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白花花被雄英开除之后》白兰氏鸡精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1-19 07:41:4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02 ...

  •   
      “深夜补课?也算是吧,重新教育一下不听话的学生,不就是我们老师应该做的吗?”麦克说。
      “哦?”丝毫没有为自己辩解一分的白兰看着对方脸上的惋惜,“是在惋惜学生的堕落吗?”
      
      麦克说:“你曾是午夜最喜欢的学生。”
      “但我也是相泽消太最不喜欢的学生。”白兰想到这里,勾起嘴角,“他断言我无法成为英雄。”
      
      “……”麦克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当年白兰所在的那个班,白兰是第一个被开除的,之后没过多久,全员被劝退。
      
      当场中陷入沉默的时候,从警察那里喝了点水的黄濑暂且忍住了药物带来的副作用,他强撑着辩解着:“他!他不是敌人!”
      
      “?”
      
      似乎是为了响应黄濑的话语,被白兰收拾过的敌人们此刻哀嚎着,打破了白兰和麦克之间的安静,连哭带嚎地吼着:“警察!我要自首!我不要再和这个恐怖的男人作对!他简直就是魔鬼!他打的比我们打得还狠!他比我们还像匪徒!”
      而外面蹲守的警察也通过通讯器将消息告诉了仓库里的人,“队长,我们在外面抓住了他们的接头人。”
      
      “……”
      空气中顿时死一般的安静。
      
      好像,搞错对象了。
      
      当警察将所有罪犯绑了起来带走的时候,罪犯们脸上全部都是幸福的表情。
      “谢谢你们,你们真的是为人民服务的好警察!”一个罪犯说完这句话,身后还有意识的罪犯们纷纷点头,“如果不是你们,这个男人恐怕还要玩弄我们一顿!”
      “如果出狱了,我会送来锦旗的。”其他人的头点的更甚了。
      
      被罪犯感谢什么的……在场的警察第一次感受到如此奇妙的事情。
      就这样,一次莫名其妙的抓捕就这么结束了。
      
      “如果没什么事,我先走了。”白兰颔首,转过头看了一眼黄濑,“看来今天有人可以将你送回家了,那就这样告别吧。”
      “不,等等!”黄濑还想要说些什么,但护士的一个肘击,直接将他死死地压在了病床上。
      
      麦克想要同对方再说些话,但是少年似乎故意避开他的目光一般,旁若无人地走向了大门。
      
      “抱歉,你需要留下来做个口供。”警察拦住了白兰。
      麦克借机走了上来,“这里我来负责就好。”
      
      白兰单手插兜,站在那里等着麦克的下一句话。
      “我很抱歉刚才对你说的话。相泽他,也许在这件事上,完全wrong了。”麦克说。
      
      “不,就像他说的,我不适合成为英雄,仅此而已。”白兰掏出棉花糖袋子,旁若无人地顶着所有人的目光吃着糖果。
      
      麦克说,“如果你真的不想成为英雄,今天晚上你就不会出手了。”
      “但我似乎违法了,没取得个性使用许可证就擅自使用个性,如果是相泽老师,恐怕现在已经用布条缠着我把我压到警局了。”
      
      相泽那家伙,到底对白兰做了什么啊?这满满的恶意……
      麦克默默地咽了口唾沫,虽然少年是笑着的,但是他很相信,如果今天晚上出现在这里的是相泽,白兰绝对能和他打起来。
      
      本着和事佬心态的麦克决定从感情方面下手:“你心里对被开除的那件事情一定很难受吧。放心,我和相泽都不会放弃想要成为英雄的学生的。等我的好消息吧,少年!”
      
      “再被开除一次的好消息吗?”白兰突然说。
      
      麦克顿了一下。
      
      白兰伸了个懒腰,揉了揉自己蓬松的头发,“重申一点好了,从雄英被开除,在其他人眼中简直是人生之耻,但对我来说?那是最美妙的消息。”
      “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成为一个英雄。这一切不过是家里的老母亲的请求罢了。”
      
      说到这里,白兰颔首,“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去寻找家里那个迷路的老母亲了。”
      
      望着白兰的背影,麦克突然笑了,他拿出手机拨给了几个电视台的朋友,“喂?亲爱的,我是麦克!我这里有一条很棒的见义勇为的新闻,你要不要跟进一下,是个很不错的孩子呢。”
      
      从仓库里走出,白兰的手机响了,似乎是专门掐着时间点拨来的。
      
      接通电话,一个男人饶有兴趣地问着:“玩的怎么样?”
      白兰从自己的裤兜里拿出纸条,他正是按照纸条提示的线索来到的这里,温暖的橙色火焰燃烧过后,纸条化为灰烬,“果然是你。”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男人继续说,“只是首领恰好想请入江先生过去做客而已。”
      “当然,我也不知道首领会对入江先生做什么?毕竟那个萝莉控可不是什么好人。”太宰治话音落下,带着些许笑意,“尤其是……在他觊觎你力量的前提下。”
      
      港口黑手党总部。
      入江正一面不改色的经过一群带着枪械的黑手党面前,在经过一个地下入口的时候,他听到了从里面传来嚎叫和哭喊声。
      
      男人停下了脚步,看向通道。
      
      “被吓到了吗?”给入江正一带路的是中原中也,压了压头顶的帽檐说,“BOSS只是想和你聊聊,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入江正一笑了笑,面不改色地跟着中原中也,无论耳边的嚎叫声有多么的惨烈。
      “港口黑手党的隔音似乎不是很好,中原君。”
      
      狐疑地看着入江,中原中也突然觉得他的情报也许出了错。这个男人真的是情报上所说整天和家庭主妇争抢特价牛肉的颓废中年人吗?
      中原中也眼睛向下移动,看到入江正一手上的篮子,篮子里面还能看到大葱和牛肉等食材上面贴了一个大大的特价标志……恩,情报是对的,这个男人也许只是单纯的粗神经。
      
      入江正一被送进森鸥外的办公室。中原中也退后几步,站在了门口。
      
      坐在首位上的男人将椅子转了过来,他双手支撑在下巴上,似乎有意无意地营造一股严肃的氛围。
      
      如果是其他人也许现在会立马吓得腿软,但入江正一显然适应良好。
      “你想和我谈些什么呢?”入江正一叹了口气,“将夜晚等待超市特价的顾家男子带到了黑社会的地盘,是要上演什么18x情节吗?不过现在黑社会已经这么饥不择食了吗?连三十岁的颓废成年人也不愿放过吗?”
      一连串话语落下,严肃的气氛瞬间欢快起来。
      
      “十年前,你似乎是凭空出现一般,走进了横滨私立医院请求救助。”森鸥外决定维护黑手党最后一分冷酷和帅气,他强行将气氛拉了回来,手上拿了一份病例,“左腹被锐器刺穿,肺部感染,手臂烧伤,手腕骨折。几乎是致命的伤势,但是你撑了一个月,最后活了过来。”
      
      入江正一:“啊,对,我出院的时候还吃到了院长送来以示祝福的红豆饭。”
      
      “但当你离开横滨医院之后,电脑里有关你的数据全部消失。”森鸥外说,“如果不是这份唯一的手写病例报告,也许你的这些秘密,永远都要沉埋于大海。”
      
      男人看着森鸥外,脸上的表情变得严肃。森鸥外在等待对方的反应,到底是破口大骂还是极力否认?
      
      “被你发现了啊。”入江正一用棒读的语气念出这句话,然后在篮子里翻了翻,最后拿出一瓶儿童牛奶,“给你的奖励。不过一个日理万机的黑手党首领深夜找我过来只为探讨医院网络安全管理问题,港口黑手党的发展前景,看起来不是很好啊。”
      “中原君,不考虑跳槽到其他组织吗?”入江提到了中原。
      
      中原没说话。
      
      “……”威名远扬的森鸥外发誓,这绝对是他第一次被这样对待。
      旁边的爱丽丝不给面子的抱着肚子轻笑,“被当成傻瓜了呢,林太郎。”
      
      “时间也不早了,作为一个需要辛苦工作养家糊口的中年男人,我就不陪你玩这些你猜我猜的游戏了。”入江正一转过身向门口走去。
      但是手术刀擦过入江耳边,带着威胁。
      
      入江正一回过头,只见森鸥外坐在那里,手中是几把银光闪闪的手术刀。
      “你在受伤的时候,身边出现了黄色的温暖火焰,据护士说,那个力量加速伤口的愈合,可你在登记户籍的时候,个性一栏填的是无个性。入江先生,你全身都带着谜团。”
      
      “真的很难与你沟通呢,无论是之前还是现在。”入江正一叹了口气。
      
      “既然不想谈你的,那我们不如谈谈你的养子,白兰君。”森鸥外说。
      
      那一时间,入江正一抬眸,犀利的目光被镜片遮住了。他开口:“森先生,作为被迫和你认识多年的普通人,给你一句忠告。那个孩子,对这里完全不感兴趣,也没有想过要加入这里。”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森鸥外说。
      
      入江耸耸肩,“至少在他的未来,他从未有过居于他人之下的这种想法。”
      “而且,与其说我是养父,不如说我只是一个单纯的照顾者。”
      
      港黑门口。
      入江正一一出门就看见靠在墙边等他的白兰。
      “来接我了吗?”入江神色自然地将篮子塞到白兰手里。
      “我只是说想吃牛肉咖喱,结果小正你是去杀牛了吗?”白兰吐槽道。
      
      “差一点。”入江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
      
      两个人很有默契的彼此隐瞒了晚上发生的事情,但有人却不愿让他们这么如意。
      
      “有人让我来取你的命,退学生。”男人拦住了两人的脚步。
      
      入江转过头看向白兰:“你看看我之前说的对不对,你不好好学习,别说去便利店给肥宅卖色情杂志了,你甚至连命都可能丢掉。”
      白兰叹了口气,年少的脸上带着一股沧桑。

  • 作者有话要说:  小正三十岁,白兰十五岁,年龄差是伏笔
    文章莫得逻辑,真的莫得逻辑,更新时间早九点,本章随缘五十个个红包
    综的比较多,日常漫这些,但经常露脸的还是大家眼熟的角色,FGO到时候会写个副本,然后其他的看发展吧,谢谢支持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