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7、三次相见 ...

  •   三次相见
      
      这是什么味道?
      
      薄荷?
      
      不是——
      
      努力辨别,昙密确定自己并不是很熟悉。睁开眼,发现自己正处于烟雾缭绕中,看不清四周的环境,等烟雾渐渐散去,他才发现自己竟然身处圣坛下。
      
      他知道的,这是自己的梦——
      
      明明他的梦只留给安普莎——
      
      但他只有在梦里,才会见到那时的她——
      
      王子的成年礼要由大祭司亲自主持。这个大祭司的名号与现在比昆国自封的那个大祭司不可同日而语——芙蕾雅不受制于任何一个国家,她的权利至高无上,如果需要可以随意差遣任一国家的军队,所有国家的统治者都要听从她的命令。就算贵为一国王子的他也不是可以轻易见到芙蕾雅,这位唯一能与神通话的人,唯一能杀死恶魔该隐的人,不是神却比肩于神。
      
      芙蕾雅是与神签下契约的人间守护者——
      
      她站在圣坛上,一身白衣,长发落地,七十二侍女分列两侧,她们手里举着白色番旗,番旗上印着一个蕾字,番旗具有震慑妖鬼的作用,尤其是芙蕾雅的番旗。白色的番旗随风飘起,就如同她走下神坛那掠动的裙摆,他不敢抬头,单膝跪地等她给自己授予圣水。
      
      也许是少年心性,也许是太过好奇,他悄悄的抬起脸,正见她从番旗前走过,他永远记得那个情景——番旗落下,她的面容从后面显现。一低眉,一抬眼,他们把对方都看了个清楚。无悲无喜、沉静如霜的脸上,笼罩的是圣洁之气,就算被他的目光这么无礼的冒犯了,也没有丝毫的怒意。她食指沾着圣水点在他的眉间,他清楚的感到她指尖的热度,透过冰冷的水温,触在肌肤上,令他战栗。尽管她个子不高,但是此时他得仰视这个女人,从他的角度,可以看见她紧抿着的唇,和有一点点肉的鼻头,她的腹部与他相挨,隔着白纱裙是她的温暖,轻吸鼻子芙蕾雅身上的淡淡奶香就进入了他的味觉里,还没仔细的品一品,她就结束了整个仪式,转身走回圣坛。
      
      摸着自己的眉间,水渍未干,余温未消,他反复摩挲,心脏的悸动清晰可见,少年的他望着那个背影越来越远,她的长发随着裙摆左右晃动,感受那真实的距离,被不断的拉长、放大。如此遥不可及——
      
      那是他第一次见芙蕾雅,那年他十六岁,她二十岁。
      
      第二次见面,她身披银甲,一身戎装,长发高高束起,头绳是赤红色的,迎风而飞扬,坐在战马上,手持缰绳低眼瞧他:“你父王支援我十万兵马,虚言?妄言?”她的声音清亮高亢,很有震慑力,那是他第一次与芙蕾雅说话。
      
      “我先率三万精兵,剩下七万随后就到。”他出声才发现自己的音调是震颤的。
      
      听到他的话,芙蕾雅嘴角微微勾起:“你不必参战,到营帐休息吧,长途劳顿已然辛苦。”
      
      昙密脸涨得通红,知道自己是被轻视了,正要张口辨几句。
      
      芙蕾雅仰望远方,低声道:“英雄易死,凡人易忘。殿下是陛下的唯一子嗣,惜命如保国。”她字字坠地有声。说完,一踢马,飞驰而去,她那唯一带有色彩的红头绳甩成两条腾空的蛇一般,似有灵魂的舞动自己。五千年过去,他忘了芙蕾雅的盔甲颜色、忘了芙蕾雅的佩剑质地,甚至忘了芙蕾雅的样貌,唯一记得的就是她的红头绳,从颜色到长短、在风中的姿态都历历在目。
      
      他是含金钥匙出生的皇家子嗣,血统纯正高贵,从未受过任何挫折,样样出类拔萃,却在这个女人面前自惭形秽得忘了自己的身份。年少气盛的少年被这个女人的磅礴之气削弱的只剩下喘息的份儿。
      
      那年,他十九岁,她二十三岁,是他们的第二次相遇。
      
      浓烟再次聚拢,那些过往的场景一一消失。对面隐约站着一个人,那人身形与自己差不多,长发及地,只留背影。那长发让他有一瞬间的恍惚。
      
      晃晃脑袋,让自己更清醒些,短短的几秒钟他就明了了自己的处境,厉声道:“该隐!你竟敢闯进我的梦里!”
      
      该隐转过身:“有什么不可以?你好不容易有了空隙,我岂能不把握住?”
      
      这个空隙,应该是薇拉撒的那个药,那东西让昙密陷入真正的睡眠。
      
      所以,他才会梦见她——
      
      “除了闯入别人的梦里,你现在还有别的能力吗?”昙密冷哼,很是不屑一顾。
      
      他的话让该隐暴跳如雷,一把抓住昙密脖领子:“如果不是你吃了我的心脏!我会如此落魄?!”另一只抓住昙密胸口:“把心脏还我!”
      
      昙密解开该隐的手,依旧岿然不动的笑着,那笑在该隐看来却是愈来愈瘆人:“如果不是我,你早就死了,在五千年前。让你活过来的人是我,我是你的恩人,不是你的仇人,我们有着共同的死敌,你为什么不与我合作?”昙密歪头,露出一个不解的天真神情。
      
      该隐摇头:“我和你不同,我不想伤她。”
      
      听到这话,昙密眯起眼睛,缓缓的伸出手:“现在的你需要依附于我才能活,别再游荡了。”
      
      “要不是你在她身边,我可以光明正大的出现在她面前,不用每次入她梦里。”该隐躲过昙密的手,语气哀伤。
      
      “我让你复活可不是为了让你和你的仇人谈恋爱的。”
      
      “如果不能爱她,复活又有什么意义?”该隐孩子般纯真的脸露出疑惑的表情,他摊开手:“现在的我一无所有,唯一拥有的只有爱她的心。”
      
      该隐的话如利剑般穿透了昙密,他惊愕的一句话都说不出。许久后,沉默的合眼,该隐的话让他的心情重了——
      
      待他回过神,感觉手心湿黏,低下头,发现双手沾满了鲜血,再往下看,安普莎的尸体就躺在他面前。他愤怒的抽出佩剑要斩杀那个凶手,却发现那个凶手——芙蕾雅早已经倒在另一边几乎没了气息,他的仇恨就这样没了着落。
      
      那是他和芙蕾雅的第三次见面,他二十五岁,她二十九岁,他是被害人的未婚夫,她是杀了他未婚妻的行凶者。
      
      从此,她是他等了五千年的死敌——
      
      

  • 作者有话要说:  希望会喜欢哦~~~~~~~~~~~~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像说的都是废话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