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0、谢谢 ...

  •   谢谢
      
      酒吧老板雅述特意为巨人开辟了个超大号的床,其实就是用几张床一起拼接的,九穆图躺在上面很是高兴:“终于可以伸开腿了。”
      
      衔月正给大家分发甜点:“你要睡了吗?”
      
      九穆图抱着自己的兔子布偶点点头:“嗯!”
      
      冉冉趴在床边,拨弄着兔子布偶的耳朵:“你这家伙可真幸福,吃了睡睡了吃,一点烦恼都没有。”
      
      猛拍了一下冉冉的后脑勺,薇拉端着酒走了过来:“就好像你有似的!”
      
      “薇薇!好疼哦!你都不疼我啦!”委屈的撅起嘴,冉冉把脸快速的扭到一边,薇拉只能看到一个倔强的背影。
      
      抽走薇拉的酒杯,衔月开启了妈妈模式:“少喝点酒,你不知道自己一喝多就过敏么?自己都不知道照顾自己。”拿着酒杯走开了。
      
      一路为酒杯送行到吧台,薇拉收回视线,往嘴里扔进两个小蛋糕,腮帮子塞得鼓鼓的。
      
      “给我讲故事!”九穆图往被窝里一躺,自己盖好被子,就像幼儿园小朋友一样忽闪着大眼睛,满是期待。
      
      薇拉无奈的手一伸:“书。”
      
      黎玲把一本没有封皮的书放在了薇拉掌心上,薇拉吃惊的去看小女巫,后者回了一个甜出蜜的微笑:“我在集市买的,旧故事讲腻了换换新的吧,也许上面有另一个版本的结局呢。”目不转睛的看着这个小女孩,薇拉原本风平浪静的心有了波澜,亲昵的揉了揉她的头发:“谢谢。”薇拉还有别的话想说,但是她没说,别人并不懂只有她俩彼此都懂的话。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只狮子爱上了一个女孩,它找到女孩的父亲,希望他能把女儿嫁给自己。女孩的父亲害怕狮子,他对狮子说:怎么证明你对我女儿的爱呢?狮子说:为她,我愿意去做所有事。女孩的父亲说:那好,你把牙齿拔掉,把爪子切掉吧,我怕那些锋利的东西会伤害到我的女儿。狮子听了,立即拔掉了自己的牙齿,切掉了自己的爪子。女孩的父亲一看它失去了伤人的利器,拿起刀直接杀了狮子。”薇拉看到九穆图和黎玲已经入睡了,蹑手蹑脚的离开。
      
      一旁在给客人端酒的娜蓿,新服务生明显在溜号,一个没放稳,酒洒了,溅到了客人的裤子上。
      
      娜蓿连连道歉,那个客人五大三粗一看就不好惹,暴躁的推开她:“滚开!蠢货!”她摔倒在地,后背弯曲着,脊梁骨的瘦弱可以透过工作服清晰可见,她立即爬起来,用抹布去擦客人的裤子,客人暴跳如雷:“你擦哪呢!”又要动手,被薇拉一把抓住手腕,客人一看薇拉是个女流也不怎么在意,使力几下才发现自己根本挣脱不开她的手,急了:“臭女人!”另一只手就要去打薇拉,被薇拉一个背摔,扔在地上。那客人一看这情况,颜面扫地起身就要找薇拉算账,被赶过来的雅述一脚踹到门口。
      
      客人一看自己不是这些家伙的对手,骂骂咧咧的出了门,刚走没几步,突然脖子被什么锐利的东西抹断了,头掉在脚边,一个无头的人跪在了地上。没有人注意到冉冉坐回原位,舔着指头上的血渍,喃喃着:“没礼貌的家伙,冒犯薇薇怎么可以呢。”
      
      酒吧里的人并不知道外面的情况。娜蓿对着薇拉和雅述鞠了好几个躬,道歉的话也是重复了无数遍:“对不起!对不起!给您们添麻烦了!”
      
      两人良心不安的去拉娜蓿,作为跟踪了她一天的两位,对这个女人他俩还是有点小内疚的。
      
      “没事的,我个性随和,就是见不得对女人动粗的垃圾。”雅述安慰了几句,朝薇拉试了个眼色,就又去招待客人了。
      
      薇拉拍了拍娜蓿后背:“放心吧,那家伙不会开除你的。”
      
      娜蓿抬起头,与薇拉的目光打了个照面,楞了一下后说道:“啊!是买家您啊!”
      
      薇拉发现这人不仅仅是人脸识别的问题,而是记忆太短暂了吧,自己可是一直没离开的呆在这个酒吧里的。
      
      “你不会忘了咱俩约好下班去你家画画的吧?”
      
      “我记得,今天真谢谢你。”
      
      薇拉瞄到她膝盖的擦伤,按住她肩膀:“你受伤了。”
      
      娜蓿摆手:“没事的。”
      
      薇拉冲一直在旁边瞅热闹的薰打个手响,黑猫一会叼着药箱过来了。社长蹲下身,给伤口消了下毒,贴上了创可贴,站起身对她说道:“被欺负了也是只会道歉,受伤了也不说,这样可不行,要多爱惜自己。”
      
      娜蓿低头看着自己的膝盖一言不发,也看不清她的表情,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
      
      看了看手表:“你还有多久下班?”
      
      “快了。”娜蓿去找拖布把地打扫一下,刚走几步又折回来问薇拉:“您刚才讲的故事真有趣。”
      
      离得很近,薇拉发现这个女人的美其实是一个隐性的,没有刺目的美貌,不是第一眼美女,却越看越出彩,她今天似乎化妆了,擦了淡淡的眼影,打了一点点腮红,虽然妆容淡到可以忽略不计,但是就这一点点足够给她的容颜加分了,整个人看起来有了一些活气。
      
      “今天的妆挺好看的。”薇拉开口,这话稀松平常,娜蓿听了却红了脸,赶忙跑开了。
      
      虽然在忙生意,注意力一刻不离这头,给客人送走后,雅述赶紧过来八卦:“诶诶!少散发点你的男友力!又英雄救美又直男撩妹的,给男人留条活路——”
      
      “死开!”薇拉推开雅述:“人家只是不擅长和人打交道,她连个朋友都没有。”
      
      “你这明显是不想负责的说辞!”两人正说笑着。大门忽然被踢开,莎乐美一脸杀气的直奔而来,本能告诉薇拉有危险,她把雅述推到前面做挡箭牌。
      
      雅述不断摆着惊恐的小手:“大姐!有话好好说!”
      
      莎乐美把价值一万五昂司的包包扔了过来,雅述很不地道的一矮身子,正中社长的小脸。女吸血鬼用快要气哭的表情骂道:“薇拉你不是人!竟然让我给一只猪初拥!”
      
      幸好现在顾客不多,在场的一三诗社成员很默契的把脸转向了社长大人。
      
      一三诗社的大社长低下头揉着脸蛋,小声嘀咕:“人家可能就是胖点。”
      
      “五百斤你说胖点?!”
      
      “五百斤血厚啊,吸着过瘾。”
      
      “神特么的过瘾!”莎乐美这就要冲过来用自己九厘米高的细高跟踢社长,衔月和冉冉赶忙过来一边一个胳膊的拉住了她。
      
      “薇薇啊,为了钱你也是丧心病狂,怎么能让这么美丽可爱的莎小姐去和那样的——”冉冉想形容一下那个胖子,发现词汇量有限,就用手比划了一个圆形。
      
      冉冉这话无疑是雪上加霜,莎乐美更气了:“你怎么忍心让这么美丽可爱的我——”
      
      “那你初拥了吗?尾款打了吗?”薇拉的关注点都在这里。
      
      一三诗社的所有人,除了趴在桌子上看热闹的薰,一致吐槽道:“你关心的是这个吗?!”
      
      叮铃一声,薇拉手机响了,她连忙去看,眉开眼笑的:“莎乐美干得漂亮!尾款到账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