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春色撩人 ...

  •   室外的气温有点低,大好的天气过后一连几天开始断断续续下雨夹雪。
      
      今天陈舒在市中心的“门庭”包了一整层楼来给她自己举办生日宴,有些人不管做什么都是大张旗鼓的。陈舒作为常家的当家主母,而常善作为常家长辈眼中“嫡亲”的孩子,自是要到场去祝贺。
      
      雨天路滑,再加上昨晚下了场大雪,入目都是白茫茫一片。
      
      常善里面随便穿了件酒席礼服,外面裹上黑色耐脏的羽绒服,不打算自己开车,撑了伞便想徒步去附近的地铁口坐地铁。
      
      只是没想到刚走到小区门口,就看见江斜临的车驶入小区,她还正奇怪呢,那车不偏不倚的停在了她身侧。
      
      后座的车窗徐徐降下,男人望着她,已经倾过身将车门打开,语气干脆,不容拒绝:“上车。”
      
      他是特地来接她的?
      常善心怀疑惑上了车,常家大摆宴席江家肯定也在受邀名单。
      
      想起有时候出门总能碰见江斜临,常善忍不住问了一句:“为什么每次你都能掐的这么准呢?”
      
      谁知江斜临也不确定的回了句:“可能心有灵犀?”
      
      闻言,常善把自己身上的外套紧了紧,她抖抖身子,江斜临现在怎么开始说冷笑话了。
      可奈何车内开了暖气,常善不抗热,最终还是把外套给脱了。
      
      等到车子停在“门庭”大门口,江斜临率先下车,常善下车的时候男人已经快速绕过车尾来到了她身边,并将手里的外套套到了她身上。
      
      酒店门口的适应生向他们递上来一把伞,江斜临撑开伞,手下虚揽常善的肩膀,两人往里面走去。
      此时,他们的距离近之又近,江斜临低着头,几乎可以闻到女孩头发上淡淡的洗发水味。
      
      细细的雨幕下,只一小段路,窝在江斜临怀里的常善,心思已经百转千回。
      
      在别人眼里,他们这一对走在一起那是真真养眼。
      
      一行人上了电梯,来到生日宴的所在楼层,常真在门口收礼招待来客,常远和陈舒在里面大厅招待。唯独没有看见常乐。
      
      常善这时候已经挽着江斜临的胳膊,两人到常真那签了字送了礼,在常真羡慕嫉妒恨得牙痒痒的视线下,闲庭信步的进入里厅。
      
      江斜临先是带着常善到常远和陈舒面前寒暄了几句,在场那么多人,陈舒自是装出一副贤良淑德的好母亲模样,笑的友善。
      
      常善也笑,一家人之间虚伪惯了,连说句话都笑里藏刀。
      
      后来客人到访的越来越多,常家夫妇便再也顾不上他们,招呼其他人去了。
      
      江斜临刚回国,好多达官权贵和生意人来参加此次生日宴目的目的,是想要在江家二少面前刷刷眼缘,扩展人脉。
      所以拿着酒杯来敬江斜临的人也不少。
      
      常善见江斜临一时有些脱不开身,乐得自在的和他打了声招呼便往休息区去了。
      
      大厅的东侧搭了一个小舞台,舞台上面的幕布投影出了“生日快乐”四个大字,两边各设一个大音响,前面陈列了一排五光十色的灯光。
      这是为待会给陈舒庆生的歌舞表演所搭的场地。
      
      常善望着面前的舞台,目光幽深,将杯里的鸡尾酒尽数饮尽,她低头开始倒腾起手机。
      
      没过一会儿,舞台上印有“生日快乐”字样的屏幕闪烁了一样,再恢复原样,言笑晏晏的众人并没有人注意到这短暂的一瞬间。
      
      常善看着那屏幕笑了笑,恰在这时常乐走过来面无表情的将她拉出了宴会厅。
      
      眼前的大门被“嘭”的一声关上,无人行走的安全楼道,两人面对面,肃杀的眼神争锋相对。
      
      “你要做什么?”常乐蹙着眉低声质问。
      
      反观常善,一派轻松:“我要做什么,你还不知道吗?不是一直在调查我。”
      
      只见面前比她高出一个头的常乐深呼出一口气,突然放低了姿态:“杳杳,你看在哥哥以前救过你一命的份上,放过我妈,我保证让她和常真以后都不再来找你麻烦。”
      
      常善往后退一步,胸腔震动,好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让我放过她?那谁来放过我妈?放过我?”
      说到后面,女孩眼中悲痛,连带着说话音量都不自觉提高了几分,歇斯底里的,尾音在空旷的楼道里盘旋了一声又一声。
      
      “我救了你,就当是帮我妈赎罪,你放过她,哪怕……”常乐双手紧攥,他一个在外人面前永远都高傲的男人,就连以前被别人戳着脊梁骨骂“私生子”都没有让他低下头颅,如今为了自己的母亲,不惜使自己低到了尘埃里。
      
      然而常善却没有再给他说下去的机会,“我感谢你救了我。”
      
      “但那次,我为什么差点会死?”女孩不禁冷笑,“不也是你母亲背后教唆?”
      十三岁那年,说来也巧,刚好是江斜临回来后又出国的第二天,常善像往常一样蹲在家后面的湖边喂锦鲤,正要起身回去时,猝不及防被常真推了一下跌进水里。
      那湖有两米深,常善的水性一向不佳,再加之挣扎时小腿抽筋,挣扎到最后便渐渐没了意识。
      后来在医院醒来,从管家那里得知是常乐救了她。
      
      “你就不应该救我。”常善冷着声说完,绕过他走出了安全楼道的门。
      
      差点死过一次的人,是来自地狱身处凡间的鬼,是阎王都不屑要的人。
      那恨意,入了骨髓,夜不能寐,痛苦不已。
      
      要说起陈舒和常善生母林绥的渊源,可比小说还狗血。
      陈舒五岁之前都是在孤儿院长大,林绥六岁生日那天,在街道上碰见了逃跑出来的陈舒,两人相识后林绥很喜欢她,便哀求着自己父母把女孩从孤儿院领回家做自己的妹妹。
      在所有人眼里,包括林绥,都以为她和陈舒的关系很好,不是亲姐妹胜似亲姐妹。
      可又让所有人都万万想不到的是,陈舒背着林绥,勾引了她的丈夫常远,甚至还上了床。
      是陈舒,领着两个孩子到林绥面前,让他们喊了她一声妈。
      那一声,几乎是毁灭性的打击。
      林绥的世界轰然倒塌,她疯了,在开车回家的路上刹车失灵,车毁人亡。
      
      凭什么,凭什么从没做过坏事的人早早死去,而始作俑者却开开心心的继承了死者生前的一切?
      
      常善走进宴会厅,里面的生日宴已经正式开始,台上歌舞升平,台下其乐融融。
      常善看见陈舒那张笑若桃花的嘴脸就觉得无比恶心。
      
      歌舞表演到一半,整个展厅霎时间暗了下来,连带着音响里的歌也没了声音。
      
      “怎么回事?好像停电了。”
      
      “怎么突然就停电了?”
      
      “以前好像从没遇见过这种情况吧。”
      
      ……
      
      登时,台下一片骚动,常善一开始对此也很是不解,但转念间似乎又明白过来这停电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