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闲唐》/春溪笛晓
      
      第三章
      
      李元婴动动嘴巴出主意,李治却准备得挺认真,亲手绘制的地图上列出了需要打卡的地点。
      
      打卡的工具临时做不出来,李治索性寻了堆印章来叫人守在打卡点保管印章兼做见证。
      
      李元婴看地图能力一流,转眼就捎着两个小短腿跑到第一个打卡点,见着的是李治身边一个小宫女,脸盘圆圆,很是讨喜。兕子和衡山争着要盖章,李元婴就教她们剪刀石头布,谁赢谁盖!
      
      兕子和衡山学得很快,在李元婴的监督下软软甜甜地开始喊:“剪刀、石头、布——”
      
      兕子出了把小剪刀。
      衡山出了个小拳头。
      
      衡山高兴得小脸红扑扑:“石头捶剪刀,赢了!”
      兕子很想盖章,但还是愿赌服输,乖乖在旁边看着衡山往地图上的第一个打卡点戳印章。
      
      李元婴趁着兕子两人在抢着盖戳琢磨好下一个打卡点该怎么走,火速带她们往下一站冲。
      
      虽说不在意胜负,但能赢肯定要赢啊!
      
      冲!
      
      李二陛下正带着群臣登临远眺,不经意地扫见几个小孩在下方,便停留在原地多看了一会。瞧着李元婴和兕子两人在亭子里闹腾了一会才离去,李二陛下不由和魏征他们感慨:“当初朕把元婴接到太极宫,他才五岁,皇后时常亲自把他带在身边教养,雉奴他们就是在那时候和元婴玩到一块的。”
      
      提及皇后,李二陛下的神色免不了带上几分黯然。自从皇后去后,宫中出了不少乱子,儿子之间也起过些龃龉,他时常会想,若是皇后还在,孩子们肯定不会做让她伤心的事。
      
      李二陛下显然是在缅怀已故的皇后,魏征等人都没插话。
      
      再说了,提起李元婴,魏征等人都是不想吭声的。这小子是有几分聪明劲,可你要想让他干点正事,他没半天就能想出点新花招来偷奸耍滑!他一个人偷奸耍滑不打紧,还会带着其他皇子皇女闹腾——但凡奉命给皇子授过课的,哪个没领教过李元婴的顽劣?
      
      一旁的长孙无忌倒是没被李元婴祸害过,他是李治他们的亲舅舅,时常从几个外甥、外甥女口里听到李元婴这个幺叔,对李元婴颇有好感。长孙无忌接过李二陛下的话茬,以家里人的口吻提议:“说起来,也该给他封王了。”
      
      李元婴已经九岁,上头那些哥哥们最晚都在贞观五年封了王,剩他晚出生的孤零零没封号,一直拖着确实不太好。李二陛下听长孙无忌提及此事,颔首说:“确实得给他挑一处好地方了。他年纪还小,回头朕先派人去帮他把王府造好,晚几年再让他去封地。”
      
      ……
      
      另一边的李元婴还不晓得自己马上要荣升小王爷,带着兕子和衡山一路打卡,先李治和城阳一步杀到目的地。
      
      饶是城阳脾气很软,也忍不住抱怨:“九哥对着地图都能走错方向,差点就闯到父皇的住处那边去了!还好有个好心的姐姐给我们指了路,要不然我们天黑都找不过来!”
      
      李治有些羞赧,这不是方向感不太好吗?李治纠正城阳:“那不是姐姐,是父皇身边的武才人。”
      
      才人是宫中妃嫔的品级之一,比李元婴他娘的宝林高一级。李治是见过那位武才人的,两年前才入宫,年纪不大,只比他年长三四岁,模样却十分出挑,又聪明灵慧,据说他父皇对武才人颇为喜爱,给她赐名为“武媚”。
      
      李元婴不认得什么才人,反正他们这队赢啦。他笑眯眯地让城阳记上,回头他们还要算总成绩的!
      
      李治显然输习惯了,也没受太大打击。来都来了,他拉着李元婴他们一起欣赏前头的《九成宫醴泉铭》。
      
      李元婴自己对这种碑文没什么兴趣,不过有任务在身,他也绕着《九成宫醴泉铭》转悠了一圈,把它扫描成立体影像传送到万界图书馆里。
      
      这个图书馆有个好处,只要是自己存档进去的图文,他随时都可以从里头调出来查看——可惜这对李元婴根本没用,毕竟这些酸书他自己都看过一遍了,谁还要看?
      
      至于应付考试抄书什么的,那是绝对不可能的!抄什么抄啊,不会的空着不写不就好了?反正,太傅他们又不会骂他!
      
      李元婴完成任务,对《九成宫醴泉铭》已经失去兴趣。眼看天要黑了,他们该回去吃点心了!
      
      除了李治,兕子几人对《九成宫醴泉铭》也都没什么兴趣,高高兴兴地跟着李元婴回了他们的落脚处。
      
      晚上李元婴要给柳宝林写信。柳宝林是先皇的妃嫔,没道理一起来九成宫,母子自然没再一块,李元婴的信是向柳宝林报平安的,只要叫人送去负责送信的人那边,就能跟着其他人的信一起送回京城那边。
      
      为了确保信能早早送到柳宝林手上,李元婴还游说兕子她们一块写信。虽然李二陛下在这,可太子李承乾要留守京城,弟弟妹妹出行,不得给哥哥写个信吗?
      
      兕子觉得很有道理,正儿八经地拿了纸和李元婴凑一块写信。别看兕子才六岁,她写的字可比李元婴好看多了,一手飞白是李二陛下亲自教的,已经写得有模有样。
      
      衡山倒是因为李元婴恐吓她说太小开始习字手指会变丑,至今还没怎么学写字,只巴巴地在一边看着,让兕子一定要把自己也写上!
      
      等几个人都把信写好,城阳带着兕子她们回去睡觉,李治则留下来和李元婴密/谋大事。他偷偷摸摸地和李元婴说悄悄话:“我们明日真的要去试探那杜荷吗?”
      
      杜荷是杜如晦之子。
      
      杜如晦当年早早追随李二陛下,和房玄龄合称“房谋杜断”,意思是房玄龄想法贼多,就是经常拿不定主意;杜如晦处事果决,判断精准,由他来决断的事鲜少出错。所以,李二陛下讨论问题的时候会把他俩一起叫上,一个谋,一个断,双剑合璧,无往不利!
      
      这两个人当初都是李二陛下的智囊,太上皇还曾经故意调开他们两人,不让他们给李二陛下谋划!
      
      可惜杜如晦命不好,四十多岁就不在了。杜如晦去世之后,李二陛下时常会在和重要大臣开小会时错喊他的名字,回过神后伤心不已,早早将城阳公主许给了杜如晦未曾婚配的次子杜荷。
      
      别看城阳公主眼下才九岁,李元婴和李治按照李二陛下颁布的婚配令屈指算了算,再有六年城阳就要嫁给杜荷了!
      
      为此,李元婴和李治决定早点给城阳把把关,要是杜荷人品不行,他们要想办法把婚事搅黄了!
      
      起初李治是没想过这种事的,毕竟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没他们说话的份。可李元婴不一样,他天生和别人不大相同,敢于想别人不敢想的、做别人不敢做的。
      
      自从李元婴了解了婚嫁是怎么回事,再瞅瞅自己三个粉雕玉琢的侄女,心里就对将来要来拱他们家白菜的家伙很不满。他们家水灵灵的女娃儿从小养到大,得费多少心思啊,凭什么他们出点聘礼就能娶回去!他们又不缺那点聘礼!嫁出去的女孩儿,就成别人家的了,没天理!
      
      要是再遇上个人间渣滓,岂不是平白让他们家女孩儿受委屈?
      
      李元婴对李治进行了深刻的思想教育,表示他太不关心妹妹了,这样不行!李治认真反省之后,决定和李元婴一起好好观察一下准妹夫杜荷。
      
      于是李元婴和李治凑一起嘀嘀咕咕,商量着明日怎么试探那要拱他们家白菜的家伙。
      
      首先,当然是要看看他脾气怎么样,会不会是那种冲动易怒、容易动手打人的,这点很重要,根据系统给李元婴说的,家暴只有零次和无数次,他的侄女们肯定打不赢!然后,还要试探一下他们家里的情况,有没有难缠的婆母姑嫂之类的,毕竟城阳婚后和她们相处的时间可能比和驸马的时间在一起更长——这个李元婴不太懂,交给李治去旁敲侧推。
      
      两个人还没分好工,忽听外头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似是有人把他们的屋子围拢起来。李元婴吩咐旁边的内侍:“戴亭,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戴亭领命而去。
      
      李治若有所思地看了眼戴亭的背影,道:“幺叔你身边这戴亭长得可真俊。”戴亭长得雌雄莫辨,相貌极其秀美,气质看着竟不像个内侍。若不是脸颊上有个三指宽的浅红色胎记,可能都轮不到李元婴讨他到自己身边伺候。
      
      李元婴道:“男孩子的长相又不重要。”
      
      李治一想,也对,便也不再多说,等着戴亭回来回禀外头的情况。
      
      戴亭办事利落,没一会儿已折返,和李元婴禀报:“有人夜袭行宫,陛下已让禁卫全宫戒严。”也是赶巧碰上李治在这儿和李元婴夜谈,所以派来保护他们的人格外多,要不然李元婴可没这个待遇。
      
      李元婴奇道:“什么人这么想不开,居然夜袭九成宫?他们不知道皇兄把精锐都带来了吗?”
      
      戴亭道:“听说是阿史那结社。”
      
      见李元婴两人都没听过这人,他继续把打听回来的消息都说了出来:阿史那结社是突/厥人,来唐后当了个中郎将,一直没升官,可能因此而想“另谋出路”。
      
      这突/厥人艺高人胆大,只纠集了不到百人就敢夜袭九成宫!
      
      李治道:“连这都查清楚了,应该没事了吧?”
      
      戴亭点头,回道:“是的,禁卫在排查有没有漏网之鱼。”
      
      李治和李元婴说:“外头乱成一团,干脆我和幺叔你挤一晚算了。”
      
      李元婴没意见,打了个哈欠,钻进薄薄的被子里和李治约法三章:“挤可以,你夜里不许踢我!”
      
      李治也上了塌,嘴里反驳:“我睡觉从不踢人!”
      
      两个人很快呼呼大睡。
      
      到下半夜,李治半梦半醒间听到咚的一声。
      
      那是他被李元婴踢下床、脑壳嗑到地板的闷响!
      
      李治摸着脑壳坐起来,瞪向睡得香甜的李元婴。
      
      敢情他这幺叔是自己睡觉爱踢人,就叫别人别踢他!!!

  • 作者有话要说:  
    小王爷:我真是个推己及人的好叔叔。
    魏大佬:推己及人不是这么用的!!!出去别说我们教过你!!!
    *
    更新辣!!
    足足三千三,如此勤快!!难道不值得收藏和留言吗!!
    第一次开文就有这么多收藏和这么多小伙伴留言,让甜甜春觉着有点不真实!希望大家继续让甜甜春待在梦里!!紧脏!!!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