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6、守夜人 ...

  •   守夜人
      
      夜,悄悄抹去了月的踪影,只剩下偶尔几个星星。
      
      薇拉倚在桥柱边,翻着那些信封,有一封被攥在手里,紧紧的。
      
      “咱们去哪?”
      
      “喝一杯怎么样?这儿的酒吧很不错的。”
      
      您是不是总忘我是个伤员的事?昙密压抑住想要疯狂吐槽的欲望,点点头:“听您的。”
      
      开玩笑,你有见过职场新人怼领导的吗!
      
      一进镇子就能看见两旁林林总总的酒吧,应该也是他们这里的特色。酒吧也是门面装修各异,有门口放酒桶的,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的主营范围是什么;还有门上贴着大吉他,很直白的告诉过往来客这是一家能听到音乐的酒吧,可能这音乐有点小清新。名字起得也是各种璀璨美丽,什么“回忆岁月酒吧”“相约几几年酒吧”“重金属酒吧”,如果名字让薇拉起一定是“喝好酒吧”,要是装修门面的话,也许她会在门口挂俩灯笼揽客吧。不过薇拉没进任何一个有名字的,她选了一家没挂牌的。
      
      刚进门,就听见一个热情洋溢的声音:“宝贝!你多久没来了!”
      
      一个化着浓妆的男人朝薇拉飞奔过来。她竟然张开了手臂打算接住。很怕自己被碰到伤口的昙密立即朝旁边闪了闪。
      
      趁这机会,昙密环顾四下,酒吧人挺多,被他们这里的聒噪吸引目光,也不过是冷漠的扫一眼,然后又各自的该喝酒的喝酒,该聊天的聊天。
      
      那男人直接跳到薇拉怀里,来了个公主抱。
      
      昙密在旁边暗暗感慨了一下这女人的臂力。
      
      “你不来我这儿都冷清不少。”男子跳下来,扭着水蛇腰:“我亲自给你配一杯。”
      
      “好,我等你。”
      
      这男的长得不丑,白白净净的,身高和薇拉差不多,属于清瘦型的,在薇拉旁边都有种小鸟依人的错觉。
      
      但是那说话语气和姿态什么的——
      
      在直男眼里,这样的男人根本没眼看。昙密索性找了个空位坐下,一开始他并不能理解薇拉成为这里熟客的理由,毕竟门面比较寒酸,但是当他看见那碎花墙纸后就了然了。
      
      薇拉坐在昙密旁边:“怎么样?是不是很不错。”
      
      他看了看大红地毯,五彩缤纷的灯光,不发表任何意见。
      
      坐了没一会,她好像发现了什么立即起身朝吧台走去,在一个穿着亚麻色衣服的男子旁边落座了。
      
      离得太远,昙密并不能看清男子的具体长相,只能隐隐约约看出那人气质出尘。
      
      过了半天,酒吧老板都把酒端上来了,她都没回来。
      
      “你是薇拉的朋友吗?”酒吧老板放下酒,却没有要离开的打算。
      
      朋友?应该是职员更贴切些。昙密不情愿的点点头,就算对这个娘娘腔没什么好感,他的好素养也绝不允许他没礼貌:“你好,初次见面,我叫昙密。”他把手伸了出来。
      
      大概阅人无数的酒吧老板也没想到会遇到如此有礼的人,也慌忙伸手与他握在一起:“我叫海德。”
      
      “薇拉经常来这儿吗?”
      
      “嗯,她和那个吟游诗人很投缘,每次遇到一定会聊很久。”
      
      昙密又朝薇拉的方向看了看,吟游诗人?那气质怎么看都不像啊。正好那人也转过脸,那脸简直惊为天人,眉间一点红,长发及腰,五官并不精致但是耐看,这人长相不能说多美,主要是散发的气韵让再暴躁的人都能立即归于平静,所谓的天人之姿,也就这样了。
      
      真不明白,一个吃干豆腐卷大葱、穿着皱巴巴衣服的女人能和这样的诗人聊什么。
      
      “薇拉虽然看起来挺糙的,其实她很羡慕有文化的人,要是有机会让她学习,一定是最认真的学生。”
      
      昙密又瞅了一眼薇拉,终于他注意到这女人穿盘扣小褂的缘由了,大概她那个一三诗社的名字也和这个诗人有点干系。
      
      很奇怪这个海德为什么要和自己说这些。
      
      大概是看出来他的疑惑,海德笑笑:“我和薇拉认识很久了,她不是一个带朋友来酒吧的人。”
      
      昙密盯着这个男人:“我可能连朋友都算不上。”
      
      海德脸一红,发现自己说错话了,立刻起了身:“不好意思,我今天好像有点多。”
      
      “没关系。”昙密笑笑摆摆手。
      
      这个海德,人还挺不错的。
      
      薇拉往回走,正好与海德打个照面:“我的酒呢?”
      
      “在那放着呢,你别把人家一个人扔那晾着啊。”
      
      “喂!你!”薇拉一把抓住他胳膊,吓了海德一跳。
      
      海德尖叫着:“你怎么了?没喝就多了!”
      
      她摆摆手:“你去忙吧。”
      
      “我今天不忙。”海德细看薇拉,似乎看出了什么:“一会我等你。”
      
      薇拉点点头。
      
      刚想坐下,昙密的问题就追上来了:“一三诗社不会是这个诗人给你起的吧?”
      
      “呃。”薇拉脸一红:“不好听吗?”
      
      “不像你的正常发挥。”你的正常发挥应该是奶奶滋味馆啊、醒醒啊一类的。
      
      我的正常发挥是什么?薇拉没问,估计也不是什么好屁。
      
      昙密发现薇拉心不在焉,接下来,两人都各做各的。
      
      音乐响起,开始有人进入舞池,跳得是交际舞。昙密这才发觉——顾客年龄段都在四五十岁之间。
      
      以薇拉的习性来看,跳舞她肯定是不在行的。
      
      刚一把视线转回来才看见,薇拉已经喝了很多杯酒,正举着往嘴里倒呢,都是那种一饮而尽不要命的喝法。
      
      他没见过她喝酒,就算酒量再好,也禁不住一杯接一杯的喝吧。
      
      “跳舞吗?”昙密觉得一直喝酒的薇拉不太正常。
      
      “不会。”本人尽管一点醉意都没有,脸却越发的白。
      
      “再喝就醉了。”
      
      “醉了好,醉到麻木最好。”她喃喃自语,声音小到昙密听不到。
      
      别人喝多是眼睛浑浊,她却是越发清明,亮亮的盯得昙密发毛。
      
      也不知道她是在诗人那里还是幺奶奶那里受了什么刺激。
      
      最后一杯酒喝了个见底,薇拉腾的站起,只留下一句:“你在这里等我。”抓起背包走了出去。
      
      他完全不清楚薇拉这是要去干嘛,想喊酒吧老板给他送杯水,才发现酒吧老板不见了。
      
      等待的间隙,一个不好的念头冒了出来。
      
      过了一会,薇拉回来,也没什么变化,只是嘴唇白了。他闻到了硝烟的味道,在她袖口。
      
      “走吧。”
      
      昙密连忙和她走了出去。
      
      她一直走一直走,薇拉完全不顾昙密的伤口。而她的速度太快,他尽力也跟不上。
      
      “你杀了酒吧老板吗?”
      
      这话成功叫住了薇拉,她没回头,也不点头也不否认,就那么站着,有一分钟左右的停顿,然后她仰起脸,对着天上某个不知名的星星,他以为她哭了——
      
      可惜她没有——
      
      四十一镇这种地方不管死了人还是吸血鬼,都没什么声响,也没有大的骚动,酒吧依旧营着业。几个巡访正在了解情况,然后酒吧老板的尸体被盖上白布带走了,没听见哭声,只有几个人在围观,每天死的人太多,人们都习以为常。
      
      薇拉站在不远处,静静地看着这一切,然后翻看手里的信。酒吧外的霓虹灯晃在她脸上,一会红绿一会蓝黄的,有些不真实。
      
      “24小时内如果没人认尸,巡访司这头会找个地方随便埋了。”
      
      下句是昙密对自己说的:“他这么好的人,死了也没谁愿意为他哭,肯定更不会有人愿意去认尸。”
      
      “就算我现在被当街炸成碎肉,也不能吸引他们多为我驻足一会。”薇拉停下动作,接了一句。
      
      “如果当中有你的朋友就不会。”昙密紧盯着薇拉,不允许她有丝毫逃脱。
      
      “杀了朋友的我吗?”自嘲的咧咧嘴,就像听了一个特别冷的笑话,而她又笑点很高。她解开半长不短的头发,任它们就着微风四处飞扬。
      
      这么看她,竟然有种荒凉美,如同在沙漠上见到了海市蜃楼一般。
      
      “你把海德当做朋友了吗?”
      
      这话一下子击中了薇拉,她有六秒钟那么久的闪神。
      
      “杀他你难过吗?”又追问了一句。
      
      “哪怕片刻犹豫也好,有吗?”昙密步步紧逼。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为什么这么义愤填膺,他认识海德这个人才不到一个小时。
      
      转过身,正对着昙密,她一脸的平静无波,眼神冷到骨子里:“约于夜,诺于明,这是第一课,新人。”
      
      药效突然没了,伤口开始疼——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