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0、亲情 ...

  •   现在是好不容易才能单独见上戚小奇,又特地组了这么个局,宴青预备了许多话题,计算过戚小奇会用什么立场质问他,他有无数种踩到他底线又不能发作的答案来堵他话头,他想过无数总可能,唯一没想过现在这局面。
      
      戚小奇谁的立场也不站,就只说他自己,而且凶神恶煞,一开始就拍晕了宴竹,他其实什么也不知道,但偏偏凭着一个点,就把全部的事情窜联起来了,命中率百分百。
      
      许多事,小妖在大妖的压力面前是说不出口的,必须得靠人类,宴竹最先扑街,主唱没了还开什么演唱会呀,提前准备的一切都白搭了。
      
      宴青缩靠在墙上,张着嘴,瞪着眼,像尾缺水的鱼,僵着脖子,连否认摇头都做不到,却还咬着牙攀扯:“你说我们刻意接近你做了许多错事,那他呢,他不是一样吗?你以为他高高在上就什么都没做过吗?要不是他害得你轮·回一百世,我们这些人又怎么会落到今天这地步。”
      
      “他跟我的事,轮不到你来说嘴,就算你从前是我兄弟,现在也早就不是了,你特么别逼我亲手宰了你!”戚小奇怒不可及一拳砸过去:你特么还跟他比!
      
      宴青简直不敢相信大佬不听任何分辨,动弹不得拼了命也只能迎着戚小奇的拳风缩了下脖子。
      
      那拳头擦着宴青的耳朵砸在墙上,咚的一声在墙上砸出一个大坑,碎片飞溅削掉了宴青一只耳朵,鲜血溅了戚小奇一脸。
      
      戚小奇紧了紧拳头,似乎有点失控,真心想一拳打死这货,被仅剩的一丝理智拉住了,才打偏到墙上。这动静有点大,底下看守结界的红毛特勤上来问:“怎么回事?”
      
      职级不够,他看不出戚小奇的身份,只知道是个大佬,但是宴青,基地那边都知道的,他看了眼侧着脸没了耳朵耳口鲜血如注的宴青,一脸疑惑的皱起眉头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毕竟宴青的特赦是默认的,而且他最近还比较安分,好像也没犯什么大事啊……
      
      戚小奇憋着火,提着宴青一只胳膊直接将他扔过去:“不是禁妖么?这里还有一只。”
      
      他的意思很明显,宴青也是小妖,就应该呆在弄堂里,而不是在这外面逍遥,还特么能弄出人来吃火锅!
      
      那特勤当然也懂,可他以为这新来的大佬不知道这层关系,只谨慎地解释了一句:“可他是有特赦的。”
      
      戚小奇冷着脸理了理衣襟,擦了擦脸上的血迹,偏过头去:“从现在开始不再有了。”
      
      那特勤似乎惊了一下,又看了宴青一眼,点点头然后就提着他胳膊拖着下楼了,看起来还挺高兴。
      
      这些年,宴青虽然不知道风珩诺为什么护着他,但仗着这层关系得罪的人不少,多少人看他不顺眼呢?谁知道呢!那就管不着了。
      
      戚小奇站在这片狼藉中,冷静冷静平复了一下心情,没一会儿,那红毛特勤又上来了,他朝角落里示意:“那什么?我这看着好像还有一个人类在这儿?”
      
      戚小奇呼出一口气,瞥了眼角落里蜷缩着的人,他动手打宴竹时还是有控制分寸的,那货还有一口气吊着,没死,不过这会儿差点给气忘了还有这么个东西,戚小奇咽了咽唾沫,吩咐:“那家伙既然当自己是只小妖,就押下去跟他们一起挤着吧。”
      
      红毛特勤点点头,靠近去看了看:“伤得有点重,要给治疗吗?”
      “留条命就行。”
      
      丢下一句话,戚小奇就头也不回地走出这间房子,也许以后,再也不想来这里了。
      
      深秋的夜也开始凉了,大半夜街上已经没什么人活动,偶尔能看见一群半夜哈酒的人蹲在路边嘻嘻哈哈的,昏黄的路灯拉长了影子,戚小奇有点且冷,步伐沉重心底发寒,像是突然病了没有力气,又像喝多了充满戾气,僵硬的站在行道旁树下的阴影里,身形模糊只有那双眼睛泛着摄人的光。
      
      他就那么突然停下来,望着前面路灯下嬉笑打闹的人,散发着令人恐惧的信息。
      
      路灯下那几个人也是C大的学生,在旁边的网咖包夜,出来抽烟透气,忽然被这么个人盯着,感觉像遇到变态杀手了样汗毛都立起来了,再也没有打闹的兴致,可他们好几个人,倒是没吓到逃跑,全都起身直愣愣地望着他。
      
      感觉一言不合就要打起来了样,这时网咖里有人从二楼探出头来吼了声排位开始了,那几个人似乎得到契机,扭头就跑进去了。
      
      戚小奇醒神过来叹了一声,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心里堵着,又漫无目的地走了一段,忽然想家得厉害,就蹲在路边给戚家栋打了个电话。
      
      打通了又有点慌乱,大半夜的吵人睡觉……铃响一声,那边已经接起来了。
      
      戚家栋还没睡觉,正在阳台上抽烟,接到电话有点意外:“小奇?怎么这么晚打电话?学校生活得怎么样了?还适应吧?是不是缺钱了?正好最近店里生意还不错,我存了点,明天给你打过来啊,你那什么,有卡号吗给我发一个过来……你怎么不说话?喂……”
      
      “叔……”戚小奇有点哽咽,说不出话来,戚家栋说了半天,没听到回话,有点奇怪,婶婶在房间里吼:“干嘛呢,大半夜的跟哪个小妖精打电话呢!”
      
      戚家栋捂着电话朝里面喊:“吵什么吵!是小奇的电话呢!”
      
      婶婶一听是戚小奇,及拉着拖鞋出来抢电话,边走边嚷:“催命一样,大半夜要钱?咱家才盘了店子哪有钱,你叫他跟同学先借点,过一阵儿再说。”
      
      戚小奇抹了抹眼,抬头瞥见对街有家彩票站,终于找回了声音:“不是要钱,我是买彩票中奖了,有点激动,所以才半夜打电话。”
      
      “中奖了?那么好运气?别是什么手续费八千八中的八十万尼巴……”
      叔叔婶婶拉扯半天,电话又回到戚家栋手里:“你别胡扯,咱孩子又不傻捏,信这个?”
      “那是中了多少?给咱家里分点儿?”
      “你回去躺着切孩子的钱也想捞,也不怕闪到……”
      
      女人终于又回去躺着了,戚家栋的声音都放松了许多,虽然在骂人,却是带着笑:“别跟你你婶婶计较,她怀上喽,最近脾气大,我跟你奶奶都得忍她。你走了我确实忙不过来,所以就把咱们摊后那家店盘了,正好那家老板回乡了,价钱合适,最近生意真不错,我还雇了两个人,你奶和婶儿也来店里帮忙,今天扎账,她在床上数了半夜钱,可乐和呢……”他又捂着话筒小声地说,“要是缺生活费就跟我说,但那种要交手续费的奖,咱可不敢要……”
      
      听着戚家栋絮絮叨叨的声音,戚小奇也放松了许多,喘了一口恶气,心里舒缓下来:“没,真中奖呢,我学校里所有费用都够了,还剩一大笔可以给你们先换个房子,别太累了,中不?”
      
      “中中中,如果是真的当然中了!”戚家栋高兴极了,“哎咦,咱家转运喽,那你给我汇过来吧,我先给你存着。”
      
      戚小奇:“那就这样吧,叔,早点休息,再见。”
      
      “好好好,早点睡,你也早点睡,暧暧,那个,大学了,多和女同学接触下,请客吃饭看电影什么都开销不要太小去,交个女朋友嘛~毕业就能结婚那种……”
      
      戚小奇顿时哭笑不得:“行了,我知道了,我挂了啊~”
      
      和家里人通了电话,戚小奇总算平静了,风珩诺说得对,过去的始终是过去了。
      好生活不一定非要改变过去,现在开始也来得及。
      
      站在学校门口了,才想起熊猫伴生在学校里,他一时间不知道该去哪儿,去跃层那边又怕太晚打扰那两位,只能就近又开了个套房。
      
      进房间后,习惯性地刷了妖力卡后,又有些呆愣:是啊,习惯了。
      居然已经习惯了自己变成大妖后的一切便利。花钱花得理直气壮,妖力卡用得趁手极了。
      
      戚小奇又有点恐惧,却不知道在怕什么。
      
      “你发什么呆呢?”风珩诺坐在床上打哈欠,“这么晚,你们聊很多吗?”
      
      戚小奇醒神,慢慢走过去:“你不是去学校了吗?”
      “你又不在,我待那儿干嘛,壳子自己应付就好啦。”
      
      风珩诺又躺回去了,戚小奇莫名想起叔叔婶婶,一股老夫老妻的感觉扑面而来,他笑了笑,进玻璃仓冲了一会儿,就上床将人搂着。
      
      风珩诺在他怀里扭了扭,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环着他的腰好奇:“那谁,都跟你说了些什么?是不是哄你回去救你爸妈?”
      
      “没有。”戚小奇埋头在他肩窝里叹息。
      
      风珩诺纠起眉头:“没有?难道他还有别的花样?我倒是猜不着了……”
      “不是,他们没来得及说……”
      “没来得及……什么意思?”
      “就被我揍了……”
      
      风珩诺瞪大眼:“你揍谁了?”
      “宴竹。”
      “那个人类?你居然先揍人类?死了吗?我们不能杀人的……”
      “没死,也差不多了……不过后来楼下看门的特勤上来,应该救治了吧。”
      
      风珩诺松了一口气:“你怎么想起先揍他的?”
      “他最吵,最烦……我让那特勤把那谁一起关下面去了,不是禁妖么?他还能到处蹦哒,谁给他的特权,我能收回的吧?”
      
      “就是你呀,你当然可以,你上次跟我说不用管他了,我还忘了这茬。你先揍人,吓傻了不少吧……”
      
      戚小奇沉默了一会儿才说:“嗯,我发怒,他们就认了,从接近我开始的每一件事都是安排好的。”
      
      风珩诺纠起眉头,认真分辨:“每件事?不会吧,你拿到妖力卡就和我碰上肯定不是他能安排的吧。”
      
      戚小奇失笑,揉了揉他的头:“除了和你的交集以外,他应该不知道我们妖力共享的事。”
      
      风珩诺:“他肯定不知道啊,这是我的秘密,你是不可能把我金身毁了用的你的到处说的,这事除了咱俩,应该就只有我阿爹隐爹知道。”
      
      戚小奇有点疑惑:“可,你金身毁了,不应该是件大事吗?”怎么可能没人知道。
      
      风珩诺有点脸红:“我金身毁了三界都知道,但是我后台那么硬,大家都以为我爹我师傅给我重塑金身分分钟的事,根本就没人敢相信他们不但没有给我重塑金身,还要惩罚轮回一百世。”
      
      “哦。”戚小奇有点呆滞,所以宴青说风珩诺害他轮回一百世是这么回事?可是……“这件事,那谁知道吗?”
      
      风珩诺:“谁?竹子精?他怎么可能知道,他三百年就要死一次,记忆都刷没了,怎么可能知道六千年前的事?”
      
      戚小奇:“可他知道呀~”
      
      “你确定他知道?”风珩诺忽然起身,“这事情好像不是这么简单……”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觉消灭病毒遥遥无期……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