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5、凤凰羽石 ...

  •   凤凰羽石
      
      米诺斯的上空成群结队的鸟飞过,发出一阵一阵的哀鸣,很多居民没见过此奇观,都跑出来看热闹,街上挤满了人,那些鸟中甚至有从没见过的,就连孔雀也在其中。
      
      “那是孔雀吗?孔雀竟然也飞了。”
      
      “鸟这是怎么了?”
      
      人们对这种异象纷纷称奇。
      
      车里千祖震动着翅膀,反响激烈的叫了起来,猫头鹰很少鸣叫,它们的声音听起来毛骨悚然,凄厉又刺耳,有种在为谁鸣丧钟的即视感。
      
      大块头立即摸着它的脑袋:“你怎么了?”
      
      衔月捂着耳朵:“这还是头一次听它叫呢。”
      
      小女巫停下手里的塔罗牌,翻开一张,正是一张死神牌。
      
      雅述说道:“迦南死了吧。”
      
      黎玲放下牌说道:“有所失的人和空手而归的人回来了。”
      
      话音刚落,车门被拉开,薇拉和薰、冉冉钻了进来。
      
      薇拉环顾一周,终于在最后排的角落里看见了缩成一团的昙密,看起来有些弱小无助。
      
      房车是遮光的,薇拉赶紧打开背包,查看她的小蝙蝠怎么样了,莎乐美朝她眨巴眨巴眼睛:“帅哥哪去了?”
      
      薇拉当然知道她提的是谁,也没搭话,对雅述说道:“咱赶紧撤吧!”
      
      莎乐美飞出背包,变成人形,环视四周,从薰到昙密各个脸色不好,瞪了薇拉一眼:“切!不让我知道!我给了他初拥,只有我能控制他。到时候我就把他叫到我身边,每天都看着。”
      
      薰往上铺一跃,合眼睡觉。
      
      雅述启动汽车,车缓缓从人群中穿梭出去。薇拉看着窗外天空中盘旋的鸟儿,摊开手,上面还沾着迦南的灰。
      
      她说不清心里那份迷失到底是因为什么——
      
      也不确定是幽耶仑还是迦南让她现在这么迷惑不已,也许是昙密的话多多少少起了作用。
      
      千祖突然飞到薇拉手上,爪子一抓,正好落在沾灰的地方。薇拉抬眼看着千祖,猫头鹰大大得眼睛并没有什么特殊感情流露出来。
      
      昙密坐在最后面的床上,看着她的侧脸在微光下若隐若现,就如此刻他的心情一样,忽明忽暗。胸口的伤越来越疼,他心里明白这种疼不仅仅来自于伤口。这种快要把他撕裂的疼,让他几乎没有办法用平常心来判断事物,脑袋嗡嗡的乱成一团。
      
      “我本以为会有一场恶战呢。”雅述都已经做好战斗准备了,他见薇拉那时候又是研究地形图又是找逃跑路线的,而且要让小女巫和巨人断后,这类的计划都是在做这种准备。
      
      “我一开始也做那样的打算。”
      
      “为什么你后来改变计划了?”黎玲问道。
      
      昙密强打起精神,就仅仅因为对她的回答也感兴趣。
      
      薇拉看了看薰,猫儿也瞪起了好奇之眼。起初,她是打算去救迦南的,要想从固若金汤的城堡里带走一个大活人,不可能不动武。而现在成了这样,也在预料之内。
      
      “这种结果,大家都省力。”薇拉往床上一躺。
      
      这话不知道能结多少仇了——雅述摇头,问她:“咱去哪儿啊?”
      
      “高岭。”
      
      “高岭没活啊,去高岭干嘛?”雅述不解。
      
      “拜访一个朋友。”薇拉笑笑,一想到那个朋友的颜值就能笑得她合不拢嘴。
      
      “是去见哥哥吗!”巨人高兴的像个孩子。
      
      薇拉白了一眼这个傻大个,心里想着:‘如果不是因为你——’
      
      这时电话响了,衔月接起电话,幺奶奶说道:“凤凰族送来了酬金,你们完活了?”
      
      衔月向社长征求意见,薇拉点点头,回道:“是的。”
      
      雅述好奇问道:“你跟迦南要了什么报酬?”
      
      “凤凰羽石。”
      
      凤凰羽石不仅在凤凰族,在古舍都是国宝级的,凤凰羽石、高岭之花、鲛人泪珠、比昆霓、诫银并称五国之宝,她竟然要了这个。
      
      “一块石头换凤凰族长一条命,也不亏。”雅述还满意的点点头,表示赞许。
      
      薰冷冷的给了雅述一个死亡注视。
      
      车离索南堡越来越远,森林像长了腿一样,朝他们身后狂奔而去。一个模糊的片段闯入薇拉脑海里,那是一个仰视的视角,好像是躺在地上向上望,视线触及的是上方的枝叶茂密,阳光透过叶子散在脸上,有些暖意,她却觉得自己身体渐渐冷了。
      
      一个女人探过脸,那面孔看不清楚,用带着哭腔的声音说:‘大人,这么做——值得吗?’泪像从天而降的雨点,滴答在这副身体的主人面颊上。
      
      她仿佛听见了一个声音从这个躺着的身体里发出:‘我与神有契约,这是我的责任,也是我的宿命。’
      
      但是哭泣的女人并没有听见,因为那个声音来自这个人的心里,不是口里。
      
      也不知道是道路不平还是怎么回事,车颠了一下,薇拉回过神,刚才的片段如梦境般不真实。
      
      我刚才睡着了?——薇拉疑惑着,却对那个哭泣女人的身份产生了猜测,因为有一个名字已经跃然嘴边,与那个声音和语气吻合上了。
      
      车开到关卡,看守的士兵朝他们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停车。这批士兵和早上那一批明显不同,估计是刚刚换了岗。有一个官衔稍高的守卫走了过来。
      
      “怎么回事?”雅述感到事情不简单:“BOSS!”
      
      薇拉立刻从床上坐了起来,赶到副驾驶的位置,打开车窗,拿出通行证递给守卫。
      
      守卫看了通行证后,又看了看薇拉,神情微妙的变了又变,犹豫了一下,问道:“你是列维将军的什么人?”
      
      薇拉面色一沉:“不认识你说的将军,我就是一个小导游。”
      
      “我以前效力在将军麾下,所以对将军印象很深,你和将军的——”
      
      “你一定看错了,列维案当年牵涉那么多人,我一个小百姓很怕死的。”打断守卫,薇拉这话既是撇清关系又是给这个小守卫一个警示。
      
      守卫马上领会,拿着通行证往回走:“那你们等一下。”
      
      雅述压低声音问道:“怎么回事?”
      
      薇拉开启回放模式,没有发现什么露马脚的地方,而且凤凰重生最少需要三个小时,这才一个半小时而已,幽耶仑不可能知道迦南是真正死了啊。
      
      守卫走回岗哨,与其他守卫说了下,有一个人进了哨所。
      
      空气中弥漫着危险气息——
      
      作为常年与死亡打交道的人,一三诗社的其他人也都嗅到了那股气息,各自做好了战斗准备。
      
      衔月把薇拉的枪掏了出来,站在她身后,随时等待递给她。
      
      岗哨门开了,走出来一个人,那人身穿白纱裙,披着一件红色斗篷,在车头前站定,当薇拉看清那张脸时,如被钉在板子上的鱼一样,连挣扎都不会了。
      
      “你怎么来了?”那一刻,薇拉心里想到的是昙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