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1、集市 ...

  •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一篇慢热的文,不是那种快意恩仇的文,也不是那种爽文,慢慢看~~~别着急
  •   集市
      
      莎乐美的哭声由远及近,昙密并没走远,他就坐在酒吧的大厅里,随便找个没人的座位,呆坐着。卫楚去哪儿了他根本不关心,其他人怎么哄的莎乐美他也不在乎。折腾了一天,一宿没睡,连夜赶了不少路,一动就会扯到伤口,又困又累又疼。这样不体谅下属的上司已经达到残忍的级别了,而这位上司带给他的还有惊吓。一个人蜷缩在椅子里,虽然身材高大,单凭背影看起来,有种弱小无助的可怜。
      
      一想到薇拉,惊魂还未定呢——
      
      哪个女人能眼不眨的杀了自己的朋友?哪个女人在见到头颅滚到脚边一脸平静呢?哪个女人能面对指责面不改色的出言讽刺?
      
      生活和工作完全判若两人的复杂女人,生活上就算有点小冷漠也能忍受,工作上的森冷却让人脊背发凉,作为旁观者,常常胆寒。每到这时,伤口就会疼,好像这伤连着心一样。
      
      仰面靠在沙发上,两手平摊在沙发背,突然一张脸出现在上方,他吓了一跳。
      
      “伤口还疼吗?”也不等对方回答,她蹲下身开始给昙密换药。
      
      从这个角度可以很清楚的看清她眉眼。其实这么久了,他是第一次仔细观观察她,眉毛从眉峰开始越到眉尾越清淡;带着小内双的柳叶眼,睫毛不长稀疏有致,鼻尖带点肉。其实从他的视角看,连带着有点高的发际线一起,甚至她的小碎发,都有点莫名可爱。但是这么看起来挺招人喜欢的脸,放在她身上就产生了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息。
      
      这样的她,很微妙的,不笑的时候不敢触及,一旦笑了那种来自于她的薄凉喜悦却再也无法抗拒。而她并不轻易笑——大概是因为稀有才会觉得弥足珍惜。
      
      没想到她会在这样的时候还能记得自己有伤,他应该感恩戴德吧。经常从别人嘴里听说她的医术高明,没受伤前以为是吹嘘,现在看来的确名副其实,她的药有种薄荷味,不是一般医院药店能买到的,药效的确好,伤口已经开始结疤了,痛感也没一开始那么强烈。
      
      棉签蘸着药涂抹在伤口上的清凉,合着她的呼吸一起在他的胸口上引发敏感,他觉得皮肤痒痒的,又没法去挠,有点钻心。
      
      扯下一块纱布,薇拉环上昙密胸膛,一圈一圈缠绕着,他张开手臂不敢轻举妄动,如果在这时他把手臂放下,落在她的后背上会怎么样?挨得这么近,她的气息近在咫尺,身上带着淡淡的酒精味道,他虽然滴酒未沾却觉得有些醉了。
      
      她其实也没说什么,也没做什么,就是做了一个医生该做的本职工作,他却觉得自己的灵魂被安抚了——
      
      惊魂,定了——
      
      “你一会还会去干活吗?”
      
      “一会去集市,你回滋味馆休息吧。”
      
      “我陪你去吧。”他说得理所应当。
      
      薇拉见他一脸真诚,找不到任何拒绝理由:“走吧。”
      
      莎乐美回滋味馆睡觉去了,她性子急,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薇拉并不担心她能一直怪自己,打完骂完发泄完就好了。冉冉也被打发回滋味馆了,勉强让一个吸血鬼大白天陪自己去逛街太不人道。
      
      卫楚被幺奶奶领走学习新人课程,其实就是学包饺子。薇拉特意叮嘱奶奶别让卫楚见客,哪个客人见了一双大黑手揉过自己吃的饺子还能有食欲啊。
      
      剩下的雅述和衔月被派去分发信封,五人一组,活也分成两份。薰本想找个地方睡觉的,被薇拉强迫拉去集市,还带着黎玲和九穆图、昙密。
      
      薇拉对四十一镇情有独钟,理由并不仅仅是因为薰可以在这里随意切换兽身,而是她特别受用这里的喧嚣热闹。所谓人间烟火,就是听那些吆喝,逛那些眼花缭乱的摊位,尝那些各香各色的小吃,讨那些唇枪舌剑的价格,这种体验让她有活着的真实。
      
      四十一镇的集市从早上五点到中午十二点结束。卖的东西五花八门琳琅满目,吃的用的穿的都能买到,价格比一般的市场要便宜许多。勤快点的商铺支个雨棚搭个架子,挂着牌子什么的,懒点的索性在地上铺个塑料布,把东西往地上一摆就开始吆喝了。
      
      猪肉小贩在摊位两头系一条绳子,香肠从头挂到尾,长长一串,老远就能看见。猪肉小贩一见薇拉眼睛眯成线:“医生,今天买几斤啊?”
      
      “十斤五花肉。”
      
      薇拉在肉上熟练的按了按,肉迅速弹回的证明肉质鲜嫩,挑了两块扔给商贩让他上称。苍蝇闻着味在猪肉上徘徊,有几只还停在肉上,昙密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像他这种精致男孩哪能忍受这种状况啊,不一会就捂着鼻子躲到一边去了。
      
      “多少钱一斤?”
      
      “十三昂司。”
      
      “总来买,便宜点。”
      
      “给您一直不贵啊。”
      
      “上次才十一昂司呢。”
      
      “立秋涨价了。”
      
      “那我去前面那家买了,他家一直给我十一昂司。”
      
      “行啊,十一就十一吧。”
      
      “多买几回就有了。”
      
      薇拉特别擅长这种砍价,比短兵相见更考验一个人的能力,那些小心理和小技巧的应用让她乐此不彼,如果有一样东西她是原价购买的,那一定是因为她那天感冒嗓子疼得说不出来话。
      
      倚着雨棚架,斜睨讲价讲得正酣的薇拉,昙密心里却浮起另一个人的脸,那人,孤高圣洁,是绝对不会做这种市井的事。看那个人,必须要仰起头,而看她只需要眼睛轻轻一瞟就可以。
      
      因为海德的事,九穆图一直对薇拉余怒未消,但白痴是不记仇的。逛了两个摊子后,薇拉的苦力担当就把气消耗得差不多了:“社长,你看这肠好香啊。”
      
      “是么,我没看出来。”
      
      昙密眼往苍蝇包围的香肠上一搭,皱起鼻子。刚才说逛集市有多积极,现在就有多后悔。汗臭味、鱼腥味、肉臭味,还有各种小吃的油炸味等等混杂在一起,轮番轰炸他那脆弱的呼吸。吆喝叫卖声、小孩哭声、聊天声、讨价还价声吵得他脑袋疼,此时他深刻体会到为什么患者需要静养,静养——如此深刻、至理。
      
      “黎玲,你想吃肠么?”这大家伙虽然脑子不好使,但是一涉及到吃智商就上涨了。
      
      黎玲人如其名,人小鬼大。她可不想这种时候惹到收留自己的薇拉,摇摇头:“我不爱吃肠。”
      
      九穆图又把目标转移到肩膀上趴着的薰:“喂!猫儿!你饿不?”
      
      “猫爱吃鱼不爱吃肠。”薇拉狠心的掐断了九穆图的最后一条小路。
      
      在等待商贩把肉打成馅的时候,九穆图又和商贩聊起了天:“老板,你这肠怎么做的啊?里面都放什么啊?”
      
      “猪肉牛肉都可以,肉搅碎成条状,放些调料一搅拌,然后灌入肠衣里,晾晒就可以了。”猪肉商贩还很认真的讲解了一下,其实巨人的关注点根本不在这里。
      
      “那一定很好吃咯。”
      
      “当然啦,我家的香肠在比昆可有名了,连高岭国都有人慕名来买呢。”
      
      九穆图眼巴巴看着鼻子底下的香肠,香味没个节制的往鼻子里跑。
      
      巨人的口水就要滴下来的时候,薇拉终于还是开了口:“你看我在你家买了这么多肉,送我一根吧,先尝尝味,吃好了再来买。”
      
      商贩这才发现,闹了半天自己这是被人家给套路了,跟薇拉这样高手过招,胜算一般都不大:“行啊,医生是熟客了。”
      
      九穆图乐得直拍手:“社长最好了!”
      
      不是你骂我的时候了——薇拉甩给他一个白眼,接过了商贩递过来的肉和肠。
      
      “薇拉!”一个小小的声音响起。
      
      薇拉回过头,很久没出过声的小女巫唤她:“薇拉!”
      
      “怎么了?”
      
      “那是什么?”小手朝前面一指。
      
      猪肉摊旁边有一个特别不起眼的小摊位,整个摊位就是用一个小推车组成的,上面挂着五颜六色的荷包、香囊。
      
      “荷包。”
      
      “做什么用的?”
      
      “我们这里有个团圆节,全家人聚集在一起,会互相送荷包表达祝福。”
      
      “我们没有这样的节日。”女孩瞪大眼睛,一脸期待。
      
      谁对着这样一张可爱、萌到心化的小脸蛋都没法说不吧,薇拉也如此。
      
      昙密没想到她会真的牵着黎玲的手走向了荷包摊位。她停在摊位前,随手抓起一个荷包,闻了闻:“怎么卖的?”
      
      卖荷包的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奶奶:“五昂司一个。”
      
      “选一个吧。”薇拉对黎玲说。
      
      黎玲很愉快的在眼花缭乱的荷包里寻找自己想要的,比昆人的荷包习惯用方块状的绸缎缝制,绸缎上会綉一些花鸟鱼虫什么的,把香草放进绸缎上,四个边一合,再用金银线缝上就成了一个荷包。
      
      最后小女巫选了一个粉色的荷包,薇拉付了钱。黎玲把玩着荷包,爱不释手,不断闻着上面的香味,然后看了看薇拉,想说句谢谢,喏喏半天也没出口。
      
      “我也想要。”巨人在头顶说道。
      
      薇拉把视线从他膝盖一直上拉到头顶,目光转向趴在他肩膀的薰:“我的喵,你要不要?”
      
      薰送她一记白眼,头扭向一边。
      
      “你要哪个!”没好气的对巨人说。
      
      “蓝色的。”
      
      “蓝色的这个八昂司,就它用的线是金线,贵点,其他都是五盎司。”老奶奶特意说了一下价格。
      
      薇拉立马知难而退:“这个绿的不错,来这个绿的吧。”
      
      “不!我要这个蓝色的,这个蓝色的像哥哥穿的衣服。”巨人抓着荷包不放,薇拉生怕他会把人家的摊位扯烂,拽着他衣服往回拉。
      
      吓得老奶奶抱住了自己的小推车。
      
      “八盎司,给你。”卫楚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给老奶奶钱,顺便把蓝色荷包拿了下来,放到巨人的手里:“像哥哥的荷包可要好好珍惜啊。”
      
      九穆图立即把荷包小心捧在手里:“谢谢,卫楚你真好。”
      
      “你怎么在这儿?!”
      
      “幺奶奶说今天暂时停业,我可以休息了。”少年环顾四周:“集市真热闹啊。”
      
      突然警铃大响:“你哪来的钱?”
      
      “我今天卖了二十五份饺子,幺奶奶奖励我的。”
      
      “什么!”少年的话无异于平地惊雷,炸得薇拉头发升烟:“那是我的钱!怎么可以这样!”
      
      “幺奶奶经营有方,有奖有罚才对呀。”黎玲一句话化解了薇拉的怒火:“而且卖了二十五份很多啊。”
      
      昙密快要给黎玲这一番情商超高的解围打一百分了。
      
      “喂!”薇拉手一抛,卫楚反应极快的一接,一个绿色荷包落入手心里。
      
      “这是什么?”
      
      “奖励。”薇拉笑着。卫楚还没反应过来,荷包在他手里躺着,半天他都维持着这个动作,问道:“为什么送我这个?”
      
      “我们都有啦!”巨人把自己的荷包放在卫楚眼前晃晃。
      
      “荷包是家人互送的祝福。”黎玲小心把荷包挂在脖子上。
      
      “我不需要!”卫楚把荷包往薇拉手里一推,情绪激烈到本人都吓了一跳。
      
      薇拉并没有生气,她觉得这样的反应才是一个少年应该有的,荷包一定让他想到死去的母亲了。
      
      “你现在是不需要,也许有一天你会遇见一个人,不知道送什么礼物好,到那时候再拿出来,可能它是最好的礼物。”薇拉把荷包揣进少年的口袋里,拍了拍,展露笑容,作为一个安慰。
      
      少年怔愣了,仿佛薇拉这个笑穿越自未来,从很远的时间来,给了人无限的鼓励,让失望的人都学会了期望。
      
      “嗯——还有茴香没买,走吧。”
      
      “茴香是什么?”作为古舍人的卫楚听都没听说过。
      
      “包饺子超级好吃。”一想到幺奶奶包的茴香陷饺子,九穆图吞了下口水。
      
      “诶诶!混蛋你别在我头顶意淫饺子。”薇拉踢开九穆图。
      
      “这儿能买到茴香吗?”黎玲质疑,毕竟茴香在哪儿都是稀缺货,就算在以经商为主的诫兰国,茴香的进口贸易也挺难经营的。
      
      “能啊。如果是五年前的四十一镇不太可能,现在可以了。”说这话时,薇拉眼睛亮亮的,接着话音一转:“原本这里不是集市,而是一块墓地——那时候,逃难到这儿的人连口馒头都吃不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