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白花花被雄英开除之后》白兰氏鸡精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1-19 07:42:1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003 ...

  •   
      “喂!你们不把我放在眼里吗?!”被完全忽视掉的男人气愤地大吼道,但他依旧没有吸引到两人的注意力。
      “我记得我当时被退学的时候你似乎很快就接受了。”白兰挑眉。
      “不然呢,我可不觉得从小喊出我要成为反派之王的男人会那么乖乖地听我的话去上学。”入江正一从裤兜里摸出一包烟,分了一点注意力给那个可怜的男人,“时候不早了,现在我正准备好好教育一下我家这不听话的孩子,麻烦你能给我们一点时间吗?”
      
      “怎么可能!你们在歧视我吗?”男人大喊。
      
      被提到小时候的糗事,白兰顿了一下:“我那时候还小,总有童言无忌的时候。”
      “我可从来不敢把你这句话当成假话。”打火机冒出火焰,点燃香烟,入江正一瞥了一眼已经完全急躁到无法忍受的男人,“白兰,退后一点。”
      
      能够感受到入江正一现在的心情不怎么好,白兰乖巧地往后退了几步,将中间留给入江和那个男人。
      
      手指尖夹着香烟,烟雾缓缓升起,入江抬眸看了一眼男人,“明明不想在我家孩子面前出手打人的……不,他应该算不上什么孩子了,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
      同白兰使用火焰方式的不同,入江正一从兜里掏出一枚戒指,戴上之后,黄色的光芒在黑夜中显得有些耀眼,温柔且充满活力。
      
      正要出手,一旁墙壁上突然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就这样将能力暴露在森鸥外那家伙的势力范围之内,你也真是大胆呀,入江先生。”
      
      站在高台上的太宰治背对着月光,冲下面的三人挥了挥手。
      
      入江正一面不改色,晃了晃手指,“你在说些什么啊?这明明是黄色的灯光戒指,小学门口一百円买一送一,白兰小时候送我的生日礼物。”
      “……”太宰治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接着他尴尬又不失礼貌地附和着,“白兰君真是个孝顺的好孩子。”
      
      捂着脸,白兰突然觉得自己的肚子有点疼。
      
      不再多言,从墙壁上跳下的太宰治将刚才还想要攻击的男人迅速制服,“不光是森鸥外,入江先生,这世界远比你想象的要大得多。”
      
      黑夜之中,太宰治轻声说:“最近的地下世界,也远比你想的混乱,横滨这里也许只是冰山一角,森鸥外想深扒你的过去,他不光对你自身以及白兰产生了兴趣,他真正想知道的是,这背后的一切……是否和将你赶到这里来的人有所联系。”
      
      入江正一收起戒指,掐灭了香烟,举手投足之间看不出什么情绪。
      
      这副淡然落在太宰治眼中倒是有些诧异,也许入江正一比所有人想象的藏得要深得多。
      
      “谢谢你的提醒。”入江正一抬起头,勾起唇角,“不过我说过了,我只是一个操劳地打着零工养活不听话孩子的可怜中年人。”
      太宰治勾起唇角,抬起手拉着躺在地上昏迷中的男人,在从白兰身边走过的时候,轻声笑道:“晚安,白兰君。今天晚上在仓库的那场表演,我很喜欢。”
      
      白兰站在那里,“没关系,我已经收到谢礼了。”
      太宰治:?
      
      此刻的太宰治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不过当他回到自己的房间看到满脸狰狞笑容冲向他并大喊‘还我爱车’的中原中也时,他瞬间明白了。看来是他偷走中也的爱车并撞的稀巴烂的事情被曝光了。至于为什么白兰会知道?因为当时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就是他。
      想到这里,一脸笑容地太宰治抬手挡下中原中也的一击。
      
      一整个晚上都热热闹闹的入江家终于在凌晨四点回到了家中,入江正一将食材从袋子里拿了出来,入江问:“还要吃咖喱吗?”
      白兰点头,“当然。”
      
      深夜,暖黄的灯光从灯管直射到两人身上,热乎乎的牛肉咖喱中炖煮着软糯的土豆,洋葱被切得细碎,在时间的烹饪下,锅里只留下了清香的气息。咖喱盖在米饭上,加入牛奶炖煮的咖喱入口温润,配着米饭恰到好处。
      白兰坐在餐桌前安静地进食,而准备完这顿‘晚餐’的入江则是坐在吧台前为自己到了一杯白开水,手中捏着没有点燃的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安静间,白兰突然开口:“我不去上学这件事情让你无法接受吗?”
      入江的注意力被拉了回来,放下烟,男人站起身走到少年身旁,刚抬起的手准备拍拍对方的发顶,最后却又收了回来,“不,我接受了,只不过代价是那段时间我天天以吃胃药为生。”
      放下勺子,白兰擦了擦嘴角,“虽然我们之前说过彼此不过问对方过往的,但是小正,我总觉得,你似乎清楚我的所有。”
      
      入江正一低头,两人的目光交织到一块,他刚准备开口,却被白兰的话语打断。
      “当然,我相信小正永远不会背叛我的。”
      
      看着坐在那里冲他微笑的少年,入江正一那一瞬间,以为他回到了十年前。
      穿着密鲁菲奥雷制服的男人也是这个样子,在明知他背叛的前提下,说出了这句话。
      然而下一秒,他的左腹直接就被对方贯穿......
      
      “晚安,小正。”白兰站起身,同入江擦肩而过。
      
      回到自己的房中,入江正一掏出了胃药,默默地吃了一片。嘴角泛着苦笑,男人喃喃道:“原来白兰小时候就这么恐怖了吗。”
      
      第二天中午,白兰从房间里走出来的时候,看到了站在厨房忙碌的入江正一。平日里灵活敲击键盘的手此刻在准备着食物。
      跟不少全职太太们关系良好的入江正一几乎学到了这些精通料理的主妇们的所有拿手绝活。单手打蛋,晃动手腕,加入调料,拿出平锅放入黄油,蛋液倒入后搅动锅底然后卷起,重复了几次之后,两份厚蛋烧用刀刃切好放入盘中。
      
      白兰自觉地开始热牛奶煮咖啡,他给自己的咖啡里加了牛奶和方糖,给入江正一准备的却是一份意式浓缩。
      入江正一虽然做了很多掩饰,但是细节之处,还是能发现他在意大利生活过的痕迹。
      
      两个人吃饭时都不是多言之人,餐桌上只有安静,但当他们坐下享受这顿早午餐的时候,外面的喧闹声瞬间打破了家中的宁静。
      
      “你先坐着,我去看看怎么回事。”入江正一揉了揉自己没有打理的头发,起身向门口走去。
      白兰靠在桌边,“也许是那个三番五次想要给你介绍结婚对象的铃木太太。她甚至和别人打赌,一定要找到让你满意的女士。”
      入江叹了口气,“饶了我吧。”
      
      “你说你不喜欢胸大的,她给你介绍了一个平胸;不喜欢长发,她给你介绍了一个秃顶的;不喜欢看起来柔柔弱弱的,铃木太太干脆给你介绍了一个练相扑的女士。你这次要用什么借口?”白兰玩味地说道。
      入江正一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我说我阳痿。”
      
      白兰愣了一下,最后鼓了鼓掌,赞叹着:“Cool。”
      
      入江正一一打开门,就被几乎要怼到他脸上的话筒淹没了。
      “这位先生,请问你是白兰君的监护人吗?对于白兰君被雄英开除之后又收到推免入学通知这件事情有什么看法呢?”
      “先生,你是否对雄英的制度有所不满呢?将你的孩子开除后又招进,这样的学校制度你有什么看法?”
      “我听闻您是一个不工作只靠吃遗产度日的富二代,那么能告诉我们您是如何培养白兰君的吗?”
      
      一时间,记者的提问声、相机的镜头声、远处邻居的讨论声全部一股脑地扎进了入江正一的耳朵。
      
      而白兰也注意到了入江这里的不平静,他从房子里走出了出来,没想到本来就吵闹的声音更大了。所有人都在提问白兰,想要从他那里掏出点消息。要知道,雄英退学生、见义勇为、超强的能力、获得殊荣、再次推免入学,这几个爆点全部堆在一起,绝对能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能先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白兰开口之后,记者安静了下来,他们开始记录。
      有人在旁边提示着,“今天早晨市长联合警视厅决定将本年度的友好市民奖章颁发给你,并且市长先生知道你在被学校开除之后一直没有学校愿意接收你继续就读,于是他以个人身份推选你以免试生身份进入雄英继续完成学业。”
      
      “?”这样的消息,让白兰都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你再重复一遍,发生了什么?”
      记者又重复了一遍,将白兰最后一点希望直接敲碎。
      
      比起处事还有些稚嫩的白兰,入江正一要老练得多,他按着白兰的肩膀将他退了回去,然后在媒体的不满声中沉声道:“首先,很谢谢你们将这些消息告诉尚且不是很清楚的我们,我对此表示谢意,但是,对于我的家庭信息遭到泄露这件事情,我会通过相关的法律途径维护我的权利。至于对这件事的答复,是我们同雄英高层的事情,谢谢各位。”
      
      说完之后,入江正一将门一把关上。
      
      回到客厅,虽然外面还是很吵,但比起刚刚好了不少。白兰站在电视前,手中握着遥控器,而电视屏幕上轮番播放着白兰在仓库中解救人质时的画面。
      
      白兰大概猜到是谁做的了,太宰治手里握着视频,麦克老师推波助澜。两个本来没有相关联系的人在给白兰使绊的这条路上却一拍即合,在完全不认识彼此且没有交流的情况下促成了今天早晨的这一幕。
      他转过头正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就看到入江正一一脸欣慰地看着他开口道:“看来你还是想当个好人的,我很欣慰。”
      
      白兰顿时恐慌:这股慈祥老母亲念叨自家不成器的儿子终于要做个好人的语气到底是怎么回事???

  • 作者有话要说:  因为都是提前一天存稿,突然发现昨天忘了祝大家圣诞快乐hhh,迟来的祝福,谢谢大家~
    本章三十个红包,谢谢大家的阅读。
    【剧透】白兰真的是十五岁的白兰,所以还带着天真烂漫(不)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