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1、闹别扭 ...

  •   竹子精知道六千年前的密事,是件很诡异的事情,风珩诺要夜审宴青,戚小奇却觉得有大神在为什么要自己麻烦:“这种事直接去问问你爹不是很方便吗?”
      
      风珩诺有些傻眼:“可懒不死你。”
      
      戚小奇磨蹭半响,有些难以启齿,但还有个问题又不得不问:“我另外有个问题想问你……”
      
      风珩诺顿了一下,似乎知道他要问什么,漫不经心翻了个身闷唧唧的哼:“你问呗。”
      
      戚小奇着实为难了一会儿,还是问了:“关于天坑……我掉进天坑你第一时间就来救了我,你是碰巧还是原本就知道会发生这个事儿?”
      
      风珩诺呵了一声,感叹:“你倒是……我还以为你会问是不是我干的呢!”
      戚小奇:“那是你干的么?不会真是你干的吧?”
      
      “哼。”风珩诺很是不屑,“我本是想,也不会选在那个时机,弄死你就够了,不必多死其他人,不过你猜得不错,我确实知道,但并不是第一时间救你。”
      
      戚小奇想,是得要有点反应的时间才对,不过也应该是赶过来救他的,他还是有些感动,谁知风珩诺竟然又说:“我可是守着等你死透了才出手的。”
      
      戚小奇傻眼:“……”
      
      风珩诺坐起身有点得意,似乎也有点不好意思,耳根子发红,却依然没有想要隐瞒任何事:“我原本是想杀你,这是最后一世,你死了,我的责罚也就完了,隐爹会给我重塑金身,我就不用再用你的熊猫壳子了。”他还十分感慨,“我三番几次杀你都因有其他人在场告停,所以有人策划天坑的事,我当然就当不知情了……”
      
      戚小奇有点哭笑不得,心情复杂起来,话都说到这儿了,好像也没什么隐瞒的必要了,风珩诺又说:“不管是谁弄的天坑,总归不会无缘无故杀你,更不可能是特地弄死另外几个普通人而搞这么大阵仗,定是知道我们触碰过后,你的妖力就会慢慢复苏的事,也许我之前暗里找过你几次被他察觉,所以那人料定我会救你,然而却不知道对我来说,有人代劳,我不用亲自动手杀你那是再好不过了,所以等你死透了,我才把你捞出来,放在没有宴山峻小妖的地方,我想吧,你等于新生,若你妖力复苏后还能记得我,或者我们真的有缘,没有旁人刻意安排,要是再遇上,就算……”
      
      戚小奇总算听出点门道来:“怪不得你阿爹说你看不上我,我若是普通人,遇上你的机会等于零吧?”
      
      确实如此,风珩诺低下头,被戳到亏心之处,有些无措地搓了搓手,干脆承认了:“我原来是有些不满意,以前的你又闷又固执还强势,一点也不好玩,我想着我们接触少,你复苏慢,我就不用那么早对着你这家伙生闷气,所以我确实不会主动找你。没想到……”
      
      戚小奇抹了抹脸叹息:“没想到我还是自己走到他们的地盘,所以……立刻就遇上了。”
      
      “我更没想到,现在的你还挺好玩的。”风珩诺挑眉,“这还算是咱俩有缘的吧,毕竟,弄天坑的人肯定不知道你拿到妖力卡就会直接和我碰头,所以我让你来基地,才有后面的事嘛。”
      
      戚小奇:“所以你确定弄天坑的人不是宴青?”
      
      风珩诺白了他一眼:“当然不可能是竹子精,他哪儿有那本事,他也就在普通人里耍耍诡计利用人心而已,开天坑,得大妖才行,至少得是双S类别,在我们这界,双S往上就那么几个,我全部查过,没抓到,所以……”
      
      戚小奇咂嘴:“所以这事儿还得去问你爹们。”
      
      风珩诺很无语:“你这个懒货!你就不能装个样子自己查一下,实在不行,才请他们出手相助?”
      
      戚小奇撇嘴:“装样子,装什么样子?七歪八扭乱查一气,最后查到他们头上?”
      
      “你胡说什么!我阿爹才不会做这种事儿!”风珩诺有点炸毛,回身拧他胳膊,戚小奇干脆又扯着胳膊将人搂紧:“所以,有什么明儿去问吧,咱们睡会儿,我可困了。”
      
      风珩诺:“……”
      
      这时候已经快天亮了,也真是只够睡一会儿的时间,风珩诺睡不着了,扭着身子蹭他,觉得有点奇怪:“你最近怎么都没有那什么……反应了?”
      
      “嗯?什么反应?”戚小奇迷迷糊糊的应声。
      
      “就……身体发烫什么的。”风珩诺埋怨到:“你都没有之前暖和了。”
      
      戚小奇一怔,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他说什么,半真半假开玩笑似的闷闷哼了一句:“你谋杀亲夫,我心凉了呗。”
      
      “不是吧,我也不是第一次杀你,要凉早凉了,等得到现在才凉……”风珩诺不信,探手一摸,握住了某人的把柄。
      
      在这么个晨起难耐的时刻,这就跟点火一样,哪怕戚小奇心里无比震惊,但身体却诚实的致敬了立刻就滚烫起来。
      
      “这不是还热乎着么!”风珩诺还挺得意:“开关一样,这东西挺好玩呀~”
      
      这个外人面前稳得一逼的戏精,此刻像是得了个新鲜玩具的小孩,稀奇得有点爱不释手的样子各种摆弄手里的东西。那小手说不上柔软无骨,但和自己安慰又完全不同,刺激得戚小奇浑身汗毛都要立起来了,但又始终差那么点火候。
      
      要不是知道这货连上厕所都不愿亲自体会,肯定不可能干过这种事,戚小奇都要以为他是故意的了,着实无语了一会儿,才稳住想握上去帮忙的心情,将某只爪子掀开说:“你自己也有,要不要研究研究。”
      
      风珩诺还真是好奇:“真的是一样的么?”
      戚小奇:“……你觉得呢?”
      “嗯……还是怪别扭的,不玩了。”
      
      风珩诺扁了扁嘴,翻身背靠着他,挤着蹭进他臂弯里不再说话。戚小奇望着天花板发了会儿呆,长长的叹了一声,像是自言自语的轻轻说道:“如果咱们俩真处不下去,就分了吧。”
      
      风珩诺闻言僵了一下,过了一会儿才哼:“我们家不许分手。”
      
      戚小奇咬了咬呀,又说:“我知道,我听见了,你阿爹说不许分手,也许是因为他觉得你欠了我什么,不许你甩了我,但如果是我跟他提,他就不会为难你了吧,就算真要死一个,那死我也行。”
      
      风珩诺终于被刺激到,一骨碌坐起身,僵直着背,眼眶发红地哼声:“才说你和以前不一样,结果马上就现原形了,你什么意思?你要跟我分手?”
      
      瞧着他那一脸怒容,戚小奇有点无奈:“我只是征求你的意见而已,你要是真的看不上我,和我在一起也痛苦,又何必一定要绑在一起,还要因为我被别人算计,我也觉得挺没劲儿的。”
      
      “没劲儿?那你什么有劲儿?”风珩诺一把拽着戚小奇的领子,一股怒气冲上脑门儿,真有掐死他的冲动。
      
      戚小奇依然很平静,目光直白毫无闪烁,似乎他怎样都无所谓的,每次都这样,一副全心为你考虑的样子,让人发点脾气都背罪了样,风珩诺忽然又泄气了,一头怼在他身上,整个人蜷成一坨,妥协一般:“不分手,我从来没有嫌弃你,你也不许嫌弃我。”
      
      “好,不分手。”戚小奇也没打算硬别扭,答应得十分干脆。他过于干脆,风珩诺又觉得奇怪:“那你刚才说没劲儿,是什么意思?”
      
      戚小奇揉了揉对方的脑袋,有些感慨:“认识你就跟做梦一样,我的人生,我的世界,全在你的股掌之间,我们之间好像有很多故事,但是我没有真实感,就……细思极恐,特别没劲儿,也许是我懦弱了吧。”
      
      听他平静的剖析自己,风珩诺放松了些,他是一颗珍珠,他没有做过真正的人类,就永远也体会不了人心复杂,虽然已经努力研究各种人类行为,现在能感觉戚小奇细思极恐下的惧怕,但依然理解不了他在怕什么,只觉得有点莫名其妙:“你这不是废话吗,轮回一百世,什么都洗没了,你要什么真实感?时间陀螺也不是万能的,年限最多能回到初始年开始记录的时候,想追溯根源是不可能的,不过,我阿爹可以把你送回最初我们相识的时候,但他从来不提倡改变过去,所以别想了。”
      
      “再说,你这一百世也不算全在受罪,毕竟是给我的责罚,怎么也不可能让我过得凄苦,因为对我来说,做人就是最大的惩罚了。你唯一受的罪,大概就是每一世都孤苦,无后,因为,每一世我觉得差不多了,就会找机会杀了你,大多时候都让你英年早逝,也没机会娶妻生子了。”他十分傲娇地宣布,“我们家不许分手,更不许出轨,孽缘情债通通不行。”
      
      戚小奇哭笑不得:“你还真不是一般的霸道。”
      
      风珩诺只当这是真表扬:“那是当然,三界虽大,我最拔尖。”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