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6、救人 ...

  •   救人
      
      将伐君和哥哥多年的内战,造成很多的古舍人流离失所,他们部分人逃到邻国比昆,但是想在比昆国定居必须要交一大笔的安家费,交得起的人毕竟是少数,很多人都交不起,交不起的人就要成为比昆人的奴隶,受他们奴役。
      
      薇拉曾经为薰交过这笔钱,所以她很清楚这么多的钱对普通的古舍人来说是多么庞大的一个数字。
      
      一三诗社的人站在窗边,看训奴司的人挨个给来往的人验身。古舍人和比昆人在外貌上没什么区别,但是古舍人有一个任何国家都模仿不来的特征——就是他们的眼睛在紫外线的照射下会变成绿色的。根据这项特征,训奴司的人只需拿着紫外线手电筒在他们眼上一晃就知道国籍了。
      
      能拿出安家证的古舍人放行,拿不出来的直接扔笼子里,谁都不愿意束手就擒,这个过程就充满了暴力与血腥了。
      
      一个古舍人眼见自己要被暴露了,变成了狼,想要奋力一搏。被其他训奴司的人围在圈里,狼扑向训奴司的人,被另一个训奴司的人放出一枪,打在后背处,狼趴在地上喘着粗气,还没有死,剩下的几个训奴司的人拽着他的后腿直接扔进了他们随身带着的绞肉机里,伴随着刺耳的尖叫,不消一会的功夫,从另一个口里出来一堆肉馅。
      
      那情景,吓呆了在场所有人。四十一镇的古舍人最多,一见这种情况,好几个人率先逃跑,训奴司的人跳上车就开始追,他们根本不在乎普通民众的死活,车接连撞了好几个人,轱辘上去就是碾,有的人卷入车轮下,瞬间成了亡魂。
      
      “训奴司疯了吗?”
      
      “估计是幽耶仑察觉到迦南失踪了。”
      
      薇拉抓起背包就跑了出去——衔月、黎玲和昙密还在逛夜市呢。
      
      他们三个在夜市被冲散了,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人群就爆发出尖叫和哭喊,很多人冲着不同的方向跑去,昙密被挤入一个古舍人逃跑的大军。
      
      现在的昙密是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的,不仅仅因为人类的身体限制了他吸血鬼的能力,更因为人形印的逐渐崩塌让他越来越力不从心。那些针一样的痛不断蚕食他的力量,只能任凭人群推来推去。
      
      他甚至悲观的想,自己如果一不小心摔倒了,弄不好会被踩死,这种死法放在他身上,以昙密的身份,可想而知是有多荒谬。
      
      而这时的黎玲被人推倒,她正要挣扎的站起,才发现更多的人涌了过来,如果她不立即站起来会有被踩的危险,但是她的腿就在这时毫无预警的没劲了。突然一只手抓住她的胳膊,把她生拽了起来,那人力气出奇的大,黎玲以为这样的人一定是个男的,抬头看去瞧见了社长的脸。
      
      “怎么样?”薇拉扶着黎玲,雅述和九穆图也跟了上来。
      
      薇拉把黎玲往雅述怀里一放:“我去找昙密和衔月!”
      
      薇拉继续朝夜市的长街跑去,中途遇到了老枪正在收拾自己的摊位,薇拉踢了踢他:“逃命要紧!还收拾什么!”
      
      老枪一见是薇拉,随即从口袋里拿出一只铅笔递给了她。
      
      薇拉收好笔,示意老枪快走。迎面和衔月撞个正着:“薇拉!”
      
      “怎么就你自己,昙密呢?”
      
      “我刚才看见他被人群挤到那头去了。”衔月朝后面一指。
      
      人群吗——薇拉看见那些人已经都开始兽变了,一个个都做好了战斗准备。薇拉把手术刀拍在衔月手里,往后看,巨人和雅述就在不远处:“去追雅述他们!”
      
      衔月拿着手术刀,问薇拉:“你去找昙密吗?”
      
      “我要把你们都安全带回来!”薇拉说道。
      
      “你要小心!”衔月的话还没说完,薇拉已经朝昙密的方向,最危险的地方跑去,刚刚训奴司的大部分人都包抄过去了。衔月看着她的背影暗自叹气——这人从没在乎过个人安危,嘴上各种市井图利,实际行动却往往背道而驰。
      
      她是一个如果有了想守护的目标一定会拼尽全力到底的人,所以衔月庆幸自己在一三诗社,有她的庇护,自己才能安宁的存活下来。想到这里,衔月往后跑了几步,正好迎上了雅述与九穆图。
      
      “月姐姐!还好你还没事!”九穆图抱着黎玲,黎玲见了衔月平安无事也是松了一口气。
      
      “BOSS呢?”雅述问道。
      
      “她去找昙密了。”
      
      “昙密——”雅述重复着这个名字,担忧也挂上了脸。衔月黎玲和九穆图谁也不知道雅述担忧的是什么,以薇拉的身手,救一个人是没有问题的,只有雅述知道薇拉有可以出手的对象也有不可以出手的对象。
      
      这时一个黑影跑了过去,雅述眯起眼睛,等他看清,心里的那个担忧才落了地。
      
      再回头,衔月已经和九穆图雅述他们会合到了一起,心终于也放了一半。
      
      有什么东西点了一下薇拉的脑顶,一只黑猫落在面前,下地就变成人形,薰瞟了她一眼:“继续跑!”
      
      看见薰,心里踏实一半,但是另一半的担心也随之而来——薰是古舍人,他肯定不愿意眼瞅着同胞落难,但是现在的她不能和圣骑士团的人起正面冲突,叮嘱着:“别招惹训奴司的人!”
      
      薰回敬她一不可思议的眼神,那神情仿佛在说——你在说什么天方夜谭?!
      
      薇拉追过来的时候,昙密和其他几个古舍人站在一起,被训奴司的人围在了里面。
      
      被人形印套住的昙密,现在真是到了孤立无援的地步,他这是头一次真实感到自己的脆弱。
      
      昙密转过身,看见了站在不远处的薇拉,他从没想到有一天这个人会在这时出现。震惊领先其他感情,没想到自己最危急的时候,是这个女人来救他。五味杂陈一同散落在心口上,他说不清哪种味道是自己此时的心境。他看着薇拉,薇拉也在看着他,她用目光询问昙密,昙密点点头,薇拉露出放心的神情。越过凶神恶煞、已经杀红眼的训奴司的人,薇拉那张清淡的脸尤为突出,那张脸稳定了他的心神,甚至身上一阵一阵加剧的疼都减弱了。他望着薇拉,肆无忌惮的看她,那种看法似乎穿透了时间的长廊,叫停了周遭的喧嚣,定住了所有在动的人。此时此刻,这里,只有他和她,昙密忘乎所以。回过神,他想到自己现在的身份和处境,而面对这个冒着危险来救自己的女人,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装成一个应该被救的人。
      
      “我不是古舍人!我是比昆人!”昙密喊着。
      
      但是训奴司的人已经听不进去了,有一个刚才被狼伤了的,气急败坏的:“都给我杀了!一个别留!”
      
      “混蛋比昆人!欺人太甚!”几个古舍人立即都兽变成野牛,虽然他们食草,但是牛角还是有些震慑力的。
      
      训奴司的几个人也端出□□瞄准了他们,这些人各个杀气十足,只有昙密弱小无助的瑟瑟发抖,嘴里还不忘呢喃:“我不是古舍人我不是古舍人——”
      
      眼瞅着战斗一触即发。如果训奴司的人开枪,乱阵之中,昙密的安危就没法保证了。用枪还是用刀?大脑在那一瞬间快速运转,无论哪个都不是薇拉想要的冲突。她伸手摸进自己的口袋,摸到了她的宝藏——眠散,这药是她最近刚配制成功的,还没找人临床试用。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在薰手心划上三个字:“捂鼻子。”趁着两伙人注意力都在对方身上时,跃上旁边的大树。
      
      用余光追逐薇拉身影的昙密,抬起了头,薇拉朝他做了一个用手捂鼻的动作,他立刻心领神会。
      
      薇拉抓了一把眠散就撒了下去。
      
      昙密刚想捂鼻,但是人形印就在这时发作了,痛感强到躲闪不及,手一抖,鼻子没来得及捂住。
      
      空气中刹那充斥着一股甜腻的薰衣草香味,那味道刚到鼻子口,还没往里面再容留呢,他们就一个个的都倒地了,除了早已经捂上鼻子的薰和掩面的薇拉,昙密也倒在了地上。倒地时,映在他瞳孔上的是薇拉从树上落下的身影,那张既熟悉又陌生的脸朝自己靠近,他闻到了她身上独有的奶香,终于不支昏了过去。
      
      薇拉查看了一下昙密的状况,发现他没有受伤也就彻底放了心,朝黑猫招了招手,换做是别人薰是不会去帮忙的,但是对昙密他竟有些不错的印象。
      
      薰抓起昙密,把他背了起来。两人逆向而行,往微醺酒吧的方向跑去。这时一个带着孩子的女人迎面跑了过来,后面跟着训奴司的车。孩子也就四五岁的年纪,被母亲拽得一个趔趄一个趔趄的,女人索性抱起孩子,看那样子也不能坚持很久,人腿哪能和车速相比。
      
      薇拉很想当做视而不见,但她还是停了下来,在薰的诧异目光中,明明叮嘱薰别招惹是非的是她,还是把手术刀掏出,一个甩手,刀正好扎在车轮上,车立刻爆了胎,直直的撞上了旁边的大树。母子俩暂时解除了危机——
      
      千辛万苦,三个人终于都回到了微醺酒吧,黎玲和衔月也安然无恙的呆在里面了。
      
      “昙密怎么了?”
      
      薰把昙密放躺在沙发里。
      
      “没事,中了我的眠散,睡一觉就好了。”薇拉拎出一个小口袋,放在黎玲手里:“你不会武功也没有异能,这个能在危机的时候起点作用。”
      
      “薰衣草的香味。”娜蓿走了过来,手里端着一杯白水,递给了薇拉。薇拉接过水才发现娜蓿的手有点抖,虽然轻微,但是摇晃的水是没法掩饰的。
      
      “薰衣草是什么?”九穆图来自巨人族,他们一直都很封闭,不与外界接触,很多东西都没见过也没听过。
      
      “薰衣草是——”莎乐美刚想解释,新服务生把话接了过去。
      
      “紫色的花,很好闻。”娜蓿笑了笑,又补充了一句:“高岭国的薰衣草庄园很出名的,如果能去度一次假,这辈子都值了。”她声音不细,却很灵动,听她说话,好像一下子就被带入了语境中。
      
      在这场骚乱中,娜蓿犹如那杯清水一样,任凭外面喧嚣吵闹,她的静谧永远不变。惊魂未定的几个人,情绪也稳定了下来。
      
      酒吧外,哭喊声叫骂声枪声不绝于耳。薇拉站在窗户前,望着那些训奴司的人凶神恶煞,四处逃命的古舍人惊慌失措。拳头不自觉的握紧,又松开,又握紧,反复了几次后,雅述站在她旁边说道:“如果有一天给你一个机会能改变这种状况,你会接受吗?”
      
      “会有这种机会的人应该是你吧。”薇拉说道。
      
      虽然她完美的避过了自己的问题,但雅述不依不饶:“如果呢,有那么一次机会,让你改变世界——”
      
      “这世界从未厚待过我,我又凭什么——”她把剩下的话掐断了,大概是猛然发觉自己泄露了太多心声。
      
      雅述把一只手放在她细弱的肩膀上,感受到这个肩膀下的脆弱和坚强,也没再逼问下去。
      
      泛起的尘土掩盖罪行一般的扬了起来,朦胧中,薇拉看见对面的街道站着一个人,那人一直看着酒吧,她仔细辨认,不敢相信竟然是帛犹昔——他架着一副金丝边眼镜,眼镜链条挂在脖子上,梳着一丝不苟的背头,穿着一身竖条纹的吸烟装,‘斯文败类’四个字就这么打在他脸上。在这些混乱和血腥下,此人竟叼着烟,与薇拉四目相对时,仰头竟然吐了个烟圈,烟雾把他的整张脸笼罩在一片朦胧里,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微笑。
      
      她不敢敲打玻璃引起帛犹昔的注意,怕引来训奴司的人,朝帛犹昔指了指。
      
      “怎么了?”雅述看出薇拉的反常。
      
      “我看见帛犹昔了。”
      
      雅述立刻眯起眼睛去看,他近视度数挺大,就算借助了隐形眼镜,有时候那玩意也是摆设。
      
      听见薇拉提到这个名字,娜蓿愣了一下。
      
      

  • 作者有话要说:  慢热,慢点看,别着急~~~~~~~~~~~~喜欢的评论见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