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8、失去 ...

  •   失去
      
      “那些女孩去哪了?”九穆图喃喃着,把玩着荷包。
      
      “这种情况,如果三十六个小时内没有找到人,就凶多吉少了。”雅述算是一三诗社里知识点最多的人了。
      
      “真可怜,失去孩子的爸妈该有多难受啊。”衔月跟着一三诗社的其他人进了房车。
      
      “那个巡访的眼神很不好。”冉冉歪头想了想,他本能的抗拒那个巡访:“味道也不好。”
      
      “不好吃么?”莎乐美来了一句。
      
      “我最近胃口不太好。”娃娃脸的冉冉说这话时,脸上透露的是委屈和可怜,他的这张皮相很容易勾起人的保护欲,不过在一三诗社,保护欲是不存在的,只有衔月拍了拍他。
      
      “碰上这种连环失踪案,巡访是最倒霉的。”作为曾经的巡访,昙密深有感触——大海捞针式的搜索失踪人口,的确耗时耗力。
      
      “连环杀人案,你可以这么说。”黎玲把牌一收,说道。
      
      “不会吧!”雅述最先反应过来。
      
      “她们现在应该已经躺在哪里进入睡眠了,永恒的睡眠。”
      
      他们聊得热火朝天,没人注意到社长早已经坐在躺椅上,睡着了。她抱着肩膀,头歪到一边,身体并没有完全放松,一副防御的姿势,仿佛这个姿势是在警告别人她可以随时醒来。
      
      “嘘!”衔月给薇拉盖上了薄毯。
      
      “嘘什么啊!你看她睡得像死猪一样!”雅述撇撇嘴,一脸不屑,但还是自觉的调低了音量。
      
      她并没有完全处于睡眠中,忽远忽近的,能听见嘈杂声,连雅述的吐槽她都听到了,想着一会教训下这个混蛋,想着想着就失去了意识。等她再次睁开眼睛,已经身处尸殍遍野的战场之中,怀里抱着一个女尸,头发遮住了女尸的面容,她看不到脸,也没有足够的好奇心去拨弄开头发。血腥味,塞满了她的呼吸,到处都是残肢断臂,横七竖八的死尸,她分不清自己的身份,尽管,战场对她来说,并不是陌生的。她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自己身穿的盔甲属于哪个朝代,更不知道现在倒在脚边的银色盔甲人是敌是友,尤其是怀里的女子——没穿任何防御战服,盔甲没戴,胸口扎着一支长箭。
      
      她一无所知,却深刻的感受到了心里的愧疚,脸上没有泪水,却在里面流淌成河。
      
      有人靠近了她,贴着后背,轻抚着肩头,这种不合时宜的举动似是恋人之间的安慰:“你失去了什么?”
      
      那个声音,她很熟悉,不用回头确认来者。
      
      “我失去过什么?”她试探性的反问,深陷迷雾的她需要有人来解惑,而这个人似乎是最合适的人选。
      
      该隐被问住了,他想到好几个答案,但是刚到心口就被否定了,不是因为它们太复杂,而是太过简单。
      
      薇拉没动,等待着,她不在乎漫长,而是在乎会不会等到——就如同那些约会早到的人,随时做好了被放鸽子的最坏打算。
      
      终于,该隐排除了最后一个答案,当他发现同样的问题,只是换个人回答而已,就让他困住了,有时有些钓鱼的人,会被鱼拉住了鱼竿,被迫拖进海洋,他现在和那些垂钓者是相同的。
      
      “是我,失去了太多吗?”她没看他的脸,却感受到了他的低落。
      
      该隐沉默着。
      
      “你原本期待的答案是什么?从我的口中。”
      
      “你失去了她,也失去了我。”终于,该隐说道,那语气好似在争宠的孩子。
      
      这话开始让她审视怀里的女子,尽管连这个人的脸都没看清,甚至都不知道这个人是谁,薇拉还是抱紧了女子:“她一定是为我而死。”
      
      因为薇拉的举动,怀里的女尸头发稍微偏离了些,露出真容。
      
      “这算是私奔吧,帛犹昔的父母。”一三诗社的人正徜徉在八卦的海洋中无法自拔,已经偏离主题很久了,昙密说完这句,他正对着薇拉的躺椅,清楚的看见社长噌的坐了起来,就像魇着了一样。
      
      她很随意的指了一下自己对面的昙密,大概是他的地理位置最显眼:“跟我走!”
      
      快速的收拾好背包,把枪装了进去。
      
      一三诗社的人一脸懵,衔月问她:“今晚有活吗?”
      
      九穆图焦急的:“我也去!”
      
      “你要干嘛去啊!”莎乐美站起身,抓住了薇拉胳膊:“为什么都不解释的?”
      
      “薇薇?你怎么啦?不让你去!”冉冉拽住了她的另一个胳膊。
      
      雅述大概能猜到她的目的地,拉开了莎乐美的手,也甩开了冉冉的黏人:“让她去吧,如果不去她会憋死。”
      
      昙密默不作声的跟在薇拉身后,两人一前一后的跳出了房车,奔着帛犹昔家的方向。
      
      昙密看着她的背影,义无反顾的狂奔着,似在发泄着。他突然想起曾经的那个战报——芙蕾雅在和该隐的叛军战斗时中箭身亡,本以为主将已经死了,轻敌的叛军贸然进攻,却没想到芙蕾雅完好无损的坐在主将位置上,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那时,为了芙蕾雅受了那一箭的人应该就是弗里达了。
      
      保护者,反而被保护了,这在她的人生里一定是难以释怀的污点吧。
      

  • 作者有话要说:  元旦快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