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荒村4 ...

  •   “啊——”
      
      房间外传来凄惨的叫声。
      
      缩在床角的周锐脸色惨白,背后直冒冷汗,强烈的恐惧让他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他的眼睛紧紧地盯着紧闭的房门,从来没有睁过这么大,眼珠子都快凸出来。
      
      高明被抓出去了……
      
      他在自己面前被鬼抓了出去……
      
      下一个会是自己吗?
      
      周锐一只手死死地抠着床,另外一只手放在嘴里,手指甲已经被他咬得豁口。
      
      他不敢眨眼,他怕自己一闭眼就又看见那只窥视着他们的鬼,他想逃,但是无路可逃。
      
      外面高明的惨叫变得越来越小。
      
      直到整个屋子都归于平静。
      
      高明死了吗?还是活着?
      
      周锐完全不敢想,也不敢出去,甚至就连叫一声都不敢。
      
      在黑暗中人的感官会比平时更加敏锐,他不停地喘着粗气,忽然竖起了耳朵。
      
      外面似乎有动静。
      
      周锐分辨不出来是什么声响,渐行渐远,好像是有人在往外拖着什么东西。
      
      拖?
      
      他猛然一惊。
      
      床头正对着的窗户朝着院子而开,月色升高,周锐无意识地看过去,朦胧的光线中看到了一点影子。
      
      他吓得牙齿一合,错位发出声音。
      
      明明距离很远,他就是能感觉到那只鬼在看自己,满是怨恨、恶意,仿佛下一秒就会进来杀了他!
      
      “呼……呼……”
      
      “估计是死了,不知道是两个都死了还是只有一个。”余明离开墙壁,揉了揉耳朵。
      
      “不知道这次是什么原因。”
      
      鲁东海想抽烟,但是这里没有。
      
      上一次他们经历的世界里,第一晚死了两个人,一开始毫无头绪,后来才知道是因为说了不该说的话。
      
      也就是触碰到了世界里的禁忌。
      
      余明闷声说:“东海哥,如果不找到镜子,我们都会死。”
      
      离得较远的徐小圆更是睡不着,她是个熬夜党,一般不到凌晨三点绝不睡。
      
      从听到动静开始,她就不断在联想到底发生了什么,哪个人出事了,应该不会是自己认识的人吧?
      
      旁边的李艳如则恰恰相反,是个十点一到就上床睡觉的家庭主妇,现在还在打呼。
      
      徐小圆真的佩服。
      
      今晚的夜格外长,七点左右,天色才逐渐转亮,温度比昨天还要低一些。
      
      席乐醒来时没看到殷白鹤在哪儿,等出门后看见院子里站着的人才松了口气。
      
      “醒了?”殷白鹤回头,“刚才有人来敲门。”
      
      席乐嗯了声,发现他一直盯着自己看,有点紧张:“怎么了,不对劲?”
      
      殷白鹤哦了声:“你头发翘起来了。”
      
      “……”
      
      十分钟后,敲门声再次响起。
      
      脸色有些不太好看的余明站在门外,“待会儿不远处空地上集合,昨晚有人死了。”
      
      实际上,这事大家都有猜到。
      
      昨晚的叫声那么惨,肯定是有人出事了。
      
      席乐还没到空地边缘,就听见那边传来了尖利的叫声,随后一个女人冲出来呕吐不停。
      
      中央空地上一个血肉模糊的人蜷缩在地上,几乎看不出来完好的地方,弓起的背脊起起伏伏。
      
      最严重的还是脑袋,直接凹了进去,像是受到了很严重的重击。
      
      虽然血液已经凝固,但浓重的血腥味还是散不去。
      
      拖行留下的血迹一路从身下延伸到不远处的屋子,门开着,还能看到院子里也有。
      
      殷白鹤上前查看,“像是被打死的。”
      
      “……这……被活生生打死?”话音一落,有人倒吸了一口冷气,哆嗦着问。
      
      鲁东海问:“昨晚谁和他住的?”
      
      徐小圆说:“好像是那个大学生吧。”
      
      余明数了下人数,“有人没来。”
      
      众人齐齐看向血迹延伸的终点,沉默了半天,还是鲁东海带头主动往里走,“进去看看。”
      
      “我不去……”
      
      “不去也行。”余明罕见地没强求,“但是在镜子里,光凭好运气是无法活着出去的。”
      
      “……”
      
      席乐和殷白鹤并排走,他问:“活着被打死的?”
      
      殷白鹤点头,“凶器应该是棍子。”
      
      席乐想了想,“鬼还会用工具折磨人。”
      
      那他可以用工具折磨鬼吗?
      
      真能行,头一个就把自家镜子里那个给刀了。
      
      屋子里的血腥味更加浓,众人皱着眉往里走,一推开房门就看到了床上缩着的周锐。
      
      余明伸手一推,周锐猛地跳了起来。
      
      “有鬼!有鬼!高明被鬼杀了!”
      
      直到这会儿,大家才知道第一个受害人叫高明。
      
      “我要离开这儿!我要走!这不人不鬼的地方我不要再待下去了——我不想死——”
      
      气氛瞬间变了。
      
      周锐看到十来个人站在自己面前,一个大男人就这么哭了:“我不想死……”
      
      “说得好像我们想死一样。”鲁东海象征性地安慰了一句:“好歹你活了下来。”
      
      周锐:“……”
      
      活下来更生不如死。
      
      谁他妈见到那么恐怖的场景还能安然无恙。
      
      -
      
      半小时过后,周锐的情绪总算稳定下来。
      
      一个房间挤这么多人实在闷得慌,席乐忍不住走了出去,发现殷白鹤正在堂屋里。
      
      “有什么发现?”
      
      殷白鹤下巴抬了抬。
      
      “自己看。”
      
      自己看就自己看,席乐顺着看过去,发现墙边上靠的几根木棍中,其中有一根完全被血液染红。
      
      不用想这就是凶器了。
      
      似乎他们的屋子里也放了类似的竹条。
      
      鬼是随机杀人的吗?
      
      还是有某种条件的?
      
      席乐本来以为昨晚的灯笼应该是故意点的,现在看似乎主要点并不是灯笼。
      
      那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它选了高明,而放过了同屋的周锐?
      
      鲁东海走出来,看到殷白鹤和席乐站在一块,“他说了些情况,那只鬼似乎是故意放过他的。”
      
      席乐说:“就是说,杀人可能不是胡乱选的。”
      
      鲁东海点头,“殷先生,你有什么发现?”
      
      席乐指了指墙边,直入主题:“凶器在这,也许昨晚发生了什么事和这木棍有关。”
      
      鲁东海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又回了房间。
      
      果然,周锐给了答案:“……昨晚高哥准备用它防身,抓了一根,我当时还感觉那上面有血,但是看不太明显。”
      
      他突然追问:“怎么了?”
      
      “你还没出去看吧,高明被打死了。”余明说。
      
      过了会儿,所有人都面色难看地走出来,围在墙边,盯着染血的木棍。
      
      “我住的房子里好像没有木棍。”有人拍着胸口,直觉庆幸:“是扫帚来着。”
      
      “我没注意,反正我没碰。”
      
      反而徐小圆脸色惨白:“我那里好像也是……木棍……”
      
      瞬间,她周围就空了下来。
      
      徐小圆连忙摆手:“我没碰的。”
      
      坦白过后,他们才知道住的每个屋子都有这样的东西,有的是竹条,有的是木棍,有的是扫帚。
      
      检查时都看到了血迹,看起来应该是很久之前留下的。
      
      余明弄不明白,“这些都是农村比较常见的吧,碰了就会死,难道是这只鬼专门杀碰别人东西的人?”
      
      “村子里这些年应该死了不少人,可能都是被这么弄死的,可是为什么还一直放在屋子里?”
      
      没讨论出一个结果,有人叫他们。
      
      原来是一个村民,他仿佛没发现外面的尸体,面色如常:“村长让我叫你们去吃早饭。”
      
      昨天被杠的中年男人骂道:“都死人了还吃什么饭!你们这里有个杀人犯!”
      
      “谁知道你们的饭里有没有下毒!”
      
      见对方表情不好看,鲁东海这才阻止大家骂人:“还是吃饭要紧,不然没被杀反而饿死了。”
      
      村民离开后,大家情绪都很烦躁。
      
      白天看这个村庄反而和昨晚截然不同,有妇女穿着破旧的衣服正在洗衣服,还有人坐在门口吃早饭。
      
      越正常就显得越不对劲。
      
      “他们都是人吗?”李艳如问,“都不知道死了人?”
      
      “应该是死的人多了。”席乐想了想,得出结论:“昨天的对联就能看出来,可能麻木了。”
      
      这得是死了多少人才会有这样的反应?
      
      村长家就是昨晚的那个老人,白天看他的脸色好很多,见到他们竟然还笑了一下。
      
      不笑还好,一笑反而让大伙害怕。
      
      实际上大家都不太想进去,但是不吃是不可能的事,只能绷着神经进了他家。
      
      屋子里香烛的味道散了不少。
      
      “昨晚你们来的太迟了,很多事都没说。”老头眯着眼,“我们三天后要祭山神,你们只能住到那时候。”
      
      “祭山神?”
      
      “嗯。”老头又沉默下来。
      
      众人一顿早饭吃下来,什么信息都没得到,他的嘴特别严,毕竟是村长。
      
      临走时,席乐问:“村子里的灯笼是用来干什么的?”
      
      老头看他一眼,“照明的。” 
      
      很简单的答案。
      
      真的是这样吗?席乐并不相信。
      
      一直到离开,才有人说:“你刚刚问的不是废话吗,灯笼当然是照明的,不然还能是摆设?”
      
      “昨晚村里的灯笼没亮。”席乐说。
      
      “不出门就不点呗。”中年男人杠他。
      
      丁一帆还记得自己昨天被他内涵了一下没有安全意识,现在逮到机会当然要嘲讽一波。
      
      席乐看了他一眼。
      
      丁一帆警惕:“……你看我干什么?”
      
      “昨晚你门口的灯笼被点亮了。”席乐的语气有点阴测测,“你猜是谁给你点的。”
      
      “……”
      
      谁点的?人还是鬼?
      
      情绪濒临崩溃的周锐叫出声:“昨晚我们门口的灯笼也被点亮了,是村民点的!”
      
      丁一帆被说得后背发凉,质问:“你什么意思,难道你门口的灯笼没亮?”
      
      席乐看了眼殷白鹤,“没有。”
      
      殷白鹤看过来,两人的目光正好对上,席乐眨了下眼。
      
      “我拿走了灯笼里的蜡烛。”殷白鹤说。
      
      昨晚压根没人把灯笼放在心上,再加上除了他们和周锐那边,都没人发现门口的灯笼被点亮了。
      
      丁一帆立刻怒道:“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们?!”
      
      “对啊,你们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们?” 有人附和:“你是不是知道怎么回事?”
      
      不管灯笼是不是问题,他们都抓住了这个点不放。
      
      周锐怒不择言:“说不定高哥就不用死了!”
      
      这句话脱口而出后,他仿佛觉得自己说得对,脸上的神色变得越来越激动。
      
      “都怪你没说!”
      
      殷白鹤神色平静,“说什么,谁告诉你灯笼亮了就会死,你不是还活着,与其胡乱指责,不如好好想想——”  
      
      他停顿,“高明已经死了,今晚你怎么住。”
      
      周锐的脸唰地一下白了。
      
      说了必须住满两个人,现在就剩下他一个了。
      
      原本和他一起指责的几个人瞬间没了声,安静如鸡。

  • 作者有话要说:  一击毙命——
    最近上映的那部惊悚片《隐形人》挺好看,女主结尾反杀很高能
    然后我又去看了《电话》的解说,好家伙,我被女主的窒息操作给气死了
    这章发100个红包~
    *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斯年、鹤安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tutu 19瓶;茸茸的小面包 10瓶;忻宴yu 6瓶;秋辞、taoist 5瓶;...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