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6、一股清流 ...

  •   一股清流
      
      一大清早,帛犹昔就赶了回来,把他那辆超跑停在车库里,他并没有注意到任何形迹可疑的人。开门,首先注意到那天弄倒的花盆已经收拾干净了,掉在地上的书也被捡起放回了书架原本的位置。他走到书架前,拿起原本掉在地上的书,抚摸着,仿佛这两本被娜蓿捡起的书还留有她的余温。抽出那本《蔷薇女祭》,翻到娜蓿插入书签的那页,书签并没有移动位置,看来她这几天没有再看这本书,帛犹昔把书塞回去。走进阳台,那里正放着腌咸菜的坛子,打开坛子,黄瓜盖着盐粒被整齐的摆放在里面。
      
      客厅桌子上的牡丹花外观保温瓶尤为显眼,从审美上看,这个保温瓶肯定不是他的所有物,打开保温瓶,里面放着一小碗红烧肉,迫不及待的拿出来,肉还是温的。
      
      自己的要求她的确都做到了——想到这里,满足的笑了。直接上手抓了一块放进嘴巴里,入口即化的肉,肥肉一点都不腻,微微带着甜味,帛犹昔本就喜欢甜食,这个红烧肉完全攻占了他的味蕾。
      
      娜蓿五年来没有一天迟到过,房间打扫的一尘不染,这个人工作完美到挑不出任何毛病。因为做的是小时工,所以,家政服务的项目只有打扫,并没有做饭,但是她却做了很多别的,比如碰到下午回家的帛犹昔,她会准备晚餐。再比如拿一些绿植放在屋子里,起初嘴上不说心里他有些拒绝,对活的生物他向来没有好感。直到有一天,他在娜蓿的冰饮录里看到自己家植物的照片,看到她配的文字:换了个环境,他们都很喜欢。末尾是一个笑脸。他看着觉得特别有趣,就没说什么反对的话,默许了她的行为。院子里种了什么东西,他就更不关心,一想到不久之后会见到它们开花,甚至在期待着。
      
      在阳台腌咸菜也是。他记得那年夏天,正值酷暑,四十一镇的天气是两个极端,夏季极度的热,冬季极度的冷。屋子里闷热闷热的,他刚下了手术台回家换身衣服,八个小时的手术,已经让他筋疲力尽,因为缺觉心里烦躁的不行。正巧娜蓿穿着背心坐在阳台边削萝卜皮。她背对着自己,没听见他的开门声,汗湿透了她的衣服,内衣的扣带透了过来,她白到透明的皮肤挂着一串串汗珠,顺着脖颈的方向一直滑到后背,有的在肌肤上停留形成一个一个的小水珠,如同雨天挂在窗户上的雨露。头发湿黏的贴在脖子上,她把后脑勺上的头发分到两边,正好整个后脖完全暴露了出来,因为热,微微的泛着红,似在害羞一般,黑发衬托下,显得尤为的白,纤细的脖子,他一只手就能握住全部,让她死其实很容易,但是让她安然无恙的坐在自己面前却有些难忍的冲动,可怕的是,这个冲动他叫不上名字。这个女人消除了他的工作烦躁后又点燃了另一种烦躁。他一直看着她白葱的手指灵活的用刀剥掉皮,白萝卜与她的雪白手指分不出谁更洁白,谁更能引起食欲。他就静静的看着她,大约有一分钟,然后上了楼,听到上楼的脚步她才注意到主人回家了。等他换好衣服再下楼,她已经把阳台收拾干净,地上没有一片皮屑,正搬动着沉重的咸菜缸。
      
      ‘你在做什么?’那是他第一次和她对话,过去他与她几乎都没碰过面。
      
      ‘做腌萝卜。’他见到她局促的手揪着围裙。
      
      ‘那是什么?’
      
      ‘正好到晚餐时间了,我给您尝尝吧。’一会功夫,她就做好了咖喱饭,把腌萝卜放在小碟里,整齐的摆放在餐桌上。
      
      他只是回来换个衣服而已,却坐在桌子边,拿起了筷子,尝了那个腌萝卜。
      
      很好吃,他从未吃过咸菜,第一次吃的就是这个人腌的萝卜,清脆爽口,解了咖喱的油腻味浓。
      
      那以后,他会时不时的赶在饭口回家一趟,她什么都不问,饭菜已经摆放在餐桌上了。
      
      去饭锅里盛了一碗饭,冰箱里有已经备好的咸菜,他只需要拿出来即可。顺便把那个长了杂草的花摆在面前,他在娜蓿的冰饮录里看到了这个家伙的照片,也知晓了这个杂草。娜蓿的冰饮录和其他女孩的完全不同,至少是在他交往的女孩中。他有一个喜欢翻阅别人冰饮录的习惯,尽管他自己不爱发。他的圈子里很多都是富家女或者拜金女,就是人们常说的MS女孩,一身名牌武装,经常出国旅游,参加各种时尚趴,炫富成了日常的女生。他每次约的女孩,也都是在长期观察了对方的冰饮录以后做的取舍。他约过在冰饮录里谩骂渣男的、每天都去高岭国购买奢侈品的、晒自己各种包包口红的等等。因为见识太多,所以那些把男人迷得晕头转向的女人,在他这里不过是一个个鉴婊试验品。在他眼中,女人如同变色龙一般,她们的脸色性格会随着语境的变化而变化,陌生人面前一个样、熟人面前一个样、男性友人面前一个样、女性友人面前一个样、父母面前一个样、恋人面前一个样,各种各样,千变万化。而他早已经一一破解,因为每一个他约的女孩,都要经过他三天以上的跟踪调查了解。
      
      唯一,表里如一的只有娜蓿,这个女人,哪怕虚伪的装装样子都不会,所以至今连男人的手都没碰过,算是一股清流了。但是,像娜蓿这样的清流,身上没有闪光点的,如果不是因为这些种种纠葛,别说了解,他在街上遇到看都不会多看一眼。尽管MS女孩现实,但是她们都很美啊,男人都是这样,就算悟了,依旧执迷。
      
      不会伪装自己的女人,除非有姣好的容貌,否则拿什么吸引男人注意力呢?娜蓿,也许一辈子都不会懂这个道理。
      
      年幼时听母亲说过——女人是一本书。帛犹昔读得书可以开一家图书馆了,有的书看到开头恨不得快些翻到结尾,有的书开头平平无奇越往后看得越津津有味,舍不得看到结尾。他庆幸的是,娜蓿是后者,要不然,少了乐趣的阅读体验是糟糕的,他不喜欢。
      
      他清楚娜蓿的每一件事——她收养的那只流浪狗的名字,那只狗经常会跑到哪只母狗门口蹲守;她喜欢哪家餐厅,也许一次没去过,但是每次路过会多看几眼;她经常看的婚纱是哪一件;最常去哪个旧货摊买衣服,甚至精细到她一日三餐吃什么,几点几分到达酒吧打工,去集市会买哪几种菜,他都一清二楚。她的生活没有虚荣没有攀比,只有大写的真实。这些真实都是他这个富家子弟从未经历过的,见识过的。
      
      他遇到了一个让他措手不及、捉摸不透的女人,一个有毒的女人,这种毒叫瘾——
      
      不自觉的抬眼朝对面看去,这个时间娜蓿已经上班了,他明明知道却还是管不住自己的眼睛,只能说长年累月积攒的习惯化成了本能,融入了骨子里。尽管只有一天,但是他依然禁不住去想,在他看不到的这一天里,她会发生什么——是不是她依然朝九晚五的去画廊上班;是不是依然会从他家离开后去给狗喂食;会不会遇到上次那个帮她找到狗的男人、、、。
      
      一个电话把他从胡思乱想中拽了出来,他看到来电显示的是祖父,索性把手机关机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