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0、有人吻过它们吗 ...

  •   有人吻过它们吗
      
      帛犹昔把注视当做一种变相的武器,目光从她的腰部游移下来,拖拽到裸露的小腿处。他一边利用着自己的视线,一边考察着她的反应,见她开始摇晃的身体,露出玩味的笑意。直到她开始把面揉成一团扔进盆里,用帘布盖上,两只手支着桌子,强撑着的时候,他很恰当的扶住了她的胳膊:“小心!”指尖看似不经意的划过她的手臂。
      
      “不舒服吗?”他问道。
      
      娜蓿哪敢在雇主面前显露自己的病弱,连忙把两鬓的头发往后抓了抓:“没关系的,可能是因为下雨吧,有点胸闷。”
      
      明明知道前因后果,帛犹昔却装作听信了她的谎话:“的确,雨天人的状态就会有些奇怪。”他这话很像为自己刚才的行为进行的辩解,娜蓿低下了头,耳朵红了。
      
      她找了把椅子坐了下来,身体已经严重透支,刚才收拾房间的时候有些过劳了。这个病,她到现在都记不住名字,也不知道这种病是怎么得,也不知道它会用什么样的方式结束她的生命。此时她又有些庆幸,庆幸这个病除了多流些汗,手会抖以外,并没有特别难受的表现,如果晚上失眠也是症状的话,其实也还算好的。
      
      渐渐的,涌生出一股倦意,它们忽然在她身体里漫延开来,娜蓿落下脑袋,手从扶手上掉了下来。
      
      因为她的这个动作,帛犹昔快速蹲在她面前,捧起了她的脸,见她并没有什么异常,只是有些迷糊,这才放下她,发觉自己有些反应过度,他慌不择路的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她的手上:“你看,都是面。”他全然忘了这么做有多不合适,动手去搓她的手指。
      
      钟点工因为雇主的异常行为愣住了:“没关系,洗洗就好了。”赶紧抽回了手。
      
      帛犹昔手停在半空中,寻了一个尴尬的台阶下了:“雨是不是下大了。”
      
      雨真的应了他的话,开始霹雳乓啷的砸玻璃,想要进来一般。
      
      抬起头,正好看到了娜蓿那张抹了口红的唇,颜色格外的艳丽,他猛地起了身,把娜蓿整个人笼罩在自己的胸口下,从上往下俯视着她,眼睛一刻不离她的唇瓣,似被这双唇下了蛊:“有人吻过它们吗?”
      
      它们?娜蓿还没消化这话的意思,帛犹昔的脸就开始迎向了她,她想躲开,更想用手推他,却发现自己已经被这个男人牢牢的固定在了椅子里。
      
      明白自己无可逃的境地,娜蓿开口说道:“先生,我今天是来辞职的。”
      
      这句话成功的速冻住了他接下来的为所欲为,帛犹昔钉在原地,他俩唇齿之间仅相隔一个拳头,过了一会,他才艰难的问:“为什么?”
      
      我病了——
      
      她想这么说的,但是她也明白,自己这么说并不能获得陌生如雇主的同情,这种廉价的自怜是毫无意义的。
      
      “突然就觉得,应该做点自己想做的事。”第一次,她用这种既明确又有力的内容来答复别人。
      
      这个回答让帛犹昔心头一震,他从没见识过这样的娜蓿,在他的认知里,娜蓿是柔和微弱的,她是一个永远不会把自己想要的东西说出来的人,可此时的她,坚硬得如同盾牌,把他射出的箭挡了回来。
      
      感觉短暂的休息让她恢复了一些体力,她向前起身,但是帛犹昔并没有让开的意思。
      
      他看到的那些照片——那个眼镜男热切的目光,娜蓿红透的脸,两人之间暧昧不明的气氛,这些在脑海中不停息的回放,扰得帛犹昔心神不宁。
      
      “是谁让你改变了?”这话刚出口他就后悔了,后悔自己的语气有太多低微。此时的帛犹昔,一时还无法接受猎物明明已经被网困住却依然撕开了一个口的状况,那个口在他眼前慢慢的越开越大,马上就到了让他无法弥补的地步。
      
      但是这种语气反而让娜蓿缓和了态度:“没有谁——”娜蓿想了一下,突然脑中就蹦出了敛先生的脸,她又不敢确定了,也许,那个人的告白,多多少少给了她勇气吧。
      
      当一个人被另一个人告白的时候,不管结果如何,但是从对方身上获得的自信是前所未有的,那种被人喜爱的情感,在垂死的身体上打了一针强心剂,好似如此这般的给了她拖延死期的机会。
      
      帛犹昔明显的从娜蓿的脸上看到了红晕,当他意识到这个女人在自己面前想着另一个异性时,感觉自己被人投入了油锅里,翻来覆去的榨干他的耐心。
      
      他们彼此焦灼着,谁也不肯让步。
      
      帛犹昔不明白那是什么?自己的脑子完全不受控制的,疯狂的开始绘制那个眼镜男的相貌,从头发丝到脸上的汗毛,一点点细节都不肯放过,如此细致入微的,好似把画笔攥在了心里,找茬一般的寻找着人家缺陷的落点。
      
      此时此刻坐在书桌前喝着热茶的敛先生一定不会想到,自己被一个陌生的男人在心里被杀死了无数次。
      
      “你有喜欢的人吗?”
      
      这句话完全的脱离了雇主和女仆的关系,朝着不知名的方向飞奔而去。娜蓿被问得一片空白,她张开嘴,不知道该如何作答。她和帛犹昔的关系,还没有达到被提问这种问题和被回答这种问题的程度,她不明白。
      
      帛犹昔把眼睛放在了娜蓿的唇上,再一次的被吸引了注意力,他已经不想从这双唇里获得任何答案了,他只知道它们很红很艳,它们让他心痒难耐,帛犹昔终于压低了身体,把她整个弱小的身躯笼罩在自己的磅礴之下,不允许任何反驳和反抗的,强行沾染了它们。
      
      他想过这双唇的味道,无数次——
      
      或者是在监视镜头里,或者是在望远镜的镜片后面,或者是在相片里,但是从没有一次是在真实的体验中品尝的。
      
      原来是这样的,它们很甜,很软糯,很温暖——
      
      起初他只是挨着她的唇瓣,接着,他发现身下的人并没有太大的动静,他把这个归为默许,于是大胆了起来,牙齿咬了一下她的下唇,娜蓿吃疼的张开了嘴,他趁虚而入,大口的吸允着她。
      
      想要她——
      
      这个又疼又钻心的念头从腹部一路高歌。
      
      因为他的吻,整个脑袋供氧不足,她根本不懂雇主这个举动的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是一时兴起还是在捉弄她?
      
      她不敢深想,却在他的背后,这个男人看不到的地方,悄悄的用手心小心翼翼的贴在了他的脊梁上,如同捧着易碎的瓷器,生怕他发现又怕自己被知晓。
      
      

  • 作者有话要说:  存稿发完了,我想哭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