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春色撩人 ...

  •   暗中,常善冷笑一声。
      常乐以为这样就能阻止她吗?
      
      台下人声嘈杂,已经有侍应生跑出去查看情况,常远和陈舒站在舞台中央安抚人心。
      
      常善等不到侍应生询问情况回来,她将包包里的蓝牙音箱拿出来放到桌上,声音调至最大,与手机连接后点击播放。
      
      原本在黑暗中等待光亮的众人,便突然听见了一道慌慌张张的男声响起。
      那声音盖过了在场所有人的说话声,清晰的回荡在宴会厅的每个角落。
      
      “阿舒,真的要这么做吗?会出人命的啊。”
      
      “让你做就做,哪来那么多废话?待会我拖住她,你动作利落点。”尽管已经过了十几年,但当这句话响起的时候,在场的几乎都听出来了这个说话的人是谁。
      
      “可……可他们家毕竟收养了你,林小姐待你也不薄,阿舒,我还是希望你能慎重考虑。在她的刹车上动手脚真的会……”
      
      录音里,陈舒斩钉截铁的说:“别说了,她死了最好,我就是要她死,如果她死了我就能名正言顺的进入常家了。”继而,女声又软了下来:“只要你帮了我……今晚~我就是你的……”
      录音到这里结束,在场的人无一不目瞪口呆。
      尤其是最后一句话,配合上女人暧昧的语调,不让人想入非非都难。
      
      陈舒的一双眼睛瞪得非常大,即使是在昏暗中,她也能感觉到别人对她的指指点点,她恼羞成怒:“是谁?谁在那里恶作剧!”
      “常善,是不是你?!常善你出来!”
      
      常善慢条斯理的关了音响,视线越过人群,淡漠的看着台上的女人愈渐发狂。
      
      陈舒大概怎么都不会想到,当年对她摇尾乞怜,百般忠诚的男人,竟然会偷偷录音。甚至在她做着豪门阔太太的这十几年里,一直用着这段录音威胁着她。
      
      更没想到的是,她千方百计想要毁掉录音,最后还是落入了常善手里。
      她当初,就应该找人把那个男人也一起做了!
      陈舒眼带狠厉,恨不得将常善和威胁他的那个男人一块千刀万剐。
      
      宴会厅的大门被人从外推开,常乐一眼就望见了陈舒,他跑到她身边抓住她的手腕就要将她往外带:“妈,快跟我走。”
      
      也恰在这时,宴会厅的大门口被一群警察堵住,“哪位是陈舒女士?麻烦跟我们走一趟。”
      
      -
      
      两个月后,陈舒故意杀人一案在法院公开宣判。
      
      雨过天晴,今天是这个月以来第一次出太阳,常善在江斜临的陪同下走出法院,在看见那阳光时,一时被照的有些睁不开眼,“已经很久没见过这么好的天了。”
      
      江斜临往前一步,用他的身高优势替她挡去了阳光。
      想起陈舒被判死刑,最痛苦的便是她的两个孩子,江斜临不由得为常善担忧了起来。“常乐和常真会善罢甘休?”
      
      “谁知道呢。”常善的眼眸暗了暗,之前在陈舒的生日宴上常乐还哀求她不要告发陈舒,但她不顾情面,毅然决然的那么做了。
      很绝情。
      但她并不后悔,这是陈舒应得的。
      如果这个世界杀人不犯法的话,恐怕她早就能把她置之死地了。理智告诉她要等,要用正确的手段制裁恶人。
      终于,她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没事的,不还有你在吗?”常善抬起头,朝着江斜临扬起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哥哥会保护我的啊。”
      
      江斜临也笑:“傻丫头。”
      
      这两个月里,常善和江斜临的关系愈加亲昵,常善在这些天里也渐渐明白了自己对江斜临的感觉。
      她是喜欢他的,目前单从两人的相处来看,相处模式已经开始朝着情侣的方向发展。
      但常善还不确定江斜临对自己的感觉,明明印溪一直在她耳边叨叨说江斜临肯定是喜欢她的,可她就是不敢去捅开那层窗户纸,怕万一江斜临不喜欢她,连带着之前他对她只是哥哥对妹妹的好都没了。
      
      法院这边的事情处理完,江斜临还要回公司处理些事情,常善破天荒的缠着他,跟着他一起去了公司。
      
      江斜临揽着常善走进大门,传说中江总的未婚妻也终于在公司的职员面前露出她的庐山真面目,平日里的冷面总裁难得像今天这样面目和煦,大家一时间仿佛看见了新大陆。
      
      “我的天,以前看报纸也就露个后脑勺,没想到正面这么好看。”
      “啊啊啊她的皮肤好好啊,身材也棒啊!好羡慕,好嫉妒啊啊啊啊。”
      “果然,这才是帅哥美女正确的打开方式。”
      “江总是要开始秀恩爱了吗?”
      ……
      
      常善面不红心不跳的在大家的窃窃私语中,和江斜临一起进入电梯。
      
      江斜临本来还担心常善会多少有些不适应,却没想到这小姑娘比他还要淡定。
      
      梁助理是晚他们一步回公司,进门的时候提着两大袋零食,可谓是战果满满,同事们从来都没见过他这样,不免都露出了好奇的神色,“梁助理,这些东西被老板看见恐怕是要‘杀无赦’吧?”
      说完,还小心翼翼的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自从老板回国后,梁助理发现他们的江总可比以前和善多了,所以他现在都敢开始和同事们开玩笑了:“江总特意让我给老板娘买的。”
      
      话音落,所有人瞬间秒懂,八卦之魂熊熊燃烧,还想和梁助理唠些什么,只见梁助理拎着那两大袋东西脚底抹油般的跑了。
      
      江斜临的办公室有两面是硕大的落地窗,一下子可以望出好远,能看见高低错落的楼房,行如流水的车辆。
      常善喜欢这样的设计。
      
      江斜临把自己的外套放到门口的衣架上,转身用眼神示意常善要不要放,毕竟室内开了暖气,温度要比外面高出许多,不脱外套的话出门可能会着凉。
      
      常善不拘小节的脱了自己的外套递给江斜临,男人接过,将那件就能辨识出是女士穿的粉红色大衣挂在了自己大衣边上。
      
      办公室的窗帘没拉,外面的几个年轻姑娘想看他们又不敢看他们,中间偷偷摸摸看到自家老板亲自帮未婚妻挂衣服,一个个心里都忍不住嗷嗷叫了起来。
      
      常善不由得多瞧了两眼那两件衣服,心情轻快的像是夏天的橘子汽水,饮用前被人咕咚咕咚的摇了两下,盖子一开,里面的汽水就瞬间往外溢了出来。
      甜滋滋的冒着气泡,水果的香味遍布里里外外。
      
      常善现在非常开心,不管是因为什么,就是开心。
      
      江斜临垂首,看见小姑娘的脸上突然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他也瞬间失笑,抬手揉了揉她的后脑,提醒她不要发呆:“我先把文件处理了,梁河待会会上来给你送吃的,就先委屈杳杳陪着我在这里无聊一会。”
      
      常善眉眼弯弯,点了点头:“有吃的就不无聊。”
      
      说曹操曹操到,梁助理气息不稳的从电梯里出来直奔总裁办公室,幸好江斜临还没来得及关门,他站定在门口:“先生,这东西是放?”
      
      常善随意瞥了一眼后,惊得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这两大袋也太大了,她尴尬的笑起来:“梁助理,你这太实在了。”
      他当她是猪吗能吃这么多东西?
      
      “是先生说,多拿一点,怕常小姐不喜欢。”
      
      “辛苦了辛苦了。”常善赶忙上去伸出手想要帮梁助理一把。
      
      江斜临先她一步,把袋子接了过来,而后面容淡淡道:“辛苦你了,下去吧。”
      
      梁助理还想殷勤一下,不料抬头看见自家老板的脸色,登时放下手里的东西就赶紧溜之大吉。
      老板想和常小姐单独相处啊,老板不想让他当电灯泡啊。
      他懂他懂他都懂。
      
      江斜临将零食给常善放到了茶几上后,就开始自顾自的工作。
      
      常善打开袋子翻看了一下,都是平常吃的零食和小甜点,她撕开一包原味薯片,给自己的手机插上耳机,开启了悠闲追剧模式。
      起先,她还会拘束的双腿并拢,挺直的背脊像是认真上课的小学生,慢慢的慢慢的,她逐渐解放天性,由原来的坐变成了躺。
      一边躺着看剧,一边吃着零食可真是太惬意了。
      
      进来汇报工作的另一位助理看见沙发上躺着吃东西的那位,顿时心里那是叫一个提心吊胆,全程为常小姐捏了一把汗。
      
      自从他们公司的大老板回来后,一切改革,不准上班闲聊吃东西化妆做一切与上班无关的事情,否则直接开除。而且他们听说,老板最烦别人在他工作的时候发出噪音了。
      
      事实上,正在吃东西的常善真的在尽力的减少自己所制造出来的噪音,一块薯片她从边缘开始就细细的咬,就怕发出更大的声音。
      以至于她现在吃东西都像是只仓鼠进食,“咔嚓咔嚓”咬的面积之小,速度之快。
      
      “……尽可能做到……”
      “咔嚓咔擦”
      江总望向吃东西的那位。
      
      “利润最大化……”
      “咔嚓咔擦咔嚓”
      江总继续望。
      
      “损失最小化……”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眼眸幽深,富含柔情。
      ……
      好不容易汇报完,助理深呼吸一口气去瞧老板的脸色,谁能想老板不仅没不耐烦,甚至还露出了一副“我天我媳妇好可爱”的神奇表情。
      助理又双叒惊了。
      
      今天她的观念重新被老板刷新了一遍。
      
      直到离开,助理都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一样。
      
      吃了两包薯片后,常善的嘴巴有点干。
      “……”常善小心翼翼的翻看两个袋子,很好,很完美。完美的避开了一切饮用的。
      她的舌头抵了抵上颚,嘴巴干的只能咽口水。
      
      常善放下手机,将视线直直的放到了江斜临侧后方一排的酒柜上。
      
      现在办公室里安静的只有江斜临翻动纸张的声音,他疑惑,还以为常善是靠在沙发里睡着了,抬眼望过去时,整个人愣住。
      常善正望着他这个方向。
      他第一反应便是以为她一直在看他,以至于他的心在他看他时,猝不及防的猛烈跳动了一下。
      
      可慢慢的,江斜临就发觉出了些不对劲来。
      这丫头,好像并不是在看他。
      
      江斜临顺着她的目光,转头往后望去,在看见那一排拍的葡萄酒后,顿时明了。
      他记得,回国后第一次见到她,就是喝了酒,他问道:“想喝?”
      
      常善被突然响起的男声拉回了注意,她收回视线,犹豫了半晌:“也……不是很想喝吧。”
      了解她的人都知道她这时候是在口是心非。
      
      江斜临笑了笑:“好吧,本来想开一瓶给你尝尝的,既然不想……”
      
      闻言,坐在沙发那头的女孩瞬间挺直了背脊,“想想想。”
      急切欣喜的语气,生怕他会反悔。
      
      最后,常善挑了瓶顺眼的让江斜临给她开,一开始江斜临还提醒她说这瓶度数偏高,不料小姑娘特别狂,还就要这瓶了,并且还夸了一波自己的酒量很好。
      
      后来,江斜临看着醉倒在沙发里,先前还夸下海口说“酒量很好”的很好到底是什么意思了,她的酒量大概也只有大半瓶的样子,然后她一口气直接把酒当水喝了。
      江斜临一个不注意,一整瓶全都下了她的肚。
      
      男人扶额,果然,这丫头的话也不能全信。
      
      他站起身来,去到一边的柜子里拿出了条薄毯给睡在沙发上的人盖上。
      
      男人坐在沙发边,看着眼前人毫无防备的睡颜,静默了半晌。
      正准备起身时,手臂被睡着的女孩拉住,整个便毫无防备的往她的方向倒去,还好他眼疾手快,手掌撑在了沙发上才以至于没有压到她身上。
      但现在两人在沙发上的姿势也不好受,一上一下,太过暧昧。
      
      江斜临迟疑了两秒,脑中有什么念想一晃而过,最终理性战胜感性,却不料脖间缠上了两只温热的手,刚才还睡着的女孩睁开了眼,不是很清醒,迷迷糊糊的看着他,嘴边哼哼唧唧的叫出了他的名字,“江斜临。”
      
      江斜临应了一声,准备起身,抬手覆上女孩的胳膊想将其拿下来,“杳杳喝醉了,乖乖睡一觉,嗯?”
      
      常善不依,缠着他脖颈的双手往自己的方向紧了紧,江斜临被迫顺着她的方向脸朝下落了几分,他不禁有些急了,低喝出声止住她的动作,“杳杳。”
      要是再不止住,怕是要直接亲上她了。
      他并不是个会趁人之危的人。
      
      身下的女孩被他吼了一声后,眼睛看着他眨巴了两下,而后嘴巴一努,眼前顿时就起了一片水雾,“呜呜呜,你凶我,你不是江斜临,江斜临从来都不会凶我的。”
      
      江斜临一下子手足无措起来,他侧了侧脑袋,“我没有凶你,杳杳先让我起来好不好?”
      
      “不好。”女孩嘟起唇,一双眼迷离又迷人,嘴边呼出的热气蹭在他的喉间,丝丝痒痒,时有时无的撩拨他,挑战着他的底线。
      
      就在江斜临束手无策,即将“就范”时,下颚触上了一个软软的触感,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那是什么,低下头去看身下的女孩时,女孩的脑袋朝上,循着他的唇亲了一下。
      
      江斜临整个人都被震在原地,久久回不过神来。
      刚才他们两?常善竟然?
      
      身下的女孩明显是喝醉了酒后,有些意识不清,江斜临的眼眸沉静如墨,女孩勾着他的脖子还想深吻,他侧过头,吻亲在了侧脸。
      
      女孩顿时急了,软在他身下细细啜泣,惹人怜爱。
      可说出的话却语出惊人:“你不要我吗?你不是喜欢我吗?”
      
      江斜临可以确定,她醉的一塌糊涂。现在他们这种姿势,对于江斜临来说是最难熬的,他柔声哄着她:“杳杳先放开,好吗?”
      
      醉了的女孩充耳不闻,委屈巴巴的又问了一遍。
      
      江斜临很是挫败,他怎么会不喜欢她?他恨不得现在就想把身下的女孩揉进自己的怀里好好疼爱。
      可就是因为他喜欢她,所以才不能趁着人家醉了冒犯她。
      
      他无奈,“那杳杳,喜欢我吗?”
      大概,也只有在这种时候,才敢把自己在这些天来想问却不敢问出来,打了无数遍腹稿的问题,轻轻问出口。
      
      身下的女孩望着他,有些迷惘,似乎是在细细思考着他问的那个问题的答案。
      
      可这点思考的时间,对于江斜临来说无疑是凌迟,他牵强的扯出一抹笑,擅自替她答了:“杳杳不喜欢,我们就不强求。”
      
      谁知,他话一出,身下的女孩就急了:“谁说的,谁说我不喜欢,我明明就喜欢的不得了。”
      就像那还未降临的夜幕里,晚霞纷飞的天际,突兀冒出的一颗星。
      它不闪耀,不起眼,却能时不时的牵动着日夜交替。
      
      -全文完-

  • 作者有话要说:  本来这篇文的预设字数是在五万到十万之间,还是先说声对不起,可能对你们来说完结的太猝不及防,但是我只能这样,把剧情缩减,认真写完。实际上也没什么剧情,就是甜甜甜,两人互宠。但我现在甜不出来了。
    三次元一团糟,本人也很糟,没开文之前我还觉得一定可以平衡好三次元和二次元的事,没想到打脸来的如此之快。
    还有一本连载文就差一个收尾,也拖了挺久,没心思,没精力,但是不写完不行,我这人有强迫症,也很怕辜负还在追那本的读者。所以准备这几天硬逼着自己要把那篇的收尾写完,然后回归三次元,努力把三次元理理清楚,过过好。
    颠三倒四的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就是希望可以给你们一个交代吧,谢谢你们还能赏脸看到这里。
    最后一次给你们拜早年了,祝大家永远开心。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