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穿过蔷薇巷的人 ...

  •   穿过蔷薇巷的人
      
      换好衣服后,小司女决定带着薇拉和薰走祭司院的暗道。暗道入口在三楼的大厅,蓝衫祭司和昙密带着醒醒在三楼楼梯口,几个人好像起了争执,巡访大人要拉着醒醒走,蓝衫祭司和几个司女在拦着,几个人拉拉扯扯中,醒醒被忽视了,谁也没注意到他拖着脚铐朝女人的雕像走去。
      
      当黎玲念动咒语,把三个人一同送上三楼窗户缓台的时候,薇拉确定了带走小司女的决心。
      
      透过玻璃薇拉看见醒醒站在雕像前,吸血鬼的身高比雕像稍微矮了一些,他张嘴似乎说了什么,薇拉离得太远听不清,根据口型只猜到最后一个字是你。然后她就看见,这个吸血鬼踮起脚尖,嘴唇贴上了雕像的唇,轻轻吻着。
      
      不知道为什么,看见这情景的薇拉突然脸红了。吸血鬼瞟向窗户这边,扫到薇拉,眼睛起了笑意,眼角翘起。结束这个诡异的吻以后,他慢慢又走回到了蓝衫祭司和巡访身边,乖乖站好,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过了一会,争吵声没了,薰以黑猫的样子跳进大厅,四下看不到蓝衫祭司和巡访及其他人的身影,估计是都下楼了,她和小司女这才进了大厅。
      
      薇拉驻足在雕像前,认真的看着,这是一尊女人的雕像,雕刻手法有些粗糙,不像是近代作品,雕像的脸部表情平和,手里举着宝剑,一条长袍遮住了身体曲线,头发长到及脚踝。她想着刚才的情景——明明吻得是雕像,她却感觉那个吻落在了自己的嘴唇上?
      
      “她是芙蕾雅吗?”薇拉问小司女。其实不用问她也知道,能摆放在祭司院里的雕像也只能是芙蕾雅——那位五千前的传奇女祭司。
      
      黎玲没回答她,她正把地毯卷起,按下机关按钮。在一个方形区域里,地板突然打开,薰朝下看去,是一个旋转隧道,小司女招呼两人跳进隧道里。
      
      “这条通道直达蔷薇巷。”
      
      隧道内壁很滑,薰趴在薇拉肩膀上,薇拉把行李箱当做爬犁坐在屁股底下,和黎玲直接滑到了底部。速度很快,他们冲进了一片蔷薇丛中,坐在最前面的薇拉被蔷薇刺划伤了不少地方。站起身,连土都不拍,薇拉一边舔着手背划出来的伤,一边四下张望。
      
      蔷薇巷,和名字一样,巷子两旁种了满满的蔷薇,蔷薇超出两人那么高,中间只余一条容纳两人通过的小路。
      
      “咦?蔷薇什么时候开了?”后下来的黎玲吃惊的看着眼前盛开得如此妖艳的花。
      
      “到季了吧。”薇拉心虚的转移话题:“咱们直走吗?”
      
      “嗯,小心别被刺伤到。”
      
      “我的喵,长刀给我用用。”薇拉摸摸薰下巴,后者给她一个白眼:“休想!”
      
      自己的兵器怎么能让她砍花玩?!
      
      突然薰坐直身子:“有人!”
      
      这条巷子这么窄,而蔷薇丛也不宽,躲进去根本藏不住人,再返回去也不可能爬那个大滑梯吧。他们根本没有选择,只能正面应对。薇拉按开行李箱,抽出银枪。
      
      如果是祭司院的人就一掌拍晕;如果是其他人就撒个谎蒙混过去。薇拉已经在心里盘算好应付对策。
      
      脚步声离他们越来越近,一个戴着白色斗篷的女子走了过来。
      
      “薇拉。”轻柔和煦的声音响起。
      
      薇拉听得清楚,她放下枪,心里猜到这人是谁但不敢确定。
      
      女子摘掉斗篷的帽子,露出脸蛋。
      
      “内奥米!”薇拉惊呼出那个名字,而上次她叫这个名字的时候还是十年前——
      
      女子样貌端庄秀丽,有一种令人肃然起敬的气场,穿着一件白纱裙,身上披着白色斗篷,眉宇间一抹孔雀尾印记。
      
      薇拉朝她身后看去,一个随从都没有:“你怎么自己来了?馥婪呢?”
      
      “她去诫兰国了。”内奥米的嗓音特别悦耳,有种耳朵被这个声音深爱的感觉。
      
      注视着内奥米,薇拉缓了一会,有一口气被她突然提起:“是你雇我的?”
      
      薰第一次见到这样的薇拉——她是一个很少被情绪左右的人,甚至在她话尾处听到了颤音。从这女子一举手一投足的气度上看,一定是身份高贵的人,他认识薇拉五年,还不知道她能认识这类上等人物,似乎关系匪浅。
      
      女子也凝视着薇拉,眼圈突然就红了,然后点点头。
      
      “尾款打过来。”薇拉扔下这句话,径直与内奥米擦肩,被一把抓住手臂。
      
      内奥米里面穿着的白纱袖子蹭过了薇拉的手背,她感到那材质的丝滑和柔软,光是这触感就告诉她这女人穿的衣服价值不菲。她突然就想起小时候她们在怜子院时破衣烂衫的日子,为了一条有荷叶边的裙子而大打出手。
      
      她没有挣脱,站着不动。
      
      “这些年你怎么样?”
      
      听到是这句话,薇拉有些气恼的:“和你一样好。”说完,薇拉拉开内奥米的手,向前走去。
      
      内奥米看着跟在薇拉身后的黎玲,小司女根本不敢抬头。她又深深看了一眼薇拉毅然决然的背影,甩回头朝与薇拉相反方向走去。
      
      快步走了一段路,薇拉猛然站住回过头,看着那个背部挺得直直的人,看她离自己越来越远。十年,此时此刻,自己想说的话已是过去式,而她想说的话是现在式,她们的友情永远停在了十年前的那个晚上,剩给她们的就是永远的殊途,而不会同归——
      
      很少开口的薰张嘴道:“雅述在等我们。”
      
      薇拉闷头走路不发一言,薰和黎玲都没再打扰她。
      
      “她是红衫大人。”出了蔷薇巷,小司女轻轻说道。
      
      “是么,她快要得偿所愿了。”
      
      风吹过蔷薇巷,飘来阵阵清香,红色的蔷薇摇曳着躯干,像花枝招展的姑娘在炫耀着自己。薇拉转过身,看着巷子,仿佛要沿着这条路一直看到底,而那个人的身影早已经消失了。她也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只看见两边的花、枝叶、甚至是上面的刺,似乎都在抓住她不让她离开。
      
      深吸一口,她抹去这莫名其妙的感觉,抬起头,看见雅述开着他们的超长房车一个甩尾停在面前。
      
      雅述咧嘴笑着,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假期结束了!BOSS。”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