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9、昱丽亚 ...

  •   昱丽亚
      
      刚给迦南喝了一些缓释液,薇拉知道这药也就是个心理安慰,看迦南苍白如纸的脸,和早已经发紫的唇,她如果不快点找到解药,迦南恐怕是过不了今晚。
      
      “他为什么会中毒?”卫楚焦急的看着病榻上的迦南,他和迦南不仅仅是君臣关系。因为将伐君是庶出之子,所以没人愿意给他授课,毕竟他没什么地位,也没有什么未来——在古舍,嫡子登上国主之位后庶出之子都是要被撵出国境的。只有迦南愿意做他的老师,那时迦南二十岁,将伐君八岁。所以在将伐君心里,他既是朋友又是老师。
      
      薰的心情和将伐君一样,他默默的站在一旁,随时待命等着薇拉对他有什么指派任务,哪怕递个毛巾也好。
      
      猫族和凤凰族是古舍国的大族,后来因为内战,凤凰族元气大伤,现在猫族一家独大,这也是将伐君急于找到迦南的原因。因为都是显赫家族,而且离得也近,薰常去凤凰族玩,时不时的遇到迦南,尽管岁数差了很多,但是迦南很喜欢这个小弟弟,经常带着他,在薰孤独的心里,好不容易有这么一个人愿意接纳他,让他格外珍惜,迦南在他心里如兄如友。
      
      难得的薰和卫楚有了同样的念头,两人相视,在对方眼里都看到了对迦南的担心。
      
      “是什么毒知道吗?”卫楚问薇拉。
      
      刚想把那个名字说出来,又怕薰太多担心,薇拉摇了摇头:“不知道。”
      
      “幽耶仑肯定知道。”薰怒冲冲的跑到门口,被薇拉拦了下来。
      
      “你干嘛去?”
      
      “要解药!”
      
      薇拉叹口气,把薰拉握在门把上的手拉回来:“我去吧,他是领主,可不能随便惹。”
      
      感受到薇拉手的热度,薰才稍微从愤怒中清醒过来,如果不是昙她拉住自己,刚才差点就过去直接干掉幽耶仑了。
      
      薇拉清楚迦南中的是什么毒,以前在诫兰国遇到一个患者,和迦南一样的症状,毒的味道也一样。昱丽亚,以比昆国那片山坡命名,这种毒无色无味,舌头尝不出来,但是仔细闻会有一种淡淡的茉莉香。这种毒有三个小时的潜伏期,然后有十个小时的毒发期,毒在这期间会慢慢攻入心脉,灼烧肠子和内脏,患者在这十个小时活活疼死,最后死的时候内脏肝脾都被烧个精光。
      
      下这种毒,太歹毒了些——
      
      薇拉拍拍薰肩膀:“你好好照顾迦南,我和昙密过去。”
      
      站在幽耶仑卧室门口,薇拉深吸了口气,正准备敲门,门自己开了,幽耶仑踱着步子走了回去,往沙发上面一坐一靠:“医生,您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她惊觉自己不知道该从哪张口,犹豫了半天说道:“您的病,我开点补药就没什么大问题,夜盲症也是因为这里挨着森林瘴气多造成的,我这有药,您吃了夜盲症就好了。”说完,薇拉把药递给了幽耶仑。
      
      昙密看那药瓶眼熟,记得自己那时候中了瘴气也是吃了这个药好的。
      
      幽耶仑把玩着药瓶,左看右看,心思不在这里:“这些话,医生没对凤凰族长说吧?”抬起眼,有了杀意。
      
      说你装病吗?——薇拉在心里暗想。
      
      “医生他认识凤凰族长,还是关系不错的朋友,但是她也明白哪些话该说哪些话不该说。”昙密把这话接了过去。
      
      听到朋友这段,幽耶仑把杀意收了回去。
      
      “原来医生和迦南是这样的关系,以前得罪了。”幽耶仑坐直了身子。
      
      薇拉在心里反复修改了几次台词后,才委婉表示:“大人,迦南他中了昱丽亚,您知道哪有解药吗?”
      
      幽耶仑站了起来:“他已经中毒了?”
      
      昙密点头:“族长在房间休息。”
      
      “中毒多长时间了?”这句话完全暴露了下毒的凶手是谁,幽耶仑本来也没打算隐瞒。
      
      “就算再恨他,也不能这么折磨他吧,你知不知道他最后会怎么死?”薇拉已经不顾一切了,幽耶仑那种无所谓的态度完全激怒了她。
      
      昙密想拉住她,已经晚了,这种时候说什么都来不及弥补。
      
      幽耶仑并没有生气,反而好奇的盯着薇拉,坦然的点头:“我知道,很痛就是了。”
      
      “我不明白,你明明对迦南——”薇拉忍着巨大的愤怒,话只说了一半就哽住了,在她心里,尽管和迦南认识没多久,但是她对迦南印象非常好,已经把他当做朋友。而且作为医生,她也无法忍受自己的病人忍受这么大的折磨。
      
      所谓医者父母心,她也是如此——
      
      这话让幽耶仑整个人都定住了,他震惊的看着薇拉,仰头大喘一口气,好像自己深埋多年的宝藏被别人挖走了,并且大白于天下:“你怎么知道?他——说得?”后面这句又是难以置信又是心有期盼。
      
      昙密比幽耶仑更惊讶,他没想到薇拉会在这时说这个,和平时冷静自持的社长大人很不相同。
      
      也许医生的职业本能超越了她的理智自制——
      
      “我猜的。”
      
      得到这个回答令幽耶仑大失所望,昙密本以为领主会勃然大怒,甚至杀了薇拉,他却没有,瘫坐回沙发,像卸下所有力量缴枪投降了的:“以前我和他有一个赌约。”他脸转向与隔壁房间间隔的那面墙,似乎能穿过那道墙见到里面的人:“赌他恨我。”
      
      幽耶仑视线回到薇拉身上,试图从她的眼睛里找到答案:“爱极一个人才会恨一个人,这样的事,他能做到吗?——他对我,只有内疚,只想补偿——”
      
      薇拉迎视他的目光:“你知道中了昱丽亚有多痛吗?被蚊子咬是一级痛,生孩子是十二级痛,昱丽亚是二十级。”
      
      在薇拉的紧逼下,幽耶仑退缩了:“如果不这样,他不会恨我。”
      
      “你太自私!”扔下这句话,薇拉摔门而去。
      
      你是真不怕死啊——
      
      按照幽耶仑平日的性子,薇拉这种行为够死一百次了。昙密并没有跟薇拉出去,他回头看了看领主。
      
      领主失魂落魄的样子仿佛一只被剥光了外壳的刺猬,软弱,无助。昙密不自觉的对他产生了同情,竟产生要走过去拍拍他肩膀的念头,他抬头见了昙密也不管熟悉不熟悉,也不在意和这个人说这些是不是合适的,就是想一股脑的倾诉:“我恨他的内疚恨他的补偿心理,却可悲的,不得不利用他的这种心理。装病也好,建那个一比一让我落水的喷泉也好,甚至在城堡上挂着一个我落水时间的大钟,时刻提醒他,生怕他一忘就会离开我了。”
      
      这个疯子,折腾坏了迦南的身体,折磨坏了自己的心智吗?
      
      他捂着头,喃喃:“没有我,他自由自在也许更好,但是没有他的我——又该怎么活着?”
      
      昙密再不能听了,怕自己听得愈多愈茫然——
      
      

  •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这是一篇特别慢热的文,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