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界今日头条推送》青端 ^第6章^ 最新更新:2019-05-13 20:41:4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六章 ...

  •   方拾遗眼皮一颤,侧身躲过,又狠又准地捏住暴起的小崽子的手腕,微微眯起眼。
      小孩儿已经睁开了眼,方才还苍白死气的脸鲜活起来,像尊活过来的瓷娃娃,眸中含着浅浅泪光,恨恨地仰头看来,眸底竟似染着点点淡金。等泪光散了,现出两泊清透如琉璃的琥珀色。
      他紧握了短刀,被捏着手腕也一声不吭,冰冷的刀刃折射出清辉。
      
      莫名其妙被袭击,方拾遗不怒反喜,稀奇地弯腰与他对视,另一只手凑上去捏了捏他的脸,唇角有了笑意:“哟,活的?”
      
      小孩儿没料到他还会凑近说话,吓了一跳,终于从恐惧中抽回神,发现自己捅的不是坏人,而是个看起来还挺人模狗样的……好人?
      怔愣间,方拾遗微微使力,将那把短刀合上鞘,放到小孩儿怀里,俯身将他捞了起来,单手抱在怀里,让他倚坐在自己手臂上。 
      
      小孩儿七八岁的样子,却轻得过分,像刚从天边撷来的一捧云。
      方拾遗从小到大还没抱过这么娇柔的小东西,呼吸都不由放轻了些,唯恐气喘得大了些,就会将他吹化了:“收好你的刀,再捅过来,把你扔隔壁棺材里去。”
      
      隔壁棺材里躺着个死状最凄惨的,满脸是血。
      小孩儿犹犹豫豫地伸出小短手,抱住他的脖子,不解地盯着他,声音软软糯糯的:“你……你是来救我的吗?”   
      方拾遗眼里有了笑意,刚要开口,身后陡然响起片咻咻声。
      他反应极快,横剑挡去,叮叮当当一片响,是他拔.出来的那些棺材钉。
      
      外头袭来阵阴风,庙内的香烛噗地齐齐熄灭,小庙内霎时陷入了黑暗,光芒似乎被吞噬殆尽,近在咫尺也看不清彼此。
      方拾遗将怀里的孩子抱得更紧,一下一下轻抚他瘦弱的背:“不怕。”
      怀中的呼吸颤了颤,半晌,脖子处蹭过细软的发丝,小孩儿将头靠过来,点了点头。
      
      靠得这么近,四处又黑魆魆的,嗅觉更敏锐,方拾遗嗅到股淡淡的草木香,似乎是从小孩儿身上传来的。
      附近响起轻微的脚步声,望舒在侧护卫,他无暇再分神,从百宝囊中摸出几张空白的符纸,食指在剑锋上飞快划过,渗出血的手指在符上抹去,行云流水地画了个符。
      
      指尖一点,金光大盛。
      眼前亮起的瞬间,方拾遗一抬眼,与张青白的脸面贴了面。
      
      “……”
      “……”
      
      四目相对,饶是方拾遗艺高人胆大,头皮也禁不住炸了炸,在怀里的小崽子想冒出头来看的时候,及时将他的头往怀里摁了摁,谨慎地退了一步。
      这一退,背后又抵住个胸膛,一双冰凉的手卡在了他的脖子上。
      
      “……”
      还来?!
      
      脑中无数念头转过,最后他心中一定——师父说过,真正能杀人的玩意儿,从不和你拖延时间。
      他在心里默念了几遍从易先生那儿学来的咒,心想,镇不住你也烦死你。
      
      做好心理准备,方拾遗深吸口气,三两步越过前面的尸体,才扭过头。
      几息前还安分躺在棺材里的那些尸体,此刻正静静站在他身后,金光里,这群诈尸的难兄难弟动弹不得,空洞洞的眼都委屈地望着他,脸色有青有白,间或掺红,相当精彩。
      
      方拾遗彻底松了口气:“我说诸位,你们有什么过不去的?这黑灯瞎火的影响多不好。我这儿还有小孩,可别吓坏了孩子。”
      望舒颤了颤,似乎在提醒什么。方拾遗耳尖一动,听到细微的声音,当机立断,循声翻腕抛剑。
      噗的一声,剑身似乎刺穿了什么,钉在了墙上。
      
      金光符飘在身周守卫,方拾遗抱着小孩儿走过去一看,望舒扎着只残臂,犹在轻轻颤动。那残臂短小,应是个孩子的,冒着丝丝黑气,正在缓缓腐烂。
      竟然断臂逃了。
      
      方拾遗随手用符纸点亮身边的香烛,吹了口灵气,熄灭的香烛次第亮起,满室融融烛光,不复此前的不祥。
      收了剑,他这才看向怀里的孩子。
      小孩儿听话地将脸埋在他怀里,身体瘦得只剩下把骨头,像只病弱的小猫崽。
      
      流浪孤儿,还遭了这么回惊吓,也是倒霉。
      方拾遗心里软下来,揉揉他的头发,和声道:“没事了。”
      
      听到他的声音,小孩儿迟疑着仰起脸来,满头乌黑的长发披散着,眉目冰雪似的,通透且精致,唯一不足的,就是满脸病态的苍白。
      萧明河小时候也没这孩子漂亮。
      
      方拾遗忍不住想,这要是我的娃,肯定千娇万宠地养大。
      哪对狠心爹妈,居然舍得丢了这么漂亮的崽?
      
      可惜现在不是说闲话的时候。
      方拾遗忙里抽闲,又捏了把小孩儿的脸,从百宝囊里摸出块松子糖,往他嘴里一塞,走向供台:“被欺负了是吧?哥哥给你找找场子。”
      嘴里猝不及防被塞了块硬物,是从未尝过的甜蜜滋味,小孩儿伸出舌尖舔了舔,被吸引了注意,搂住他的脖子,专心致志地吃糖。
      
      供台前的木牌还在,上头印着个小孩儿的血手印,乍一看挺渗人。
      方拾遗将木牌挑到脚下,踩住尾端,持着望舒,朝着血手印狠狠一刺。“咔”的一声脆响,木牌从中间裂开。
      
      气氛静止了。
      好似连细微的风声也停了。
      
      下一瞬,尖利的哭嚎声炸响,从手印处渗出股股血来,那些诈尸的仁兄失了力量,砰砰倒了一地。又袭来阵阴风,却吹不灭用符箓点燃的烛火。
      方拾遗碾了碾木牌,扬起下颔,轻慢地笑了:“跟我玩灯下黑?你还嫩了点。”
      小孩儿怔怔看着他。
      
      外头狂风大作,呼呼地灌进庙中,风忽然卷着团黑气扑进庙来,哭声逼近。方拾遗抱着孩子,眼皮也不掀,反身就是一脚。
      那东西砰地被踹到地上,哇的一声,哭得更响亮了。
      
      烛光熠熠,黑气散去,地上的东西现了形。是个断了一臂的鬼孩儿,非常不讲究,没穿裤子,自在地在风中遛鸟儿。
      方拾遗放心了。
      
      还好是个带把儿的。
      不然还得讲究个“非礼勿视”,多不方便。
      
      他将小孩儿放到地上,揉揉他的头:“跟紧我。”
      小孩眨了眨琉璃似的眸子,迟疑着伸出手,攥住他的衣角后,才露出个小小的笑,攥紧了些,寸步紧跟。
      
      方拾遗提着剑,走到鬼孩儿身边。鬼孩儿呜呜哭着,仰头看他,企图做出和他身边小孩儿一样可怜的表情,可惜张嘴就是满口尖牙,黑洞洞的眼中淌出血泪,瞧着更渗人了。
      方拾遗实在不忍卒视:“别哭了,我下手轻点。”
      
      鬼孩儿:“……”
      鬼孩儿瞬间变脸,尖叫着扑向方拾遗。
      
      方拾遗又是一脚踹下去,将他踩在脚下,慢吞吞地碾了碾,琢磨这邪祟是不是脑子出了问题:“我头次见到像阁下这样英勇的,不欺软怕硬,冲着铁板扑,倒是真英雄。”
      鬼孩儿怨毒地抬起眼,不经意与旁边小孩儿歪头看过来的眼对视上,禁不住哆嗦了下,冲着方拾遗更加凶恶地啊呜乱叫起来。
      
      方拾遗没注意到那一幕,扣扣搜搜地摸出锁灵袋,将这厉鬼收进袋中,绕在指尖甩了甩。低头见小孩好奇地看着袋子,他弯眼笑了笑:“想知道这是什么?”
      小孩儿想了想,点点头。
      “你叫什么名字?”方拾遗蹲下身,与他平视。
      小孩儿:“我曾经遇到个书生,他在书上圈了圈字,给我取名孟鸣朝。”
      
      方拾遗眉眼一弯:“我叫方拾遗。”
      孟鸣朝歪头看他。
      
      方拾遗笑了笑,牵着他往外走:“这是锁灵袋,邪祟妖孽,魑魅魍魉,皆可收纳,是我在炼器课上一针一线缝出来的,兽皮也是我自己打的,做了那么久,还是第一次派上用场……”
      流浪多年,孟鸣朝自然也听说书先生说起过修界种种,立刻就被吸引了注意力,偷偷看了看方拾遗,没说出话来。
      
      世人皆想修仙,可不是人人都有仙缘。
      修行一道,讲究根骨资质,若是没有资质,究其一生,也无缘踏进仙门。
      
      方拾遗继续甩着手里的锁灵袋:“我还以为会是场硬仗,哪知道这鬼孩儿居然这么好欺负。”顿了顿,他又摸出块糖塞嘴里,含糊不清地问,“小鸣朝,你爹娘呢?”
      孟鸣朝摇了摇头。
      自有意识起,他就是独自一人,浑浑噩噩地四处流浪。
      
      方拾遗没吭声,瞄了眼孟鸣朝那双略显奇异的眼和额上的火纹。
      这小孩儿不是寻常人。
      也是,寻常小孩儿哪能在那口吃人的棺材里活那么久。
      
      若是放任不管,以他不同寻常的模样,要是遇到不怀好意的,不论是妖魔还是人,都凶多吉少。
      绿水镇这么鸟不拉屎的凶恶地都能给他撞上,这孩子未免也忒倒霉了点。
      
      犹豫间,方拾遗低头对上小孩儿湿漉漉的眼,不知为何,忽然想起了还没被温修越捡回山海门时,那段流浪街头的日子。
      孟鸣朝……像极了从前的他。
      
      心里的主意定下,他又揉了揉孟鸣朝柔软的头发,问:“小鸣朝,你可愿随我上山海门?”
      孟鸣朝不知道山海门是什么,认真思考了会儿,望着方拾遗:“去了那儿还能见到你吗?”
      方拾遗失笑:“能。”
      “那,那还能吃这个吗?”他指了指嘴里的糖,连甜的滋味都未尝过,不知该如何形容。
      方拾遗又是心酸又是好笑:“自然能,不过小孩儿不能多吃糖,当心生龋齿。”
      
      孟鸣朝的眼睛亮了起来,使劲点头:“我愿意,我愿意!”
      怕方拾遗后悔,他赶紧拉住了方拾遗的手。夜风从街角袭来,吹得他瘦弱的身子病歪歪地晃了晃。
      
      这孩子未免也太好骗。
      一块糖就能给拐走了。
      方拾遗摇头笑了笑,又牵住他的手,心想还没几两肉,得好好养一养,随口道:“随我来此的还有你二师兄,他去抓那个坏道士了,等下就来。”
      
      听到道士,孟鸣朝忍不住往他身边缩了缩。
      方拾遗安慰他:“不怕,你二师兄比他可怕多了。”
      
      话音才落,就听前方“嘭”的一声,摔下个重物,伴随着哎呦哎呦的痛叫。
      萧明河提着寒酥,从暗巷角走来,步步生风,声音冰冷:“方拾遗,你说谁可怕?”
      
      头一次背后说人坏话,就被撞个正着,可见他实在不适合干这行。
      方拾遗干咳着假装没听到,牵着小鸣朝上前两步,低头瞅了瞅。木天师鼻青脸肿的,被五花大绑着,半死不活地躺在地上,嘶嘶抽着冷气叫唤。
      
      方拾遗蹲下来,细细打量了下,惊奇地发现木天师的脸这样看着居然顺眼多了:“都说打人不打脸,师弟,你怎么全往他脸上招呼?”
      萧明河不耐烦跟他废话,看了眼孟鸣朝,略感惊讶:“这是那个孩子?”
      “嗯。”方拾遗笑眯眯地戳了戳木天师脑门上的包,“我瞧他根骨不错,事情解决后,带他一同回去吧。”
      “你少捡些不知根底的东西回去,山海门又不是收破烂的。”
      
      孟鸣朝安静地吃着糖,闻言无声地看了眼萧明河,眸色竟冷幽幽的。
      方拾遗笑容一敛,不咸不淡地道:“师弟这些话,听着也不像从名门世家出来的,还计较什么破烂不破烂的呢。”
      萧明河脸色一沉,偏又说不过方拾遗,狠狠瞪了眼孟鸣朝,抱着剑不吭声了。
      
      方拾遗随手给身旁的小崽子顺了顺毛,表示不用在意萧明河,这才重新看向木天师,笑吟吟的:“又见面了啊,木、天、师。”
      木天师惊恐地看着他:“你……”
      
      “你那玩意被我收了。”方拾遗笑容不变,“你可以考虑自己交代出来,抑或我把你和那东西关在一起,你俩商量商量谁来交代。”
      木天师脸色大变,脱口而出:“不要!”
      
      “那你是准备自己交代出来了?”
      木天师姹紫嫣红的一张脸暂时看不出神色,嘴唇抖了抖,半晌,还是紧紧闭上了。
      
      大胡子说木天师对着棺材满脸恭敬,看来不是胡话。瞧木天师对那东西恐惧的模样……看起来,木天师才像被.操控的那个。
      心头瞬息有了主意,方拾遗笑得更恳切温和了:“即便你不说,你也已经让你‘背后的人’失望了,你说我今日放了你,明日你还能活着走出绿水镇吗?”
      察觉到木天师的呼吸急促起来,他继续道:“你身无灵力,也没利用价值了,那些东西想杀你,不过是略吹口气的功夫罢了。若你老实交代,我还能出面请师门护你周全。”
      
      山海门乃五大门派之首,浮云山上浮云宫,布有天下最玄妙的阵法,据说是就算是大妖现世,想破除浮云宫的护山大阵与幻阵,也得花点代价。
      木天师脸上的血色褪尽,犹豫许久,嘴唇嚅动着,期期艾艾地开口:“这个……此前的事是误会,误会,那群镇民就喜欢瞎起哄,冲撞那位仙师了。咳,仙师当真有把握……”
      方拾遗含着笑,指了指自己:“方拾遗。”又指了指那边面无表情的萧明河,“萧家小少爷,萧明河。”想了想,又揉了把身边小孩儿的头发,“我的小师弟。”
      孟鸣朝骄傲地挺了挺胸。
      
      “还需要什么来证明吗?”
      
      木天师愕然瞪了瞪眼,怔愣一瞬,细眼缝里猛地迸射出惊人的狂喜,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说话都带了哭腔:“小人有眼不识泰山,仙师竟是传闻里的方少侠……我说!我都说!是那些人逼我的,我也不想做的,他们说,他们说要让这镇子变成山海门的第一道突破口,让我来这儿,挖开镇外的坟地,将那些孩子的尸骨炼成一对鬼孩儿……”
      萧明河神色一凝:“他们?”
      “他们从北境而来,是……”木天师的嘴皮子飞快上下碰撞,话说到半截,忽然没了声,背后缓缓攀上股极致的恶寒。
      一瞬间他简直汗毛倒竖,求生的本能让他拼命往前蠕动,喉咙却似是被什么堵住了,“救命”二字怎么也钻不出来。
      
      孟鸣朝眉间的火纹跳了跳,他晃了晃,忽然一把拉住方拾遗的手,使出吃奶的劲儿,拉着他往后躲。那力气大得出奇,方拾遗踉跄着后退了好几步,诧异地转过头:“小鸣朝,怎么……”
      
      “嘭。”
      
      有什么被闷闷地破开了。
      方拾遗眼皮子一跳,下意识地伸手捂住孟鸣朝的眼,侧身挡着他,才深吸了口气,转头看去。
      
      木天师横在地上,眼睛鼓鼓的,像只垂死的青蛙,嘴角不断溢出血沫,四肢抽搐个不停。
      下一瞬,又是“嘭”的一声。方拾遗掐诀立出结界的瞬间,木天师整个人炸开了花。
      血色砰然迸射,碎块满地乱滚。
      
      萧明河脸色发白,忍不住移开眼。
      方拾遗的脸色也不太好看,盯着原地炸得不成人样的尸体,轻声道:“鸣朝,闭眼。”
      
      手心痒了痒,有什么轻轻刷过。
      孟鸣朝蹭了蹭他的手心,听话地闭上眼。
      
      方拾遗将他护在身后,依旧盯着地上血肉模糊的东西,冷冷道:“萧明河,拔剑。”
      萧明河皱了皱眉,嗅着空气中弥漫着的血腥气,拔出寒酥,目光游移了一瞬,才下定决心,悲壮地看向地上。
      
      并不完整的尸体忽然弹了一下。
      萧明河吓得差点飞出去:“这什么东西!”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方拾遗心里有了模糊的猜想,“方才木天师说,炼出了一对……”
      尸体又弹动了一下。
      
      小孩儿嬉笑的声音突兀在夜风中响起,一只血红的小手破开尸体,浑身浴血地爬了出来。
      是个小女孩儿。
      
      见她穿着衣服,方拾遗顿时大慰。
      到底还是女孩子讲究,没跟锁灵袋里那小鬼头学裸奔。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