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9、馒头 ...

  •   馒头
      
      雨点掉在伞上,发出砰砰声,他站在窗户前,听着雨敲打伞的声音,如同来自他心底的鼓点。
      
      窗户另一侧的女人正在擦拭柜子最里面的角落,从他的角度,可以看见她湿透的后背,瘦弱的脊骨清晰可见。
      
      起初只是零星的水滴,溅落在玻璃上形成一个一个的点状,雨慢慢大了,在玻璃上一条一条仿佛泪水沿着脸下流的长线,纵横交错,里面的场景愈来愈模糊,这种模糊映照着他对这个女人的情感——如雨水一般冰凉;又如泪水一般温热。
      
      他久久站立,也不动,就在伞下躲藏着,被模糊的窗户掩护得很好。镜片下,是一双渴望的双眼,注视的时间越是长,眼眸越发炙热。而他看得那个人,不过是在努力收拾房间,铺铺被子、扫扫桌下、擦擦衣柜而已,待她做完这些,娜蓿站在客厅中央,环视四周,似在一点一点的回收自己曾经在这个房子里存放过的感情,她的举动令帛犹昔莫名的不安,扔掉伞直接开门走了进去。肩头落满了来不及晕开的雨滴,他急切的走到娜蓿的跟前,娜蓿背对着他,他没再前进一步,如果是以前可以任性妄为的由着自己的性子,此时,他看到了一个屏障,正正好好的挡在他俩之间,那个屏障叫——死别。
      
      听到脚步声,娜蓿比帛犹昔迟钝一秒钟才转过身,漫不经心的看着他,那目光连咸淡都尝不出来,口吻亦是:“回来了?”
      
      她这句话的遣词更像是亲密的人才会使用的招呼,就如同那些家里等待丈夫下班的妻子,在丈夫开门的那一瞬间,站在玄关说的第一句话,而且这种夫妻一定婚龄在七年以上。就如同,这两天的短暂分别让她有了想念一般。
      
      他生疏的不知该怎么回应,推了推眼镜顺带着一个轻微的点头:“嗯。”他注意到,今天的娜蓿嘴唇有点红,当他确定那是口红时,微微吃了一惊——他知道,娜蓿是从不化妆的,帛犹昔这才清楚的发现,她不仅仅是涂了口红,还画了眼影和眼线,甚至还抹了腮红。不可否认,稍有妆容的她,很美。
      
      “吃饭了吗?”她把围裙戴上了。
      
      他们从不是如此自然的关系,他诧异着,想在那张理所当然的脸上寻找答案,可惜这张脸的主人并没有答题,只交了一张白卷,一笔未动。帛犹昔推推眼镜,拉开餐桌旁的椅子坐下了,与其在这胡乱猜想不如静观其变,他莫名的期待着:“做了什么?”
      
      “蒸肉,小牛排,和腌黄瓜。”
      
      “主食呢?”
      
      娜蓿摇了摇头:“没做,您想吃什么?”她注视着帛犹昔,竟有些热切。
      
      他第一次从这个女人眼中看到这些,脑中搜刮了一阵:“馒头。”
      
      牛排配馒头——混搭风。
      
      她旋即去了厨房,他听见盆子磕在灶台上的声音,于是站起身,离开了椅子,踏入了厨房。她背对着他,根本没发觉这位雇主正站在身后,温水浇上面粉在她手的搅动下成了泥状。帛犹昔看着她,想象着这块白面仿佛她的□□,把握在自己手掌中,揉捏着,接着他开始移动视线,从她的裙底向上,她腰很细,围裙的系带可以打很大一个蝴蝶结,但是现在它有点松了。今天她穿了一件宽大的T恤衫,领口并不是很大却恰到好处的露出了她的雪白肌肤,配着她纤细的后脖颈,连接成一道优美的弧线。
      
      曾经,他在楼上肢解尸体,而她在楼下切菜做饭,那种体验,让他尤为兴奋,热度很快侵占了他的头脑。
      
      他走过去,贴合着她。
      
      娜蓿惊得一缩:“先生?”
      
      “围裙松了。”他轻描淡写的说道,手指绕着系带,头快低到她颈项里了,呼吸溅到的皮肤处热了一片。
      
      “谢谢。”她低声回道,揉面的动作慢了,警觉着身后的状况。
      
      他拽紧两边的带子,用力一拉,迫使她往自己怀里狠狠一撞,她连连道歉,吓得魂飞魄散的:“对不起,对不起!”
      
      一只胳膊绕过她的锁骨,搂住了她,他趴在娜蓿的耳边,用喘息的口吻呢喃:“你今天怎么化妆了?”
      
      钉在原地,连呼吸都不会了的娜蓿,过了半天才蹦出一句话:“酒吧老板,要求的。”
      
      “哦——”拉长音,恍然大悟的点点头,他把手伸入了娜蓿的短裙:“那他有没有要求你们上班穿什么裙子?”
      
      这种级别已经达到了猥亵,娜蓿定了定心神,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先生!”
      
      “你不知道么?”被抓住手腕的帛犹昔并没有退缩,反而更加兴奋,舌头舔着她的耳垂:“女人又化妆又穿短裙就是在诱惑男人。”
      
      娜蓿用尽全力的推开帛犹昔,病弱的她并没有太多力量,只能把帛犹昔推开一步,帛犹昔背碰到了墙壁,他顺势倚了上去,歪着身子,眼镜下滑到鼻尖处,他悠然的把眼镜推回原位,拍了拍被面沾到的地方:“怎么了?我只是在提醒你,怕你受欺负。”语气仿佛是关心的,可他的表情没有一点替人担忧的样子。
      
      “你怎么可以!”这种情形,她应该骂他几句,但娜蓿的字典里没有脏话,手抖得比刚才更厉害了,她只能用一只手去捂住另一只手,可惜这种看似安慰的行为并没有什么作用,汗灌水般的倾巢而出,她开始觉得自己体力不支了,掐了自己一把,提醒自己要振作起来。
      
      这些,帛犹昔都看在眼里,这样近的距离,他看到的画面都是高清的。娜蓿的反应都在他预料之内,这种可预测的行为取悦了他,因为雨天而湿漉漉的心情瞬间晴朗了不少。
      
      被调戏的人又气又恼,但也无可奈何,她转回身,发泄般的大力揉着面:“馒头马上就好了!”不再客气。
      
      她这话分明就是在赶人,帛犹昔并不打算轻易离开,他一只腿叉在了另一只腿上,做好了久呆的准备。
      
      

  • 作者有话要说:  等待拢龙的时候,更新一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