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春色撩人 ...

  •   深夜十二点已过,冷风簌簌的街头,有几个鬼鬼祟祟的人影蹲在草丛中,周围停放的车辆是他们的遮挡物。
      
      前方酒吧大门敞开,为首的男人脚步平稳,怀里抱着一个女人,一旁的助理嘴巴一张一合在汇报情况,身后跟着的两排黑衣人神情肃穆,一行人就这么浩浩荡荡的走了出来。
      如果仔细看,还能看见队伍末尾的两个黑衣人,正架着一位半死不活的男子。
      
      “来了来了,他们出来了。都小心点别被发现了。”
      几个打瞌睡的听及次,便立马精神抖擞,争先恐后的探出脑袋,手下的快门一个比一个按得勤快。
      
      可即便这样,还是有一个傻帽开了闪光灯。
      
      被偷拍的男人侧脸线条凌厉,光是那周身的气质就让人知道他是个不好惹的主。
      
      江斜临精准的感应到闪光灯亮起的方向,一张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脸庞转过来直面他们,眉宇间尽显慵懒矜贵,平静的让人捉摸不透。
      
      然而,不等他们收起器械逃跑,男人身后跟着的两排黑衣人就动作极快的来到他们身边,以警察逮捕犯人的姿势,快狠准的将他们的双手擒在背后。
      一台台器械砸在地上,伴随着几人胳膊脱臼的“咔擦”,凄厉的惨叫瞬间划破了这宁静的夜。
      
      要问这群人为什么会在这里,时间还得倒退到半小时前。
      
      入夜的酒吧最是热闹非凡,二层的卫生间正在维修中,所以常善去了一层。
      
      此刻,常善双手撑在盥洗台上,周围世界陷入一阵不安分的晃动,她甩了甩头,企图让自己清醒。
      
      也是在这时,肩上一沉,浓浓的酒气喷薄在她耳边:“美女是一个人来的啊?要不要去包厢陪小爷我喝一个?”
      
      常善强撑着意识,拨开那只咸猪手:“不了,谢谢。”
      
      男子也不尴尬,落在空中的手又死乞白赖的搭了上去,一双小眼不安分的往女人胸上瞟:“美女,你这可就扫兴了啊。小爷我有的是钱,只要你把我喝高兴了,你想要多少小爷都可以给你。”
      
      他们身后的墙角,正有一对男女在忘我热吻。常善低垂着脑袋使劲睁了睁眼,意识在模糊与清晰中不断切换,身边的男子还要说些什么,她却蓦地笑了起来,肩膀轻颤。
      
      镜中,常善抬起头,一双澄澈如流水的眼此时写满了轻佻与酒醉后的风情,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他,差点没把他的魂儿都勾走了。
      
      男子见此咽了咽口水,就在他以为她是同意了的时候,女人不屑的开口,声音像是淬了冰:“滚,老娘有的是钱。”
      
      常善这次没再跟人客气,拍开肩上的手,脚下如同踩着棉花,晃晃悠悠的往外走去。
      
      她今晚是和家里的姐姐一起来的,同行的还有几个常玩的富家小姐和公子哥儿。常善是知道自己的酒量的,现在头晕的这么厉害,她隐隐发觉出了些不对劲来。
      
      走廊上,女人手扶墙壁,头晕的她走不太稳。
      身后在卫生间搭讪的男子跟出来,很快便追上了她。
      他得寸进尺的揽住她的腰,誓要让她陪他喝上一杯。
      
      常善不耐烦,推了他一把,可到底是脑袋晕头转向,推人的动作都软绵绵的。两人一拉一扯间吸引到了不少人的注意。不过却没有一个人上前阻止,显然对此场景已经习以为常。
      那是李家的小少爷,仗着家里有点势力和臭钱,经常在一层作威作福。
      
      鼻尖酒气萦绕,刺激着常善的嗅觉,她脚下一使劲,纤细的鞋跟便撵上李家小少爷的脚尖,男子瞬间疼的叫出了声,被松开的常善趁着这个间隙,忙不迭的往就近的楼梯跑。
      
      “臭娘们!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啊,给老子追啊!”本来李家小少爷和女人推推嚷嚷,你来我往,全当是好玩和情趣,没想到那个女人最后给他来了这么一招,算是彻底惹怒了他。
      
      眼瞧着还有最后几阶台阶,常善却脚下一软,身子一头栽进了正要上楼的领头怀里。
      
      男人白衬衫上干净清冽的淡香蹿进常善的鼻腔,以及背脊覆上的那只手掌,温热,有力,似是有魔力般,刚才紧绷起的神经下意识的放松了下来。
      
      身后,踢里踏拉的脚步声接踵而至。有的人被撞到,有大声惊呼,有小声抱怨,但更多的是“别让她跑了,抓住她”。
      
      “先生,这位女士……”梁助理赶忙上前,想要将倒在主子怀里的女人拉开。
      
      震翻天的背景音乐,舞池里人们兴奋的尖叫,四面八方的声音混杂,闹腾的像是有几千几万个人在脑袋里蹦迪。
      常善耳边“嗡”的一声,先前拼命压着的那股劲再次上涌,最后仅剩的一点意志也被消磨殆尽。
      在意识彻底消失前,她紧紧攥着男人的白衬衫,几乎是本能的求助:“先生,救我……”
      而后眼前一黑,彻底失去知觉。
      
      软在怀里的女人露出了半边侧脸,她的皮肤白皙,此时闭着眼,长睫扫在眼下,仅是一面就让人惊艳。
      梁助理今早看过常善的照片,几乎是第一时间就将人认了出来,“先生,是常小姐。”
      
      他伸出的手,在下一秒自觉收回。
      常小姐,是江总的未婚妻。
      
      江斜临俯首,一双漆黑的眼目光深沉,流畅的侧脸线条在灯光下显得尤为冷冽。他二话没说,将昏迷的女人打横公主抱。
      
      前方跑下来四五人挡住了他们的路,都是冲着常善来的。他们瞧着领头的男人身后还跟了两排黑衣人,气场之大,派头之足,一种无形的压迫感在空气中漫延。
      他们不知道这伙人是什么来头,只好斟酌开口:“这位先生,把人交给我们吧,她是我们老大的女朋友。”
      
      梁助理冷着脸上前一步,正要开口,就听身后男人戏谑的发出了一个单音节,“哦?”
      
      江斜临眉毛上挑,目光落在他们几个身上,说出的话懒洋洋的,“哪个是你们老大?”
      显然是没把他们放在眼里。
      
      说时迟那时快,刚才被常善踩了一脚的李家少爷姗姗来迟,他拨开自己人,一脸的蛮狠:“老子就是,”说完,他又转头开始骂自己的跟班,“他妈不给老子去抢人,在这里跟他们腻歪个屁啊?”
      
      “先生……”梁助理转头,眼中带着顾忌和请示。
      毕竟他们今天才回国,不知道江总是要低调处理……还是高调处理……
      
      “外,他妈说你呢,把那个女人给老子。老子今天就饶你一命。”
      
      李家少爷说着就要下来抢人,江斜临退后一步,梁助理立马会晤,眼神一扫,站在首位的黑衣人便如阵风来到他们面前,直接一脚踹上了那人的小腹。
      
      李家少爷万万没想到这波人会这么干脆利落,二话不说就直接动手。他整个人摔得四仰八叉,后背猝不及防的硌上了楼梯的台阶。
      
      相比起台阶上疼的龇牙咧嘴,差点一口血飞溅当场的李家少爷,江斜临就显得云淡风轻多了。
      
      李家少爷被黑衣人踩着胸口“钉”在台阶上,李家的人一见大事不妙,赶紧想着要过来帮忙。然而他们一动,起先跟在江斜临身后的那群黑衣人就像是群训练有素的士兵,动作划一整齐的拦在他们面前形成了一堵肉墙。
      
      “他妈的,你们谁啊?知道老子是谁吗?等老子回去了,一定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李家少爷平日里蛮狠惯了,哪受过这种侮辱?
      即使现在被人踩在脚下,也依旧口无遮拦的不知道天高地厚。
      
      江斜临踏上阶梯,神情寡淡的连个正眼都没给人家,轻描淡写道:“常家的人,你也配碰。”
      
      常家……
      S市就一个常家……
      
      手下的黑衣人力大无穷,攥过摊在台阶上被吓傻的人就往楼上拖,看这架势是不会就此轻易放过他。
      
      “你……你们要对我做什么?你们放开我,我错了,我家有很多很多钱,我可以给你们钱,求你们放了我吧……”
      “是是有人指使我那么做的,只要你们放了我,我就……”
      
      求饶声在舞池音乐中渐行渐远,而江斜临已经抱着怀里的人走向大门。
      
      闻言,负责善后的梁助理冷笑一声:“你以为,江家二少这么好说话?”
      
      江家二少……
      本来一个“常家”就够令人生畏的,没想到这群人竟然是S市龙头江家的人。
      
      在边上看戏的众人也因此顿悟,出国多年的江二少爷,回来了。
      即便是在海外的这几年,他们也没少听到江斜临“杀伐果断”的传闻,谁知刚回国竟也这么高调。
      
      他们一行人出了门,常善的意识回笼,心里纠结着要不要再继续装“死”下去。
      
      谁知,就在这时出现了一群狗仔偷拍,然后又是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再是穿破耳膜的尖叫……
      常善想,她还是继续闭着眼当个“死人”吧,想必这么暴力的一幕,江斜临也不想让她看见。
      
      今夜的风格外大,而常善现在穿的也少,就一件性感小吊带。
      即便是在江斜临的怀里……
      “阿嚏。”到底还是没忍住,打了个喷嚏。
      
      此时的常善,觉得那风不仅刮在自己身上,还刮在了她脸上。
      把她的脸打的啪啪响。
      
      她悄咪咪的睁开了一只右眼,从缝中瞄了眼男人的侧脸。
      
      应该是没听到吧?
      
      男人垂眸,刚好瞧见怀里的女人忙不迭的闭上了眼睛,眼中划过的那抹狡黠被他看得一清二楚。
      江斜临觉得有些好笑:“还装?”
      语气不似之前在酒吧里的寡淡懒散,现在的他染上了几丝说不清的柔意与放纵。
      
      男人也不往前走了,站在原地好整以暇的看着女人,只见她那双紧闭的眼皮下,眼珠小幅度的转动,最后许是终于装不下去,才悠悠然,小心翼翼的睁开了眼。
      
      常善对视上男人的眼眸,一张小脸顿时笑魇如花。说话时,娇软甜蜜的嗓音带着些许讨巧:“谢谢先生出手相救。”
      
      “你倒是把自己撇得干净。”江斜临把人往自己怀里紧了紧,复又抬步,抱着她继续向停车场走。
      
      意识到周围的气压不断下降,常善才急切的喊出了那声亲切的称呼:“哥哥。”
      
      男人不语。
      
      常善的声音轻轻的:“你生气了?”
      
      江常两家素来是世交,常善生母去世那天,她被一群黑衣人接到了江家。江家主母把她当亲生女儿般哄着,也是在那天,江斜临见到了哭的跟只小花猫似的常善。
      那时,常善六岁,江斜临十三岁。
      
      常善永远都记得那天,许是从没见过这么凶巴巴的漂亮哥哥,刚才还哭的起劲儿的小孩冷不丁的打了个泪嗝,止住哭声。
      
      江家主母几天来阴霾的脸,被她这副小模样惹得一阵发笑,“临临,跟杳杳妹妹说说话,不要吓唬她,她很可爱的。”
      
      两个小孩就这么面对面对峙了好久,就在小妹妹瘪着嘴,仿佛下一秒就要忍不住哭出来的时候,小江斜临才伸手轻轻摸了摸妹妹的脑袋,僵硬又别扭的扯出一抹温和的笑容,连音调都忍不住软乎了下来:“杳杳好乖啊。”
      
      时过境迁,再听到这一声哥,江斜临恍惚了一下。
      没听到回答,常善转念一想,在心里唾弃了一把自己,她这会不会有一种套近乎的嫌疑?
      
      想了想称呼,常善还是选择中规中矩一些,踌躇片刻,她道:“江先生,你要不还是把我放下来吧,我可以走。”
      
      闻言,江斜临将她放下,沉默的脱了外套披在女人身上。
      
      这会儿,弯弯的月牙从云中探出了头,紧随其后的是几颗闪着光亮的星星,它们沿着月亮的底部一路往下,像是一根老年代启动电灯的开关线。
      
      他们走在月光下,身影相依,跟在后面的梁助理,惊奇的觉着这一幕异常养眼。
      
      常善今晚喝了酒,自是不能再开车,而江斜临也不放心让她一个人回去,便送佛送到西顺路把她送回去。
      
      两人坐在后座,气氛又变回了之前的压抑沉默。
      
      常善开始没话找话,“江先生在国外的这几年还好吗?”
      
      江先生:“嗯。”
      
      常善想起前几日在父亲书房外不小心听到的对话,正了正身形,旁敲侧击的问道:“江先生这么帅,应该有女朋友了吧?”
      
      帅帅的江先生:“没有。”
      
      常善瞬间满脸的不可思议:“不会吧,江先生竟然还没有女朋友……”要不我给你介绍几个?
      
      谁知后半句话还未说出口,就听男人低沉悦耳的声线响起,不动声色的打断了她,“杳杳。”
      
      “啊?”
      
      “还是叫哥哥吧。”
      听着顺耳。

  • 作者有话要说:  这篇依旧是篇幅不长的小甜饼。
    【娇甜乖戾小野猫×一言不合就帅到飞起的长腿欧巴】
    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先给大家拜个早年吧。
    -
    杳杳(yǎo)
    杳无音信的杳。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