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界今日头条推送》青端 ^第7章^ 最新更新:2019-04-23 20:56:2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第七章 ...

  •   女童鬼脸上沾着血,双眼黑洞洞的,歪头看向方拾遗:“弟弟。”
      稚嫩的声音飘荡在风里,平白令人悚然。
      
      怀中的锁灵袋动了动,似乎是里头的小鬼头在回应女童鬼。
      方拾遗向来不为难人,和善地提出建议:“这么想你弟弟,不如你也进袋?”
      女童鬼恶狠狠地盯着他,刚要出手,附近忽然传来几声惊恐的尖叫:“啊啊啊啊啊——!”
      
      “童鬼……是童鬼索命来了!”
      “救命,救命啊啊啊!”
      “快去请木天师!”
      
      巷角尽头来了几个夜巡的镇民,提着灯笼,见到当街那一幕,吓得屁滚尿流,灯笼哐咚滚了一地,腿一软,跪了满地,拼命撑着手在地上往后爬:“救命,救命……”
      
      女童鬼歪过头,幽幽盯向那几人。方拾遗和萧明河下意识上前,还未动手,女童鬼忽而用足尖在地上一勾,将脚边的东西踹了去。
      那东西咕噜噜地滚去,恰巧停在镇民们面前,灯笼光辉落在地上,照出满地斑斑点点的血迹,和那颗滚过来的——木天师的头颅。
      
      木天师死不瞑目,表情凝固在死前最后一刻,双目凸瞪,嘴巴大张,眼中盛满了绝望,直愣愣地瞪着前方的人。
      凉意窜上心头,极端恐惧之下,几人甚至愣了几息,才反应过来,扯着嗓子哭叫着往后蠕动,裤子都湿了。
      
      女童鬼嘻嘻笑着,边鼓掌边喊:“死得好!死得好!”
      萧明河无声无息地往那边站了站,恰好挡住了那几人,冷声道:“滚回去,别碍事。”
      
      方拾遗掐诀给孟鸣朝下了个结界保护,趁女童鬼的注意力被萧明河吸引,抬剑袭去。这只小鬼比被抓的那只要厉害得多,血红的手指突然暴涨出长长的指甲,挡住望舒。
      “当”的一声,方拾遗震得手腕发麻,神色不变,依旧稳稳地握着剑,剑尖一转,继续刺向她的面门。
      岂料刺过去的瞬间,小女鬼的脑袋咔一下分成两半,以一种怪异又恐怖的方式,让这一剑落了空。
      
      方拾遗愣了愣:“……还可以这样?”
      萧明河脸色剧变,毛都要炸了:“啊啊啊!”
      孟鸣朝双手捂着眼,悄咪咪露出一条缝,见到此景,波澜不惊地继续偷看:“……”
      
      女童鬼充满恶意地笑起来,身形一闪,消失在原地。方拾遗不为所动,摸出把符箓,指尖一弹,金光四溅。女童鬼的痛呼声响起,他翻手又摸出张符,手起剑落,“噗”地刺到身后的女童鬼肩上,另一只手随之跟上,将符贴到女童鬼额上。
      符箓迎风见长,瞬间将女童鬼死死裹在了里头。
      
      方拾遗这才抽回剑,满意地拍了拍被裹成一团的童鬼,转头笑道:“师弟,你怎么就这么怕鬼?”
      萧明河青着脸,持剑的手微微发抖,不敢看脸色可怖的女童鬼。
      
      方拾遗善解人意,不多逼问,摸出锁灵袋:“这就让你和弟弟团聚。”
      刚要掐诀,远处的孟鸣朝忽然大叫:“快躲!”
      
      ——晚了。
      女童鬼眼中盛着怨毒的恨意,血光大盛,黑气膨胀,缚身符砰然粉碎。
      
      利爪破空而来,方拾遗还来不及反应,浓烈得让人反胃的腥风已扑面而至,他下意识躲闪,右臂却传来股剧痛,被抓伤了。
      女童鬼的爪上有毒,方拾遗的右手瞬间失了力气,软绵绵地垂下,冰凉的手指几乎无力握剑,灵力乱窜,眼前狠狠一黑,身体晃了晃,差点倒地。
      
      女童鬼一招得逞,尖啸着正想下死手,电光火石之间,忽闻“噗嗤”一声,似利刃切豆腐。
      天地间风声为之一停。
      堆积在绿水镇上空的乌云不知为何,渐渐散了,被遮了许久的明月露出冰清玉洁的尊容,不计前嫌地给这小破地方洒下朦胧的清辉。
      
      暮春三月,天空竟又飘起了小雪。
      月辉下霜雪点点,寒酥剑射出一线寒光。剑身没入了女童鬼的后心。
      
      这把剑斩妖除魔无数,有辟邪之能。女童鬼忌惮着剑,一直没扑向萧明河。
      她睁大了眼,没想到后面的胆小鬼敢出手,瘦小的身子抽了抽,砰然倒地。夜风拂过,她的身体像把散沙,衣物一松,血肉随风而逝,只留下一具血红色的骸骨,邪气与此前的空棺一致。 
      大抵方拾遗开棺时,她就附在了木天师身上。
      
      方拾遗撑着望舒勉强站起,眼前阵阵发晕,喃喃道:“师弟,男人不能太快……”
      萧明河忍着不要一剑劈过去。
      
      见他摇摇欲坠,萧明河下意识想去扶他,注意到他衣物上的血迹,心里骂了两声,陷入天人交战。
      迟疑间,身侧已经擦过道矮矮的身影。孟鸣朝扑了过来,把自己当拐杖给方拾遗扶着,紧张地看着他冒着黑血的右臂:“疼吗,疼吗……”
      
      方拾遗耳中嗡嗡作鸣,听不清他在说什么,眼前递来只手,手心里是粒淡蓝色的丹药。
      他也没问是什么,接来便含进口中吞下去。萧家小少爷携带的自然是灵丹妙药,清凉的感觉顺着滚入腹中,不多久就起了效,他安抚地摸了摸孟鸣朝的头,喘息着笑了声:“疼,疼死了。”
      这才抬头道:“多谢师弟,出剑救我一命,赠药又救我一命。”
      萧明河不吃他这套,面无表情地别开脸。
      
      孟鸣朝眼底含着泪光,小心地吹了吹方拾遗的伤口。
      小孩儿长得漂亮,哭起来也漂亮,委屈得跟什么似的。方拾遗一肚坏水向东流,做作地叫痛:“还是疼,哎,小鸣朝吹着有效,再给我吹两口。”
      孟鸣朝听话地又吹了吹。
      方拾遗忍着狂笑的冲动,瞅着孟鸣朝头顶翘起的一缕毛,手贱地拨弄来拨弄去,小孩儿迷惑地看看他,他又满脸严肃:“头发沾灰了。”
      
      萧明河终于看不下去了,凉凉道:“别管他了,死不了,万一死了就地埋吧。”
      方拾遗桃花眼一弯:“师弟可真是不留情面,还是小的贴心。”
      
      胳膊上黑血源源不断流出,不多久就流出了红色的血,几道深深的抓痕显出,几可见骨。
      方拾遗额上布着层薄薄的汗,他没撒谎,就是很疼。
      不过话说出来,反而不像真的。
      
      好在修仙之人的恢复能力非凡人能及,眨眼功夫,方拾遗又能讨欠地又蹦又跳了。疼到半身麻木的感觉缓过去,他扬扬下巴,看向巷角满地的灯笼和人头,还有看傻了的镇民。
      三人对这镇子都没好感,看那几个镇民点头哈腰地走来。甫一靠近,就嗅到股尿骚味。萧明河刷地飞飘几丈远,站到附近的屋檐上。
      
      几个镇民面面相觑,为首的中年汉子搓搓手站出来:“……仙,仙师,先前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多谢仙师为我们除了这邪祟!”
      方拾遗瞥了眼这位仁兄尿湿的裤子,要笑不笑:“客气,不是为了诸位。”
      
      他如此不留面子,中年汉子尴尬地笑了笑,接不上话。
      方拾遗也不需要他接话,指了指那具红色的骸骨:“将她的尸骨好好安葬下,找个和尚来超度九十九日,顺便将你们镇外那片坟地一起超度了。庙里那些无辜惨死的人都供起来,诚心拜祭,否则会不会成怨鬼,我也说不清。”轻轻呼了口气,他继续道,“三面环墙,一路难通,逼仄阴戾,无路可退。镇外的墙是木天师让你们竖的吧?他打算等枉死的人足了,怨气充盈,便将你们镇上的人炼化成煞。”
      
      镇民的表情齐齐呆滞:“木……木天师?!”
      方拾遗似笑非笑:“一伙儿的。”
      镇民口中立刻爆出一串本地骂语,方拾遗听不太懂,不过八成是在问候木天师的列祖列宗。
      
      翻脸倒是利落。
      他揉了揉怀里孩子顺滑的头发,心情才略微好了点。
      
      折腾一宿,天边泛起了鱼肚白。
      镇民们被叫来,千恩万谢,看到孟鸣朝,又全都露出见鬼的表情。方拾遗当没看到,连敷衍客套的心情也无,带着两个师弟去镇外的坟地转悠。
      
      没走几步,萧明河发现坟里画着个隐晦的阵法,有聚阴气、孕邪煞之能。
      他觉得此次下山处处丢人,脾气大得很,直接干脆利落地拆了那阵法。
      
      方拾遗抱着孟鸣朝看着,想到木天师的话,眉目间闪过道阴霾。
      从北境而来的某一批人,操控着个不会引起注意的神棍,想将这镇子变成山海门的突破口。
      
      再不喜这镇子,关乎到山海门,也得谨慎处之。
      可惜对方颇为谨慎,方拾遗和萧明河盘问过镇内知情人,再在方圆几里搜寻过一通,都没再发现什么。
      滋事甚大,不是他们两个小年轻能处理的,得回去报告给长老们。
      
      离开时,天色微微擦黑。萧明河眉头皱了一天,走出绿水镇,才动了动唇,冷冷吐出几个字:“这群人都得遭报应。”
      方拾遗应道:“他们往后会大病小病、大灾小祸不断。”顿了顿,又道,“天道轮回罢了。”
      
      离了绿水镇,走进深林里,萧明河摸出传送符——将传送阵法画于符上,需极强的灵力、高深的阵法造诣与精妙的制符技艺,自然,制符的材料也当世罕见,寻常修士就是有,也是拿来当传家宝、保命符的。
      也就四大世家之一萧家的小公子能随意摸出这么一张,用来赶路。
      
      方拾遗半跪下来,搂紧孟鸣朝:“抱紧师兄,别丢了。”
      孟鸣朝生怕被丢下,闻声紧张地抱紧了他的脖子。
      萧明河隐晦地翻了个白眼。
      
      银光在绿林深处一闪,将三人吞入其中。眼前的空间扭曲起来,山河万物似乎都在眼前历历闪过。下一瞬,天旋地转,换了天地。
      脚下稳住的瞬间,迎面便拂来阵冷透骨的晚风。孟鸣朝打了个冷颤,在方拾遗怀里错开头,迟疑着睁开眼。
      
      前方廊道回转,山岚缥缈。远处山水掩映,一片葱茏郁翠。仙鹤穿云而过,泉水叮咚不绝。
      他看得呆住,方拾遗垂下眼,脱下外袍,给他罩上。外袍上残余着淡淡体温与清爽的香气,孟鸣朝悄悄用外袍裹紧了自己,主动递出小手给方拾遗牵住,感受到握过来的掌心温暖,紧张不安的心忽然就定了下来。
      
      三人传送到了浮云宫的一角,浮云宫上禁制无数,外人到此,如进迷宫,唯有持着玉牌的弟子可自由行走,但普通弟子能走的也就那么几个地方。
      方拾遗的玉牌是温修越赐下的,除了几处地方,可随意走动,边给孟鸣朝解释,边温声道:“我给你找个好师父,有空就去见你。”
      
      孟鸣朝默默点头,罩在方拾遗的外袍里,袍子空空荡荡的,衬得他小小一只,看着就可怜。
      方拾遗莫名揪心。
      若不是师父不在,他定会央着师父收这小孩儿为徒的。
      
      昨夜解决那小鬼后,方拾遗已经传音回来,大体说明了此事,此时浮云殿内正候着两位长老。
      大殿由方整的青灰色岩石砌成,年岁久远,蒙上了岁月的尘埃,古拙简朴。殿内点着九枝灯,灯火幽微,香炉内青烟袅袅,有些空寂。
      
      温修越是上一辈的大师兄,底下四位师弟妹。二长老时常云游在外,三长老终年闭关,常出面的是四长老与五长老。
      修行到了一定境界,便会驻颜。四长老瓮澄是修仙界内有名的美人,待方拾遗一向亲厚,虽年龄似母子,更胜姐弟。三人踏进大殿时,她正捧着杯热茶轻啜,笑逐颜开:“拾遗回来啦。”
      方拾遗拉着孟鸣朝,行了一礼:“见过四师叔和五师叔。”
      五长老萧凛冷笑了声。
      
      你们萧家的表情莫非是祖传的?犯得着谁都这张脸?
      方拾遗暗暗腹诽,表面上依旧保持着微笑。五长老出身萧家,算是萧明河的叔叔,叔侄俩同仇敌忾,他早习惯了。
      
      瓮澄淡淡看了眼萧凛,冲着方拾遗又笑了笑:“拾遗,你身后就是你带回来的小师弟?”
      方拾遗一怔。
      “看来掌门师兄没与你说清楚。”瓮澄不紧不慢地用茶盖剔着茶沫,“他早几日就传信来,说你此番会带回他的小弟子,还将那镇上的情况也说了一道。老三恰逢出关,闻听此事,担心得很,差点就去了。”
      
      五长老听得频频皱眉,瞥了眼方拾遗手臂上的伤,往后一靠,不阴不阳地道:“总有人不知天高地厚,不吃点苦头,就不明白自己的斤两。”
      瓮澄将茶杯重重地往桌上一掼:“老五。”
      声音颇大。
      
      方拾遗不想跟长辈一般见识,也不想瓮澄与萧凛吵起来,何况受伤也有他轻敌之故,萧凛也没说错。他连忙将锁灵袋解下,递了上去。
      
      瓮澄接过看了看,将那口气缓缓呼出来:“你们此行辛苦了。”又看了眼孟鸣朝,眸色有些复杂,“师兄忙于北境战事,暂时回不来,山海门没那么多虚礼规矩,也不必行什么拜师礼了。拾遗,你是大师兄,要照顾好小师弟。”
      方拾遗眉心跳了跳。
      四师叔向来和善,但不知为何,似乎不太喜欢孟鸣朝。
      
      他不动声色地挡到孟鸣朝身前:“自然。”
      瓮澄当没看到他的小动作,摇摇头:“下去吧,好好歇息,余下的事,你们也管不了。”
      
      方拾遗点点头,退出浮云殿,和萧明河在殿前分道扬镳,揉了揉一脸茫然的孟鸣朝的头:“呆什么?往后你就是我名正言顺的小师弟了。”
      他说着,没忍住又捏了把孟鸣朝的脸,眼底含笑,“是好事。”
      孟鸣朝眨了眨水汪汪的眼,乖巧地叫了声:“大师兄。”
      
      方拾遗心花怒放,横看可爱,竖看可爱。
      怎么就有这么可爱的小东西。
      
      难怪师父特地叫他和萧明河过去,原来是为了捡小师弟。
      小师弟依旧茫然:“师兄,我们要去哪儿?”
      方拾遗道:“去找个怪老头。”
      
      半柱香后,两人徒步走到个园子前,怪老头穿着粗布褐衣,躺在园子前的藤椅上吹凉风。
      方拾遗一如既往的嬉皮笑脸:“岑先生,好久不见,您帮我瞅瞅我小师弟有什么毛病,还能治吗?”
      怪老头斜睨着他不吭声。
      方拾遗:“您老要的酒下回送来。”
      
      老头这才展眉,满意地点点头,他瞥了眼孟鸣朝,脸色微诧,弯腰仔细看了看小孩儿眉间的印记:“这小孩儿你哪儿拐来的?”
      “棺材里扒出来的。”方拾遗笑眯眯的,“一块糖就拐来了。”
      孟鸣朝委屈地看他一眼:“师兄?”
      方拾遗安慰:“夸你呢。”
      
      岑先生伸出手,在孟鸣朝眉间一点。
      半晌,他收回手,翻了个白眼,刚要开口,方拾遗眉心没来由一突,飞快摸出块松子糖弹进岑先生嘴里。
      
      岑先生:“……”
      方拾遗低头朝孟鸣朝笑了笑:“师弟,你去园子里,帮我找种花好不好?花瓣淡紫掺青,枝叶细长平滑,桂花香。”
      孟鸣朝乖巧地点点头,歪头看了看岑先生,得到怪老头不情不愿地点头应允,才甜甜地说了声“谢谢爷爷”,一溜烟跑了进去。
      
      “怎么样?”方拾遗收回目光,“我看他身子不太好。”
      “岂止。”岑先生冷哼,“灵息紊乱,灵脉不齐,不是个修仙的好料子。小小年纪,天生带病,命短运衰……”
      
      一阵冷风袭上心头。
      老头总结:“活不长。”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