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一三诗社 ...

  •   一三诗社
      
      怎么会?
      
      又回到祭司院?
      
      略伽山上的那家祭司院?
      
      他们趴在窗户上朝里面张望,她记得那时蓝衫祭司和巡访在争吵,他们为了躲避才藏在这里。然后,醒醒——那个吸血鬼悄悄走向了雕像,他的长发及地,一走路就都铺陈在身后,与他极致的脸相得益彰。
      
      那时她注意的这么细致吗?
      
      她记得自己把更多注意力放在争吵的人身上,因为她当时只希望自己尽快脱身。
      
      那时,她有去观察这个吸血鬼吗?
      
      他没穿鞋,赤着脚站在雕像前,突然他转过头看向了自己。
      
      薇拉大惊,本能的向后退了一下。
      
      醒醒竟然走向了薇拉,一步一步,她觉得那每一步都像走在她心尖上一样,她朝左右看看——薰不在!小司女也不在!她再次抬头去看楼梯口,蓝衫祭司和巡访都不在!
      
      为什么?!
      
      回过头时,醒醒已经俯下了身,目光炯炯的看着她。那双眼没有一丝杂陈,很纯净,让人没法移开眼。薇拉与他对视着,不自觉的朝窗户靠近了些。他似乎很喜悦这样的,轻轻的闭上了眼睛,薇拉看见他长长的睫毛在眼睑处投射下一片阴影,接着,隔着玻璃,他的唇靠了上来,印在薇拉嘴唇的位置。
      
      “喂!做什么春梦呢!”
      
      薇拉睁开眼睛,入目就是冉冉的漂亮脸蛋,近得好像要亲她,一个闪身想躲开这张脸,房车里的床很窄,她这么一动掉到了地上。
      
      咚一声——
      
      “社长醒了!”黎玲最先发声。
      
      其他人瞧了瞧薇拉,又把脸转了回去。
      
      所有人现在的注意力都在新成员黎玲身上。
      
      “好可爱,我想编个麻花辫——”这么说着,莎乐美涂着红指甲的手已经爬上人家头发了。
      薇拉看见身高三米多高的九穆图费劲的把身子弯向小司女这边,成一个煮熟虾的姿势。让他待在只有两米多高的房车的确委屈了点,但是她的确是为了这个巨人而加高了棚顶,还加宽了车面积。
      
      连一向高冷的千祖都扒着黎玲肩头,猫头鹰白天不睡觉的吗!
      
      莎乐美怎么也不睡?!
      
      冉冉是怎么回事?!
      
      这群疯子!
      
      这里面唯一正常的就是薰了,坐在上铺安静的舔着爪子。
      
      “女巫大人给我算算最近的运势怎么样。”正在开车的雅述把手伸了过来。
      
      “小心驾驶!”薇拉顺手把旁边的纸抽扔了过去。
      
      纸抽正好砸在雅述手背上,他立即缩回了手,转回身开车的时候狠瞪了一下社长。
      
      “薇薇一回来倒头就睡,也不理理我们——”冉冉撅着嘴,他一个一米八三的大男人做这个表情竟然一点违和感都没有,主要归功于他漂亮的娃娃脸。
      
      “死变态离我远点!”薇拉推远冉冉的脸,尽是嫌弃。
      
      “她忙了一晚上,昨天还坐火车爬山,一定累坏了。我给你煲了汤,趁热喝。”衔月从保温杯里拿出汤递给薇拉。
      
      薇拉端着汤,一脸的感动:“还是月爱我。”
      
      “吃货!”暗骂一句,雅述还不忘回头叮嘱她:“别把汤洒床上!”
      
      看着被围在中央的黎玲,薇拉见她有点无措,警告了一句:“你们别吓到人家!她还是个小女孩!”
      
      “薇薇!你为什么带个女巫回来?”冉冉突然问道。
      
      空气一下静了——
      
      所有人一致看向社长,等着回答,就像考前学生等着老师画考点一样的神情。
      
      黎玲瞅着薇拉,有点不安。
      
      就连千祖都把脸转了个九十度,冲着她了。
      
      她尽量让自己的口吻听起来轻松些:“我一直很想要一个女巫,现在有机会,就拐来了。”
      
      ‘你就不能改改乱捡东西的毛病吗!’脑子里突然蹦出尼修夫人的这句话,嗯,她这毛病真的很不容易改。她看了看一三诗社的所有社员,从组建到现在已经五年了,这里面每一个人几乎都是她捡来的。一开始创立初衷是因为她觉得一个人挣钱太少,引进几个技术人才是很有必要的。之所以叫“一三诗社”,灵感来自于她以前认识的一个吟游诗人,当时她被人家写得诗迷得五迷三道的,尽管一句听不懂。受人启发觉得叫诗社逼格够高,正好建立的那天是一月三日,就这么把名字定了。
      
      “黎玲真的是女巫哦!”九穆图像个孩子一样兴奋:“她会让杯子飞起来!”
      
      额——
      
      头有点痛——
      
      她睡觉的时候,这些妖精都让人家做了什么啊!薇拉扶额。这帮妖精估计是把人家女巫当做魔术师玩了半天——
      
      “黎玲!”语气转为严肃,薇拉交握着手,俯下身盯着小女巫问道:“鲛人会巫,旅人会术。你是忒罗人还是诫兰人?”
      
      忒罗国就是鲛人之国,住在西海之滨,五千年前圣战之后,被驱赶到海里,他们善于使用巫。而诫兰国是比昆国的一个附属国家,擅长经商,算是半个游牧民族,他们成年男子都要外出旅行一段时间,所以常被称为旅人。巫术,一般是统称,巫指的是黑巫术,黑巫术让死者为生者谋事;术指的白巫术,白巫术是生者为死者祭奠,两者之间有着本质区别,简单来说就是一坏一好。
      “你是鲛人吗?!”谁都知道‘鲛人上岸,必有祸乱。’莎乐美对很多传说蜜汁迷信,虽然长了一张超现实主义的脸蛋,但是思想里有些根深蒂固的旧,发现黎玲是鲛人的可能嗓音都尖了。
      黎玲迎视社长,没有丝毫退让,然后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如果我是忒罗人,你会撵我走吗?”
      
      这话立刻触到了九穆图柔软的心,连连说道:“别让她走!社长!别让她走!”
      
      冉冉玩味的看着薇拉。
      
      薰继续舔着爪子。
      
      雅述一言未发,他心里清楚他们社长的想法,这厮根本就没有什么国家概念,也没有任何封建迷信思想。
      
      “我就是好奇问问。”薇拉端起汤,啄了两口。
      
      呼噜呼噜的喝汤声,彻底划掉了尴尬。
      
      “我也是随便说说,放心吧,我不是鲛人。”黎玲甜甜一笑。
      
      “我不在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好活上门啊?”停下碗,薇拉终于想起正经事了。
      
      可惜,她的这个社里,没一个正经干活的人——
      
      “啊!这周不是你去收信吗?!”
      
      “上周就是我!”
      
      “穆图!该到你了吧!”
      
      “我不是下周吗?值日生表上写了啊。”
      
      “薰和莎乐美换班了吧。”
      
      “换班也没轮到我啊,应该是薰。”
      
      “好像是我——”一个羸弱的声音响起。
      
      衔月举起了手:“我忘了,对不起。”
      
      一见是衔月,其他人也禁了声,再次把目光集中到社长那里。
      
      一万只草泥马从社长的心中跑过,她想挤出一个笑容,因为衔月似乎快要哭了,伸手在这个小女人的头上摸了摸,叹口气,现在就算心里有一万句骂人的话都咽了下去:“我去吧。”
      
      拖着浑身疼的身体,薇拉跳下车,雅述把她背包扔了下来,还有人贴心的扔下一张地图,然后她就目送他们超大超宽敞超舒适的房车一刻不停的绝尘而去,隐隐约约的似乎还听见他们像坐着旅游大巴一样唱起了歌。环顾一下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风景,终于怒吼了一句:“我日你们全家!”
      
      雅述摇下窗户回道:“你没那本事!”
      
      

  •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不是一个只讲述爱情的文,它会有亲情友情,它也不仅仅讲的是BG,还有BL,百合~~~它的时间不是现在不是未来不是过去~~~~没有什么时间的限定~~~~~~~~~就是我瞎编的一个故事,天马行空一些~~~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