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辅夫人重生日常》时三十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2-28 16:07:3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从意识到自己重回到了从前,还是自己的大婚第二日,甄好就知道自己会遇到裴慎。
      
      可她最了解的裴慎,是在这几十年里相处的裴慎,临死之前见到的最后一面,裴慎脸上已经有了皱纹,隐约可见当年的俊秀,眼神仍然坚定锐利,他已经是当朝首辅,也愈发沉稳庄重,到底也是个老头子了。
      
      乍然在这时候见到裴慎,甄好还恍然有隔世之感。
      
      而后她仔细打量,如今的裴慎还是十分年轻,也只是个穷书生,他有满腹才华,却还得不到施展,许是刚经历大变的缘故,气质也有些郁郁。甄好的心里已经是个老太太,在回忆带来的惊艳褪去之后,再看如今面容还年轻的裴慎,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她的养子都比现在的裴慎大,算算年纪,裴慎和她的孙子差不多呢!
      
      老太太甄好看裴慎的心情陡然变得奇怪了起来。
      
      还是裴慎先喊了她一声:“甄姑娘。”
      
      甄好勾了勾嘴角,算是应了下来。
      
      即使是做了她的夫君,裴慎也仍然没改变她的称呼,这一声姑娘还叫了许多年,到后来才变了称呼。自然,也不是因为裴慎变了心意,而是她已经不能再称作姑娘了。
      
      甄好到底还记着自己如今是个刚新婚的人,她打量着裴慎,面色还有些冷淡。
      
      甄好问:“你去哪里了?”
      
      “我去花园逛了逛。”裴慎垂着眼,模样瞧着十分听话,“园子里景色太好,我看着一时入迷,忘了时间。”
      
      甄好看他却是有几分新奇。
      
      要是她记得没错,裴慎也就只有这一段时间装着乖,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她还担忧自己这便宜夫君脾性太软,唯恐不能实现甄父的寄望。直到甄父去世以后,有其他人惦记甄家的万贯家财,他才露出了真面目,手段狠厉,将所有人都吓了一跳,甄好也是。
      
      原本甄好还有些骄纵,任性妄为,有甄父宠着,她又是甄家独女,而裴慎也上门女婿,她自认为比裴慎要高上不少,往往对裴慎颐气指使,裴慎也都受了。直到甄家大乱,她惊慌害怕了好一阵子,意识到自己往后要靠着裴慎,这才收敛了性子。
      
      换做从前,听到裴慎这番话,她定要大闹一番。
      
      可甄好已经是个老太太了,又已经对裴慎没了念头,闻言只淡淡的应了一声。
      
      “我去我见了我爹,他还问起了你,等你得了空,就去看看他吧。”甄好说。
      
      裴慎乖顺应下。
      
      他在等着甄好发作。
      
      昨日是新婚之夜,他在冷冰冰的地上躺了一夜,这位大小姐又哭又闹,大半夜才安歇。裴慎知道甄家小姐性情骄纵,自己这般态度,定然得不了什么好脸,今日一早他更是早早出了屋,想来又惹了大小姐发脾气。
      
      方才去见甄老爷,说不定已经是告了状。告了状不说,定也是要指着他鼻子骂一通。
      
      裴慎了然于心,低眉顺目等着她的怒骂,却见甄好说完以后,非但没动半点脾气,仪态端庄地自他面前走过,好像个高门贵女。
      
      裴慎微微惊讶,又长舒了一口气。
      
      昨日夜里,他已经将自己的意思说明白了,看甄小姐这番姿态,想来是接受了。接受了更好,也省了麻烦。
      
      他微微思忖了一番,便往甄老爷的院子走去。
      
      ……
      
      甄好回了自己的院子,便先命人将屋中满目大红绸子给撤了,桌上的喜烛拿走,门窗上的喜字撕下来,连被褥都换了一套。
      
      枝儿连连惊呼:“小姐,您这是做什么呀?”
      
      寻常人家刚大婚的,哪有这么快将这些东西撤下,连这热闹都没过完呢!
      
      甄好双手环胸,微微抬着下巴,从下人捧着的几套被褥中点了点自己中意的颜色。
      
      “我想换就换,还非要等个几天不成?”
      
      枝儿没话说了。
      
      等这装饰换完了,甄好里里外外转了一圈,又命人搬来一张软榻放在外面,放上被褥,她左看右看,又想起了什么,连忙去打开衣柜,果然见裴慎的衣裳和自己的衣裳放在一块儿,应该是下人收拾的。
      
      裴慎的东西少得可怜,只占了小小一角,衣裳还崭新,是新做的。甄好皱着眉头找了一圈,才在角落找到一个小包袱,里面装了裴慎带来的东西,也只是几件衣物,比衣柜里的更少,料子也更差。
      
      枝儿跟在她后头,将屋子都转了好几圈,见着了这,才道:“姑爷怎么还留着这些呀,是了,今日我见到姑爷的时候,还穿着外头带来的衣裳呢。”
      
      甄好眉头紧皱。
      
      她虽然想和裴慎撇清关系,想要和离,也不能现在立刻就做,她爹还病着呢。
      
      她爹千挑万选挑出了一个裴慎,是想要给她做靠山,她爹马上就要死了,要是她闹着与裴慎和离了,她爹岂不是死得更加不甘心?
      
      甄好方才还想着,给裴慎一个软榻,省得他每天睡在地上,等天气凉了,再强健的人也得睡出毛病来。可如今一瞧,才发现裴慎待自己更差。
      
      她心中想:怎么说,上辈子裴慎待她也已经很是不错,哪怕是再不喜欢她,在得势之后,也没将她赶出家门,更没在物质上委屈过她,什么好东西都愿意给她,偌大府中,她也是身份高的老太太,连裴慎都不能越到她头上去……
      
      裴慎是未来的首辅,她不说厚待,可也不能亏待裴慎,等以后和离了,让裴慎记着她这一点好意,那对她也是天大的好处。
      
      甄好想明白了,提着那包袱进进出出一圈,最后在自己屋子旁边又找了一间空屋子。就隔着一堵墙,屋子也不大,可到底家具整齐,是个能住人的地方。
      
      甄好满意了,她又指挥下人:“把裴慎的东西都搬到这边来。”
      
      其他丫鬟听了令,枝儿更是惊讶:“小姐,您……您不和姑爷住在一块儿啊?”
      
      “你们都记好了,这件事情不能告诉我爹,谁也不能告诉,出了我院子,就将这件事情瞒得紧紧的。”甄好说:“谁要是让我爹知道了,我就将谁发卖了,这样以后会卖给谁,我也说不准。”
      
      枝儿连忙闭上了嘴巴,一个字也不敢提。
      
      过了半晌,她又小心翼翼地提醒:“可万一老爷来看您呢?要是老爷看见小姐屋中没姑爷的东西,一定会怀疑的。”
      
      甄好斜了她一眼,不敢想自己竟然有这么蠢的丫头。
      
      “你装也不会装?”
      
      枝儿闭嘴了。
      
      ……
      
      裴慎去找甄老爷的时候,甄老爷已经睡着了。
      
      他也没有走,而是站在外面等着,好在甄老爷睡得不久,醒来以后听说他在外头,便连忙将他叫了进来。
      
      见着了他,甄老爷面上便没了先前见甄好的笑意。
      
      待喝过了一盏茶,甄老爷才慢吞吞地道:“阿好与你闹脾气了?”
      
      裴慎摇了摇头:“甄姑娘通情达理。”
      
      “这都成婚了,还叫她姑娘啊?”
      
      裴慎没了话。
      
      甄老爷抬眼看了他一眼,手中杯盏放下,杯底在红木桌上磕出咯嗒一声。
      
      “今早儿她来见我,我心里还觉得奇怪。这大婚第二日,理应当是你们一起来给我敬茶,怎么就来了她一个人?”甄老爷说:“可听她的意思,又只是来见我,我本以为她会告状,可话里话外,又没说你半点不好。”
      
      裴慎心底也咦了一声,没想到这甄小姐性子变得这么快。
      
      他以为甄好会大发脾气,命人来找自己,那时候他再回去和甄好一起去给甄老爷敬茶,也不耽搁。不成想,甄好内里已经换了个魂儿,她心里急着见爹,把这事给忘了。
      
      “她向来脾气都有些不好,可那也是我宠出来的。只是我日子不多了,往后她这样,还得吃不少苦头。”甄老爷叹息道:“不敬茶就不敬茶,她不喜欢就算了,可事情我也还是要和你说的。你是阿好的夫君了,她什么样,你得多担待,她虽然有些时候任性,可性子也是好的,有些话与她多说几遍,她就会听了。等我走了,她定会手忙脚乱,到时候这甄家,还有阿好,都得拜托你了。”
      
      裴慎垂眸应下,态度恭顺。
      
      “我这双眼睛看了那么多人,从来没看走眼过。你答应了,我就放心了。”
      
      “是您救了我,帮了我大忙,我会记得老爷的恩情。”裴慎道:“您叮嘱的事情,我也会尽力完成的。”
      
      “等过些日子,你就跟着我一块儿,将甄家的生意都走一遍。”
      
      裴慎面上有些犹豫。
      
      甄老爷看出了他的犹豫,“我知道,你读了这么多年书,跟着我做这些生意是委屈你了。”
      
      裴慎连忙道:“您说笑了。”是他一时转不过弯来。
      
      甄老爷仔细打量他半晌,这才道:“还有你那弟弟,我记得年纪还不大,寄养在别人那,索性也接到府中来。我们甄家不缺这一口饭吃,你是阿好的夫君,府中账上的银钱,你若是想,也可以调动。”
      
      甄老爷的意思,便是他可以尽心培养自己的弟弟。
      
      裴慎感激不尽,连连道谢,见他面上露出疲态,这才起身告辞。
      
      出了甄老爷的院子,裴慎心中仍有些沉重。他一路慢吞吞的走,回过神来时,竟已经走回到了甄好的院子里。
      
      裴慎回过神来,转身就要离开,正巧甄好从屋中出来,见着了他,连忙叫道:“你站住!”
      
      裴慎急急停住脚步。
      
      “你跑什么?”甄好兴冲冲地过来拉了他一把:“走,跟我去看看你的屋子。”
      
      “……”
      
      什么?
      
      什么他的屋子?
      
      

  • 作者有话要说:  打个补丁
    男主不渣吧,是有别的隐情啦,女主不知道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