
      
      “嘘。”燕洵见小幼崽要说话,赶忙竖起手指在嘴边晃了晃。
      
      小幼崽立刻用尾巴堵住嘴巴,瞪着大眼睛乖乖看燕洵忙活。
      
      把东西都搬到屋里,等幼崽们全都进来,燕洵关上重新修好的大门,压低声音道:“我要教你们识字,嘘……”
      
      “哦……”小幼崽也压低声音,眼睛亮晶晶地点头。
      
      镜枫夜的名字告诉燕洵的时候,小幼崽们都很羡慕,只是他们并没有名字。燕洵也没打算帮他们取名,而是准备教他们一些知识,让他们给自己取名。
      
      地上铺着柔软的沙子,燕洵拿着小树枝在上面写了一个简单的‘山’字。
      
      “这是山。”燕洵仔细地描述山的模样,还讲了个跟山有关故事。
      
      镜枫夜站在旁边,专注地看着燕洵,他心底里重重地描述‘山’这个字,然后在上面描述拼音和音调。
      
      妖怪几乎没有文字,只有大妖为了交流才会使用少量的文字。
      
      很多妖怪包括镜枫夜都觉得妖怪不需要文字,只要足够强大就行了,可燕洵却打破了他们固有的观念。了解这些字母和方方正正的字,就能知道为什么猪板油那么油腻的东西,和草木灰一起,就能制作出肥皂。
      
      他们亲手做出来的肥皂供不应求,赚来的银钱全部都藏在一个大大的陶罐里,每个幼崽都能看到,大家一起守护。
      
      教完识字,燕洵说起京城的事儿。
      
      “现在京城的小哥儿、小姐儿还有汉子,每天都用咱们做出来的肥皂。”燕洵笑道,“跟咱们一样,要是哪天不用肥皂,保准觉得身上都不干净,怪怪的。”
      
      小幼崽们乖乖看着燕洵,他们见过的人类很少,觉得燕洵最好看,那些个小哥儿、小姐儿还有汉子的,就都想象成燕洵的模样。
      
      “有个钰哥儿,就喜欢你的模样的肥皂哩。”燕洵指着蛇身人面的小幼崽说,“他没买到你模样的幼崽,还特地去找别人换肥皂哩。”
      
      小幼崽挺起胸脯,圆鼓鼓的脸蛋好像要骄傲的闪闪发光了。
      
      “还有个真哥儿,那可不得了了,就喜欢你的模样。”燕洵指了一个幼崽。
      
      他是所有幼崽中模样最恐怖狰狞的,浑身黑毛,爪子锋利无比,削木头轻轻松松,肥皂模具很多都是他帮忙挖的凹槽。
      
      小幼崽眨着眼睛看燕洵,想着外面那个真哥儿喜欢自己模样的样子。
      
      自从来到大秦,幼崽们都很乖巧,从未说过离开鸿胪寺,出去看看。因为他们都知道,自己不能离开鸿胪寺,就连每次鸿胪寺大门打开,他们都得躲起来,等关上门才能出现。
      
      燕洵心知肚明,想改变这样的状况。
      
      抹了把脸,燕洵笑道:“我买了布料,你们排队过来,我给你们测量一下尺寸,帮你们缝衣服。”
      
      小幼崽们乖乖排队,眼睛都亮晶晶的。
      
      就算不穿衣服,小幼崽们也不会觉得冷,当时张三婆子负责送饭的时候,他们好几天不吃东西都行,屋里空荡荡的,就自己挖洞睡,当时根本没觉得有什么。
      
      可现在看着燕洵天天穿得整整齐齐,就连镜枫夜也都穿上了跟燕洵一模一样的衣裳,小幼崽们虽然嘴上不说什么,但心底里可羡慕了。
      
      燕洵也早注意到这一点,这才趁着出去的功夫买了布料。
      
      第一个测量的是蛇身人面的小幼崽,长长一条滑溜溜的,穿上衣服的话就不方便游走行动了,燕洵想了想,给设计了一个特别小的只能遮住脖子,像围巾一样的小披风,上面还用线绣了跟肥皂一样的矮胖矮胖的,幼崽的模样。
      
      “别怕,过来。”燕洵笑道。
      
      长得跟猴子差不多,但青面獠牙,浑身上下总是湿漉漉,永远也干不了,没有尾巴,爪子也不如猴子灵活,经常躲在幼崽们最后面。
      
      外面传言这种妖怪能带来厄运和灾祸,燕洵却一点都不害怕。
      
      小幼崽确实能带来厄运和灾祸,但那得是他自己主动诅咒某些存在才行,如果他喜欢一个人,那个人就会带来好运。
      
      帮着小幼崽测量,燕洵不禁想起昨天的事,他从鸿胪寺出来,察觉到有人跟踪,他还没来得及跑,跟踪的人就自己摔了个狠的,当场就爬不起来了,可惨。
      
      “等明天我带些豆子来,估计就要你帮忙。”燕洵笑道。
      
      这个小家伙弄出来的水完全不一样,不能喝,而且有毒。不过燕洵仔细研究过,感觉那种水应该有用,而且是大用。
      
      “恩。”小家伙用力点头。
      
      身上一直湿漉漉的,寻常的衣服肯定不行,燕洵干脆出去买了皮毛,做了一个很小的背心和一个很小很小的短裤给小幼崽穿上。
      
      其他幼崽也都有了衣服,一个个都特别开心,晚上睡觉的时候会把衣服脱下来,整整齐齐的码整齐放在旁边,这才睡觉。
      
      等第三批模具,小幼崽们自己雕刻好,燕洵无奈的发现,模具中矮胖矮胖的幼崽形象也都穿上了衣服。
      
      前两批模具都不用了,清洗干净放在屋里。
      
      镜枫夜帮着把模具切开,每个小幼崽都得到属于自己的模具,高高兴兴的藏起来。燕洵知道后,笑了笑没说什么,反正那些模具也都是要更新换代的。
      
      “我想学更多东西。”趁着幼崽们睡觉,镜枫夜单独跟燕洵说。
      
      这个成年妖怪并不强大,如果强大的话也不会被妖国送来。不过燕洵发现了,镜枫夜做事很专注,而且心地善良,跟他刚好互补。
      
      “没问题,我会抽空单独教你一些东西。”燕洵道。
      
      **
      
      肥皂变样了。
      
      第一个发现的不是杜芹生,而是裴钰儿,因为他每次买肥皂都要挑选模样,不是矮胖蛇身幼崽的,他绝对不要,就算买了也不会用。
      
      蛇身幼崽模样的肥皂大概的样子没变,但裴钰儿还是细心地发现,矮胖的蛇身幼崽身上穿上了一件特别小的披风!
      
      更好看了!
      
      裴钰儿兴冲冲的跑去找王真儿说这个事儿,却听王真儿先说了一件事,“有人做了跟肥皂一模一样的点心卖!”
      
      “那咱们快去看看!”裴钰儿赶忙说。
      
      正好燕洵也听说这个事儿,单独来点心铺看这个事儿。
      
      肥皂卖的好,这些消息灵通的掌柜投其所好,弄成幼崽们的形象卖点心确实没错,但燕洵还有别的打算,至少现在不能让幼崽们的形象乱用了。
      
      “你可知这都代表了什么?”燕洵点了点心铺子最新做出来的点心,又把掌柜叫来。
      
      不但幼崽们的模样都有,竟然连字母也都模仿了。
      
      掌柜见燕洵穿着朴素,便不太在意,“外头模仿的多了去了,你又是谁?管得了?”
      
      “我劝你最好马上停止,否则……”燕洵笑了下,“那咱们就去衙门说。”
      
      “衙门?我倒是不怕。”掌柜也有底气,干脆准备硬到底。
      
      “那好!”燕洵正想闹大,当即去报官。
      
      京城衙门来了差役要把燕洵带走,燕洵便找了个差役头子,低声说了‘鸿胪寺’三个字。差役一愣,心知事情大发了,赶忙往上汇报。
      
      这里虽然是天子脚下,但其实还有地方管不着,那就是京城外面的道兵和城里的鸿胪寺。
      
      他们是对人设立的衙门,针对妖怪,就不归他们管了,也不敢管,也没能耐管。
      
      这事情就一直往上捅,最后到了杜玄风面前。
      
      来龙去脉简单的很,满京城知道那些肥皂花纹代表什么的人寥寥无几,皇帝算一个,当时负责接幼崽们的大将军算一个,再就几乎没人了。
      
      即便是鸿胪寺外头的守卫,也都没怎么见到过幼崽们,张三婆子更是见都没见过,算起来对幼崽们最了解的还应当是燕洵。
      
      可就算杜玄风没见过,他也知道这些肥皂是从鸿胪寺出来的,而且最开始只是普通幼崽模样,顶多矮胖了些,可看看这些新出的肥皂,竟然都穿上衣服了!
      
      怎么样也能猜出来,肥皂花纹肯定是幼崽们了。
      
      “你怎么就由着燕洵来!”杜玄风恨铁不成钢道,“何不拿来那做肥皂的方子,亦或是你控制在手里,可别让鸿胪寺再闹幺蛾子了。”
      
      当时是他说鸿胪寺造肥皂只是不登大雅之堂的小玩意,从皇帝那里过了明路。
      
      可现在呢,杜玄风身上穿的衣服都是肥皂洗的,要是不用肥皂,他都能察觉出没洗干净!
      
      “爹,你以为我不想,可那是鸿胪寺,谁敢进去。”杜芹生也一肚子郁闷。发现肥皂是好东西,还很赚钱,燕洵又每次拿出来的越来越多之后,他就动心思了,可一想到鸿胪寺,就不得不打消一切念头。
      
      “那为何不等燕洵出来扣住他?我儿你可放宽心,我自有法子叫他这鸿胪寺丞小官儿,半点用也没有。”
      

  • 作者有话要说:  呀,Q版幼崽想想好萌呀,不舍得用肥皂了呀!
    无责任小剧场:
    燕洵:你只有脸上有龙鳞吗?
    镜枫夜(脸色突然涨红):不,还有一个地方也有。
    燕洵:哪里?
    镜枫夜:呜呜呜(脖子以下不能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