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荒村5 ...

  •   周锐下意识地扭头看向四周的人。
      
      其他人或多或少避开了他的视线,要么就装作和自己身旁人聊天,不给回应。
      
      他们本来两两分配得很好,高明死了,周锐无论去哪里都必须有另外一个人出来代替他。
      
      虽然没明说一个人住会死,但大家现在都默认不安全。
      
      谁会这么大公无私牺牲自己?
      
      一切生物的本性都是自私的,人也不例外,方才指责殷白鹤不过是几句话的事情,但帮忙可是和性命相关的事。
      
      “东海哥!”
      
      周锐求助地看向鲁东海。
      
      “这个……”鲁东海叹口气,“不行。”
      
      他和余明是上一个世界出来的同伴,两个人只想活着离开镜子,再圣母也不会在这时候帮周锐。
      
      周锐抓了抓头发,原本就因为高明的事情情绪一直紧绷着,现在更是狂躁起来。
      
      “我死了你们也会死!你们一个都跑不掉!”
      
      大家全都看着他,表情不太好看。
      
      “都来了这个鬼地方,你们不会以为自己就能活下去吧!”周锐越加疯狂,伸手指向众人:“我死了,下一个说不定就是你!是你!是你!”
      
      “你冷静点。”鲁东海皱眉。
      
      “冷静个屁!”周锐大骂:“反正我都要死了!”
      
      他大有破罐子破摔的意思。
      
      “也不一定会死。”见氛围低落,席乐开口:“说不定今天找到线索,就可以活下去。”
      
      余明点头,“有可能。”
      
      虽然说安慰的很敷衍,对周锐聊胜于无,在绝望中抓住那么一点的希望,就能够坚持下去。
      
      他不停地重复:“我不会死的……不会是我……”
      
      殷白鹤看向前方,“在这里纠结晚上的事情,还不如去找相关的线索,否则就是无头苍蝇乱转,别人手中的玩具。”
      
      经历刚才的事,现在众人都不敢得罪他。
      
      万一再一句话把别人说疯了怎么办。
      
      “现在才是上午,还有不少时间。”鲁东海沉吟片刻,“以我以往的经验,不可能毫无破绽。”
      
      “这样,我们直接分组在村里村外查看,到中午再回来集合交换一下线索。”
      
      一个村子有问题不可能完全掩盖住的。
      
      立刻就有人举手:“我去村外吧。”
      
      “村子里还有村民,应该能问出来一点,总不可能每个人都守口如瓶。”
      
      “我觉得村子里的线索可能多点。”  
      “……”
      
      几分钟后,大家就各自按照自己的自愿选择出去还是留在村子里,分成了五人一组,集合地点就定在村口。
      
      至于崩溃的周锐,愿意去哪就去哪。
      
      留在村里的余明、徐小圆、丁一帆,还有其他两个人,想先去一些村民家里打听打听,总能撬出来一点答案的吧。
      
      他们去的第一家门口坐着一个剥玉米的女人。
      
      见到他们过来,态度十分冷淡,问三句可能只回答一句,还都是无关紧要的话。
      
      “大姐,这个村子里为什么男人这么少?”  
      “……”
      
      “昨晚门口的灯笼是你们点的吗?”
      “……”
      
      “为什么我们住的地方那么多木棍?”
      
      问到这里时,对方的表情终于变了。
      
      徐小圆和余明他们对视一眼,直觉有问题,立刻追问:“大姐,你们家也有木棍吗?”
      
      “没有!”女人立刻警惕起来,把玉米往盆里一丢,“我们家什么都没有!”
      
      余明看向门上的黄色对联,“你家去年也有人去世吗?”
      
      女人瞪他一眼,转身回去关上了门。
      
      吃了闭门羹的几个人脸色都不太好看。
      
      “怎么什么都不说。”有人骂道:“我看说不定就是他们做贼心虚,说不定压根是人作怪!”
      
      说是这么说,高明的死状一看人就做不出来。
      
      失望的众人只能转而去第二家,这回他们运气好,这家只有一个孩子在门口玩泥巴。
      
      徐小圆努力微笑着上前,小孩看到他们也不害怕。
      
      “小弟弟,你家有木棍竹条吗?”  
      “没有。”
      
      “你爸爸在家吗?”  
      “……我没有爸爸。”
      
      一直到现在,大家都没看到村里有几个男人在,这很不正常,一般落后的农村都是重男轻女,女性非常少,甚至有的村子还会买卖人口。
      
      这个村子截然相反,大多是女人,男人不见踪影。
      
      “不会这个村子里的男人都死了吧?”丁一帆一脸惊慌,“昨晚死的高明也是男的。”
      
      “照这么说,女人岂不是很安全?”徐小圆问。
      
      “不可能这么简单。”余明摇摇头。
      
      而且现在还有一个问题,他们的灯笼到底真是村民点的,用来单纯的照明,还是有别的目的?
      
      -
      
      村外的另外一队却不顺利。
      
      这个村子并不大,从桥上出去看到的就是田野,往村后走的话,又很快进入了树林。
      
      “什么都没有?”
      
      “这外面不就和普通的村子外一样吗,依我看,估计还是要在村子里找才行。”
      
      席乐想了想,“一般像这种落后又封建的村庄,坟地就在附近,也许可以去那里看看。”
      
      他说完,其他人都看过来。
      
      席乐狐疑,“怎么了?”
      
      “没事,就是觉得你胆子挺大的。”鲁东海笑了笑,“你说的有道理,我们要搞清楚这只鬼是谁。”
      
      “我以前看的恐怖片里,像这种剧情一般都是鬼魂回来报复的,说不定就能知道了。”
      
      “你有没有发现?”席乐扭头。
      
      “没猜错,这里应该还用的土葬。”殷白鹤说。
      
      但是在树林里转了一圈,都没发现坟地在哪,按照这些村子的落后,应该就在附近才对。
      
      无功而返让众人神情沮丧。
      
      难不成还真是火葬?
      
      火葬也不至于没有墓吧?
      
      “也许是被他们隐藏起来了。”席乐若有所思,“不想让别人看到,就像问什么都不说一样。”
      
      “实在不行威胁他们,我就不信他们不实话实说!”有人实在忍不住叫道。
      
      “三天后要祭山神。”殷白鹤突然出声。
      
      在村后就有一座山,此刻正安静地伫立在那里,静静地看着每一个山下的人。
      
      “山神会是那只鬼吗?”
      
      “会不会他们拿我们当祭品?”
      
      “呸,我看这个山神肯定不是个好东西!”
      
      “这个鬼地方我看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所以村子里才会死那么多人,我们现在过来就是他妈送死的!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
      
      席乐忽然扭头,“你刚说了什么?”
      
      对方迷茫,“说什么,说我们倒霉!”
      
      席乐摇头,“上一句。”
      
      王林被他说得摸不着头脑,他就是一个工地搬砖的,向来不去思考,“说的什么——”
      
      殷白鹤替他开口:“他说的是我们是送死的。” 
      
      席乐眼睛一亮,“好像有了点思路——昨晚村子里只有我们外来人的灯笼被点亮了,他们是故意的……”
      
      “能不能说简单点?”李艳如急道。
      
      “也许我们是在替村子里的人去死。”席乐回忆了一下,“第一晚时,村长见到我们时很惊喜。”
      
      现在想想,当然惊喜,有人代替他们去死。
      
      但这死的条件又值得思考,目前唯一的受害者是高明,可以初步判定他是碰了木棍。
      
      殷白鹤说:“高明是被打死的。”
      
      席乐懂了他的意思,“我记得周锐说过,他昨晚怀疑木棍上有血,所以可能上一个受害者也是这么死的。”
      
      所以以前村子里的人用木棍做了什么,才导致这样的?
      
      难道严重到那些人都被活活打死?
      
      “这……应该是鬼、鬼魂回来索命报复吧?”李艳如哆哆嗦嗦地猜测道。
      
      鲁东海也觉得这思路有道理,“关键点应该还是在村子里,现在也快中午了,正好看看余明他们怎么样。”
      
      “妈的这里面就没什么好人!”王林骂骂咧咧,就要回去,“我现在就回去要他们好看!”
      
      他可不想被活活打死。
      
      想到高明那个脑壳都凹进去的惨状,王林打了个哆嗦,拢了拢胳膊,感觉这树林里冷得不行。
      
      众人一起往回走。
      
      明明这时候太阳正当空,但大家都觉得冷到了骨子里,一点暖意也没有。
      
      周锐还待在村口的桥上。
      
      当时分成两队时,他就死也不干,待在原地,一开始席乐还劝他和他们一起,毕竟落单不好。
      
      周锐压根不接受他的好意。
      
      他坐在桥上,一会儿看村里,一会儿看村外,闭上眼就能记起昨晚高明被杀的场景。
      
      高明被抓出去前死死地抓住门……向他哀求的目光……还有那不停的惨叫声。
      
      今天早上,他看到门边有崩裂的指甲。
      
      “不怪我……高哥你别怪我……我也救不了你……”周锐打了个冷噤,又不禁胡思乱想。
      
      如果他有罪,那可以把自己抓起来,为什么要把他丢进这个鬼地方,这么对他。
      
      他暗自打定主意,如果真到了那样的地步,自己应该会自杀,他不想和高明一样。
      
      周锐想到这儿更烦躁。
      
      他现在无比希望自己一睁眼就回到宿舍里,就算立马去裸考四级那也愿意!
      
      如果自己还活着回去,不知道还能不能赶得上考四级。
      
      现在就连以前讨厌的考试都成了妄想,周锐想着,中途余明怕他出事出来看过他一次。
      
      “你待在这儿不如和我们一起。”余明问:“乱想多了更容易崩溃,你别以为离开村子就能出去。”
      
      “没有,”周锐神情低落,“我在想今年四级出什么题。”
      
      余明:“?”
      
      好家伙,看来是他过于担心了。
      
      等他离开后,周锐又孤独地坐在桥上左顾右盼,余光触及到一处时,呆住了。
      
      高明的尸体不见了!
      
      一分钟前明明还在原地的!
      
      周锐吓得直接蹦了起来,正要跑就听见身后鲁东海他们的说话声,立刻回头。
      
      “高哥的尸体——”  
      
      然而看清整个队伍之后,他的话戛然而止,惊喜僵在脸上,后退几步。
      
      “不对……不对……”
      
      鲁东海看着白着脸的周锐,心想不会又崩溃了吧,现在的大学生怎么心态这么差,“什么不对?”
      
      周锐没说话。
      
      王林翻了个白眼,“你什么表情,跟见鬼了似的。” 
      
      “你们……的人数……”
      
      周锐声音都在颤抖,浑身发冷。
      
      “怎么多了一个!”

  • 作者有话要说:  周同学,数学不好实锤了
    *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苏sue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夜听、斯年、巨讨厌买股文、43269426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一灯明 10瓶;吱吱在天上飞 5瓶;榆树上的猫、甜甜的爱情啊 2瓶;白天的鱼、荧荧.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