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辅夫人重生日常》时三十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2-28 11:37:3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许是听到了屋子里的动静,外头很快便有人敲了敲门。
      
      丫鬟脆生生地问道:“小姐?您是不是醒了?”
      
      甄好下意识地慌了一下。她贸然到了别人家新娘子的闺房里,若是被发现了,恐怕得遭殃。只是当她看到身上的红色里衣,她又发觉,外头那丫鬟叫的可能就是自己。
      
      那丫鬟叫她什么?小姐?
      
      镜中的脸是她自己的脸,她忽然变得年轻了,连着这称呼都变了?
      
      甄好下意识地想:也不知道裴慎知不知道这事?
      
      “小姐?”
      
      甄好回过神来,咳了一声,试探地道:“进来?”
      
      外头丫鬟端着铜盆走了进来,甄好探究地打量着她,却发现她格外眼熟,好像在哪里见到过。
      
      “小姐,怎么了?”丫鬟不自在地摸了摸自己的脸:“是枝儿今天有什么不对?”
      
      甄好惊讶:“枝儿?!”
      
      “小姐?”枝儿更加疑惑。
      
      甄好可总算是想了起来。枝儿是从小跟在她身边的丫鬟,后来也随她一起去了京城,只是活的比她短,早些年就去了。
      
      难怪她见着面熟,眼前这水灵灵的小丫鬟,可不就是年轻时的枝儿?再看这间卧房的布置,不就是她年轻时候还在江南甄家的屋子?只不过是后来随裴慎去了京城,才再也没回来过。
      
      甄好回过味来了,这里大概就是阴曹地府了。
      
      她心中叹息一声,心中百般情绪,化作她上前一步,抓着枝儿的手拍了拍:“让你等久了。”
      
      “小姐?”枝儿更加纳闷:“小姐您在说什么呀,奴婢也没等多久,姑爷先前出来时就和奴婢说了,小姐要多睡一会儿。”
      
      甄好失声道:“姑爷?!”
      
      “小姐您怎么了?昨日是您和姑爷的大喜日子,您不记得这个了?”
      
      “大……大喜日子?!”甄好茫然地看了一圈周围,入目是满目大红色。她抓着枝儿手着急问道:“你说的姑爷是谁?!”
      
      “当然是裴秀才了,小姐,难不成您还不止一个姑爷?!”
      
      甄好当然知道她说的裴秀才是谁,可不就是裴慎?
      
      甄好一下子懵了,她往后退了一步,茫然坐在了凳子上。
      
      若是这里是阴曹地府,裴慎如何会下来?且不说他身体强健,无病无痛,还能再活个几十年,就算真的下来了,裴慎肯定也不会再与她做夫妻。
      
      裴慎愿意和她做夫妻,那是她爹临死之前的嘱托,也是她强拽着裴慎不撒手,若是裴慎可以选,定是会躲她躲得远远的。
      
      她只有过一次和裴慎的大喜日子,便是数十年前,裴慎还是个穷书生,入赘了她甄家,做了甄家的上门女婿。
      
      甄好猛然惊觉起来,又连忙抓着枝儿问道:“现在是什么时候?”
      
      枝儿想了想:“现在是辰时了。”
      
      “我是问你,现在是什么年号了?”
      
      枝儿惊讶:“小姐您怎么连这个都记不清了?如今是天和十年,昨天是您的大喜日子呢!”
      
      天和十年!
      
      甄好一下子没了话。
      
      她和裴慎还见过皇位更替,她记忆中的皇帝,都已经不是现在的这个了!
      
      原来她不是返老还童,也不是到了阴曹地府,而是回到了从前?
      
      甄好一时怅然。
      
      再看这周围满目的红绸子,她哪里能不明白,她这是已经回到了大婚之夜。就是从这日开始,她发觉裴慎不喜她,却还是执着地追着裴慎,往后纠缠了许多年,直到死前才后悔了。
      
      她都已经后悔了,可为何又偏偏回到了这时候?
      
      最后的那段日子,甄好吃斋念佛,想要让身体好一些,她每日求菩萨,没求到自己的病好,怎么菩萨还把她送回到这时候来了?!
      
      若是更早一些最好,她也不要裴慎入赘了,省得以后裴慎还要被政敌捏着这件事情嘲笑。如今反倒是不上不下,让她又和裴慎纠缠上。
      
      一辈子求而不得,甄好害怕了,这回能重来,她说什么也不能再将一颗心落到裴慎的身上,她得离裴慎远远的,各过各的舒坦日子,没了她,裴慎也能过得更舒坦。
      
      甄好思绪转得飞快,她坐在挂满大红绸子的屋子里,连桌上的红烛都才燃了一半,新婚第二日,她就已经开始在想着关于和离的事情。
      
      只是和离之前,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甄好记得,这个时候,她爹还没去世。
      
      甄好匆匆收拾好自己,推了枝儿要给她请个大夫看看的提议,急匆匆地往甄父的院子去。
      
      甄家是江南富商,宅子大,人却少,她是甄家独女,也没有别的兄弟姐妹。她娘去的早,而在她娘去世之后,甄父生怕后娶的妻子对她不好,也没有再娶过其他人,一个人把她拉扯大,甄好也与他感情最好。
      
      只是甄父去得也早。
      
      就是因为得了病,找遍了大夫也治不好,察觉自己时日无多,担心自己死后只留下甄好一个人,唯恐偌大家业反成为甄好的催命符,甄父才动了给她招赘的念头,千挑万选,才挑出了一个裴慎。
      
      事实证明,他的眼光的确好,裴慎不但护住了甄家,后来又自己考中了功名,一路爬到了首辅。自甄父去世后的几十年里,裴慎都遵守着对甄老爷的承诺,对甄好好,也没让任何人欺负她,所有人都知道裴首辅将他夫人疼到了心坎里。
      
      等甄好到了甄父院子里时,甄父正在喝药。
      
      他的屋子里是浓浓的药味,年轻时的甄好不喜欢,现在的甄好却已经习惯了。她临死前,这味道可闻了不少。
      
      再见到甄父,甄好却恍若隔世之久,她静悄悄走进去,让下人不要出声,自己站在门口,一边打量着甄父,一边回忆着很久之前的事。
      
      她爹看着比她记忆中的还要更苍老一些,其实时间过去太久,连甄好自己也记不清了,对她爹只剩下一个模糊的印象,如今再见到甄父,记忆中的人才逐渐清晰了起来。
      
      甄父喝完了药,将药碗递给现在旁边的柳姨娘,一抬头便看见她站在门口,顿时眉开眼笑:“阿好来看爹啦。”
      
      甄好疾步走了进去,在他床沿坐下,贴心问道:“爹,你觉得身体如何了?”
      
      “爹好着呢,你柳姨一早就盯着人吃药。”甄父笑眯眯地道:“昨日又是你的大喜日子,爹心里头高兴,一高兴啊,就什么病也没了。”
      
      甄好吸了吸鼻子,点头应下。
      
      “裴慎呢?”甄父问:“他怎么没和你在一块儿?”
      
      甄好一下子说不上来。
      
      都隔了这么多年了,她哪里能记得裴慎去哪了。
      
      大婚之夜,裴慎就不愿意近她身,说是怕耽误她,自己在地上睡了一宿,第二日一早,就避嫌地出了屋子。应该是没出甄家,可甄家那么大,甄好也不记得他去了哪。
      
      枝儿插嘴道:“姑爷先起了,小姐想着老爷,连姑爷没有找,醒来就过来寻老爷了,姑爷还在过来的路上呢。”
      
      甄父又是惊喜:“这么想爹呀?”
      
      甄好还能说什么?只能点头应下。
      
      “等裴慎来了,我再和他好好说说,怎么还只能留你一个人在屋里头。”甄父皱着眉头道:“真是,我当初娶你娘的时候,可是特地等她醒了,才带着她出门的。”
      
      甄好隐约想起了这回事。
      
      那时候可是她向甄父告状,埋怨裴慎太过冷淡,甄父将裴慎叫去说了一通,后来裴慎就不再一早出门了。他照旧是在地上睡一宿,然后在外间坐着,坐到她醒来为止,直到后来甄父病逝,两人才分房。
      
      甄好内里已经不是个小姑娘了,如今想来还有些不好意思。为自己当时竟然为了这种事情而让她爹做主,也当真是厚脸皮。
      
      瞧着她红了脸,甄父就不再说了。
      
      他心里高兴,和甄好说了不少话,可因着刚喝过药的缘故,很快便开始发困。到这个时候,他的身体已经很不好了,甄好记得,自己婚后不久,甄父就去世了。
      
      她重来一回,竟是又要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爹再死一回。
      
      甄好心里头难受,直到看着甄父歇下,出了他的屋子,面上才露出落寞。
      
      柳姨娘端着药碗安慰她:“老爷最记挂的就是你了,若是连你都受不住,老爷恐怕也无法安心。”
      
      柳姨娘甄父前些年才收的侧室,对甄好也很好。
      
      甄好点了点头,其实也已经不太记得她。只记得离开江南时,给了她一笔银钱安顿,后来也不知道如何了。
      
      柳姨娘端着药碗走了,甄好垂着头,慢吞吞地往自己院子走,慢慢回想上辈子的事情。
      
      直到身旁枝儿叫了一声,她才发觉面前站了一个人。
      
      甄好抬头看去,就见眼前青年长身玉立,容貌俊秀,与她离着不远不近的距离,知礼又疏离。她一怔,视线触及他熟悉的面容,恍然有了记忆。
      
      一如她遥远当年惊鸿一瞥,从此再也不能忘怀的模样,和她记忆深处的,一模一样。
      
      重来一回,她也还是见到了裴慎。她刚过门的夫君,如今还是个穷书生的裴慎。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