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004 ...

  •   同样被这声音吵醒来的,还有赵桂英。
      
      “咚——咚—”
      
      那声音一声长,一声短的极富有规律的响动着,愣是将赵桂英从睡梦中给惊了醒来。
      
      赵桂英睁开惺忪的眼睛,伸出手摸到了床头的电灯线。用力往下拉了拉,很快,屋子里就亮起了昏黄的灯光。
      
      她侧耳倾听了一会,确定了那声音是从堂屋那边传来的。
      
      “谁啊?”
      
      赵桂英一边朝着外面扬声问了问,一边掀开盖在身上的薄毯,起身准备开门。
      
      门外没有人出声,回应赵桂英的,依旧是那极富有规律的一长一短的,每敲三次方才停顿一下的敲门声。
      
      这时候,赵桂英已经穿好鞋子准备出去开门了。
      
      走到门边时,赵桂英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眼挂在墙上的挂钟。只见这会挂钟上指向的时间,刚好凌晨一点二十五。
      
      一般来讲,这个点来敲门的,总不会是什么好事。
      
      难不成.......是贼?
      
      那贼昨天晚上没偷到东西,今晚上又来了?
      
      脑子里刚想到这,那“咚——咚—”的敲门声,又响了起来。
      
      黑漆漆的夜晚,正是夜深人静的时分。这敲门声,就越发被衬托的清晰了起来。
      
      不会是贼的,毕竟真要是个贼的话,为了方便偷东西,肯定是怎么小心怎么来。又哪里会像现在这样子,将门敲个没完没了的啊!
      
      赵桂英在门边犹豫了这么一会后,决定还是出去看看情况。不过在这之前,她还拿了根扁担放手里,以防万一。
      
      许是手里拽了根东西,心里底气也足了些。
      
      赵桂英走到堂屋,先拉灯。
      
      灯亮起来了,她才走到门边,冲着那依旧在被敲着的大门高声问了一句,“谁啊?”
      
      依旧没人回话。
      
      只有那敲门声,还在那有规律的敲着。
      
      听着这敲门声,说不上哪不对劲,但是赵桂英这心里忽然没来由的,“咯噔”了一下。那刚要伸出去打算开门的手,又给收了回来了。
      
      而此刻,门外的人许是也觉察到了屋内人已经醒来了。并且就跟他只隔着一墙之隔的距离,于是,那原本很有规律的敲门声,忽然变得急促了起来。
      
      “咚——咚—”
      
      依旧是一长一短的规律,但节奏却忽然加快了起来。
      
      可越是这样,赵桂英就越发不敢开门了。
      
      她心里有点害怕,有点发慌了起来。不再想着开门的事了,而是开始大声喊隔壁屋睡着的儿子,“大丰,大丰。”
      
      可惜不论赵桂英的声音喊的有多大,就睡在隔壁屋的钱大丰愣是没听到。反倒是她喊了之后,门被敲的更快了。快到,让赵桂英产生了一种,外面的人不再是敲门了,而是在用力的拍门!就好像,只要对方敲的速度够快,力气够大,就能将这门给敲开了似的。
      
      事实上,这不是赵桂英的错觉。
      
      因为堂屋那扇大门,在这种强密度的敲门下,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来,那门也开始摇晃了起来。
      
      这可把赵桂英给吓坏了,想也不想,就要往儿子钱大丰那边屋里跑去。
      
      既然在堂屋喊不醒人,那她就进去喊!
      
      这种情况下,肯定是要将儿子给喊起来了!
      
      可就在赵桂英转身就要往钱大丰那屋里跑的时候,门外一直只敲门而不出声的,在这个时候,终于出声了。
      
      他说,“是我,桂英,快开门!”
      
      一开始,赵桂英是真没听出来那声音是谁的。
      
      不过因着对方终于停下了敲门,也出声了,她那慌乱的心倒是安稳了几分。于是,赵桂英又问了句,“你是谁啊?”
      
      对方显然也没想到赵桂英会没听出自己的声音来。
      
      门外因此还安静了几分钟,过了一会,赵桂英才听得对方回答,“是我啊,桂英,我回来了。”
      
      一句“我回来了”,终于让赵桂英从久远的记忆里,找到了这句话的出处。也让她,终于认出了这会站在外面的到底是谁!可就是认出来了,却直接就把赵桂英吓的双腿一软,差点没给摔地上去。
      
      无他,因为这么多年来,会这么跟她说话的,只有她那个死去了二十多年的丈夫钱红兵!
      
      大晚上的,死了二十多年的人找上门来,是个人都会被吓到的!
      
      即便那个人是自己的丈夫!
      
      赵桂英这会就被吓得浑身发抖,面无血色了。
      
      可惜,门外的钱红兵,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继续有规律的敲着门,嘴里还喊着,“桂英,我回来了,你快把门打开啊!”
      
      赵桂英表示,她一点也不想开门,也一点也不想要死了二十多年的钱红兵回来!
      
      在赵桂英看来,那已经不是她丈夫钱红兵了,而是鬼!
      
      赵桂英实在是想不明白,都死了二十多年的人了,以前没见着他找回来,怎么就会在今晚,就这么突然的回来了呢?
      
      门外的钱红兵依旧在喊门,赵桂英是绝对不可能去开这道门的。她非但不会去开,反而嚎叫了一声过后,直奔儿子钱大丰的房间!
      
      “大丰,大丰.......”
      
      凄厉又尖锐的叫声响彻了整个屋子,还有赵桂英疯狂的敲门声。可奇怪的是,睡在里面的钱大丰就好像没听到一般的,一点反应也没有。
      
      甚至,赵桂英还能在惊慌惧怕中,听到从屋内传来的熟睡的鼾声。
      
      一直到赵桂英敲的手酸了,喉咙也喊哑了,她才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不知道她那死了二十多年,忽然找上门来的老公,使了什么手段,以至于儿子钱大丰那屋,对外面的动静是一点声音都听不到的。
      
      想到这,赵桂英内心升起满腹的绝望。
      
      绝望到了顶点的时候,赵桂英是哭哑着声音对着外面又开始剧烈敲门的钱红兵问道,“红兵啊,你到底要啥?你要啥你说啊,我都烧给你.......”
      
      求求你赶紧回去吧,别再吓人了!
      
      门外的钱红兵听到这,敲门声终于又停了下来。
      
      对方开口说话了。
      
      他说,“桂英啊,我不缺啥,我就是回来找你的啊!”
      
      一句“我就是回来找你的”,吓得赵桂英浑身一个激灵,双股颤颤了起来。她壮着胆子,抖着声音问道,“你,你回来找我干啥啊?”
      
      谁料,听见赵桂英这么问,门外的钱红兵大声嚷嚷道,“你是我媳妇,我是你男人,我不找你,我找谁?”
      
      一脸欲哭无泪的赵桂英,试图跟钱红兵掰扯清楚,“可你都走了二十多年了.......”
      
      她明天都要再嫁了!
      
      再说了,这一个是人,另一个是鬼,还找什么找啊!
      
      但这话,钱红兵特别不爱听。事实上,他今天之所以急急忙忙的从地府里逃跑出来找赵桂英,就是为着再嫁的这事!
      
      钱红兵生气了,“我就是走了一百年,你也是我媳妇!”
      
      说完这话,便更用力的去敲门了。
      
      这一次钱红兵的敲门,怒气值对比之前更甚了。于是那大门在“嘎吱嘎吱”的敲击中,开始剧烈的晃动了起来。
      
      赵桂英的那颗心啊,就跟着那大门一块,它晃动一下,心脏就咯噔跳动一下。
      
      终于,大门门栓先不堪重负。在钱红兵的奋力敲击中,咔擦一声,从中间断裂了。
      
      门栓一断,大门立刻被推开了。
      
      一股阴冷的凉风从外面吹了起来,吹在早就已经因为惊惧而瘫软在地的赵桂英身上,身体越发的抖动的厉害了。
      
      钱红兵像是看不到赵桂英对他的害怕一般,推开拦堵的大门后,飘到赵桂英面前,冲着她扬起一张惨白惨白的笑脸,“媳妇,我来找你了。”
      
      听到这话的赵桂英,回应给钱红兵的是白眼一翻,吓晕了过去。
      
      钱红兵似乎一点也不介意赵桂英晕过去了,依旧笑呵呵的,伸出手就要去碰地上的人。
      
      *
      钱小多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
      
      眼见着钱红兵的鬼手就要伸到赵桂英身上去了,钱小多想也不想,就从兜里掏出一张黄色的符篆出来,飞快的默念着咒语,朝着对方仍了过去。
      
      符篆打在了钱红兵伸出去的鬼手上,直接将对方的鬼手烫出一片血泡。钱红兵痛的嗷叫了一声,慌乱将手收了回来。
      
      一转身,就对上了已经冲到他面前来的钱小多。
      
      钱红兵是个做了二十多年的老鬼,自然一眼就看到了钱小多手上戴着的黑色手环。那可是考上了地府公务员后,才有的身份证!
      
      于是,钱红兵怂了。
      
      几分钟后,从蹲在地上的钱红兵的鬼哭狼嚎中,钱小多听说了事情的来由。
      
      “我偷跑到人间是我不对,但我真的没要伤害我媳妇。”钱红兵说。
      
      人间是人呆的地方,阴间才是鬼呆的地方。
      
      除了公职人员,不论哪一界的人都不得随意进出到另外一界。一旦发现,便要受到一定的惩戒。
      
      钱红兵作为一只鬼,偷跑到人间肯定是要受罚的。对这一点,他认。但对伤害赵桂英这事,他坚决不认。甚至,他说他之所以偷跑到人间,是因为感受到了赵桂英对他的强烈“思念!”
      
      看着都被钱红兵吓晕了过去的赵桂英,钱小多实在是没感觉到一点,有关于赵桂英思念钱红兵的地方。
      
      不过叶公好龙的事也不少,为了更好的判清楚案情,所以在仔细的思考过后,钱小多决定将吓晕过去的赵桂英先弄醒。

  • 作者有话要说:  不要觉得害怕,这本是爽文,灵异会很多,但是真的,真的一点也不可怕。感谢在2020-04-14 22:47:53~2020-04-15 22:44:3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无名 2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莉莉大魔王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糖球 50瓶;七糖757807980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