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6、交易 ...

  •   交易
      
      薇拉急忙下了车迎向内奥米,生怕红衫祭司见到昙密。只见内奥米轻轻笑着:“没想到你身兼数职,还做导游啊。”
      
      被她这样取笑,薇拉并不生气,这种情景让她想到过往,曾经的她们就是如此打闹的朋友。眼前红衫祭司的浅笑似又把薇拉拉回从前——内奥米和自己,一个开朗活泼一个沉默寡言,她常常蹲在自己面前,托着脸,眨巴着大眼睛:‘你在干嘛?’那个表情就是在说——陪我一起玩啊,你别自己一个人了。而自己往往对这样脸毫无抵抗之力:‘没干嘛,等你来找我。’一听这话,她一定会高兴的跳起来,转个圈圈:‘你最好了。’
      
      “你在等我来找你吗?”内奥米唇齿轻启,目光炯炯的看着她。
      
      一瞬间的恍惚,自己好像真的回去了。
      
      强行把回忆压回去,薇拉打起精神说道:“你让师父找我的?”
      
      “这事只能你来办。楼兰古尸真的很重要。”
      
      “为什么重要?”薇拉第一次见内奥米焦急。
      
      “你们一三诗社办事还问委托缘由吗!”内奥米一凛,不自觉的拿出威严。
      
      可惜薇拉不吃她那一套,挑眉:“我还没接受委托呢。”
      
      “你变了。”内奥米从没想过,薇拉会用这种语气和表情和自己说话,那样孤僻的人,现在竟然皮了。但是内奥米从来不是一个没有筹码就谈交易的人:“略伽山的祭司院丢了一个小司女你听说了吗?”
      
      薇拉瞳孔一缩,心跳差点漏掉一拍。
      
      在她的脸上缓缓端详一番,终于占了上风的内奥米端出红衫祭司的架子:“我就用这换一个委托吧,你接受吗?”
      
      “你竟然用一个十二岁的小女孩来威胁我,你明明知道我为什么收留她——”薇拉握紧拳头,好不容易才把颤音锊顺了。
      
      内奥米低下眼眸,不敢看薇拉的眼睛:“我知道的,只是现在我也是没有办法——”
      
      薇拉一句话说不出,五颜六色在脸上轮番上色后,内奥米也觉得自己太残忍,补了一句:“你还可以提一个要求,等你找到楼兰古尸,就当我给你结的尾款。”
      
      思考半天,虽然觉得和内奥米两个回合就败下阵很丢人,但是她后面提的尾款的确很诱人。明白内奥米的深层意思,她的意思是——如果找到楼兰古尸,内奥米就会成为大祭司,要求可以在大祭司的能力范围内实现,这样的条件薇拉心动了。
      
      “好吧,时限。”
      
      “三个月。”
      
      这个时间不长不短,薇拉自己也不知道这件事的难易程度,但是从他们能把这件事委托给自己的情况来看,而且师父和红衫祭司亲自轮番出马,肯定不是一件易事。
      
      “三个月后就是大选,希望你在那时找到楼兰女尸。”内奥米投给薇拉的目光是绝对的信任,但是她却没把这种情感放在话语上,而是留在了眼睛里。
      
      “希望吧。”薇拉漫不经心的回了一句,正准备上车。
      
      “你有没有想去旅行的地方?”红衫祭司在后面问了一句。
      
      “我对旅行没兴趣。”薇拉拉开车门,一头钻了进去。
      
      门还没关,内奥米抓住了把手:“薇拉导游带我溜达溜达吧。”说着,作势就要进入车厢,这是薇拉最担心的事。因为莎乐美白天不能见光,车窗都是拉着车帘,从外面看并不能瞅清里面的情况,可一旦上了车,内奥米见了自己没杀死的人还活着,那状况可就不一定往哪里发展了。
      
      她胳膊一伸,拦住了内奥米,脑子飞快的运转:“红衫祭司!我这小车哪能装下您这尊大神!”她大喊出声,试图让车里的昙密听见。
      
      内奥米嘴角撇撇,这话实在不像是薇拉会对自己说的。
      
      薇拉的努力没有白费,昙密听见了,他起身直接上了二楼。
      
      回头看见昙密上了楼,薇拉这才放了心,再拦着就容易让人起疑了,松开手臂,内奥米径自上了车,坐在了衔月的旁边。
      
      全车人,除了不认识红衫祭司的冉冉和九穆图,皆是目瞪口呆。
      
      莎乐美胳膊捅了捅薰:“那是红衫祭司吗?”
      
      薰扭过脸,头都懒得抬。
      
      “我的妈呀!薇拉竟然认识这样的大人物!我还以为这样的人只能出现在电视里。”莎乐美激动的,就差拿个小本去要签名了。
      
      内奥米没什么架子,端正笔直的坐在座位上,环视四周,微笑的对衔月说道:“这个车真不错,又方便又舒适,像个移动的家。”
      
      听到家这个词,薇拉沉默不语。
      
      “多亏社长的努力。”衔月说了一句,这话不卑不亢的,还夸了社长,薇拉深感欣慰,满意的回头朝衔月眨巴了下眼睛。
      
      衔月偷偷捂嘴笑了。
      
      内奥米注意到两人的小互动,脸转向薇拉:“嗯,她一直都是个特别努力的人,不管做什么。”
      
      雅述注意到她的话里有话,语气格外冷漠的说道:“大人,那我们出发了,您在哪里到站呢?”
      
      “你们的目的地是哪儿?”内奥米直视他,不允许雅述有任何躲避行为。
      
      “高岭。”回答的是冉冉,半天没发言的他,对这位位高权重的红衫祭司一无所知。
      
      一闪而过的是吃惊,内奥米却用平静掩饰掉了,明明很想问‘为什么’的。雅述没放过她的任何微妙小表情,心里嗤笑面上愈加冷漠。
      
      乘坐着红衫祭司的车谁还敢拦截?他们一路畅通无阻的往高岭的方向开去。
      
      一三诗社的人较往常都乖巧了许多。
      
      车坐久了一定就会熟睡,薇拉有这个习惯,雅述正要给她调整座椅以便她能躺下,却与有着同样目的的红衫祭司碰在了一起,两人都觉得尴尬,还是内奥米收回了手:“她一坐车就爱睡觉。”说了这么一句缓解气氛。
      
      雅述冷冷回道:“我知道。”再没看过她,注意力全放在驾驶上了。
      
      衔月立即出来打圆场:“大人您去哪儿啊?”
      
      “回祭司庭。”
      
      “我们不路过凯亚城。”雅述生硬的说道。
      
      “我在四十一镇下就好。”内奥米并没有生气,态度还是很和蔼的,看了眼进入梦乡的薇拉,对衔月说道:“你是叫衔月吗?”
      
      “您怎么知道我的名字?”衔月和雅述都是吃惊。
      
      “圣子的姐姐,我怎么会不知道。”
      
      失落从衔月脸上迅速的一笔带过:“我不过是微不足道的存在而已,能让大人记住是种荣幸。”
      
      内奥米抓住了她的那个失落,给了衔月一个鼓励的微笑:“你们是双生子,他是圣子,你又怎么可能微不足道呢?”
      
      衔月抬头看红衫祭司,从她的笑容里获取着力量,原本灰败的眼睛也亮了。
      
      “有人对我说要——信己勿信天,你可别太早就放弃了。”
      
      “祭司大人说这话可是大不敬了,要是让您侍奉的神听到了,可是罪孽深重的。”雅述讥讽的开口。
      
      就算再迟钝的人,也发现了雅述和红衫祭司之间的奇怪关系。但是现场没人敢问出口。
      
      “难道你不也是这么想的吗?这话可是我一个很重要的朋友说的。”
      
      听到这话,雅述瞅了瞅正酣的薇拉,住了嘴。
      
      内奥米从自己的位置能很清楚的看见雅述的青白脸色,得意的晃晃头,侧头看了看旁边的衔月,那个女人一脸的迷妹表情,今天的战果令她非常满意,往椅子后背上一靠,不再说话了。
      
      在这个过程中,坐在车厢末尾的小女巫全程一句话未说,红衫祭司大人也一眼没看过她,但是黎玲心里明白,这位聪慧过人的红衫祭司,已经在心里把她从里到外都看透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