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4、葬礼 ...

  •   葬礼
      
      急切回家的帛犹昔,半路被祖父拦了回来。
      
      按犹家的规矩,葬礼必须与死亡时间在同一天,一切准备的都很匆忙,幸好犹家人办事都很迅捷,宾客们也都陆陆续续到齐了。葬礼主持请的竟然是红衫祭司,据说是十二位红衫祭司中唯一的女性,相貌端庄秀美,姿态高贵,今年大祭司的热门人选,能请到这样的人物,犹家的确面子够大。
      
      推了推眼镜,没人知道现在这位表面冷静的继承人心里快被火炙烤成碳了,他想要见娜蓿,立即,马上,腹部的热度如此的灼烧着他,恨不得现在就能把那个女人拥在怀里,褪去她的外衣,把她的身体从上到下,从外到里的舔舐一番。
      
      是的,就是这种焦躁的心情——
      
      但,此时此刻,这种心情是要压抑住的。
      
      今天虽是外公的主场,但是真正获得注目的人是帛犹昔。想好了自己的台词,他压低自己的脚步,尽力给每一次的抬脚落地都留下家教有方的印象。祖父站在前排看着他,眼露期许,他也决定回应这种情感。毕竟,哄老人开心是孙辈的责任。在这之前,他在努力寻找自己的泪点,让它们能在自己说话时顺利的落下,的确也是费了些心思。
      
      他的目的是,前几句让一些人流泪后几句赢得一些人的掌声,尽管他做到了,但是他注意到有几个犹家的长辈并没有鼓掌,他把名字都逐一过滤了一遍,甚至为他们想好了养老的场所。欣慰的是,祖父很满意,他的掌声最响亮,眼含热泪。帛犹昔有时候觉得,自己和外公亲近,不仅仅是因为性格方面,更多的是情商之间,有个分化。
      
      外公虽然性格柔和,其实内心刚烈敏锐,祖父性格暴躁张狂,内心却是单纯直白。和了解自己的人在一起,更轻松,因为很多事都不用担心被误解。
      
      讲完话,他也就完成了今天的一半工作,绕到人群后面,找到一个不起眼的地方站定,摸出烟盒,想要来一根的念头刚刚冒出,迎面走过来的人就让他打消了念头。
      
      幸好穿了黑西装,比较应景,昙密踱过步子,一只手插兜,见到帛犹昔停在半空的烟盒,微微点了点头:“没关系,不影响我们的聊天。”
      
      帛犹昔抽出一支递给昙密,被昙密摆手拒绝了:“烟火气太强,不适合我。”
      
      “有什么事吗?”这次,帛犹昔比较放松了些,口气友好了。
      
      “参加故交的葬礼。”
      
      “吸血鬼都这么重情重义?”
      
      “人也有忘恩负义的。”拿出一份资料递给帛犹昔,里面是这两天的跟踪照片和情况报告。
      
      帛犹昔不明所以,当他翻阅时,才明白过来昙密是一三诗社的成员,他疑窦丛生,总觉得这当中有什么蹊跷,他不认为昙密这样的人会跟着薇拉混饭吃。怀疑归怀疑,他依然把支票交给了昙密,以他对薇拉的了解,不结尾款的客户下场会很惨。
      
      昙密环视一周,葬礼快到尾声了,红衫祭司的抚灵诗已经唱到一半。他把一个信封塞进了帛犹昔的手里:“这是赠品。”
      
      拆开信封,帛犹昔看到了娜蓿和那个眼镜男人的照片,透过照片都能看到的粉红让他脸色一变。
      
      昙密一手按在帛犹昔的肩头上,他俩身量差不多,他在后者的耳朵边低语道:“不管是什么样的货物,总摆在展柜上,总有一天会被人选走。”
      
      等帛犹昔理解了话里的话,眼睛瞬间通红。
      
      此时帛犹昔的表情正是昙密想要的,于是手又放心的插回了兜里。帛犹昔并不知道昙密一手插兜的含义,也不知道自己最宝贝的手办人偶正在那个口袋里。昙密很喜欢这个手办,喜欢到什么程度呢?就是会经常把手插入口袋里摸一摸人偶的小脑袋,仿佛这样的举动能带给他不少的安全感。
      
      “我听说,帛犹家的继承人喜欢手办。”昙密扬起脸,赞许的说道:“很是振奋人心的爱好。”
      
      振奋人心——
      
      帛犹昔觉得昙密用词非常考究,这种考究如同正在瞄准的猎人,争取每一枪都有所斩获。
      
      不过,就算昙密是猎人,他也不是食草动物。
      
      “您也喜欢?”
      
      “以前不会,现在开始有点。”昙密食指在裤兜里轻轻捻了一下手办人偶的胳膊:“这种类似于真人的玩偶,触感就如同人的身体,抚摸的时候会让你情不自禁的想起谁——”搜刮了一下帛犹昔的表情,随后接着说道“也许它不会回应,但是我们,已经被勾起兴奋,就像——尸体,尽管没有生气,却没有丢失活着时的——吸引力。”说到这里,昙密注视着帛犹昔,那双眼睛浸染的是——兴奋!好像他下一秒就会露出獠牙,咬向谁的脖子。
      
      心里倒吸一口气,帛犹昔猛然发现,这个猎人不仅仅捕获食草动物,也许食肉动物也是他的目标。
      
      他必须承认,自己的变态,在这人的面前,是不值一提的,这样的人呆在薇拉身边,目的——不会是纯良的。
      
      葬礼结束,他站在门口和宾客们一一握手,最后一双手握起来,虽然是双女人的手,却有些老茧,他吃惊的抬头,看见了薇拉冷冷的目光。
      
      “委托结束了。”帛犹昔说道,直起腰,以身高优势,从上往下睨看她。
      
      “会有新的委托吗?”
      
      这句话包含的信息量之大,让帛犹昔都吃惊。人往往了解对手要多于自己,他难以相信这种话会来自于眼前这人。他想明确的否定,就是两个字而已,到了嘴边,始终没有出口,是他起了挣扎,或者是挣扎已经让他到了无法忽视的地步。
      
      “你会等?”
      
      “我会。”薇拉把这两个字,平整的安放在原地,然后离开了,没有任何的拖泥带水。
      
      帛犹昔终于明白,为什么在撒母耳医院那么久,不管自己的成绩多么突出,总感觉赢不了她的原因,两个字而已,她说得就干脆,自己就会犹豫。走到外面,才发现下了雨,保镖撑起了伞被他拒绝了:“我自己回去。”
      
      雨能冷却空气,也能冷静一个人的心神。
      
      

  • 作者有话要说:  存货要发完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