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闲唐》/春溪笛晓
      
      第二章
      
      李二陛下一手抱着兕子,一手牵起年纪最小的衡山公主,带着所有人入九成宫休整。
      
      李元婴见李治他们被李二陛下叫了去,本想一个人偷溜去观摩《九成宫醴泉铭》,没想到才踏出几步就被两个禁卫拦住了。
      
      两禁卫说是李二陛下有令,让他乖乖跟着大伙一起走,随时等候召见。
      
      李元婴这才晓得他这个二哥看似把他给忘了,实则特地派了两个禁卫来盯着他!
      
      太欺负人了,他又不是那种爱惹是生非的人!
      
      可惜打又打不过,溜又溜不走,李元婴只能乖乖地跟着大队伍走。
      
      一路上,李二陛下已经听完兕子给他复述的《快乐王子》。故事确实是好故事,但李二陛下不是小孩子,他能听出故事里藏着一些不属于孩子世界的东西,自然也不会像兕子一样真情实感地为一只鸟和一座雕塑伤心。
      
      李二陛下对兕子一向很有耐心,哄道:“最后天上来的使者不是把它们带到天上去,让它们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了吗?”
      
      兕子环抱住李二陛下的脖子,把脑袋抵在李二陛下颈边,嗓儿还是有点哽咽:“可我还是好难过!那些人都太坏啦,竟然还把快乐王子扔进炉子里!”
      
      李二陛下又好言哄了一会儿,才让几个儿女分坐两旁,唤人去把始作俑者叫来。
      
      李元婴正琢磨着要不要叫人去给自己张罗饭菜呢,听到李二陛下叫自己过去,马上摸着饿瘪的肚子跑去见李二陛下。他一进门,了不得!兕子她们都在,还齐刷刷地看着他!
      
      李元婴上前朝李二陛下行了礼,没等李二陛下发话就乖乖巧巧地坐下,积极地问:“皇兄您饿不饿?唉,都过了吃饭的点了,您是不是还没用饭啊?您日理万机,每日辛劳,可不能不吃啊!”
      
      李二陛下一听就明白了,这小子是想蹭饭来着。李元婴好歹是他幺弟,还勉强算是他看着长大的,李二陛下也不省他一顿饭,叫左右去让人张罗饭食。
      
      吩咐完了,李二陛下才转向李元婴:“你在路上给兕子她们讲了个故事?”
      
      李元婴想起三个小侄女对着他哭的恐怖画面,心有余悸,赶紧推锅:“这些故事都是一个叫王尔德的人写的,和我没关系!”
      
      有不少人投诉过李元婴上课不专心、专门搞事情,李二陛下对李元婴的学业水平心里有数,自是知晓他不可能自己想出这样的故事。听李元婴用的是“这些”,李二陛下来了兴致:“还有别的吧?你再给兕子她们讲一个。”
      
      兕子一听,马上忘了刚才哭得多惨,两眼亮晶晶地望向李元婴,只差没在脸上写上“我要听故事”!
      
      李元婴虽然才九岁,人却鬼精鬼精,每次说要给兕子他们讲故事都是先漫天开扯,吊她们半天胃口才会给她们讲一个——毕竟,《王尔德童话》可是他辛辛苦苦念完一部《论语》才换来的!一听李二陛下一句话就想掏出《王尔德童话》的第二个故事,李元婴不乐意,当场摸着肚子耍赖:“皇兄我饿啦,我肚子一饿就什么都记不清!”
      
      这时兕子的肚子应景地咕噜咕噜响。
      
      兕子向李二陛下撒娇:“父皇,我也饿。”
      
      李二陛下看了李元婴一眼,说道:“已经叫人去张罗了,既然你们幺叔记不清,不如你们先把幺叔给你们讲过的故事给父皇讲讲?”
      
      兕子四人都积极响应,你一个我一个地复述起来。
      
      李元婴继续乖乖巧巧地坐在一旁。
      
      他觉着自己给兕子她们讲故事好像没什么不对,都是圣贤书里写着的呢,不慌!
      
      要知道万界图书馆一开始录入图书可不如最近出现的扫描任务轻松,必须要他读完读懂才合格,为此李元婴这三年来也读过几本书。本着读完的书不能浪费的原则,李元婴又从这些书里摘出一些典故编成简单易懂的小故事讲给兕子她们听,怎么看这事都没毛病!
      
      李元婴这边心大地等着蹭饭,李二陛下那边却越听越惊讶。
      
      李二陛下戎马半生,该读的书却没少读,李元婴讲的这些典故他也都读到过。正因如此,他才更清楚想要像李元婴这样深入简出地把这些典故当成故事来讲、并且让兕子和衡山这两个才五六岁的小孩轻松复述,绝非易事!
      
      饭菜很快送了上来,李二陛下示意开饭,几个小孩都没拘着,和往常一样开开心心地吃了起来。
      
      李二陛下吃得快些,停箸后看着李元婴陷入思索:他这个幺弟是不是有意藏拙?
      
      李二陛下转念一想,又否决了这个猜测:他这幺弟真要有那么深的心思,哪会轻易在兕子她们面前露馅。
      
      最有可能的是大伙都先入为主地认为这小子顽劣无比、不堪造就,所以没有人用心去教导他。就连他这个兄长,也没注意到弟弟有这样的好天分!
      
      李二陛下仍是按兵不动,等几个小孩都吃饱了,才让李元婴再讲一个故事抚慰抚慰兕子她们的情绪。
      
      李元婴想了想,觉得自己蹭了顿御膳不算亏,便也不再推搪,娓娓地给李二陛下他们讲了个新故事。
      
      这个故事也很温馨动人,叫《小公主的生日》,讲的是一个美丽可爱的小公主马上要过生日了,底下的人为了让小公主高兴,特意买下一个长得特别丑、被父母视为累赘的小男孩为小公主献舞。小公主果然被小男孩滑稽的舞姿逗笑了,取下发间洁白的玫瑰花扔给小男孩。
      
      李二陛下听完这一段,赞许地点点头,觉得这个故事虽然平淡了点,但也算不错,至少教兕子她们不要以貌取人,世上任何人都有他们存在的价值!
      
      李元婴停下来抿了口水,才继续往下把故事说完。
      
      那小男孩误以为小公主喜欢自己,一心闯入宫中向小公主表达自己的心意,结果在途中发现一面镜子。小男孩家里穷,没有见过镜子,乍一见镜子里的自己,吓了一跳:“这是什么怪物?!”等他确定镜子里的“怪物”是他自己之后,非常难过。这时候他听到有人在说话,是小公主笑嘻嘻地和她的朋友们说,“他跳起舞来真是滑稽。”
      
      小男孩知道公主只是把自己当个小丑,心碎而死。
      
      故事的最后,小公主得知小男孩不能再跳舞逗她开心,很生气地说:“以后陪我玩的人都不许有心!”
      
      李二陛下:“……”
      
      李元婴把小男孩闯入宫时的憧憬和坚定描述得非常真实,小男孩的美梦被现实戳破的那一刻自然非常扎心,兕子、衡山、城阳三个小萝莉懵懵懂懂地把整个故事听完,又一次哇地哭了出来。
      
      李治默默地坐在一边,既怕李二陛下发飙,又怕三个妹妹把眼睛哭肿了,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李元婴见势不妙,赶紧起身告退:“一路舟车劳顿,皇兄肯定乏了,我就不打扰皇兄了!”
      
      看着三个泪汪汪的宝贝女儿,李二陛下有气无力地骂道:“滚吧!”
      
      那个王尔德不知是何许人也,净写这样的故事!
      
      再有下次,他定要让人掘地三尺把那王尔德找出来!
      
      ……
      
      顺利开溜的李元婴被人引回了自己的住处,漱口更衣,舒舒服服地睡了个午觉。
      
      到傍晚李元婴刚醒来,李治又带着三个妹妹溜了过来。
      
      三个小萝莉都换上了方便行动的行头,头发也扎成一个小包包,活脱脱三个小男孩。
      
      小孩子忘性大,三个小萝莉已没了晌午的伤心。兕子一马当先地冲到李元婴面前,兴冲冲地拿着李治画的地图向他献宝:“定向越野,九哥安排了!”
      
      兕子才六岁,说的话有时让人听不明白,不过这难不倒李元婴,他一听就懂!
      
      这定向越野是他们路上定好的“九成宫玩乐计划”之一:首先,李治偷溜去李二陛下书房画好九成宫地图,命人在指定路线上埋好打卡工具。然后就是分头跑,沿途打卡,最终看谁先到达目的地!
      
      李治在兄弟中是个小透明,也不是胆大包天的人,要他偷溜进李二陛下书房是绝对不可能的。他选择直接向李二陛下说了这事儿,请求李二陛下让他画一下地图。
      
      现在李治已经画好两张路线图并派人安排好打卡点了,分好队立刻可以开始玩!
      
      现在问题来了,每次碰上分队都是李治尴尬的时刻:三个小萝莉都想跟李元婴一队,不想跟他。
      
      兕子和衡山一听要分开走,马上一左一右站到李元婴两边,死死抓紧李元婴的手坚决不换队。还好城阳是个贴心妹妹,见李治孤零零的,主动过去和李治组队。
      
      所以分队结果是这样的——
      
      李治和城阳一队,一个十一岁,一个九岁。
      李元婴和兕子、衡山一队,一个九岁,一个六岁,一个五岁。
      
      李元婴对自己一个人捎两小短腿没什么不满,反正李治这人有一点儿路痴,有城阳在旁边也不一定能比他们快。再有,他的目标根本不是胜出,而是顺利抵达他们共同的终点:《九成宫醴泉铭》所在地。
      
      他之所以捣腾出这个叫定向越野的游戏,只是为了带兕子她们活动活动筋骨、开动开动脑筋而已,结果不重要,重在参与!
      
      李元婴拿着地图琢磨了一会儿,有模有样地给兕子和衡山分析了己方路线,最后郑重其事地伸出一只手掌悬在地图上方。
      
      兕子会意,也一脸郑重地将小手啪地搭到他手掌上。
      
      衡山自然是有样学样,啪地把自己的小手搭了上去。
      
      三个小屁孩高高兴兴地齐声宣布:“出发!”

  • 作者有话要说:  
    小王爷:不关我的事,都是王尔德干的!
    *
    这篇文会有穿越时空标签,是因为系统带来很多超越这个时空的东西,说是纯古言,好像不太像!怕错频!就把标签加上了!_(:з」∠)_
    不管穿越还是土著,搞事之心不会改变!
    至于系统,系统只是一个单纯的金手指!不用太在意它!
    它这么单纯↓
    系统:我曾经以为只要抛出我能帮你吊炸天的诱惑,就可以轻松让宿主去做任何事,直到我绑定了一个奶娃娃。(默默自掏腰包订购巧克力糖果和肥宅快乐水,并自费学习“如何让孩子听你的话”专题课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