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7、重要 ...

  •   重要
      
      “你一天不看她就浑身难受吧?”
      
      “什么意思?”
      
      “要不你也不能这么早就赶回来了。”
      
      一大早,雅述已经歇业,门被帛犹昔无情的砸开了。
      
      “葛朗台呢?”
      
      “替你盯梢去了。” 一想到在那个闷热的车内呆了好几个小时;像个变态跟踪狂一样的跟在新员工的身后;还有那个快被灰尘掩埋的废弃大厦雅述就一阵郁闷,刚擦了一半的杯子也不擦了,往吧台上一拍,语气尽是不耐烦:“你来这儿干嘛!”
      
      “她——”帛犹昔欲言又止,觉察到自己的失态推了推眼镜。
      
      尽管就说了一个字,但是雅述已经替他补充了剩下的遣词造句:“你想问我俩昨天盯梢有什么收获是吗?”
      
      “没什么特殊的事发生吧?”帛犹昔左顾而又言它的语言方式,引起了雅述的怀疑。
      
      雅述抓住了重点:“什么事算是特殊的?”
      
      手指不安的敲击着桌面,帛犹昔吹口气,不想暴露太多心事:“与她资料上的生活轨迹——”
      
      “出轨?!” 雅述突然蹦出这么一句。
      
      这词无异于平地惊雷,差点惊出了帛犹昔的心脏病,他目瞪口呆的瞧着雅述,就像在森林里迷了路遇到了猛兽一般惊慌失措的眼神:“你疯了?”
      
      “你疯了,像你这种人,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干嘛非要和一个与世无争的女人过不去?就算是一时的好奇,也没必要找这样的下手,她跟那些女孩不同,她玩不起。”在医院,雅述和帛犹昔算是交好的朋友,经常没事出去喝酒吃饭什么的,毕竟出身都类似,想法见识都差不多。可能是受到BOSS的影响,他现在对这个老同事有点不赞同,而且经历了糟糕的一天后,他对帛犹昔的好感快被磨尽了。
      
      “她和那些女孩不同,她对于我来说——很重要。”
      
      雅述确定他口中的这个“重要”,一定是精挑细选后的措辞。
      
      “她不会是你的杀父仇人吧?”一边观察着帛犹昔的面部变化,一边说出试探的话。听到这话时,帛犹昔面色开始转暗,雅述知道自己已经离答案不远了,看老同事今天来似乎也带着倾诉的诉求,他搬了把椅子坐下了。
      
      “我和她小时候是邻居。”
      
      话题朝着意料之外的沉重方向偏去,雅述很有眼力价的去给帛犹昔倒了杯酒,一改刚才的态度:“从没听你提起过。”
      
      “小时候的我和娜蓿正好是相反的,就像现在。”帛犹昔端起酒杯,却没喝,把玩了一会杯子:“我幼年家庭拮据,娜蓿家很富有。她比我大,我总叫她蓿姐姐,娜蓿那时候很开朗,朋友很多,人缘不错。她是一个爱说爱笑的人,又有钱,这样的小女孩,很多人都会喜欢吧。她是富人家的小姐,而我呢,是她家女佣的儿子。”想到小时候的事,帛犹昔那张带着斯文的眼镜的冷脸,开始有了缓和,缓和只维持了一分钟。
      
      “贫富差距让你怨恨她?”
      
      “照你这么说,现在怨恨我的人可多了。”
      
      “还是她小时候欺负过你?”
      
      “你觉得她会是那种女孩吗?”
      
      跟踪了一天,就算再不了解,那种恃宠而骄的富家千金形象放在娜蓿身上,实在是想象不到,也不太可能。
      
      “我想象不到她那样的女孩为什么会招你恨,真的,帛犹昔。她和你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如果有,一定是致命的。”透过镜片,帛犹昔的眼睛斜瞟过来,雅述感到了一股冷气,从那个镜片后面射了出来。从他的态度上,雅述猜测是不会问出太多的了。
      
      “你找机会杀她?”
      
      “在比昆,我杀她如同碾死蚂蚁,碾死蚂蚁有什么成就感吗?”
      
      “那你干嘛这么大费周章的?折磨她?你认为你这种变态行为她知道吗?”
      
      “以前我觉得贫穷让我自卑,现在我觉得富有让我无聊。”喝干净杯里的酒,帛犹昔沉默了一会后,酒劲也跟着上来了,他用微醺的口气说道:“雅述,人活着,得有点乐子,像我这种人,已经丧失了所有的快乐源泉,唯一能提神的就是她了。”颓废的低下了头。
      
      对于帛犹昔的烦恼,雅述多多少少能感同身受点,毕竟他俩有着差不多的背景环境。
      
      优越的家庭,出色的才能,如鱼得水的工作,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人生,已经无所追求,他开始理解帛犹昔花天酒地背后的迷茫。理解过后,就开始同情那位新员工,如果薇拉知道了,一定会阻止的。
      
      “娜蓿没做错什么吧?一无所知的她很无辜。”
      
      “一无所知才是她最招恨的地方。凭什么我要受到祖父外公的摆布,而她就可以无忧无虑的生活?”
      
      雅述什么都没说,默默的给他满上了酒,推过去杯子:“你是在憧憬她吗?”
      
      先是一愣,随后帛犹昔笑纳了雅述给他倒的新酒:“你还是老样子,让人既想亲近又令人畏惧不前。”
      
      突然冲进来一群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他们径直奔向帛犹昔,把他围在了圈里。帛犹昔继续喝着酒,就当没看见一样。
      
      领头的黑衣人先是鞠了一躬:“少爷!老爷让您回去!”
      
      帛犹昔不怎么走心的问道:“你们是外公的人还是祖父的人?”
      
      “您的祖父。”
      
      点点头,他的态度完全置身事外,好像这事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这的确像那个老怪物的风格,外公是不会这么粗鲁的。”
      
      “少爷!请注意您的措辞!”领头的黑衣人脸阴沉的可怕,帛犹昔对自己祖父的不敬连他们这些仆人都看不下去了。
      
      “我哪句词错了?不老不死的,难道不是怪物?”帛犹昔从椅子上走了下来,步伐有些不稳,雅述连忙扶住了他,防止他摔倒。
      
      “混账!”一声厉喝,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子从门外走了进来,器宇轩昂的,身上的外套一看就价值不菲,相貌有几分和帛犹昔相似。雅述猜测这就是帛犹昔的祖父,按年龄来说的确太年轻了些,不过毕竟是常年和吸血鬼打交道的人,他已经见怪不怪,抱起膀子准备看场好戏,心里还惦记着要不要通知一下社长回来,这种观影体验她肯定是求之不得的,保不准路上会买些爆米花和饮料。
      
      “我已经容忍你的任性太久了!”
      
      帛犹昔露出一个无奈的笑,雅述认识他多年,从没见他有过这样的表情。
      
      “你们逼了我这么久,就偶尔的放放风就嫌时间长了?”
      
      “你这孩子——”拔高的嗓门刚起了头就降落了,毕竟在外面要顾及家族的体面,帛犹昔的祖父把想发火的欲望强行抑制住,声音突然就转为低沉:“犹哲病重了——”
      
      酒立即醒了一半,帛犹昔难以置信的问道:“外公他怎么会?!”当他看到祖父那张痛入心扉的神情后,确定了这件事的真实性,身上了的力气被卸掉了大半的颓然说道:“我跟你们回去。”
      
      作为外人,雅述也不好插手帛犹昔的家事,而且这是帛犹昔的亲祖父,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他此时最担心的是薇拉,又要把盯梢的活延长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