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3、她做了自己一直想做的事 ...

  •   她做了自己一直想做的事
      
      午休结束,娜蓿又回到了工作岗位,薇拉也不能擅离职守太久。回到车上,看见昙密正手举着两杯咖啡,不知所措的寻找自己。薇拉接过咖啡,把衣服交到他手里。
      
      “你和娜蓿一起走出来的?”
      
      “嗯,我睡着,她把我搬进画室里了。”说完,她和他都明白了什么,相视无言。
      
      “还跟吗?”
      
      “钱都收了。”
      
      昙密心里叹了口气,薇拉并没有听见,但是这声叹气如同敲击在他心头的巨石,重的不会呼吸。
      
      这一次跟在娜蓿身后,薇拉心境已经完全不同,每一步都是沉的,那些闲聊调侃的心早就没了。昙密看了一眼薇拉,把一顶鸭舌帽戴在她的脑袋上,薇拉回看昙密。
      
      “不开心都写在脸上了。”
      
      压低帽檐,薇拉转向昙密,目光似是要在这个人身上找出点什么:“我怎么才能救她呢?”
      
      “你有办法的。”昙密用一种近似严苛的凝视回敬了她,那个视线的深度让薇拉瞬间塌了进去,她这才注意到昙密以前的头发都是梳上去的,今天却放了下来,有刘海的昙密有些可爱了呢,但是这个眼神却没有很友好。
      
      不敢直面这双眼眸,薇拉转过脸,抬眼看向前面的娜蓿:“我不能。”
      
      “迦南就可以,为什么娜蓿不可以?”
      
      薇拉察觉到昙密语气里的埋怨——还在怨幽耶仑那件事么?
      
      “难道娜蓿是又一个迦南,帛犹昔是另一个幽耶仑吗?”
      
      “在你心里,吸血鬼是令人憎恶的吗?还是赚钱机器?你对自己的定位只是吸血鬼制造者吗?”
      
      她一边猎杀吸血鬼,一边又制造吸血鬼,而这些,仅仅是为了钱财。昙密就像是一个灵魂拷问者,不断的质疑着她,抛给她的问题都深入了骨里,那些都是薇拉想要逃避的,不敢触碰的,但是这个人却让她无路可逃。
      
      哪怕像芙蕾雅一样说吸血鬼是恶魔,要被消灭也好。昙密甚至觉得正义感满棚的芙蕾雅比此时现实到无情的薇拉要好很多。那个芙蕾雅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而这个薇拉只是在遵从原始本能,为了生存而生存。
      
      “我父母都是被吸血鬼杀死的,如果你说憎恶,也许是的;冉冉和莎乐美都是吸血鬼,他们是我的伙伴。”中间有一个喘息的停顿,她接着说:“时间能消磨一切,或者是我擅长健忘,对吸血鬼的感觉已经淡了。你能忘记吗?”
      
      薇拉的最后一句话,昙密明白她指的是什么,但是他并不打算太过坦诚,这样对他弊大于利:“我可能也忘了。”
      
      “幽耶仑会忘了迦南吗?”
      
      吃惊看向薇拉,昙密没想到她竟然会说出这种如同示弱的话语。后者略带忧伤的看着娜蓿走进了那家餐厅,就是那个人均消费超级高的,娜蓿只敢看而不敢进去的那家高级餐厅。
      
      “你认为幽耶仑和帛犹昔很像吗?”
      
      “怎么可能像?帛犹昔是个变态跟踪狂。”
      
      “如果这种变态是因为爱不是因为恨呢?”他装作漫不经心去问,其实心里的期待快要溢出来了。
      
      “被这种变态爱上太痛苦了,我会帮娜蓿早点解脱的。”薇拉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干脆又利落,本人根本没走脑也没走心。
      
      身体刹那被抽走了力量,如同一个人本以为会拥有什么到头来却发现自己只是拥抱了一堆泡沫,而那些泡沫正迅速的全部碎掉,昙密心灰意冷的转回脸,再不去看她,轻言:“她进去了。”
      
      “你饿吗?”
      
      薇拉和昙密找了一个远离娜蓿又方便观察的位置坐下。服务生拿来菜单,薇拉盯着上面听都没听过的菜品名称,眼睛都直了,她想都尝一遍,又怕付不起饭钱。昙密接过菜单,直接合上还给了服务生,整个过程一气呵成不到一分钟:“鹅肝、米梧就这些吧。”
      
      鹅肝?米梧?薇拉想破脑袋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味道的。
      
      昙密倾身薇拉,用难以察觉地嘴角微扬安慰了她:“这两道菜你应该会喜欢。”
      
      然后就是漫长的等菜阶段,薇拉一心扑在菜上面,一只手刀一只手叉,偶尔也会去看看娜蓿,娜蓿就点了一个菜,名字很长,薇拉也没听清,感觉很高大上,等服务生路过时,薇拉叫住了他:“给我们也来一份那位女士点的菜。”
      
      服务生很有素养的没露出多余表情,点了点头。
      
      娜蓿坐在座位上四下张望,手足无措的,高级的地方在外面观赏和在里面零距离的接触完全是两种体验,她局促的喝了一口柠檬水,差点呛到,咳嗽了两下后终于稳定了心神,找到了作为顾客的感觉。
      
      餐厅名字是高岭文,所以一般的比昆人都看不懂,大意是薰衣草的庄园。室内也契合了主题的使用了大面积的紫色壁纸,沙发是灰绿色的,每个座椅背后都插满了薰衣草的干花,坐在这里的确有种身处薰衣草之中的错觉,尤其是当那些薰衣草香气阵阵芬芳而来时。娜蓿缓缓的看着天花板上的纸灯,是个造型别致的小雏菊组合而成,一条条垂下,很有一些意境,她面露微笑,很满意自己能选择进来吃饭,一点失望都没有。
      
      鹅肝和米梧陆续上了,薇拉尝了一下,鹅肝入口即化,米梧是用不知道什么名字的叶子包裹蒸出来的,软糯可口,这两样的确对胃口,不禁感激的看了眼昙密,而后者正看着花瓶里的薰衣草干花入神。当服务生端上娜蓿点的那道菜时,准确的说是一道汤,薇拉一舀下去就是满满一勺,而娜蓿则是很少的一点,她细细的品味,生怕盛多了就会错过每一个美味的细节。薇拉放进嘴里,然后对昙密说道:“娜蓿她做了自己一直想做的事。”
      
      那汤好喝得就像能融化心脏一般,清淡而醇香不断——
      
      所以当娜蓿走入西奈婚纱店,薇拉和昙密也没什么惊讶,尽管非常想进去看一看她穿那件蔷薇粉色婚纱会是什么样,但是现在的状况,他俩也只能在外面等着,薇拉有些焦虑的踢着石头:“会是什么样呢?适合她吗?好不好看?”
      
      不一会娜蓿就出来了,有点低落的。
      
      “怎么回事?”薇拉朝橱窗看了看:“嗯?那件蔷薇婚纱不见了。”
      
      昙密突然反应过来——娜蓿想试的婚纱应该正是被他撤掉的那件。
      
      薇拉猜测着:“婚纱太贵吗?还是那件婚纱已经卖掉了?”
      
      可能都不是——昙密暗自回复。
      
      忽然,那个斯文男子迎面朝娜蓿走了过去,昙密敏感的问道:“那男的是谁?怎么感觉似乎要表白呢?”
      
      正如昙密的直觉,男子说了什么,娜蓿脸红得快熟透了,就算迟钝如薇拉,就算是他俩什么都听不清,也能猜到发生了什么。
      
      “她会接受吗?”昙密问薇拉,后者目不转睛的看着那两个画面很协调的人。
      
      “希望她不要拒绝。”
      
      眼镜男人说了很多,声音不大,他们离得又远,薇拉和昙密只能根据嘴型和两人的反应判断大致内容。
      
      “你被告白过吗?”昙密很直接的问了薇拉,没一丁点的拐弯,他开始抓住和薇拉聊天的要领了。
      
      似乎薇拉的脑子在那刻点了一个顿号,她缓缓的回道:“我哪有那种魅力。”
      
      “魅力就像躲在草丛里的兔子,也许能一眼看见,也许需要找一找。”昙密笑着说。
      
      她被这种俏皮的说法打动了,捂着嘴也跟着笑:“我的那只兔子,可能躲累了,然后就睡着了。”
      
      她遮住了嘴巴,露出了弯成月牙的眼睛,昙密一笔带过的瞄了一眼,心脏的位置轻轻一跳,不激烈却是明显的,他抓着胸口,试图阻止这种跃动。
      
      “你看,她手脚都不知道该放哪儿了。”虽是吐槽,却是心疼的语气。
      
      “喜欢一个人会变笨拙还是变聪明?”
      
      挠挠后脖子,薇拉回道:“会变傻。”
      
      觉得她抬眼看自己的表情很可爱,昙密拍了拍她的帽子。
      
      接着,不期而至的雨终于打断了两人的谈话。
      
      “回车里吧。”
      
      面包车在帛犹昔的家门口徘徊了一圈,确定告白结束,娜蓿已经进了门,昙密问薇拉:“还跟吗?”
      
      雨带走了她短暂的好心情,薇拉看着在窗户上划成长线的雨水,摘下帽子,攥在手里:“结尾款吧。”
      
      

  • 作者有话要说:  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想说有一个懂你文的读者真的挺兴奋的,很有更文的动力。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