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7、等价交换 ...

  •   等价交换
      
      巨人族,他只在电视上见过,从没想象过这家伙冲着自己飞奔过来,大脚丫子哐哐砸地的震撼。
      
      “社长!”
      
      那大家伙上来就把薇拉举高:“我来啦!”和他高大的身躯形成反差的是——这人的孩子气——无论是语气上还是动作上。
      
      “你怎么来了?”
      
      “我怕你自己太孤单就来了。”
      
      “还有我!”冉冉蹦了出来,因为九穆图体积太庞大,哪怕一米八三的冉冉也根本没被注意到。
      
      “他们呢?”
      
      “雅述说要五天自驾游。”
      
      “什么!经我允许了吗!”火刚要点燃,转念一想——自己也是刚休假完,于是熄了火,问九穆图:“你怎么没去?”
      
      “我只想听社长讲的睡前故事——”
      
      睡前故事——
      
      薇拉讲的——
      
      三米多高的巨人听这女人讲睡前故事——他想象不到那个画面,冲击力太强。
      
      况且她还是个上一刻杀了自己朋友的守夜人——
      
      她伸手摸了摸巨人脑袋,那动作可以用宠溺形容了。他第一次见到这种表情出现在她脸上——所有面部神经都放松的,甚至流露出显而易见的温柔。
      
      “薇薇!跟我说说话么!人家特意跑过来的。”冉冉说道。
      
      “你怎么也没去?”
      
      “没意思,一点都不好玩,烦死那些二缺了,还是薇薇好玩。”
      
      冉冉嘴里的二缺应该不是沉默寡言的薰、也不是妖艳魅惑的莎乐美、而温柔善良的衔月也不是他讨厌的类型,人小鬼大的新成员黎玲更不可能了,想来想去就是雅述,但是社里喜欢他的人真没几个,又毒舌又洁癖的。
      
      心里默默叹口气,薇拉也没说什么,毕竟在她眼里,冉冉是他们这个社里最有价值社员。
      
      “诶!既然到这儿了,去海德那喝一杯啊。”冉冉提议:“海德上次说他要换美甲,我想看看。”
      
      一个阴阳怪气,一个娘娘腔,冉冉和海德还挺投缘的——
      
      昙密立即挑了挑眉,等着薇拉怎么接。
      
      “海德不在。”她就说了这么一句,语气没任何多余变化。
      
      “社长,你干活了?”
      
      “嗯?”被九穆图突然这么一问,她有点没反应过来:“你怎么知道?”
      
      “每次干完活你都是这个表情,但是今天特别明显。”
      
      “什么表情?”薇拉好奇心起,其实也不指望什么答案。
      
      冉冉也眯起眼睛。
      
      “穆图不知道怎么说,反正就是糖被人抢走又要不回来的那个样子。”
      
      冉冉先是一愣,然后笑得前仰后合。
      
      被他感染了一样,薇拉笑了。
      
      昙密艰难的把视线从那个笑移开。
      
      “领导,咱一会干嘛去?”听他们聊了半天,昙密觉得是时候引起他们注意了。
      
      “你是谁!”冉冉和九穆图同时发声,听口气好像被抢了糖的人是他俩。
      
      “啊!忘了介绍,这位是新成员,昙密。”
      
      两人,一个俯视,一个仰视,各种视角打量他。
      
      “他长得真好看。”九穆图倒是很欢喜。
      
      “刚来一个又来一个!”冉冉一脸的不高兴不喜欢。
      
      抿嘴,上摇眉毛,薇拉跳下来,整个人比刚才稍稍有了点精神:“既然来了就干活吧——”
      
      九穆图人高马大走路自然比他们要快些,率先站在那间草房门前,正要举手敲门,薇拉阻止了他。
      
      这儿就算是四十一镇的贫民区了吧,挨家挨户的最好房子的材料竟然是木板,而眼前这间房子是用草垒成的,窗户连玻璃都没有,用白纸糊的,可想而知贫穷的程度。
      
      轻轻敲门,过了好一会才有人开门。
      
      开门的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女人,疲态尽显,身材细瘦,头发散着,黑眼圈在眼睑下尤为突出,见了薇拉几人也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有九穆图的身高让她死水般的面部多了些惊恐:“你们是谁?!”
      
      这是一个被生活折磨得不似人形的女人——
      
      薇拉举起手里的信封:“一三诗社。”
      
      看见信封,女人如同被注入活气的死尸,扑通跪在冉冉面前:“大人!救救我家孩子!”
      
      冉冉吓了一跳:“我不是社长!”
      
      女人怀疑的看了一眼薇拉。
      
      也不知道是怀疑薇拉的性别还是长相。
      
      薇拉面色平静:“我先看看吧。”
      
      她家的门用塑料布包着木板,有几处还没绑严实,一开门就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
      
      “你俩在外面等我吧。”她示意九穆图和昙密,又朝冉冉点了下头。
      
      冉冉眼皮一跳,一股不祥预感袭上脑门,想掉头跑掉被薇拉一把拉住:“会很好玩的,相信我。”
      
      家徒四壁——四个字就能概括这个屋子。墙壁直接裸露着茅草,哪怕有报纸贴一贴也好一点,连张吃饭的桌子都没有,唯一的家具是木板搭的床,一个瘦得皮包骨的男孩躺在上面,面上半点血色都没有,嘴唇发黑,眼眶深陷,听见薇拉发出的响声,眼睛都没睁。
      
      “儿啊,医生来了。”女人温声呼唤。
      
      能看出在那个薄薄的眼皮下的不断挣扎,几经努力,男孩这才吃力的睁开眼,已经虚弱到睁眼都累到额头冒汗。
      
      男孩张开嘴,声音如蚊鸣:“我这病有救了?”
      
      薇拉拿出听诊器放在男孩胸口,又翻开男孩的眼皮,心里已经有数。
      
      这个男孩已经时日不多——
      
      到了这种情况,她也不想浪费时间:“你想让孩子活着,用什么换?”说着,目光毫不留情的打量屋内:“长生的价码是很高的。”
      
      “你付得起吗?”冉冉的话尤为难听。
      
      “我可以用我的命换!只要能救我儿子,怎么都行!”
      
      见识了太多这种场景,冉冉摇头:“你的命给我们也没用啊!”
      
      “一三诗社不是可以等价交换吗?一命换一命不可以吗?”
      
      “我们要一个老女人的命干嘛!养老吗!”冉冉现在已经气急败坏了,撂完狠话还偷偷看了眼社长,心里甚是忐忑。
      
      “我们等价交换,是要你付出最珍贵的东西。你的命是你最珍贵的吗?”薇拉一字一顿,字字有力。
      
      女人低下头,如果她爱惜自己的命,也不会把自己折腾成这个鬼样子。
      
      男孩突然抽搐,然后开始往外吐东西。
      
      女人一边用手接着一边叫喊着:“卫楚!快!你弟弟吐了!”
      
      一个少年端着盆从后门快步进屋,把盆放在男孩嘴边接着,女人扔掉手里呕吐物,拿起一个脏的看不清本来颜色的布给男孩擦嘴。
      
      冉冉恶心的都快吐了。
      
      薇拉从容的盯着少年。
      
      那少年尽管穿着粗布,但是气质和相貌与这母子两人完全是两个画风。身材瘦削,年龄比薰稍微小一些,和年龄不相符的沉稳,皮肤是浅咖色,五官立体而坚毅,最引人注目的是嘴巴,紧紧抿着,有种说不出的执拗。
      
      男孩不再吐了。女人瞅了瞅少年,像发现新大陆一样,起身把少年推到冉冉面前:“用我大儿子的命换我小儿子,这样可以吗?”
      
      冉冉的表情都快骂娘了。
      
      “他是你亲生儿子吗?”
      
      “是!是!”女人点头如蒜。
      
      “是你最珍贵的?!”
      
      女人连连点头。
      
      薇拉摇摇头,见社长没有要接活的意思,冉冉松了口气,有了笑容,小虎牙露了出来,娃娃脸这才显现出应有的可爱:“阿姨,我看不是吧。两个儿子都是亲生的,你怎么能一碗水端不平呢?!”
      
      “大人!”女人跪在地上,抱住薇拉大腿:“大人!我丈夫死得早!孩子都病三年了!我们孤儿寡母的,您就当可怜可怜我这个寡妇!救救我儿子!求求你!”
      
      “救哪个儿子?”薇拉低头看着女人,从她的发丝一路看到眼睛。
      
      女人被薇拉的眼神吓得一激灵——薇拉此时面色无波,擒着笑意却又森冷至极。
      
      在一旁的冉冉都被吓到了,立即收起虎牙。
      
      薇拉朝冉冉打个响指:“走吧。”
      
      “我就说么,干嘛要进来。”冉冉扇着难闻的味道,快速推开门。
      
      “完事了?”昙密不太清楚薇拉和冉冉具体进去做什么,就算杀个人,和杀了海德比起来还是快了太多。
      
      薇拉跟在冉冉身后出来了,什么都没发生的表情,昙密从她面色上猜不出所以然。
      
      “那味道我都快吐了。”
      
      “你是吓得快吐了吧。”薇拉笑笑。
      
      “薇薇!是你对我太狠心——”话没说完,少年也出来了。
      
      少年直接走到薇拉面前:“求你!我用我的命换我弟弟的!”
      
      薇拉倒也没有什么诧异,巡视一遍少年说道:“你是自愿的?”
      
      少年重重点头。
      
      像再次确定少年的决心,薇拉盯着他的眼睛,看了有几秒钟。
      
      “好吧,冉冉去给他弟弟初拥。”这话说得特别自然。
      
      “什么!”冉冉整个人都炸毛了:“让我去咬那个恶心鬼!我不要!人家过来是想你担心你!你恩将仇报!薇薇你不能这么对我!我不干!”
      
      “你一个吸血鬼挑什么食!别废话!快去!”
      
      “吸血鬼很高贵的好吗!我这么高贵的血不能给那个垂死鬼!”说着,冉冉变成蝙蝠飞走,被眼疾手快的薇拉一把抓住翅膀。
      
      “想白吃饭吗?扯断你翅膀——”她还真去拽冉冉的翅膀。
      
      冉冉吓得立即恢复人形:“我去还不行嘛!”愤愤的一跺脚,进了屋。
      
      想象着冉冉怎么憋气去咬男孩的脖子,薇拉嘴角悄悄上扬了一下。
      
      听见屋子里传来男孩的欢呼:“我好啦!”
      
      然后砰一声,似有什么重物倒地。
      
      少年并没有进屋去看什么情况,他转身面对薇拉说道:“我的命是你的了。”
      
      门被一脚踢开,一个圆圆的东西滚了出来,一路上洒着红色的液体。
      
      起初四个人谁都没反应过来那是什么。直到它在薇拉脚边停下,才发现那是女人的人头。
      
      冉冉走了出来,嘴角还残留着血渍,指甲长得如尖刀,上面还挂着血丝,原本湛蓝的眼睛现在血红血红,这个样子的冉冉如修罗重归地狱般可怖,抹去嘴角的血,张嘴笑了:“总算痛快点了。”
      
      “疯子!”薇拉无奈,疯子发起疯她连阻止的时间都没有。
      
      昙密觉得这个娃娃脸的男子异常邪性,他现在怀疑自己加入一三诗社是不是一个明智之举。不自觉的拉远了一些和冉冉的距离。
      
      九穆图对整个情况还处于懵逼状态中。
      
      少年看着母亲的头颅,没发一言,大概是被冉冉的残忍吓到了。
      
      薇拉摸摸冉冉后背:“刚才没拽疼你翅膀吧。”
      
      “哼!”
      
      男孩从屋子里走了出来,除了脖子上多了两个牙印以外,病态都消失了,兴奋中又带点疑虑:“我现在是吸血鬼了吗?”
      
      “白天尽量少出门,三日内不喝血会衰弱。”说了一句类似于医嘱的话,薇拉转身就打算离开了。
      
      “离阳光远点,你的血可不是纯的。”冉冉不满的情绪还没消。
      
      “我可以一直活一直活吗?”
      
      “不会病死老死,但是可以被杀死。”恶意满满的回答,见男孩脸色黑了,冉冉才好受点。
      
      薇拉突然停住,紧跟在后的冉冉差点撞上她,回头,问男孩又像在自问:“一直活着,有那么好?”话里满是困惑。
      
      冉冉目光变深。
      
      薇拉把目光收回,正好与昙密碰在一起,那时的昙密不知在想什么出神,彼此都吓了一跳。
      
      也不等男孩回答,她其实也不在乎答案,径直离开。
      
      几个人往外一起走去。
      
      少年低头走在末尾,他的弟弟没和他说过一句话,至始至终。
      
      他们母亲的脑袋就躺在地上,她脸的方向正好对着自己的小儿子,女人的喜悦还没完全从脸上褪去,就定格在那个微笑里。
      
      “你干嘛又弄一个人啊?是嫌咱们车不够小吗?”冉冉开始抱怨了:“你看看那个吊死鬼,连个笑容都没有。”
      “他刚死了妈——”薇拉的话让冉冉立即闭了嘴。
      昙密心里苦,但是没法说,他本应该在医院的高级单人病房里泡病号的,现在却要和一个巨人一个孤儿一个吸血鬼还有一个比吸血鬼还可怕的女人一起行凶到快天亮。
      而且他还是一个正直无私的巡访——
      瞧那女人急匆匆的要奔赴下一个战场的样子,这是接了多少活啊?一想到那些信封的厚度就发憷。
      她停住,转身看向身后的少年:“自我介绍一下吧。”
      “你不杀我吗?”少年的声音有点低沉又有点脆亮,正是处于变音期的特点。
      “我杀不了你。”都已经有一条人命了。薇拉朝其他几人摆摆手:“来,介绍一下。”
      “我叫卫楚。”
      “我叫九穆图!欢迎你!”巨人脸都笑成了花。
      卫楚顿了一下,一个猝不及防的笑跃上了脸颊:“谢谢,九穆图。”他把九穆图的名字念得异常清晰。
      这是他们第一次见到这个少年的笑,薇拉差点以为这小子和薰是一个类型的,看来不是。
      万幸——
      “如果有一天你想向冉冉报杀母之仇,先到我这儿把命还了。”说这话时,薇拉也带着笑意,但是那笑只在嘴角不在眼里。
      冉冉有点意外的看着薇拉。
      “好的。”少年点头,接着他说的话让薇拉脸色都变了:“所以,我为您工作没有工资吗?”
      薇拉的脸难看到不忍直视的地步。
      这家伙可是个狠角色啊——
      昙密不禁佩服这样的人才,他总算有点明白薇拉留下这小子的原因。
      等价交换就是物有所值,现在看来是物超所值了——
      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薇拉,海德的那个委托人来结尾款了。”
      “你把海德杀了?“最先惊了的人是冉冉。
      九穆图脸唰一下白了:“你为什么杀海德?海德那么好!他不是吸血鬼!他是人!“他那个大嗓门,震得薇拉心脏疼,这大家伙觉得还不解气,伸手抓住薇拉脖领子就是一顿摇晃。
      “我的枪不杀人。”强调一下最后的名词。
      想到罪魁祸首,薇拉瞪了一眼幺奶奶。
      幺奶奶回她一个‘你活该’的表情。
      她摊摊手作为回复。他们一三诗社的人常去海德的酒吧,不仅熟悉而且关系还都不错。薇拉没法对这样的社员解释自己,而且她也没什么可解释的。
      “财迷!丧心病狂的财迷!“因为和海德关系最好,很多东西都有共同语言,这件事对冉冉的打击应该是最大的。
      “当初我就说别接这个活。“幺奶奶把薇拉从巨人的手里拽了下来。
      “这活我不接别人也会接,这钱我不赚别人也会赚,干嘛不让我赚呢。“扶着脑袋回复。
      薇拉觉得自己这话特别熟悉,好像以前也说过,但现在是如何都想不起来跟谁说过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