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9、帛犹昔的家 ...

  •   帛犹昔的家
      
      坐了一会,觉得自己心里已经能平静的去完成薇拉的工作时,昙密起身,走出贵宾室,正好一个店员捧着一束蔷薇走了过来,看样子是想作为装饰放在店里。闻到久违的香气,昙密一言不发的伸出手,抓碎了花朵,吓了店员一跳:“客人这是我们用来——”话没说完被桀派拦了下来:“以后别在店里放任何蔷薇花。”
      
      “知道了。”店员惊慌失措的收拾满地的花瓣,疑惑的看了昙密两眼。这个男人的真正身份虽然不清楚,但是从店长的态度上看应该绝非等闲,男人五官看起来是柔和的,没有攻击性,为什么现在却是充满杀伤力的呢?而且他身上有一种狠厉,以毫不掩饰的方式散发了出来。昙密缓缓的低下头回视店员,店员胆怯的立即转移了目光。
      
      昙密迈步走到门口,回身对桀派说了一句:“橱窗里的那件粉色婚纱撤掉,蔷薇的设计太碍眼。谁设计的?开除掉。”他语气波澜不惊,内容却狼烟四起。
      
      老管家再也不敢出言顶撞,连连点头:“是!”
      
      离开婚纱店,步行了几米,他回过头,正看见几个店员合力把粉色婚纱搬进店里,把刚刚捏花的手放在鼻子前,还有余香——
      
      一个身影从旁边跳到昙密面前,玟单膝跪地双手奉上比那张纸厚出N倍的资料:“大人,这是帛犹昔的所有资料。”
      
      昙密接过资料,对玟的工作效率早已习以为常,他的手下和薇拉的那些虾兵蟹将根本不在一个段位上,玟能用三个小时找到被调查人的所有资料——上至祖宗十八代下至未出生儿女的基因血型,而薰只能找到被调查对象的姓名性别职业,如果让薇拉知道,估计她会哭死,顺便感叹命运不公什么的。
      
      边往帛犹昔家的方向走,边阅读着资料,当看到记录帛犹昔幼年的经历的那一页时,昙密突然停住了脚步,停顿了也就半秒钟的时间。当抵达帛犹昔家门口的同时也看完了一掌厚的资料。
      
      帛犹昔的别墅和娜蓿住的拆迁小二楼仅间隔一条街。昙密扫了一眼帛犹昔的花园,种的也不知道是什么花,叶子已经长得茂盛,花正含苞待放的。用桀派给的□□打开了帛犹昔家的门。推开门,首先入眼的是客厅里的螺旋梯,钢管扶手,直接连到二楼的卧室,墙面以灰色为主,地板为黑,床品和窗帘为白,所有的设计都是及其简约的,走入这样的房子,迎面扑来的是一股冷飕飕的寒风,如果不是那些沙发床什么的家用品,他以为自己进入了一间厂房里。
      
      “帛犹家的独生子真是品味独特。”摸着金属质感的扶手,走上了螺旋梯,玟紧跟在后。
      
      玟想象了一下如果自己住在这样的房子里,心里会有多压抑,这种设计一点家的感觉都没有,她接了一句:“不像个家。”
      
      昙密突然停住了,回头问少女:“家应该什么样?”
      
      夜已经深,他们没开灯,帛犹昔家附近路灯的照明已经足够他们视物,光源从帛犹昔家的窗户里散进来,而昙密正好站在一半阴影一半灯光下,从下往上看,瞧不清表情,也不知道主人是怒了还是喜了,玟大气不敢出,小心翼翼的说道:“温暖,幸福。”
      
      昙密笑了,玟却觉得这个喜比怒更恐怖些。
      
      环视四周,把屋内所有的摄像头全部收入眼中,玟皱了皱眉,因为已经调查过了帛犹昔的前尘往事,所以她对这个人虽然没见过真人,但是多多少少还有些了解,但是在自己家装摄像头监视钟点工的画风还是清奇的,在正常人眼中。
      
      昙密挑挑眉,似什么有趣的东西开始打动他了,身子往沙发上一靠:“我们社长交给我的工作还挺能激起工作欲的。”
      
      玟眨眨眼,确定从她主人的脸上一闪而过的是喜悦?
      
      “看看有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是!”什么东西是有价值的?玟从不问昙密缘由,作为昙密的手下,接受命令并怎么完美的完成,是她唯一需要知道的,五千年的磨炼,该习惯的都已经成为了习惯。
      
      在玟找资料的时候,昙密四下转悠,他突然发现这房子里少点什么——没有家人的合影照片。
      
      四下查探,依赖着吸血鬼的灵敏嗅觉,闻到了一股血腥味,沿着血腥味找到了一个地下室,玟正要下去一探究竟,被昙密拉住了。一想到地下室的阴暗潮湿和霉味,昙密就本能的捂了下鼻子,以示拒绝:“算了。
      
      随后玟总觉得这个管道造型的书架看着有些不顺眼,在上面找了半天,终于在后面发现一个按钮,轻轻按下去,书架竟然自己转动了,一个布满玩偶手办的展柜架转了过来,每个玩偶都放在一个单独的透明玻璃柜子里,各种姿势各种样貌的手办,都是一些动漫卡通里的人物,还有汽车摩托车宝剑等道具的模型,数了一下,大约有一万个左右那么多。作为一个从古代活到现在的人,玟对现代的东西没什么大好感,唯一能吸引她的就是一些动漫影视,所以她对帛犹昔的手办人物如数家珍,也清楚这些东西的价值,随便拿一个出来都快能买一辆车了,从这点上也能看出来这位两大家族的继承人是有多豪。
      
      注意到这边的响动,昙密转过了椅子,把脸面向了这个展柜架,他观赏了一下,然后起了身,走到柜子前,随机的打开一个玻璃柜,拿下来一个手举长矛的卡通手办,把玩着问道:“哪个贵?”
      
      不明白主人的用意,玟仔细看了一遍,指了指中间的一个被上了密码锁的玻璃柜说道:“这个背着大剑的少女最贵。”这个少女手办是动画《蔷薇女祭》里的一个重要角色,据说她的原型是大祭司芙蕾雅,之所以价格最高,是因为这是手办界大师的遗世之作,而且这个人物也特别冷门的缘故。
      
      把手举长矛的手办放回去,视线围着大剑少女转了一圈,最终放在了少女用来扎起马尾的红色头绳上:“这个玩偶挺别致的,你拿出来我看看。”
      
      “我去找找密码。”玟觉得昙密出的题有点超纲了。赶紧去翻帛犹昔的生日,试了,错了。她又试了帛犹昔父母、祖父母、外祖父母的生日,轮了一圈也没成功。
      
      抱起膀子环顾四周,昙密试图找到点什么提示,正好看到了窗台上那一盆盆的多肉植物,先不说那个植物的长相有多萌,就是粉绿色的花盆也和这个房间不搭调,突兀的很,琢磨了一下那个植物,然后给出了一个答案:“试试娜蓿的生日。”
      
      竟然对了——
      
      玟吃惊的回看昙密,难以置信的:“他为什么?”
      
      摊开手,昙密摇摇头,眼眉一挑,露出孩子气的微笑:“你看,这份工作多令人惊喜。”从柜子里拿出大剑少女手办,随口问道:“少女人偶叫什么?”
      
      “小芙。”
      
      听到这个名字,昙密的眼睛弯成一个半月:“你把柜子转回去吧。”正说着,就把小芙的手办揣进了西装内兜里。
      
      心里吃惊,面上不敢表露,按了按钮,展柜架转到了背面,书架又归了原位。偷偷的回看主人,他也在看自己,玟一阵心惊。
      
      昙密歪着头,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总是当观众,腻了。”
      
      用那把□□,昙密打开了帛犹昔的所有上锁抽屉,除了一些跟踪娜蓿的照片,还有一本厚厚的日记,眼睛一亮,玟从主人的眼里看到了兴奋和好奇,他想当然的翻开,就像读着某个畅销小说一样的看了起来,还津津有味的。
      
      玟站立在一旁,期间也数不清看了几次手表,时间也不早了,尽管是吸血鬼的内核,但是有人形印控制着外貌体征,现在昙密算是一个人,晚上睡觉休息是必须的,想出言提醒又怕打扰了主人的雅兴。现在的昙密的确兴致勃勃的,看到精彩处还摸摸下巴,玟是武人眼神比较好使,从后面瞄了几眼,收集到一些比较劲爆的字眼——什么恨意难消啊、毁尸灭迹、虐待、折磨一类的。如果写成一部悬疑推理小说,也是蛮刺激的。
      
      没过一会,昙密就看完了全部,意犹未尽的合上日记:“帛犹昔文笔还挺不错的。”从玟的那一沓资料里抽出一张最无关紧要的放进口袋里,剩下的还给玟。那页除了姓名性别爱好职业以外什么都没有,玟猜想估计这就是她主人要交差的东西了,如果换成自己这么干会被主人打死。一三诗社真是个养人的好地方啊——不禁如此感慨。
      

  • 作者有话要说:  暂时停更几天,后面写的有点没有感觉~~~~~~~~~~我把存稿都发表了,你们看的都是存稿~~~哈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